• 7:1 论到你们信上所提的事,我说男不近女倒好。

保罗在前数章内所谈的是哥林多人的纷争和恶习,所以情绪不免有些激动。以下是答复他们的问题,所以笔调就缓和得多了。哥林多的信友自然大部分仍是好的,但因他们奉教不久,且生活在外教人中,自然免不了有许多难处和问题,为此他们便修书向自己的使徒保罗请教。如今保罗就在下数章内一一予以答复(见7:1、25,8:1、4,12:1),所以这一部分学者们亦称之为牧函部分(7:1-14:40)。保罗首先在此所论及的是家庭生活。

  • 7:2 但要免淫乱的事,男子当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当各有自己的丈夫。
  • 7:3 丈夫当用合宜之份待妻子;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
  • 7:4 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
  • 7:5 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

保罗在这里讨论夫妇间的关系,很是谨慎小心。在哥林多这商业港口内,当时风俗非常败坏,淫业甚为昌盛,一部分的信友仍还没有摆脱这样的恶习(5:1-3),但另有一部分信友因倾向极端严厉苦身的修行。似乎害怕结婚(提摩太前书4:3),或以夫妇间的关系不合乎理想的信友生活,所以保罗先在此定下了一个普通原则,然后再对此原则作一详细的讨论(25-38)。本来信友们若能操守绝对的贞洁生活,不婚不娶,或虽结了婚而仍不利用婚姻的权利(马太福音19:10-12),固然是一件好事,但保罗想到人生的状态,和这城市所有特殊恶劣的环境,就规定了一普通原则:婚姻人可以结,婚姻权利的运用也是完全符合上帝的圣意。事实上,结婚为大多数的信友是避免犯邪淫最好的预防方法。对于婚姻本身所有的其他好处,保罗在这里并未谈及,因为他在这里只是答复信友给他提出的问题(见以弗所书5:22-33)。至于那些已结了婿的人,保罗声明说,他们是有义务偿还“夫妇债”的,圣洗圣事决没有使他们脱离婚姻的束缚;婚姻的行为原是男女双方结婚时所互相授与的权利,这一协定自应当遵守,因为这是夫妇双方互定的正义交易。这一正义义务的履行自然超过了夫妻一方由自愿节欲所愿得的益处,为此如愿在婚姻内执行节欲必须双方同意才可。但对这种同意,保罗仍要求夫妇审慎从事,如果双方同意节欲,只应在某期间内,并应出于超性的目的(就如夫妇愿此时此际更能专心祈祷等7:43,犹太人即有在一定的祈祷或献祭的日子内实行节欲的规定,参见出埃及记19:15;撒母耳记上21:5、6),可是保罗还劝告夫妻,不要因节欲而自蹈危险。

  • 7:6 我说这话,原是准你们的,不是命你们的。
  • 7:7 我愿意众人像我一样;只是各人领受上帝的恩赐,一个是这样,一个是那样。

保罗在前数节论结婚的合宜和婚后的权利所说的,并没有当作命令,而只是他就人生所有的难处和犯罪的危险,由于“宽容”所作的提议。如果信友都能度一绝对的贞洁生活,那他自然更喜欢,使徒自己就按这高超的理想而生活(7:31-35),不过为实践这高超的理想,须有上帝特别的恩典,但这特别的恩典不是尽人都有的(马太福音19:11),因为上帝所赐与每人的恩典颇不相同。结婚也是上帝的恩典,是使信友不堕落的最好办法,所以绝对不应以婚姻为一纯属自然,或无关重要的事。结婚实是上帝的一种“特恩”(charisma),虽然较独身的特恩略逊一筹,见7:25-27;以弗所书5:25-27。

  • 7:8 我对着没有嫁娶的和寡妇说,若他们常像我就好。
  • 7:9 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与其欲火攻心,倒不如嫁娶为妙。
  • 7:10 至于那已经嫁娶的,我吩咐他们;其实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说:妻子不可离开丈夫,
  • 7:11 若是离开了,不可再嫁,或是仍同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离弃妻子。

上图:古罗马婚礼浮雕。古代希腊-罗马的婚姻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社会鼓励寡妇或离婚的妻子再婚,寡妇可以继承丈夫的遗产。罗马人传统上认为婚姻的目的是为了生产合法的孩子,公民生产新公民。合法婚姻的年龄为女孩12岁,男孩14岁。大多数罗马妇女在十几岁到二十出头结婚。
上图:古罗马婚礼浮雕。古代希腊-罗马的婚姻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社会鼓励寡妇或离婚的妻子再婚,寡妇可以继承丈夫的遗产。罗马人传统上认为婚姻的目的是为了生产合法的孩子,公民生产新公民。合法婚姻的年龄为女孩12岁,男孩14岁。大多数罗马妇女在十几岁到二十出头结婚。

