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因为在肉身受过苦的,就已经与罪断绝了。
  • 4:2 你们存这样的心,从今以后就可以不从人的情欲,只从上帝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
  • 4:3 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恶欲、醉酒、荒宴、群饮,并可恶拜偶像的事,时候已经够了。
  • 4:4 他们在这些事上,见你们不与他们同奔那放荡无度的路,就以为怪,毁谤你们。
  • 4:5 他们必在那将要审判活人死人的主面前交账。
  • 4:6 为此,就是死人也曾有福音传给他们,要叫他们的肉体按着人受审判,他们的灵性却靠上帝活着。

上图:油画《尼禄时代忠心殉道者的凯歌 Triumph Of Faith Christian Martyrs In The Time Of Nero》,19世纪法国画家Eugene Thirion绘。这幅画描绘了尼禄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情景,彼得也在这场逼迫中受害,但他仍然教导:「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彼前四1)。基督徒赤手空拳地「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最后征服了罗马帝国,两百多年以后,罗马皇帝不得不宣布基督教为国教。
上图:油画《尼禄时代忠心殉道者的凯歌 Triumph Of Faith Christian Martyrs In The Time Of Nero》,19世纪法国画家Eugene Thirion绘。这幅画描绘了尼禄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情景,彼得也在这场逼迫中受害,但他仍然教导:「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们也当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彼前四1)。基督徒赤手空拳地「将这样的心志作为兵器」,最后征服了罗马帝国,两百多年以后,罗马皇帝不得不宣布基督教为国教。

作者仍继前段的意思,劝收信人要过圣洁的生活:既然基督就肉身说为义受了苦(3:18),基督徒自然也该具有同样的见识,为能效法基督勇敢为义受苦,这样就能脱离罪恶(2:24)。基督徒既因圣洗赖基督已死于罪恶而活于上帝,就不应再随从肉欲,而只应顺从上帝的旨意(2:21、24,3:21;加拉太书5:24;罗马书6:3-13)。作者在此将信友的生活分为前后二期:在领洗以前所追求的是外教人的欲望,“旧人”的情欲;在领洗以后,因认识了基督被钉受死的奥迹(腓立比书3:10),所追求的是怎样压制引人犯罪的肉欲,奉行使人得新生命的上帝的旨意(歌罗西书3:5-8)。作者以六点概括了外教人所有的罪过:(一)邪淫:指一切色情猥亵之事;(二)恶欲:(见2节)指一切存乎心而发于外的肉欲;(三)醉酒:指一切无度而流于淫乱的狂饮;(四)荒宴:指当时人私下或公开为祭神所举行的狂欢放荡的宴会;(五)纵群饮:指闲散与人久相共酌;(六)可恶拜偶像的事:指违犯上帝禁令,涉及淫乱的偶像崇拜。以上六点直接或间接,多少都涉及色情的淫乱,此为当时社会和宗教的积习(罗马书1:24-32),贤哲之士早已为此痛心疾首,何况身为使徒的作者?所以他不胜伤感说:“时候已经够了!”信友的崭新生活,自不免引起当时一般沉湎于酒色的人的嫉视和痛恨,因而对信友肆无忌惮地漫加诬陷、诽谤和辱骂(2:12;所罗门智训2:10-20)。但作者警告说,他们是要向快要审判生死者的主交账的。“审判活人死人的主”可能是指上帝圣父(1:17,2:23),也可能是指上帝圣子——基督(1:13,5:4;使徒行传10:42),但由上下文看来,似乎是指基督(罗马书14:9、10;提摩太后书4:1;约翰福音5:21-30)。6节所主的“死人”,有些学者依据3:19、20以为是指已死去的人,另有些学者则认为是指尚未死去的人;以前一说似乎更切合上下文。彼得在此特别注意3:19所说的“监狱里的灵”,且愿意指出上帝不可错误的判断正与人的判断相反。人看见挪亚同时代的人在肉身上受到了惩罚,死于洪水,便认为他们是罪人,而受到了上帝的惩罚;然而洞察人心的上帝却看见了他们的悔改,而使他们成了义人。这种解释由经文的对峙的含义可以得到证明:“按人着人”与“却靠上帝相对峙;“却靠上帝”与“灵性”相对峙。这双重对峙的意义正是由3:18所有“肉体”“灵性”“治死”“复活”两对峙而来,故应依据3:19、20的含义,解释6节的意义。

