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
  • 2:2 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单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

约翰用“我小子们哪”一语结束了1:6-10对生活和思想错误的人所驳斥的话,同时开始劝戒他的读者。作者在本书中多次用“小子们”(2:12、28,3:7、18,4:4,5:21;约翰福音13:33),“小子们”(2:14、18;约翰福音21:5)并“亲爱的弟兄啊”(2:7,3:2、21,4:1、7)的语词表示自己对他们的亲热。“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这是写本书的目的之一,人不犯罪即与上帝结合相通。按前章约翰所说:无论谁都该承认自己犯了罪,至少每日所犯的小罪。约翰在此告诉信友,虽然上帝所生的子女,本来不许犯罪(3:9,5:18;若17:15),可是由于人的软弱,犯罪仍是免不了的。但是人若犯了罪,不可败兴失望,只该认罪,投奔到耶稣那里,因为他在父那里是我们的“中保”(paraclitus),为我们转达求赦。按“中保”一词,与约翰福音的“保惠师”一词原文同(14:26、26,15:26,16:7)。按约翰的意思,不但圣灵是信友的保惠师,而且主耶稣也是信友的保惠师,但此处由上下文来看“paraclitus”一词译作“中保”,更为贴切。因为耶稣在天父前原是人类的卫护者,并且他在圣父右边永远为我们转求,为我们辩护(希伯来书7:25,8:1,9:24),为我们极热切地转求(罗马书8:34);他的转求必会蒙天父的应允和悦纳:(一)因为他是“义者耶稣基督”,即“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希伯来书7:26)。(二)因为“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在十字架上为人作了祭献,其价值是永恒的,常有赎人罪的无穷效力(希伯来书9:12、28,10:10、12、14;彼得前书3:18),且能补赎普世万代万民的罪过(约翰福音1:29,3:17,4:42,10:16,11:52,12:24、24、47,17:18、20)。

  • 2:3 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
  • 2:4 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

前章已说明信友应在光中生活,由本章3节开始阐明在光中生活的标记是全守上帝的诫命,另外是守爱德的命令。在本段内(2:3-17)约翰攻斥那些不守诫命的假师傅,他们自以为认识上帝,信仰上帝,爱慕上帝,并以此自夸,但他们仅在口头上说认识、信仰、爱慕上帝而已,他们的行为即违犯上帝的诫命,就是贪恋世俗,放纵肉情,贪图钱财。真认识上帝,真爱慕上帝的决不会如此。

约翰以守上帝的诫命为真认识上帝的凭据。所说“认识”上帝的“认识”二字,也含有“爱慕”的意思(见伯后1:3,2:10,3:18)。为了爱上帝而遵行上帝的旨意,而守他的诫命(若14:15、21,15:10;玛19:17),这才是真认识上帝的凭据;反之那自以为认识上帝而不遵守上帝诫命的人,约翰说他们是违背良心,违犯真理的说谎者,在他们心内没有真理(参阅1:8),即谓真理的上帝不在他们内。

  • 2:5 凡遵守主道的,爱上帝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
  • 2:6 人若说他住在主里面,就该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

5节“遵守主道的”比3节“遵守他的诫命”意义更为广泛。所说“主的道”是指上帝给人启示的一切道理,当然连上帝的诫命也包括在内(1:10,2:14;约翰福音14:23、24,15:20等)。“遵守主道的”一句,含有很深的神学思想:就是拿上帝的话当神圣的宝藏,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心(约翰福音5:38)。人这样保重上帝的话,“爱上帝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爱上帝的心”亦可译作“上帝的爱”,“*爱上帝的心”是因为人遵行上帝的旨意,守上帝的诫命,就是成全爱上帝的凭据。但作者在此有更深的意思,就如4节所说的“真理”是指上帝的性体;本节所说的“在主里面”,也是指上帝的性体。“上帝是爱”(4:8、16),凡遵守上帝话的人,就有分于上帝爱的性体,上帝的爱完全可以在遵守上帝话的人身上发挥出来,得到圆满的效果。这样的效果首先是出于上帝,其次是出于人紧随上帝的圣宠,与上帝合作。人有分于上帝爱的性体的结果是住“在上帝里面”,即与上帝结合相通:这是信友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所说我们“在上帝里面”,“住在主里面”(2:6、24,3:24,4:13、15、26),是表示人因超性的生命与上帝密切的结合。人留在上帝内,分享上帝所有的生命,也就是第一章所说的与上帝相通的奥理。6节进一步举出人与上帝结合相通的最大凭据是效法“那一位”,即耶稣在世所立的好榜样,因为耶稣是遵行天父旨意最理想的模范,因此耶稣也叫使徒效法他(约翰福音13:15,15:10)。谁若说与上帝相通,就该效法耶稣的服从、谦逊、爱情以及完全为人牺牲的精神。约翰在3:3、7,4:17不断劝勉读者效法耶稣的榜样(参阅彼得前书2:21),其用意即在乎此。

