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凡在轭下作仆人的,当以自己主人配受十分的恭敬,免得上帝的名和道理被人亵渎。
  • 6:2 仆人有信道的主人,不可因为与他是弟兄就轻看他;更要加意服侍他;因为得服侍之益处的,是信道蒙爱的。你要以此教训人,劝勉人。

上图:主后4世纪古罗马奴隶颈圈,上面写着:「我逃跑了,抓住我!如果你把我送回主人Zoninus那里,你会得到一个苏勒德斯金币」。奴隶制是罗马帝国经济的支柱,意大利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奴隶,整个帝国有五分之一是奴隶,服务于罗马生活的所有领域。奴隶被认为是罗马公民的必需品,他们通常是战俘、奴隶母亲的后代或被绑架者,在奴隶市场被出售。奴隶没有任何权利和地位,必须完全按照主人的要求做任何事,逃奴可能会被处死。如果奴隶杀死了主人,家里的所有其他奴隶都将被处死。一些来自希腊的奴隶受过良好教育,成为主人孩子「训蒙的师傅」(加三24)。一些公共奴隶为帝国建造道路和其他公共设施,担任城市的文员和收税员。古罗马的会计师、医生和妓女常常是奴隶。
上图:主后4世纪古罗马奴隶颈圈,上面写着:「我逃跑了,抓住我!如果你把我送回主人Zoninus那里,你会得到一个苏勒德斯金币」。奴隶制是罗马帝国经济的支柱,意大利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奴隶,整个帝国有五分之一是奴隶,服务于罗马生活的所有领域。奴隶被认为是罗马公民的必需品,他们通常是战俘、奴隶母亲的后代或被绑架者,在奴隶市场被出售。奴隶没有任何权利和地位,必须完全按照主人的要求做任何事,逃奴可能会被处死。如果奴隶杀死了主人,家里的所有其他奴隶都将被处死。一些来自希腊的奴隶受过良好教育,成为主人孩子「训蒙的师傅」(加三24)。一些公共奴隶为帝国建造道路和其他公共设施,担任城市的文员和收税员。古罗马的会计师、医生和妓女常常是奴隶。

外教人经常把奴隶看做自己的所有物,把他们当做一种交易的东西,但保罗对于奴隶问题不能不加以注意,此处圣使徒所讲的原则,与腓利门书、以弗所书6:5、6;提多书2:9等处相同。保罗的原则是:奉教的奴隶既是上帝的儿子,就该效法圣子耶稣的服从;这样,圣教会便不会受凌辱。如果奴隶的主人也是奉教的,奴隶更该忠信地服事他们,因为在这样的情形下,主人和奴隶彼此都是弟兄,都是上帝家庭中的一员。

  • 6:3 若有人传异教,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与那合乎敬虔的道理,
  • 6:4 他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专好问难,争辩言词,从此就生出嫉妒、纷争、毁谤、妄疑,
  • 6:5 并那坏了心术、失丧真理之人的争竞。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保罗在本书最后一段(6:3-21)。给提摩太讲明假学士的异端邪说之后(3-10),又讲给他一些特别关于修德避恶,保管所托付的劝谕,最后用使徒祝福结束了本书。“若有人传异教”(6:3),“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所讲救恩的喜讯(见1:10),不奉行那热心事主的道理(参阅提多书1:1),不信从真宗教所宣讲的真道,这样的人必犯4、5两节所说的许多罪过。3节立定了一个准则,以辨别宣道者和导师所宣讲的是否合乎正道:谁一心一意地依附或服从教会所教授的虔敬奥迹,他就是在真理和光明中:谁若讲异端道理,不服从得救的福音与虔敬的奥迹,这人便因骄傲而“自高自大”不寻求正道,自甘堕入幻想的思辨中,这种幻想的思辨固然能使听众惊叹不已,但实际上自命有高超知识的人,不但“一无所知”(参阅1:7),而且还生了好辩和咬文嚼字的毛病;从这个毛病又生出许多相反爱德的毛病,如“嫉妒、纷争、毁谤、妄疑”,还在“坏了心术”(即理性和伦理上腐化的人)和丧失教会真理的人之间制造冲突。“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保罗的意思是说:工人虽然自当有他的工资,传教士堪受双倍的尊敬,但是他们不应当如同图利的哲人一样,拿他们的知识做为赚钱的工具。