守贞原是一高超的理想,对那些尚未结婚的人,保罗实有意向他们推荐这一理想。保罗在这里还特别提及了寡妇,似乎哥林多人在信上也问了关于寡妇的事,问他是否许她们再婚(39,40;提摩太前书5:3-16)。上帝既然没有赐给人人绝对禁欲的恩宠,所以该劝人结婚,如或丧偶,该劝人续娶再婚,因为这样可使他们脱免与肉情不断的搏斗。至于那些已结了婚的,自然当受婚约的束缚,因为这是主的命令(马太福音19:2-9,5:32;马可福音10:2、9,11:12;路加福音16:18)。保罗在此特别强调主的命令,是因为在哥林多原有很多关于婚姻不可拆散的困难,因为犹太人可随便给自己的妻子写休书(马太福音5:31,19:3-5),希腊人也可依民法轻易闹离婚。此外还有关于奴隶的婚姻,他们的婚姻,在当时人看来,原不视为一种有持久性的合约,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自由。但在哥林多教会中,奴隶出身的信友,似乎为数不少(21,22),所以保罗完全不分奴隶或自由人,将主的律法一律贴在他们身上:即便夫妇彼此分离了,双方的婚约却依旧存在,女的不可再嫁,男的亦不可再娶。

  • 7:12 我对其余的人说(不是主说):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愿和他同住,他就不要离弃妻子。
  • 7:13 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和她同住,她就不要离弃丈夫。
  • 7:14 因为不信的丈夫就因着妻子成了圣洁,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原文是弟兄)成了圣洁。不然,你们的儿女就不洁净,但如今他们是圣洁的了。
  • 7:15 倘若那不信的人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吧!无论是弟兄,是姐妹,遇着这样的事都不必拘束。上帝召我们原是要我们和睦。
  • 7:16 你这作妻子的,怎么知道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你这作丈夫的,怎么知道不能救你的妻子呢?

保罗在本段内所谈的,是男女婚后,一人接受了信仰,一人尚未接受信仰的案件。(这里所谈的只是这种案件,因为对于混合的婚姻,即教友与非教友结婚的事,保罗从来就不赞同,见39;哥林多后书6:14。)对于这类的事项,基督原没有留下什么规定,保罗既是使徒,自然有圣灵的启示,就在圣灵启示下自行解决了这一问题。保罗嘱咐教内的一方,不要离弃教外的一方(即不要离婚),只要教外的一方情愿与自己同居,不阻碍自己执行宗教的义务,遵守上帝的规诫。理由是:因夫妻二人由于婚姻密切结合(6:16),教外的一方自然多少也分沾对方所得的上帝的恩典。为此,教内的一方不应以教外的一方尚未接受信仰便是不洁的,也不应怕自己由于与这样的人来往而成为不洁的(犹太人原有这样的思想,他们以为一个犹太人若与教外人结婚,就成了不洁的),因为由于教内的一方领受了圣洗,他们的婚姻便“受了祝圣”,被认为是真正的婚姻。并且教外的一方也很容易因教内一方的善表而自动接受信仰。所费解的是14节后半的话:“不然,你们的儿女就不洁净,但如今他们是圣洁的了。”无疑的,保罗的意思是说:哥林多信友自己既然也承认由这类婚姻所生的子女是圣洁的,虽然他们尚未领受圣洗(婴儿受洗的事,当时似乎还不普遍),那么他的父母的婚姻自然不应视为不洁的。夫妻一方和基督的结合有这样大的效力,以致能提高祝圣整个婚姻和家庭的生活。但如果教外的一方不愿再和教内的一方同居,那么教内的一方就有了完全的自由,因为教内的一方绝对不应受制于教外的一方。基督召叫人信仰他,原是为使人不再受外教世界的奴役,原是为使信仰他的人能在世上平安宁静生活下去。在这种情形下,教内的一方也不必关心,对方是否能以得救的问题。因为教外的一方既然情愿离去,不愿同信友同居,那么归依的希望也就微乎其微了。为此保罗愿信友更好享用自己的自由;若果他愿意,就不妨再结婚。这样以前的婚约就算正式解除了。因为只有保罗谈了这一问题,为此教会称这样的解除婚约为“保罗特权”(Privilegium Paulinum)。自然这一特权只有在上述的情形内才可适用;同时教内的一方由自己一面不得提出任何离散的理由,这特权完全系之于教外的一方。(有些学者,昔日有金口圣约翰和圣奥古斯丁,近代有来特孚特和摩法特,将16节与12-14节相连,意思是说:倘若教外的一方同意与教内的一方同居,那么就要继续和他同居下去:“你这作妻子的,怎么知道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不过就上下文的意义看来,我们以为还是上边所写的解释似乎更为可取。)