  • 2:7 亲爱的弟兄啊,我写给你们的,不是一条新命令,乃是你们从起初所受的旧命令;这旧命令就是你们所听见的道。
  • 2:8 再者,我写给你们的,是一条新命令,在主是真的,在你们也是真的;因为黑暗渐渐过去,真光已经照耀。

耶稣所立的表样,最显著的是爱德,并且他自己就是上帝活爱的表现,因此三番五次地出了爱人的命令,令人遵守。作者在3-6节泛论命令之后,在7-11节特别论到爱德的命令。这命令原是耶稣所出的“新命令”(约翰福音13:34),但此时为约翰的读者已算是“旧命令”了,因为他们“从起初”,即从信教以来(2:24,3:11),早已听过的道理。不过这条命令为老信友虽是条旧命令,但由另一方面说,这条命令为那些残暴不仁的外教人常是一条新命令(罗马书1:31;以弗所书5:8;歌罗西书1:13)。这命令“在主”即在耶稣身上实现了,因为他不但立了这条命令(约翰福音13:34),而且也以身作则,使这条命令更彰明昭著。“在你们”,是说读者效法耶稣爱人的榜样,也彼此相爱,在他们身上也实现了爱人的命令。外教人见了信友爱人的榜样,也不禁赞叹说:看他们是怎样相爱(特土良)。实现这新命令的证据,即是“因为黑暗渐渐过去,真光已经照耀。”“黑暗”一词与约翰福音1:5所说的“黑暗”,以及约翰福音称的“世界”意义相同,即是指与上帝作对的外教人与犹太人的邪恶;所说的“真光”是指耶稣,因为他是照世的真光(约翰福音1:9,8:12,9:5)。耶稣离世升天之后,这光并没有熄灭,使徒们作了世界的光(马太福音5:14),他们遵照耶稣的命令往训万民;凡接受他们宣讲的,已由黑暗而变为光明(以弗所书5:8):信徒遂带着这光,在世界各地不断驱散不信与罪恶的黑暗(启示录1:20)。

  • 2:9 人若说自己在光明中,却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还是在黑暗里。
  • 2:10 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并没有绊跌的缘由。
  • 2:11 惟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

约翰在7、8两节已阐明了爱德的原理,如今在9-11三节再反复举例加以说明。那些说“自己在光明中”,即自夸与上帝结合相通的人,“却恨他的弟兄”,即恼恨别的信友,他们还是“在黑暗里”,即在罪恶中,并不算是真信徒,仍是远离上帝的人。所说的“恨”就是指拒绝实行3:16、17所说爱人的事。约翰以为不爱就是恨,没有中间路线。凡恼恨的人,就是反对真理的人(帖撒罗尼迦后书2:10)。由于故意违犯真理。结果即是神目昏迷(约翰福音9:39,12:40;以赛亚书6:9、10),在思想和道德方面,全入于迷途而不能自拔,且愈陷愈深(约翰福音11:10,12:15;马太福音15:14)。反之,那些爱弟兄的人,“住在光明中”,即在上帝内(1:5)。在光中行走的人,必不像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有跌倒的危险,即犯各种罪过(约翰福音11:9、10);因为那爱人的人,因克制自己的私欲偏情,已拔除了犯罪和与人冲突的根由。

  • 2:12 小子们哪,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的罪藉着主名得了赦免。
  • 2:13 父老啊,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那从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胜了那恶者。小子们哪,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父。
  • 2:14 父老啊,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那从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刚强,上帝的道常存在你们心里;你们也胜了那恶者。