  • 6:6 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
  • 6:7 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
  • 6:8 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

骄傲、好辩、贪婪的假学士认定虔敬是获利的方法,保罗便以一种讽刺的口吻紧接着说:“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不但从经济方面,如假学士所想的,是一个财源,而且从救恩方面,因为为今生与来生都有好处(参阅4:8),更是一个获利的大富源。但是虔敬几时与知足之心联合一致,才能是获利的富源。所谓“知足的心”,即是满足于自己的身分,善用世上的财物,而不恋爱世物,不贪婪世物,对世物存可有可无的心思(参阅腓立比书4:11-12)。保罗在7节解释人为何应该知足,使我们知道世界上的财物没有别的用处,单为维持人现世的生活,为此人不应当为世物而爱世物,人受造不是为积蓄财物,因为人不能把财物带入天国。我们生时是赤身来到世界上,死时也是赤身归去,不能带走什么(参阅约伯记1:21;传道书5:14;诗篇48:17、18;路加福音12:15-21)。“有衣有食”是人生所不可少的东西(申命记10:18;以赛亚书3:7;箴言30:8;马太福音6:25)。有了必需的衣食住,就应当满足,就应认为是有福的(参阅创世记28:20-22)。耶稣教我们求在天之父赐给我们日用粮,不要忧虑吃什么穿什么,因为天父知道我们需要什么(路加福音12:22-31)。

  • 6:9 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
  • 6:10 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保罗在讲过割爱世物之后,进而指出那些贪想致富者所处的危险。“那些”以虔敬为得利的门路,而“想要发财的人”,“陷在迷惑”。在“主祷文”内,我们祈求上帝:“不叫我们遇见试探。”那些假学士却“落在网罗”中。真正的虔敬有今生和来生的好处(4:8)。但假冒的虔敬却成了交易品,为发财之源,使人今生和来生都没有好处,“贪财是万恶之根”,保罗已经胪列了这些恶事的种类:即迷惑、罗网、无知有害的私欲、败坏、灭亡。有些人如假学士,如犹大,如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使徒行传5:1-11),为了贪财而离了正道,离弃了救恩的正路,背弃了信心。“许多愁苦”:不能达到致富的目的,对金钱的贪得无厌,使良心负疚,这些痛苦有如一把利剑刺伤了他们的心(参阅便西拉智训8:1-3、18,11:25-28,31:1-11;玛13:22)。

  • 6:11 但你这属上帝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
  • 6:12 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

11-16节,保罗劝勉提摩太远离那些使人陷于魔鬼罗网的行为,指出他所应躲避和所应追求的事(11节)指示他要为信心,为永生打这场好仗(12),吩咐他保持“命令”不受玷污,记起上帝的审判,最后以一首赞颂上帝的歌词结束本段(13-16)。“上帝的人”即是上帝所选召的人,献身于上帝的人,上帝的代言人。这个名称在旧约内称呼众先知和以色列人的君王(撒母耳记上9:6、7;列王纪上17:18;历代志下8:14),在新约则是称呼耶稣基督的臣仆和牧养人灵魂的人(提摩太后书3:17;彼得后书1:21)。“要逃避这些事”,即虚伪的道理,无益的争论,贪图钱财等(参阅3,4,5、10等节)。上帝的人不但应当躲避假师傅的毛病,而且更该修相反那些毛病的德行:如同争取终点的赛跑者,“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这些德行是“上帝的人”的武器。提摩太应该用这些武器打仗,——保罗多次用这种竞赛的借喻(1:18,4:10;提摩太后书4:7;哥林多前书9:25;歌罗西书1:29),应该如同基督的勇兵为信心作战,在世上传扬信心,且如同运动场上的竞赛员努力夺取锦标一样“持定永生”,即争取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上帝召叫人争取永生,人必须以个人的奋斗来符合上帝的这个恩召。人在受洗时,长老和主教在接受祝圣时,都当众宣读一项信仰的誓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一句,是指提摩太受洗的那天,或在接受圣职仪式——按手礼(4:14)中所宣读的信仰誓言。更有学者主张这“见证”暗示提摩太在迫害者前表明了自己的信心,如同耶稣在彼拉多前为自己作证一样(6:13)。我们以为这种见解与上下文不十分相宜,因为此处所论的不是殉教者的证言,而是在上帝前,在教会前公然承担起任务的宣誓。这些都是在接受圣职的仪式中,尤其在受洗时所行的。为此,我们以为此处的“见证”一词,特别指领洗时所朗诵的信心宣誓(罗马书6:17;希伯来书8:5)。在这项有关信心的宣誓中,一个新奉教者宣布耶稣是主,上帝使他从死者中复活,承认自己藉着耶稣获得了救恩(参阅罗马书10:9和注解)。事实上,提摩太在受洗时,为得永生正式蒙受了上帝的恩召,并公然承担起为信心打好仗的责任。虽然如此,但我们不敢否认提摩太在受职典礼中也宣读了这样的誓词,决然负起为信心而奋斗的任务。