  • 7:17 只要照主所分给各人的,和上帝所召各人的而行。我吩咐各教会都是这样。

接受信仰,有时能影响领洗前所结的婚姻(12-16),但对于其他的事保罗所持守的原则是:人原有的身分,全不因接受了信仰而有所改变:这原是他在各教会内所讲的道理。圣洗圣事不是为拯救人类脱离他在社会上所已有的身份,而是为救他脱离罪恶。基督建立教会的目的小是为掀起社会上的革命运动,而是要改变内在的人心。使徒在下面举出了两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这一问题,足见哥林多人在信上对这两件事也有所询问。

  • 7:18 有人已受割礼蒙召呢,就不要废割礼;有人未受割礼蒙召呢,就不要受割礼。
  • 7:19 受割礼算不得什么,不受割礼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守上帝的诫命就是了。
  • 7:20 各人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份,仍要守住这身份。

由18节的话看来,在哥林多的信友中,有些是由犹太教改奉基督教的,其中有些人愿设法消除自己出身的特征(割礼的记号)。在玛加伯时代。希腊文化侵入了巴勒斯坦,有不少的犹太人为使自己出现在希腊人前不感到羞惭,竟重施手术,使自己再如同未受过割礼一样(玛喀比传上卷1:15;玛喀比传下卷4:9、10。若瑟夫也有相类似的记载)。另一方面,在哥林多也有些由外教归化的信友,因为尊重犹太教,想自己仍应受割礼。保罗对这两种作法都加以否决,谓在上帝前割礼不割礼都算不得什么(加拉太书5:6,6:15;罗马书2:25),唯有遵守上帝的诫命在上帝前才有价值。

  • 7:21 你是作奴隶蒙召的吗?不要因此忧虑;若能以自由,就求自由更好。
  • 7:22 因为作奴仆蒙召于主的,就是主所释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仆。
  • 7:23 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作人的奴仆。
  • 7:24 弟兄们,你们各人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份,仍要在上帝面前守住这身份。

为哥林多人比较重要的问题,乃是关于社会上的制度问题。哥林多的信友中有不少是奴隶出身的(1:28),圣洗圣事是否解除了他们的奴隶身分?保罗答说:奴隶在社会上所有的身份,并不因圣洗圣事有所改变。保罗进一步劝奴隶不必为自己在社会上所有的最低地位而伤心,反倒常该思念基督给他们所带来的崇高的地位,虽然有机会能使自己脱离奴隶的身分,仍不要遽然离弃这一身份。保罗在这里给奴隶所出的主意,固然觉得有点苛刻,但我们应明了使徒的用心。他的意思是愿人这样重视自己所获得的信仰圣召,以致于对这些身外的事一点也不在乎。此外保罗说出这种建议也是出于他的见识,因为他怕自己一时因出言不慎在当时的社会上掀起了激烈的暴动(提摩太前书6:1)。不消说,保罗是衷心希望他们能获享自由的,致腓利门书即是一明证。但他对这一问题,还是寄望于将来,因为他深切明了基督教会将来必要渐渐彻底改造整个的社会。纵然为奴隶的暂时仍须居于下等地位,但他们该知道,在教会内却没有“主人”“奴隶”的分别,全由基督获得了新自由,全是由罪恶的奴隶身分中被基督解救出来的自由人。同样,不分主奴,又都全是“基督的奴隶”,因为全是基督用高价买来的(6:20:罗马书6:18、22)。信友们既成了“基督的奴仆”,就不应再作“人的奴仆”,不应再随从世俗人的错误观念和出于情欲的嗜好,所以信了教的奴隶们纵然在社会上仍居于最低的地位,但不要想自己是属于人,而应想自己是属于基督和上帝(以弗所书6:5-9:歌罗西书3:22,4:1)。

  • 7:25 论到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怜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