11节所述恼恨弟兄的后果一定使读者感到不安,因此约翰在12-14节愿意安慰读者,保证他们已是与上帝相通,在光中行走的人。作者一连用了六个“我写信”,前三个为“现在时态”是指本书;后三个为“不定过去时态”(Aoristum),似乎是指所写过的福音。前三个“我写信”与后三个“我曾写信”相对,但意义相同:(一)12节对14a节:“小子们”通指所有的读者。约翰先保证他们因耶稣的名字,即因耶稣救赎的功劳,罪过已在领洗时得了赦免(2:1、2,3:23,5:13;约翰福音2:23,3:18,20:21);以后保证他们已认识了天父,因为真认识天父即是在乎遵行上帝的旨意,守上帝的诫命(2:3、4)。人因这样的认识才能获得永生(5:20)。(二)13a对14b:“父老”即指老年人;他们“认识那从起初原有的”,即已认识了上帝第二位圣父和圣子降生成人的耶稣(1:1);认识了圣子,也必会认识圣父(2:22、23;约翰福音5:38,8:19、24,15:24,16:3),也必会与圣父和圣子相通(1:3)。(三)13b对14c:“少年人”,是指年富力强,容易受三仇诱惑的少年。因为他们心内已存有大能的“上帝的道”(1:10,2:5、7),已得胜了“恶者”,即得胜了魔鬼(5:18、19;约翰福音17:25)。按作者用“胜了”一词的原意,是鼓励青年人在他们血气方刚之年,要不断对三仇战争,只要他们牢记耶稣的话,必能获得全胜。

  • 2:15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 2:16 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
  • 2:17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上图:以弗所大剧场遗址,由罗马人于主后1世纪改造而成,依山而建,面向大海,气势磅礴。这个环形大剧场可以容纳24,000人,可能是古代最大的剧场,至今仍然可使用。剧场已经如此宏伟,其他的娱乐设施更是一应俱全,吸引人「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生活在以弗所的使徒约翰,尤其能体会「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
上图:以弗所大剧场遗址,由罗马人于主后1世纪改造而成,依山而建,面向大海,气势磅礴。这个环形大剧场可以容纳24,000人,可能是古代最大的剧场,至今仍然可使用。剧场已经如此宏伟,其他的娱乐设施更是一应俱全,吸引人「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生活在以弗所的使徒约翰,尤其能体会「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

约翰安慰了读者之后,由15-17节劝戒他们不要爱世界,因为它是一切罪过的根源。此处所说的“世界”与约翰福音和保罗及雅各书信所称的“世界”有同样的意义,是指不信上帝并与天国作对的黑暗与撒但的世界(玛10:13;若1:10,12:31;雅1:27等)。所说的“世界”也多次是指爱钱财快乐而属撒但的人;所说“世界所有的一切”,即是指16节所记的贪欲和骄奢。约翰说:凡是爱世界的人,就没有天父的爱,因为这两个爱不能并存在一个人心内(雅各书4:4;马太福音6:24)。但生活在世界上的信徒不能离开世财世物而生活,又按保罗所说的:“上帝所造的样样都好,如以感恩的心领受,没有一样是可摈弃的,”并且都是上帝所祝圣的(提摩前书4:4、5)。人可以饮食,可以婚嫁。但是应该把这一切快乐看作上帝的恩赐,该用为事奉上帝,该合乎上帝的旨意。人若妄用上帝所赐的快乐,没有节制,只以快乐为目的,那就不免有罪过。约翰没有把世界上所有的罪过都举出来,而仅举出罪恶的三个根源:(一)“肉体的情欲”,是指妄用天赋的性体,淫乱私通,只贪图肉身的快乐,而不遵照造物主所定的目的。(二)“眼目的情欲”,是指因眼目观看而引起的情欲(马太福音5:27-29;约伯记31:1、7)和贪婪(传道书4:8;德14:9)。(三)“今生的骄傲”,即指在生活用度上夸示自己的富有:以上三个贪情是魔鬼用来引人犯罪的三大罪根;为拔除这三个罪根,耶稣提出三个劝谕:即贞洁、神贫和听命。约翰为劝勉读者不要贪恋世俗也不要顺从世界所有的贪情,就指出这些快乐如过眼云烟,不仅容易消逝,而且还招致永祸;只有遵行上帝旨意而爱上帝的人,才能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去享永远的真福(马太福音7:21)。

上图:以弗所遗址,包括妓院、集市和图书馆,集中了「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约壹二16)。使徒约翰写《约翰壹书》的时候,以弗所是小亚细亚最繁华的城市,充满了「世界上的事」(约壹二16)。今天,昔日的一切繁华只剩一片废墟,无言地见证「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二17)。
上图:以弗所遗址,包括妓院、集市和图书馆,集中了「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约壹二16)。使徒约翰写《约翰壹书》的时候,以弗所是小亚细亚最繁华的城市,充满了「世界上的事」(约壹二16)。今天,昔日的一切繁华只剩一片废墟,无言地见证「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二17)。

  • 2:18 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
  • 2:19 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