  • 6:13 我在叫万物生活的上帝面前,并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那美好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嘱咐你:
  • 6:14 要守这命令,毫不玷污,无可指责,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

13节内保罗加重语气地吩咐自己的门徒遵守他在上帝前所要求的一切。使徒首先暗示造物主上帝的全能,好像说:你,提摩太啊!你不应该害怕为信心而作战,不应该害怕迫害和死亡,因为你服事了上帝,他能给生者死者以生命。“在向本丢彼拉多”一句,是暗示耶稣基督在罗马总督前庄严地声明自己是上帝,是基督,是犹太君王所作的誓言(马太福音27:11;马可福音15:2;路加福音23:3;约翰福音16:33等)。有的人以为保罗是暗示基督耶稣在公开传教时为真理作证,以后用自己的死亡为真理作证的事。此处经文的主要意思是保罗呼求两位最大的见证,即上帝圣父和上帝圣子耶稣,保罗在天上的两位见证前要求提摩太,如同保管所受的托付一样(6:20),要保守“这命令”,即提摩太前书所载的一切,或更好说福音的一切道理。“毫不玷污”和“无可指责”两个形容词,从文法上讲,可以归于“命令”,也可以归于“提摩太”:前者的意思是说:我命你保守这个命令不受玷污,或使它纯洁不受异端邪说的任何染污和不受任何非难;后者的意思是说:我命你保守这个命令,使你自己不受玷污,无可指摘。前一解释似乎更为妥切。“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有些学者推测作者把吾主耶稣基督的显现视作基督的即将来临,不过此处仅反映出使徒时代的共同心理状态,人们都盼望基督那伟大来临的日子,但是来临的日子却绝对不一定。耶稣所以愿意这个伟大日子不一定,正是为激励吾人要时时儆醒戒备(参阅帖撒罗尼迦后书2:2;哥林多前书10:11)。

  • 6:15 到了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 6:16 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他显明出来。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他。阿们!

耶稣基督的这个荣耀显现在天父所预定的时期(参阅2:6;马太福音24:36),必要庄严地在世界上显示出来,“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上帝的本体永远是真福的,且是我们真福的根源。他是唯一权能的,一切权能都是由他而来。那人格化了的上帝的智慧这样说过:“帝王藉我坐国位;君王藉我定公平。王子和首领,世上一切的审判官,都是藉我掌权。”(箴言8:15、16)。上帝是“万王之王”,只有唯一的真上帝才能享有这称号(申命记10:17;诗篇136:6;但以理书2:42;玛喀比传下卷13:14,参阅启示录17:14,19:16)。他是“万主之主”:保罗曾写说:“虽有称为神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许多的神,许多的主;然而我们只有一位上帝,就是父,万物都本于他,我们也归于他;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藉着他有的;我们也是藉着他有的。”(哥林多前书8:5、6)。在此保罗确切地指出世上的帝王不是真正的主,而仅是暂时握有主权的人。握有主权的外教帝王也僭称自己不死不灭,这不过只是他们的骄傲罢了。提庇留曾经宣布已故的帝王——奥古斯都——为不死不灭者,奉之为神明。为反对那些僭称不死不灭的人,保罗却宣布了上帝是唯一不死不灭的神,只有他“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罗马帝王的敬礼曾把帝王(Caligula,Nero)奉为“发光的新太阳”,声言在帝王逝世后再回到“天上居所的光明中”。为反对这种邪神崇拜,保罗明证只有唯一的真上帝“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参阅诗篇104:2;约翰一书1:5;约翰福音1:9)。上帝因为是超越的神体,是看不见的(1:17),“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参阅出埃及记33:20;若1:8,6:46;若一4:12)。没有人能够完全领悟上帝,只有上帝子完全认识父(参阅马太福音11:27;路加福音10:22)。相反地。奉为神明的罗马帝王却是看得见的。“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他”一句是本段的结论(提摩太前书1:17)。