保罗在本章内已三次表示自己特别重视守贞的生活(1,7,8)。如今他指出他所以重视守贞生活的理由,即是守贞生活能使信友脱离许多现世的烦扰,使他能更自由地事奉上帝。由此看来,哥林多人在自己的信上也曾向使徒问了有关守贞生活的价值。耶稣在福音上特别称道过贞洁的地位(马太福音19:11、12),保罗是因上帝的恩典蒙召为尽这使徒职务的,上帝圣灵又光照他使他能善尽这职务,故此他以自己为使徒的名义给哥林多信友阐明基督所出的守贞的劝谕。

  • 7:26 因现今的艰难,据我看来,人不如守素安常才好。
  • 7:27 你有妻子缠着呢,就不要求脱离;你没有妻子缠着呢,就不要求妻子。
  • 7:28 你若娶妻,并不是犯罪;处女若出嫁,也不是犯罪。然而这等人肉身必受苦难,我却愿意你们免这苦难。
  • 7:29 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
  • 7:30 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
  • 7:31 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
  • 7:32 我愿你们无所挂虑。没有娶妻的,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

保罗推重守贞的生活,是“因现今的艰难”,即现时的困苦。所谓的“艰难”究竟是指的什么?不少的解经家以为是指基督第二次来临以前在世上所要发生的灾难。据他们的意见,保罗已在等候基督不久就要降来(帖撒罗尼迦前书4:15-17;罗马书13:11-12),因为主已说过,世界穷尽之日,为父母的,尤其是为母亲的将要遭受很大的灾难(马太福音24:19-21;路加福音21:23)。不过我们以为保罗在这里并没有想到基督即将迅速来临,他所想的只是基督首次来临后在现世所有的景况。基督首次来临与基督再度来临之间所有的一段时期,为信友实是一苦难的时期(约翰福音16:33;罗马书8:35、36),因为世界不断地攻击信徒。在这样的战斗中,独身的较容易战胜,结婚的有家务羁身,就不能不与世俗周旋,很难战胜世界。为此保罗劝告凡未为婚约所束缚的人,不要再为其他的缘由而结婚(2:37),更好度一贞洁的生活。这样他们不但可以免受“肉身上的苦难”,即免受一切家庭生活的烦恼(如张罗全家的费用,怕遭遇穷困和疾病的忧虑等),而且能更自由,更容易事奉上帝(35)。上帝所许与人在世上的寿命是很“短促”的(“短促”二字,按原文是指船已驶近港口,水手收帆之意。保罗以这一动作来象征人生的短促),为此当务之急是每人要为天国和自己得救的大事善用这段非常短促的时间。现世的一切很快就要过去,为此人不应为世事所束缚,但应尽可能的远离世事。信友们不应这样醉心于夫妻的爱,或沉溺于现世的忧患喜乐,或其他任何的事务,以致于不能自拔。这为结婚的人不易办到的,为那些放弃结婚的人就比较容易得多了。

  • 7:33 娶了妻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妻子喜悦。
  • 7:34 妇人和处女也有分别。没有出嫁的,是为主的事挂虑,要身体、灵魂都圣洁;已经出嫁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丈夫喜悦。
  • 7:35 我说这话是为你们的益处,不是要牢笼你们,乃是要叫你们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侍主,没有分心的事。

随后保罗即指出结了婚的人为避免不受现世的牵连是怎样的困难。保罗毫不鄙视婚姻生活,并且概括地说他还劝信友结婚(1-7);但是要想完全献身于上帝,要想有上帝所期待于人的那专一的爱情(申命记6:5;马太福音22:37等),为结婚的人就比为独身的人难得多了。保罗在此证明独身生活的高贵,为圣教会有很大的关系。因他这一席话,不知激起了多少男女信友立志修道,抛开世俗,入会隐修,度独身的生活。后来教会为一般神职界人士规定了守贞为他们生活的规范,并且声明守贞的生活方式为“齐全的生活方式”,即基于此点。但要注意的是:守贞的可贵,并不是在于不婚不嫁的本身,而是在于保罗此处所明言的超性的目的。这超性的目的不外是为更爱慕上帝,更能自由地事奉上帝,更能圣化自己的灵魂和肉身。35节的话使我们联想到马大和马利亚的一幕(路加福音10:38-42):坐在主足前,专心爱慕主,不愿须臾与主相离的马利亚的榜样,正是度贞洁生活的绝好写照。

  • 7:36 若有人以为自己待他的女儿不合宜,女儿也过了年岁,事又当行,他就可随意办理,不算有罪,叫二人成亲就是了。
  • 7:37 倘若人心里坚定,没有不得已的事,并且由得自己作主,心里又决定了留下女儿不出嫁,如此行也好。
  • 7:38 这样看来,叫自己的女儿出嫁是好,不叫她出嫁更是好。

