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我在上帝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
  • 4:2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正因了本章,历代的学者特别称本书是保罗的遗嘱,因为在本章内,使徒如同慈父在遗嘱内,更焦急地,更严厉地劝勉自己的爱子,再三叮咛同样的事。保罗要求提摩太要做耶稣的精兵,所以再告诉他:耶稣精兵的职责不外是宣讲福音;如同耶稣在升天以前命令他的使徒往训万民(马太福音28:19),这样保罗在“离世”回到天父那里以前,也嘱咐爱徒——一切主教牧师——应该时常勇敢地宣讲福音。按保罗的意见,圣教会最大的职责就是讲道,这职责是如此重大,竟使保罗在天父和将要来临的耶稣基督前誓求提摩太善尽这个职责。关于审判活人死人的意义,参阅哥林多前书15:21;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并注。“务要传道”,即福音的道理。“无论得时不得时”,即谓不论听众愿意听或不愿意听,你总要进行宣讲上帝的真道,圣留纳多说:“我们(圣职人员们)只管去播种,去宣传上帝的话,上帝必会予以祝福,使圣教会的田地开花结果。”“并用百般的忍耐”上帝的仆人应利用各种方法,以至大的容忍和各种道理,给听众举出坚固的证据,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使他们乐意聆听自己的宣讲,好得到美满的效果。为了善于宣讲,保罗才要求提摩太专务圣经(3:15),希望他由圣经上学会如何教导听众(2:24)。

  • 4:3 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
  • 4:4 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时候要到”一句,不是指遥远的未来时代,而是指那已不很远,且已开始来临的时期(3:1并注)。好像敌人已在天父的田地里撒上稗子,使恶人不愿聆听人给他们讲健全的福音道理,因为健全的道理为他们喜听新奇故事的耳朵,过于平凡,过于呆板。他们为刺激自己好新务异的耳朵,徇其私意,为自己招集了许多师傅。这些师傅,不是上帝或教会当局所派遣的,而是他们自己所招请的。恶人既招请了那些顺应他们有坏嗜好的师傅,遂转身不听福音的健全道理,宁愿去听那些“荒渺的言语”,犹太教或混合宗教的荒诞故事(提摩太前书1:6,5:15和注)。不愿听真理之言的人,必然要为假先知的谎言所迷惑(马太福音24:24);拒奉真宗教的人,必然迷于异端邪说。

  • 4:5 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

保罗很关心提摩太,劝他“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即谓勇敢承担起你艰巨职责上所有的劳碌和苦痛,“做传道的工夫”(使徒行传21:28;以弗所书4:11),即谓应该作喜讯的宣讲者,躲避无益的荒诞不经之论,善尽你的职责(4:11;提摩太前书1:12)。

  • 4:6 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遗嘱写到此处,保罗已预知自己为主殉道的日子近了,就把自己的殉难视作奠祭。这个比喻非常美妙。原来在旧约中上帝曾吩咐以色列民在献火祭时,尤其在献燔祭时,应该加献奠祭;如此他们所献的祭物才成为蒙上主悦纳的馨香之祭(民数记15:1-10)。现在保罗将上帝的这项措施贴在自己身上。保罗自从服事基督以来,他的整个生活完全像燔祭,目前他所要流的血可以比作奠祭;换句话说,他的致命会成为他整个生活的冠冕,他的致命如同那使火祭成为上帝悦纳的馨香之祭的奠祭,他的殉道给予他全部的生活以最深的意义和价值(参阅腓立比书2:17和注)。这不是一个不情愿或不得已才放弃生命和财物的人所写的枯涩的遗嘱,而是预知自己死期已近的殉道者所唱的凯歌,是快航近口岸收帆的航海者所唱的胜利之歌,是为自己和那些爱基督荣耀来临的人,争取公义的冠冕而到达终点的赛跑者所喊出的欢呼。

  • 4:7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 4:8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保罗现在已经立在永远的边沿上,回顾自己的过去,言简意赅地追述自己的整个使命;又前瞻未来,喜乐地默思那属于他的光荣(8节)。“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提摩太前书6:12),为保护和传扬福音,保罗像一个勇敢的竞赛者(2:5)。“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一句,意谓我完成了交托于我的使徒职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一句,即谓我忠信地尽了我的职务,另外保管了我所受托的福音真理(提摩太前书6:20-21)。“从此以后”,即谓我完成了交于我的使命以后,我不再想别的事,单想接受那在安全之所为我保存的荣冕。保罗在此仍继续采用竞赛的比喻。就像为那角力或赛跑的胜利者预备了一个冠冕,同样,为受尽劳碌和迫害的保罗,上帝耶稣也预备了一个报酬。这个报酬即“公义的冠冕”,因为实在是按正义挣得的,“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一句,就清楚的说明了此意。保罗在此明明指出,义人藉着因上帝的恩典所行的善工,理当挣得永生。永生是上帝给他们的工资和应得的奖赏,但永生也是一个恩典(罗马书6:23),是上帝所赐的恩典,实际上,是上帝无代价地应许了永生,无代价地赏赐人行善立功,为挣得永生。