  • 6:17 你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上帝。
  • 6:18 又要嘱咐他们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舍,乐意供给(或译:体贴)人,
  • 6:19 为自己积成美好的根基,预备将来,叫他们持定那真正的生命。

17-19节一段,保罗再度论及富人们的义务。在指出过度贪恋钱财所发生的害处之后(9,10),现在又指教提摩太应当劝告富有的人,指示他们应如何善用财富。“今世富足的人”即指那些拥有世上财富的人(参阅路12:21)。“今世”一词是牧函特有的语法(提摩太后书4:10;提多书2:12)。“不要自高”:不要求他们弃绝财物,但要求他们莫要为了有财帛就妄自尊大,莫要把自己的希望寄于那些易失无常的财帛上(参阅路加福音12:16-21)。“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上帝”,他不但供给我们必需品(6:7),而且还丰富地把万物供给我们,不是叫我们滥用,而是叫我们按照他的律法享用(参阅传道书2:24,5:18)。“嘱咐他们行善”,即谓劝他们对别人做些慈善事业,要他们在善工上,在爱德的行为上致富(2:10,5:10、25;哥林多后书9:11)。“甘心施舍,乐意供给”,富有的人不但应该把自己一部分财帛施舍给穷人,而且作这件事还应该出于慈心和慷慨大方(参阅箴言3:28;哥林多后书9:7、13)。“为自己积成……”:人用自己的财富行慈善事业,绝对不损失什么,因为施舍的人“为自己预备永不坏的钱囊,用不尽的财宝在天上”(参路加福音12:33;马太福音6:20、21)。这个宝藏是美好的、坚实的基础,凭着这个基础将来可以把握住那真正的生命——永生。没有什么比多行善工能使永生的希望更为安全,更为确实的。

  • 6:20 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
  • 6:21 已经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提摩太啊,”这个含有慈父心肠和爱情的称呼,使我们看出保罗对他年轻的代表所有的爱护。“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不但应该照管由善工所积蓄的宝藏(18节),而且更要保管信心的“托付”。按“托付”一词本为律法的术语(提摩太后书1:12、14),往往也用为借意。关于信心的寄托,我们在此引文森特注解此处的话说:“托付是什么?托付就是付托于你的,而不是由你发明的,不是才智研究出来的,而是道理的传授;得之不是为私用,而是为作公开的传授;是来到你身上的,而不是由你内里发出的;对此你不该是发起人,但要作保管人;不该是创始人,但要作学习人;不该是领导者,但要作随从者。(保罗)说:要保管所受的寄托:要把公教信心的“一千两银子”保存得完美无缺。付托于你的,你要完全保存,并把它传授于人;你领受了金子,就该归还金子”。如今保罗晓谕提摩太为忠信保管托付应作的事:你应该“世俗的虚谈”。圣托马斯解释保罗的意思说:“诸凡引人反对信心的言论,都是尘俗的空谈。”“似是而非的学问”是与真正信心相反的异议和学说,这是来自一知半解的假师傅;真正的知识是不能相反信友所信的真理的。保罗在这里暗示假师傅所提出的违反福音的异端。他们给这异端邪说加上“知识”的美名,想来代替福音,并夸耀自己有这种知识(参阅哥2:8;弟后2:25;铎1:9)。有些人自命有这种知识,而中途离开了信心,背弃了耶稣基督的教会(1:6;提摩太后书2:18)。“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保罗用这句简短的使徒祝福词结束了这封书信。参阅提摩太后书4:22;提多书3:15。“你们”这个复数,使我们明白这封书信虽是写给教会一位首领的,但也是写给以弗所书众信徒的,在公众集会时应向大众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