  • 4:7 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警醒祷告。
  • 4:8 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
  • 4:9 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怨言。
  • 4:10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侍,作上帝百般恩赐的好管家。
  • 4:11 若有讲道的,要按着上帝的圣言讲;若有服侍人的,要按着上帝所赐的力量服侍,叫上帝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原来荣耀、权能都是他的,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作者由前段审判活人死人的观念,而转到世界穷尽的思想,谓“万物的结局近了”。作者的意思并不是说世界的结局快要来到,而只是如同基督一样(马太福音24、25章;路加福音21章),藉此劝人要有所警惕,常醒寤祈祷。圣教初兴时使徒与信友常以此互相勉励(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希伯来书10:25、37;腓立比书4:5、6;雅各书5:8、9;启示录22:12、13等处)。诚然,人的一生有如朝露,转瞬即逝:人一死去,一切为他便算永远决定了。基督第一次和第二次来临中间所经过的一段时间,不论再如何久远(彼得后书3:8、9),为个人总算是很短促的(哥林多前书7:29-31),所以在这短促的时期内,人应谨慎、醒寤、祈祷,等待主的降临(帖撒罗尼迦前书5:2-6);其中最重要的还是应以爱行事,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罪过(马太福音25:31-46;雅各书5:20;箴言10:12亦有与此栩类似的语句,但意义不全然相同)。上帝赦免人罪的条件是要求人彼此相爱,互相宽恕(1:22;3:8、9;马太福音6:12-15,18:21-35),因为永远的祸福完全系于“爱”的实践。爱又分“形爱”和“神爱”:“形爱”是另外表现在款待旅客上(罗马书12:13;提摩太前书3:2;提多书1:8;希伯来书13:2),用的是自己的钱财,切不可因怕烦扰或怕花费就口出怨言,但该量力援助,尽心招待;又应该知道这无非是将上帝所赐的钱财花在上帝的儿女身上,有何可怨之处(马太福音10:14、15、40-42;约翰三书5-8节)。这种互助互爱的精神,大有助于传教事业,圣教初兴时如此,如今还该如此。至于“神爱”是将自己所得自上帝的恩赐,用来彼此互相“建树”。关于“恩赐”,保罗在他的书信内讨论甚详,见罗马书12章;哥林多前书12章,但所讨论的,大抵是指出奇的特恩,如说预言,疗愈疾病等;但此处似乎亦包括上帝所赋给人的才能和本事等恩惠(5:10;哥林多前书7:7;哥林多后书9:8)。信友不论领受了什么恩宠,都不应据为己有,但该作上帝各种恩赐的分施者,使人与自己共享上帝的慈惠(马太福音24:45-51;路加福音12:42-48)。作者另外提出两种恩赐,即宣讲与服务的恩赐。这两种恩赐包括其他一切的恩赐(罗马书12:6-8;哥林多前书12:8-10);教会赖这两种恩赐得以建立拓展。传教事业无非是给人宣讲福音,为此作者劝一切有宣讲恩赐的人,该宣讲上帝要他说的话,应表现自己实在是代表上帝发言施训;有服务恩赐的人,应该知道自己所以能这样服事人,全是赖上帝赐给了他这样的德能,应效法耶稣而服事他人(马太福音20:28)。所以在一切事上,或宣讲或服务,不该求自己的荣耀,但只该求上帝的荣耀,叫上帝在一切事上,因耶稣基督所赐与自己的恩典获得荣耀(马太福音5:16;约翰福音15:8)。为此作者在此以一简短礼仪上所习用的“荣耀颂”作结。这“荣耀颂”依文义可归于上帝父,亦可归于上帝子基督。依我们看来似乎更好归于基督(5:11;彼得后书3:18;罗马书9:5;加拉太书1:5;提摩太后书4:18;希伯来书13:20、21)。因为世人赖基督获得了一切恩蒂娜,所以愿基督永享荣耀和权柄(启示录1:6),好叫上帝父因基督而统辖万有(哥林多前书15:24-28;罗马书16:27;犹大书25节)。

  • 4:12 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
  • 4:13 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
  • 4:14 你们若为基督的名受辱骂,便是有福的;因为上帝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身上。
  • 4:15 你们中间却不可有人因为杀人、偷窃、作恶、好管闲事而受苦。
  • 4:16 若为作基督徒受苦,却不要羞耻,倒要因这名归荣耀给上帝。