  • 4:9 你要赶紧地到我这里来。
  • 4:10 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

在本书的结论中(9-22),保罗请提摩太赶快到罗马去见他,因为他身边人多已离他远去(9-13),以后提及有关亚历山大的为人(14-15),和一些有关自己初次过堂的情形(11-18),最后向他致候并赐以使徒遐福(19-22)。“要赶紧地到我这里来!”被囚的老使徒感到孤独的痛苦,他以前习惯与许多同工的人在一起,现在却只有路加与他为伍。路加因为是医生,有时藉看病的名义,到监中来探望使徒。保罗也害怕可爱的提摩太会被懦弱所胜,所以渴望在自己为主殉难,舍生致命以前,见他一面,给他最后一次的激励和劝勉。保罗希望提摩太快到罗马的动机,是他所感到的孤独和被人离弃。底马于保罗第一次在罗马被监禁时,也与使徒在一起(腓利门书24;歌罗西书4:14)。由于他过于恋慕现世和怕被卷入保罗的案件中,遂悄然离开罗马,往帖撒罗尼迦去了。关于“革勒士”其人其事,我们一无所知。传说他是高卢(Gallia)的主教。因为有的古抄卷把加拉太写作高卢,一些古作家都详记过革勒士在高卢的事迹。革勒士和提多离开,决不是出于自己的私心,二人应是经过使徒的请求而离开,去执行某些任务的。关于提多,参考提多书。挞马太是伊利里亚(Illyria)罗马省之一部分,位于亚得里亚海东岸。大概提多以后从尼哥波立随保罗去了罗马,从罗马奉命到挞马太去了。

  • 4:11 独有路加在我这里。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或译:服侍我)的事上于我有益处。
  • 4:12 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
  • 4:13 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

路加是第三部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在使徒的徒弟和共同服务者中,只有路加能与被囚的老使徒接近。马可是第二部福音的著者,是巴拿巴的表弟)。马可此时应该是在以弗所附近,或至少离提摩太的驻居地不远,如此提摩太顺便到他那里,与他同去罗马。保罗并给提摩太写明带马可来罗马的理由:“因为他在传道(或译:服侍我)的事上于我有益处”。“事”一词,是广义的,不但指教会的各种职务,而且也指服事的意思。此处似乎是指扶助年老被囚的师傅,传扬福音,视察教务等等。推基古是小亚细亚人,是保罗所信任的人之一(使徒行传20:4;以弗所书6:21、22;歌罗西书4:4)。大概本书是他带给提摩太的。在提摩太去罗马期间,推基古应负起管理以弗所教会的责任。关于特罗亚,见使徒行传16:8,20:6。加布该是特罗亚的一个基督信徒,不过关于他的事迹,我们一无所知。“外衣”是罗马人的一种无袖外套(斗蓬),长而圆,特别走远路时披在身上,可以御寒。冬天快到了(21节),被关在寒湿的监牢中的保罗开始感到寒意了。“那些书”,是指写在纸草纸上的书卷,大概是保罗的书信原稿(3:15)。之后即刻又提到“皮卷”,即写在羊皮上的书卷,羊皮卷是最宝贵的,为此保罗特别吩咐提摩太随身带来。“皮卷”大概是旧约抄卷。

上图:在木框绷紧的一张山羊皮,干燥后可切割成为羊皮纸(Parchment)。羊皮纸是古代用来书写的一种材料,由去毛的羊皮或小牛皮经石灰处理,再用浮石软化、干燥后制成。这些羊皮纸订成小册子,称为手抄本。最好的羊皮纸称做犊皮纸(vellum),被用来抄写最重要的书籍。据说,主前2世纪埃及王托勒密五世(Ptolemy V)为了遏制别迦摩(Pergamon)图书馆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竞争,禁止出口蒲草纸(Papyrus),别迦摩人就发明了羊皮纸作替代物,结果在地中海地区逐渐取代了蒲草纸。因为羊皮纸两面都能书写、色彩饱满,可以折成书本;而蒲草纸只能一面书写,容易受潮,不适合在潮湿地区使用。羊皮纸的英文名称Parchment就是由别迦摩的名字而来。
上图:在木框绷紧的一张山羊皮,干燥后可切割成为羊皮纸(Parchment)。羊皮纸是古代用来书写的一种材料,由去毛的羊皮或小牛皮经石灰处理,再用浮石软化、干燥后制成。这些羊皮纸订成小册子,称为手抄本。最好的羊皮纸称做犊皮纸(vellum),被用来抄写最重要的书籍。据说,主前2世纪埃及王托勒密五世(Ptolemy V)为了遏制别迦摩(Pergamon)图书馆与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竞争,禁止出口蒲草纸(Papyrus),别迦摩人就发明了羊皮纸作替代物,结果在地中海地区逐渐取代了蒲草纸。因为羊皮纸两面都能书写、色彩饱满,可以折成书本;而蒲草纸只能一面书写,容易受潮,不适合在潮湿地区使用。羊皮纸的英文名称Parchment就是由别迦摩的名字而来。

