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我们与上帝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 6:2 因为他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本章前十节仍与前章相连,除了仍继续前章的劝勉以外(1,2),还道出他在传教的工作上所表现的,以证实自己实是上帝的忠诚仆人(3-10)。保罗既然在前章称自己是“基督的使者”,是“上帝藉着他来劝勉世人”(5:20),因此在此自称为“是与 神同工的”(参阅哥林多前书3:9),并以与上帝合作者的身份,劝勉哥林多信友们“不可徒受他的恩典”,因为在领洗时既然“与上帝和好”了,得了上帝儿子的尊位,就当名符其实。过一种新生活(罗马书6:4-11),结美满的善果,应除“旧”更“新”(5:17)。保罗为强调他的劝勉如何迫切,便引用了以赛亚书49:8(按《七十贤士本》)的话,说明先知所预言的弥赛亚时代和拯救的时期已经来到,因为弥赛亚已来到世界,行了救赎(见哥林多前书2:7;歌罗西书1:26;以弗所书3:4、5),由他初次来到世界上起,直到他再次来临,都是悦纳的时日,开恩的时期;但基督几时再来临,是我们所不得知的(帖撒罗尼迦前书5:2-4;马太福音24:43、44)。所以我们应善用这一时期,快响应上帝与我们和好的号召,不要再枉受上帝的恩典,因为此时期一过,就没有获救的希望了。

  • 6:3 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
  • 6:4 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
  • 6:5 鞭打、监禁、扰乱、勤劳、警醒、不食、
  • 6:6 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
  • 6:7 真实的道理、上帝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
  • 6:8 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
  • 6:9 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
  • 6:10 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目前既是开恩的时期,那么,我们作“基督的使者”的,“与上帝同工的”,无论在传教的工作上,或在待人接物上,自然应时时处处尽力善尽我们的职务,“凡事都叫众人喜欢,不求自己的益处,只求众人的益处”(哥林多前书10:33),以避免予人以口实,诋毁我们所接受的这崇高的职务,使人对接受我们的福音发生阻碍和疑难(哥林多前书9:12)。此外,在积极方面,我们也时时处处在言行上表现我们实为上帝的真正仆役(4)。上帝真正仆人的真凭实据即是在于忍苦受辱,以及各种真实圣德的表现(约翰福音15:18-20,13:35),为此保罗在此历述他在传教的工作上所有的圣德表现以及所受的苦辱:他首先提出“许多的忍耐”,因为以他亲身的经验,自知在传教的工作上时时处处要遭受无数的内外的艰难与困苦,所以他先提出了这一条;并且金口圣若望称此德行为“众德之基”。保罗为强调这德行的重要,特别提出他所经历的九种痛苦,每三种为一组:第一组概括地指传教时所常遭遇的各种内外的苦难(见1:4、8,2:4,4:7、8等处);第二组指外来的苦难(见使徒行传13:50,14:5、9,16:19,17:5,19:23等处);第三组指传教士加于自身的苦行(见11:23、27;使徒行传20:31;帖撒罗尼迦前书2:9,3:5;帖撒罗尼迦后书3:8;哥林多前书4:11、12,9:4等处)。此后保罗又继续历数他在传教的工作上所有的九种美德: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上帝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

上图:主后第二世纪早期的罗马士兵形象,右手持剑或矛,是攻击性的武器;左手持盾,是防御性的武器。
上图:主后第二世纪早期的罗马士兵形象,右手持剑或矛,是攻击性的武器;左手持盾,是防御性的武器。

“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是借喻于当时罗马武士的装备:右手持剑戟,以作攻击之用;左手持藤牌,以作自卫之用。保罗用此借喻以说明传教士当如武士一般:以正义去感化人,使之归主;以正义来自卫,以免跌倒。详见以弗所书6:14-17)。保罗既有这些美德,所以无论是顺境逆境,无论是受光荣或受侮辱,受夸赞或受漫骂,皆能无动于中,仍继续执行使徒任务(8)。因为人的眼光和看法往往与事实有天渊之别,保罗在此列举七个强烈对比的例子,以说明此点。依俗人的看法,传教士好似是“迷惑人的”(马太福音27:63),其实是再真实不过的,因为我们所宣讲的就是圣子降生在世的真理(约翰福音14:6);外表看来,好像我们是“人所不知的”,不值得叫人认识,其实我们却是“人所共知的”,各教会对我们都有颇深的认识(3:2),甚至连我们的仇敌也对我们的行止详加探讨,设法阻止我们传教的工作(10:1、10,11:6);我们时时处处遭受迫害与性命的危险,好似待死的人一般(1:8、9,11:24-26);看!我们至今仍旧存在;照人的看法,我们好似受了上帝的惩罚(按犹太人的思想,凡是遭难的人都是因他有罪受了上帝的惩罚,见约伯记),但上帝却没有完全抛弃我们,没有叫我们死去(4:7-11);照人看来,我们时时遭受困难,好似常怀忧苦,其实我们心中却时时充满神乐(4:16;罗马书5:3-5;使徒行传5:41等处);照人看来,我们好似一贫如洗,甚至一无所有,其实我们握有一切神形恩惠,分施与人,使人富足(哥林多前书1:5,3:22、23等处)。所以无论在何种光景上,我们常能坦然,努力善尽受托的职务,时时处处表现是上帝忠诚的仆役。保罗的这段话很容易使我们记起耶稣在山中圣训中所说的一段活:“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5:11,6:33)。