36-38一段的经文因为太简短含蓄,所以解释起来就不免有许多困难。从上下文看来,保罗在这里也是答复哥林多人关于某一个婚姻的问题。但我们却看不出,这三节的主词是谁,又所谓的“女儿”究是指的何人。近代的学者中,有不少的人以为此处所讲的,是指“神婚”之事。公元二世纪,在异教徒之中,公元三世纪,也在教会之中,有一种习惯,如一女肯年有意度贞洁的生活,不愿结婚,便把自己托给一个专务精修的人,或一个神职界中的人照顾保护,因为这样的关系很容易发生流弊和有伤风化的事,为此许多教父和历来的公会议都不遗余力地排斥这种风俗。上边所提的学者认为保罗此处所谈的即是这类的关系或“神婚”之事。

最近又有一些学者以为此处所讲的是谓:某一青年爱上了某少女,但他尚犹豫不决,未知是否相宜和她结婚,或者自己更好也矢志不娶,终生独身。

依据上述的两种解释,本段的经文可详作:“若有人(或是贞女的监护人,或是女青年的情人)想自己不能同她正直保持往来,因为他对她的爱情太盛,那么如果应当这样行事,他就可以随意办理,并不算犯罪。这样的人更好是结婚。但谁若在自己心里有坚定(守贞)的志向,也不觉得(自己有结婚的)需要,且能驾驭自己的意愿,为此他决断要守护自己的贞女(度童贞的生活),他作的好。这样谁叫自己的贞女出嫁,他作的好;谁不叫她出嫁,作的更好。”

不过以上两种解法,我们都不能接受,因为所谓的“神婚”之事,在使徒时代尚无所闻;如果当时已有了的话,无疑地保罗必要加以驳斥,因为他很了解人性的弱点(7:1-3)。第二种解释也不能成立,因为保罗住上边已明言,普通一般的人,还是以结婚为宜(7:2、8、9),此处如旧话重提,就不免毫无意义。所以我们认为惟一可靠的解释还是教会直到如今所常坚持的讲法,即是论父母(或父母已去世,即监护人)对待自己子女的关系。在我国旧日民间父母有权决定女儿的婚姻,同样在希腊和罗马昔日为父母的也有权决定自己女儿的婚事。哥林多信友既非常重视守贞的生活(我国的信友对守贞的生活也非常重视),因而为父母的以为更好留住自己的女儿在家守贞(使徒行传21:9腓利就有四个守贞的女儿)。保罗劝为父母的(或监护人)对这事要详加考虑:守贞固然很堪推重,不过若是为父母的怕因此为自己或为自己守贞的女儿,能发生什么“不合宜”的事,那么他们就可以随意,在她们到了结婚的年龄时,把她们嫁出去。所谓的“不合宜”的事,意即作父母的留下自己女儿不出嫁,怕社会人士以为他是苦待女儿(因为犹太人和希腊人都不重视守贞),或者怕自己的女儿如今看来能善度守贞的生活,可是后来怕有不能守贞的危险,所以保罗许给父母(或监护人)很大的权柄,“可以随意办理,”但同时也要求他们对这事要有责任感,对自己女儿的处境要妥为斟酌。

  • 7:39 丈夫活着的时候,妻子是被约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随意再嫁,只是要嫁这在主里面的人。
  • 7:40 然而按我的意见,若常守节更有福气。我也想自己是被上帝的灵感动了。

最后保罗谈到了寡妇。保罗在前面(10、11两节)已经说过,为妻子的,倘若她的丈夫尚活在世上,她的婚约总不能解除;若丈夫去了世,她便成了自由的。罗马人一如我国人士特别敬重不愿再婚的寡妇,这原是她对自己亡夫忠贞的表现;不过保罗承诺她们有再度结婚的绝对自由,因为怕她们受到不能守节的危险(9节,提摩太前书5:14),只是要求她们如愿再嫁,则须嫁给一个“主里面”的人,即当和一信友结婚。保罗也向寡妇特别推重守节的生活,不过他的理由不是为对前夫表示忠贞,而是愿她们能摆脱一切世务的牵连专心事奉上帝(34,35)。对鳏夫保罗却只字未提,因为他们比较容易维持自己的生活,而寡妇却往往处于极大的困难中(使徒行传6:1;雅各书1:27)。以上各个问题,保罗都是本着自己的意见而解决的,不过他处处自知他使徒的职位,自知他是主耶稣的代表,有圣灵的引导。这一章自首至尾,无不反映保罗使徒特别重视贞洁的理想生活(见1,7,8,25-35,3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