上图:希伯来圣经妥拉(Torah),传统都抄写在羊皮卷上。
上图:希伯来圣经妥拉(Torah),传统都抄写在羊皮卷上。

  • 4:14 铜匠亚历山大多多地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
  • 4:15 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

14、15两节是写一个在信仰上变节的人。亚历山大可能与被交于撒但的亚历山大(提摩太前书1:20),或与以弗所有此名之人(宗19:33),同是一人。此处说他是一个铜匠。他“多多地害保罗”,我们不知道保罗提的是哪件事。可能这个铜匠合力将保罗逮捕起来,也或者他跟随保罗到了罗马,在裁判厅控告了他。保罗在此用了一句诗篇上的话贴在他身上说:“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诗篇62:13)。使徒说的话并不是诅咒,而是一个预言,上帝将照人的功过,予以赏罚。15节,保罗也劝提摩太加意提防这个危险人物。

  • 4:16 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
  • 4:17 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

我初次申诉”一句,不是指保罗第一次被监禁,而是指他第二次被监禁期间,在判官前初次被审。当时没有一个人在他身旁,作他的辩护人,所有的人都由于怕受连累或怕受迫害而离弃了保罗。“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爱德是不计较邪恶的(哥林多前书13:15)。“惟有主”却立在保罗身边,保护了他,好像作了他的见证人,亦如主所应许的(马太福音10:11-33)。“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即言主特别以他的恩典协助我,在我被审讯时,使我能够在罗马凯撒衙门中,在各国的人民前宣讲耶稣基督和他的福音:这样我完成了我作外邦使徒的使命。“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一句,似乎是引自诗篇22:14、22,是一种广泛的说法,即指从死亡的危险中被救了出来(参阅哥林多前书15:32;但以理书6:21-23)。有许多教父以为保罗用这个借喻来暗示尼禄。

  • 4:18 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保罗期望上帝将来也要救他脱离各种凶恶,即使他在迫害者前不否认自己的信德,不失掉勇敢而陷于罪恶。因为按加塔黎诺(A.Catharinus):人在困难和被迫害中很难脱离罪恶。保罗又渴望主也要救他,引领他进入自己荣耀的天国,享受主耶稣为他预备好了的赏报。最后,保罗联合天朝诸天使并诸圣人齐声赞颂耶稣。

  • 4:19 问百基拉、亚居拉,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

19-22节是本书结尾的祝福语。关于百基拉、亚居拉,参阅使徒行传18:2-4;罗马书16:3;哥林多前书16:19。“阿尼色弗一家”,见提摩太后书1:16并注。以拉都是格林多城管理银库的(使徒行传19:22;罗马书16:23)。途中他留在格林多,也许是为办理保罗所委任他的事。特罗非摩是以弗所人(使徒行传20:4,21:29),因为有病,保罗把他留在米利都。保罗第一次被捕去罗马时,没有路过米利都,也没有路过哥林多;从保罗此处所述,可知是他第二次被解往罗马时路过了这两个地方,由此处也可证明提摩太后书是保罗在第二次被囚禁时写的。在21节保罗再次表示切望提摩太“在冬天以前”到达罗马。或者是因为冬天地中海航行不易,且多危险(参阅使徒行传27:9,28:11),或者因为保罗预知自己的死期已近。关于友布罗其人,我们一无所知。关于布田,根据古传说,他是罗马元老院议员,在彼得手中回头信奉了耶稣,是圣巴西德(Praxedes)和圣普正珍(Pudentiana)的父亲。“利奴”,根据使徒法典所述,是克劳狄雅的儿子,而克劳狄雅是议员布田的妻子。根据圣爱任纽(Haer.III,3,3)、尤西比乌(Hist.Eccl.3,4)、忒敖多勒托和金口圣约翰的注解,利奴是接圣伯多禄位的第一位主教。“众弟兄”,就是罗马的基督徒。从这致候词上,可以断定罗马的基督徒都认识提摩太。原来在保罗第一次被囚期间,提摩太曾在罗马住过一个时期(腓立比书1:1;歌罗西书1:1;腓利门书1)。

  • 4:20 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罗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
  • 4:21 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有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和众弟兄都问你安。
  • 4:22 愿主与你的灵同在!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保罗遗嘱最后的话是向提摩太和以弗所的一切基督徒而发的。“愿主耶稣”,藉着他光照你和鼓励你的恩典“与你的灵同在”。“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这是我们所保存的保罗最后的一句话。 在礼文崇拜中用他的这句话主祭者祝福信友,信友回敬主祭者。使徒的这句祝福语包含所能祈求的至大恩惠,因为谁有上帝的恩典,谁就有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