作者由17节论世界和快乐易于消逝的思想而转到世末的思想。在最末的世纪中最明显的记号是撒但激烈相反天国。此处所说“如今是末时了”,与使徒行传2:17;提摩太后书3:1;希伯来书1:2;雅各书5:3;彼得后书3:3的“末日”,和犹大书18;彼得前书1:5、20的“末期”意义相同,即指世纪的末期;这时期是由耶稣降生为人开始直到耶稣二次来临行公审判时才告结。耶稣和使徒们对这时期快结束的时候只预言了一些先兆(马太福音24;马可福音13章;路加福音21章;罗马书11:25-29;帖撒罗尼迦前书4:13-17;帖撒罗尼迦后书2:1-12;提摩太后书3:1-9启示录);此时期有多久,却不是我们人所“应当知道的”(使徒行传1:7)。“你们曾听见说”一句,是说关于世末的预言,是使徒们早已讲过,读者早已听过的道理,亦即是关于“敌基督”的预言。“敌基督”一名(Antichristus),只见于约翰书(2:22,4:3;约翰二书7),按字意来讲,是指极力反抗基督,企图取而代之的人。按此处上下文是指:否认耶稣为基督,为上帝的儿子的人(2:22,4:3),是撒但的代表(2:22)。这人即是帖撒罗尼迦后书2:3、4所说:“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参阅启示录13:1等,17:1等)。按约翰所说的“敌基督”似乎是指敌基督集团中的首领,“好些敌基督”是指这一集团中的份子。约翰好像说:到世界末日“敌基督要来”,但现今已有许多敌基督的人来了,作他的预像和前驱。所说的“好些敌基督”,此处是指背教的信友,诱惑人的(2:26),假先知(4:1)。魔鬼的子女(3:10)。他们要迫害弟兄们,因为他们自己所行的是恶,他们的弟兄们所行的却是善(3:12)。由于这些敌基督的人的出现,可知已到了最末的时期。这些敌基督的人“从我们中间出去”的,即是说他们曾领洗入教,如今却背离教会,创立了异端邪说。他们先前在教会内,“却不是属我们的”,只有信友的外表,心中却没有信德,所以不曾与全体信友相通,更没有与上帝结合相通。他们“若是属我们的”,即是说,如果他们有信德的真正连系,“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必然不离开信众,离开看得见的教会。由此可知,一个人若是公然背了教,必是心中早已没有了信德。上帝许他们背教,为叫人知道他们很早即是骄矜伪善的人。圣奥古斯丁说的好:“诱惑会考验出他们不属于我们,几时诱惑一来,就如一阵暴风把他们吹走,因为他们不是籽粒”

  • 2:20 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或译:都有知识)。
  • 2:21 我写信给你们,不是因你们不知道真理,正是因你们知道,并且知道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

20、21两节劝慰读者,保证他们是真正的基督徒,因为他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圣者”是指耶稣(约翰福音6:69;马可福音1:24:使徒行传2:27,3:14等)。“恩膏”(chrisma)是指圣灵或圣灵所赐的圣宠神恩(哥林多后书1:21、22)。为什么约翰以“恩膏”表示圣灵?最明显的原故是因为“恩膏”自古以来即当作圣灵赐特恩的象征。为此彼得曾引用耶稣在纳拿撒勒会堂所讲的道理说:“上帝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都是你们知道的”(使徒行传10:38,参阅路加福音4:18:以赛亚书61:1;希伯来书1:9)。旧约中即已藉恩膏之祝圣一人行使某职权并赋给他为行使那职权所需要的神恩。旧约中的大祭司、君王或者先知都领受了恩膏,新约中由教会初期即给信友行膏抹礼,另外在圣洗和坚振时领受了圣灵。“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是说你们都晓得你们领受了圣灵,并因圣灵的光照和引导已明白了耶稣所启示的一切道理,也能分辨旁门左道,不为异端邪说所迷(2:27;约翰福音14:26,16:13)。约翰并没有说信友有了圣灵的光照,就不需要圣教会的训导。反之他在24节和4:5叫信友要听信教会的训导,要坚持所听过的道理。圣灵的力量是在感到人发信德,使人恪守规诫,叫人容易明白教会所传授的道理。读者既然得了傅油之恩,约翰就把他们看作“知道真理的人”,即明白耶稣所启示,使徒所宣讲的道理。他写此书的目的本不是为讲解教义,因为读者已明白真理,也明白“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即谓异端邪说,另外是23节否认耶稣是上帝子的异端不是来自耶稣所启示的道理,而是来自撒谎的祖宗魔鬼。