作者在上面已用简短的“荣耀颂”结束了本书的主要部分(1:13-4:11),但是作者还愿意鼓励规劝他们不要畏惧时艰,反要喜欢为基督受苦,因为这样更能相似基督(12-16节),更能使自己获救(17-19节)。“火”原文作“pyrosis”,指炼金银时所用的烈火,见箴言27:21;此处应是指当时的信友为自己的信仰所受的考验——痛苦和艰难(1:7;箴言17:3;所罗门智训3:6)。虽然有些学者以为作者还用此字,特意是暗示在尼禄兴起的第一次教难内信友所受的火烧刑罚,但就全书信的内容看来,似乎很难作如此的肯定。信友遭受困苦磨难原是上帝所愿意的(2:21;使徒行传14:22;帖撒罗尼前书3:3;提摩太后书3:12),基督在世时,早就预言过(马太福音5:10-12,10:17-25,24:9、13;约翰福音16:33),所以信友见自己受苦不应该惊奇。金子越经火炼越有价值,信仰愈受考验愈现出它的光彩,为此受苦该是信友莫大的乐事;不然,在主基督再降来时,就没有名分要求分享他的荣耀(1:6;罗马书8:17;腓立比书3:10)。“为基督的名”,即谓因自己是基督徒,遭受迫害,才诚有福:这是作者自身所经验的(3:14;使徒行传5:41)。因为凡为基督受苦的,上帝圣灵必安息在他心内(以赛亚书11:2;约翰福音14:17;马太福音10:19、20),在现世赐给他为主受难的毅力,作他苦中的安慰;在来世使他获享基督复活的荣耀(罗马书8:9-11)。信友在世受苦,只要不是由于作恶犯罪,便不是可耻或可悲的事;为此作者劝信友躲避罪恶。作者在此特别提出四种罪恶:杀人、偷窃、作恶、好管闲事。“好管闲事”,原文作“allatri-epi-scopos”,全圣经中只见于此处,很可能是作者自造的一新字,学者对其含义解释不一,就上下文和此字的成分看来,似乎是指了干涉人事,招惹是非,尤其是指不满现状,图谋不轨的举动,故译为“好管闲事”。作者特别提出这四项罪恶,是怕信友因遭受无理迫害,一时起了报复的心,做出这四样犯法的事来,因而作者劝勉他们千万要避免这一切不法的行动,惟应在基督徒的名称下,以自己清白的生活,使上帝获得光荣。按“基督徒”的名称,始于安提阿,是外教人用以指称耶稣的信徒的名称(使徒行传11:26并注)。这名称原含有讽刺和鄙视的意味,但后来竟成了信友的荣衔,至一世纪末二世纪初,就成了专指信友的固有名词。

  • 4:17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上帝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上帝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
  • 4:18 若是义人仅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将有何地可站呢?
  • 4:19 所以,那照上帝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

末世论是教会初兴时信友持身处世的重要思想,所以作者又反折到上帝的审判。信友原已生活于末世时代,所受的痛苦亦可视为最后审判的前奏(马太福音24:8-10)。因为信德若不经过考验,便不能获得光荣和称誉(1:7),所以上帝的审判该由他的家人,即我们信众(2:5、9;提摩太前书3:15;以西结书9:6;耶利米书25:15-29)开始,使我们的信德赖困苦磨难,成为我们得救和敌人丧亡的先兆(罗马书5:3-5;腓立比书1:27-30)。如果为我们身为上帝家人和子女的人,上帝的审判已如此严厉,那么为那些拒绝信从福音,情愿与基督为敌的人,更将如何(路加福音23:31)。18节是作者引用箴言11:31(七十士译文)来证明他在前节后半节内所说的,谓恶人在末日审判时,将羞愧得无地自容(路加福音23:30;启示录6:12-17)。受苦既然是上帝的旨意(3:17),所以凡受苦的该效法基督将自己的灵魂托付给上帝(路加福音23:46;诗篇31:6;耶利米书11:20),深信上帝是自己忠信的造主,决不忍见自己丧亡(哥林多前书10:13;所罗门智训11:24-27)。上帝以困苦磨难人只是为救人(1:6、7,4:1、2);为此信友在遭受苦难时,更该以自己的善行巩固自己的蒙召和被选(2:20、21;彼得后书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