  • 6:11 哥林多人哪,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
  • 6:12 你们狭窄,原不在乎我们,是在乎自己的心肠狭窄。
  • 6:13 你们也要照样用宽宏的心报答我。我这话正像对自己的孩子说的。

保罗走笔至此,心中的爱火已达到了最高峰,并且本书的第一部份——即辩护部份行将结束,于是便以慈父的口吻称呼自己的信友说:“哥林多人哪,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11-13),意即我们对你们已开诚布公,因为我们并没有以你们为外路人,而实以你们为我们可爱的子女(哥林多前书4:25),所以才对你们说出了这些心腹话,丝毫没有隐讳。我的心是宽宏的,爱是无限的,能以容下你们,无奈你们的心却是窄狭的,不能容纳我们。所以如今我请求你们也敞开你们的心怀,以爱还爱,以冰释我们之中所有的一切误解(7:2-16)。

  • 6:14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
  • 6:15 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
  • 6:16 上帝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上帝的殿,就如上帝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 6:17 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 6:18 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6:14-7:1一段是保罗对哥林多信友的劝言,警告他们不要与教外人有亲密的往来,免沾染恶习(哥林多前书5:9-13,10:17-22,15:33)。本段的劝言,因为很突然,因此许多校订学者以为本段应是另一书的一部份,或者根本否认本段的正经性。我们以为本段与上段的连络可能是如此:保罗在上段曾对哥林多人开诚布公,表示了自己的关怀与爱情,但哥林多人对他慈父般的爱情却漠不关心;他们之所以如此,其原因之一,可能是有些人又沾染了教外人的恶习,因此保罗要他们以行动来表示以爱还爱的心,遂写下了这段劝言。“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按本句是取喻于申命记22:10:“不可并用牛、驴耕地”的禁令,是说两个种类不同的牲畜不可以套在一轭之下耕田,“不可叫你的牲畜与异类配合”(利未记19:19)。

上图:1890年拍摄的巴勒斯坦人用牛和驴同负一轭耕地。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巴勒斯坦人用牛和驴同负一轭耕地。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保罗以此借喻来说明信友在基督内已是“新造的人”(5:17),决不能再与教外人的精神与恶习相妥协,因为不论是由双方的生活准则来说——正义与不法,或由双方的思想来说——光明与黑暗,或由双方的首领来说——基督与彼列(即撒但)(申命记13:13;撒母耳记上2:12,25:17),或由双方的基本信念来说——信者与不信者,或由双方的地位来说——上帝的殿与偶像,二者皆不能相融合,为此你们也决不能“和不信同负一轭”,决不可与他们过着同样的生活。“从前你们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义、诚实。总要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以弗所书5:7-11;哥林多前书6:9-1)。保罗为强调这一点,遂由《七十士译本》按大意引用了利未记26:11-12和以西结书33:27以证明信友实在是“上帝的殿”(哥林多前书3:16,6:19;以弗所书2:21)。上帝的圣殿决不容沾污(以西结书8:3;哥林多前书3:17),同样,教友的生活也决不容教外恶习的沾染。为此又笼统地由《七十士译本》用了以赛亚书52:11;耶利米书51:45;撒母耳记下7:14;以赛亚书43:6;耶利米书31:9等处的话,来劝勉教友应离开外教的恶习,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马书12:2),而应照信德真光的指示,度相称于上帝子女地位的新生活(罗8:12-17)。最后保罗下结论说:所以亲爱的,我们既有这些恩许(16-18),且这些恩许也都在我们信友身上实现了。那么我们就应当洁净自己,除去肉体和心灵上的一切玷污,使我们的“身心圣洁”(哥林多前书7:34)。为保存这种圣洁,我们应再接再励,以敬畏上帝之情,在圣德的路上,努力前进,以达到齐全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