  • 2:22 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
  • 2:23 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

21节提到了“谎话”,遂在以下数节内说到谁是制造谎话的或撒谎的人。那撒谎的不是别人,就是否认耶稣为基督的人。耶稣是上帝所预许的基督,是上帝的儿子(1:1-3;约翰福音20:31):这两端道理是分不开的,因为上帝打发圣子来是为作基督,作救世主。此处所提的撒谎者大概是指克林妥异端,也是本书所攻斥的主要对象。这个异端由于否认拿撒勒人耶稣为基督,因而也否认他为上帝第二位降生成人的圣子。不承认耶稣为上帝子,就是不承认上帝父,也就否认了教会的基本信条。否认这端道理的人就是要消灭基督所立的教会。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18节),就是撒谎的人,就是迫害教会的人。“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即谓不信耶稣为上帝子的人,自然不能与父结合相通。也可以说否认圣子的,自然也否认父的存在,因圣子与圣父是分不开的。又因为人如果不信圣子所启示的道理,自然也不能认识圣父(马太福音11:27;约翰福音14:6、7)。但是约翰又以正面的理论说:“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是说凡心中信仰,口中明认圣子的人,也必信父,因而与父结合相通(若约翰福音5:23,8:19,14:9-11)。

  • 2:24 论到你们,务要将那从起初所听见的,常存在心里。若将从起初所听见的存在心里,你们就必住在子里面,也必住在父里面。
  • 2:25 主所应许我们的就是永生。
  • 2:26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指着那引诱你们的人说的。

24-28节劝勉读者坚持所传授的信条。“从起初所听见的”,即从奉教开始所听的福音,所领受的道理,另外有关耶稣为基督为上帝子的道理;“常存在心里”一句,与约翰福音8:31耶稣所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意义相同,即坚信不疑,细心玩味所听的道理,并对所听的道理丝毫不加变更;若是这样,“你们就必住在子里面,也必住在父里面”,约翰又转到了与上帝相通的主题(1:3,2:5;约翰福音6:57,10:38,14:10、11):人与上帝相通就是有分于上帝的生命:这是耶稣再三给信仰他的人所许的生命(2:11-13、20;约翰福音3:15,4:14,6:40、47等),20节是总结由18-25节的论述。“引诱你们的人”,即那些否认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的人。

  • 2:27 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

本节劝勉读者听从圣灵的训导,并恪守不渝。“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是说你们领受耶稣所立的圣洗和坚振圣事时所领受的上帝圣灵;你们若与圣灵合作,不背离他,他必常在你们内(参阅20节;约翰福音14:26)。有圣灵在你们心内坚固你们的信德,领导你们应走的正路,“并不用人教训你们。”因为你们已获得了真正的信仰。若是有人传授新道理,就如假师傅所传授的,你们不可听信。因为圣灵是真理,他不能欺骗你们。这道理的真实凭据,就是圣灵教训你们“住在主里面”,叫你们坚持耶稣的道理,常与耶稣密切结合(2:24;约翰福音14:26,16:14、15)。

  • 2:28 小子们哪,你们要住在主里面。这样,他若显现,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当他来的时候,在他面前也不至于惭愧。
  • 2:29 你们若知道他是公义的,就知道凡行公义之人都是他所生的。

28、29两节承上启下语,劝读者坚持对耶稣所怀的信望二德,这样“他若显现”,即在耶稣发大威严由天降来行公审判时,“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是说我们的良心平安无罪,可放心大胆地去听审判。28b的意思是说:在耶稣第二次来临赏善罚恶时,信友不会听到耶稣所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罢”的话(马太福音7:23,25:41),你们若常与耶稣结合,决不会蒙羞。28节可作1:5-2:27全段的结论:在光中行走,明认己罪,不爱世俗,信耶稣为上帝的儿子:这都是与上帝圣父圣子结合相通的凭据;有了这凭据,就不必怕耶稣的审判,因为上帝是正义的(28节“他”是指耶稣;29节“他”是指上帝圣父),必按正义审判。作者由“公义”的思想而引起下段(3:1-4:6)论上帝子女的道理,因为行正义守诫命的人才是由上帝而生的。约翰的意思是说:上帝是正义圣善的,所以凡由上帝而生的,应当履行正义,遵守上帝的诫命,以相似上帝的正义和圣善(马太福音5:44-47)。人类因染上原罪,若不因重生而得上帝的圣宠是不能行正义守诫命的,因此约翰在3:9说:“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 神的道(原文是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参阅约翰福音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