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本文由缘怀弟兄,根据 Dmitry Lapa 发表在 http://www.pravoslavie.ru上的一系列文章编译而成。译文发表在其博客“述而不作”,网址为http://www.fidesantiqua.net/soa.html。文章部分人名地名修订为基督教翻译。

圣奥古斯丁与罗马教宗对话者格里高利(在西方的传统中,他被称作大格里高利)一起被敬礼为“英格兰的使徒”。他很可能于六世纪中叶出生在西西里,是后来成为教宗的格里高利的好友。年青时,圣奥古斯丁在罗马的圣安德肋修道院里度修道生活,这座修道院是圣格里高利创建的,后来,他成了该院的监院【即院长的副手,圣格里高利是该院的院长。】。圣格里高利称赞奥古斯丁精通圣经,擅于处理修道院的各种行政管理事务。

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奥古斯丁
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奥古斯丁

大约在596年,圣格里高利派遣奥古斯丁作为由四十位意大利修士所组成的传教团的首领,前往英国传教。可敬者圣比德在他的《英吉利教会史》中记载了这一对英国教会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传教团的历史。有关导致这位教宗派遣他们前往英国传教的典故十分著名。据说有一次,圣格里高利碰巧到了罗马的奴隶市场,在那里,他看到三个长着美丽的头发、来自英格兰北部的盎格鲁青年奴隶。他就向奴隶贩子打听他们是谁,是哪里人。奴隶贩子告诉他这三人都是盎格鲁人,来自德伊拉(当时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国家)。这位未来的教宗衷心希望这些盎格鲁人也能如同天使一般,脱离上帝的震怒,进入永恒的福乐。style="color:red;">【在拉丁文中,盎格鲁意为“天使”,德伊拉意为“上帝的震怒”。】

于是,当时机成熟时,圣格里高利就决定完成他所发的宏愿:在英格兰这块土地上重建正统的基督教。(我们在这里使用“重建”一词,因为我们已知基督教在罗马占领时期,也许从一世纪起直到罗马军团撤出不列颠的410年就早已存在于那里了,但是此后不久,基督教就迅速完全从英格兰消声匿迹了,直到奥古斯丁所带领的传教团的到来;但是,与此同时,基督教仍存在于凯尔特人所定居的威尔士、顿诺尼亚style="color:red;">【今不列颠西南的康沃尔郡,德文郡,以及多塞特与萨默塞特的部份地区。】、爱尔兰与苏格兰等地区,并逐渐发展兴旺起来,当时,修道生活在那里非常兴盛。)

对话者圣格里高利与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奥古斯丁
对话者圣格里高利与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奥古斯丁

在他们前往不列颠的路上,传教团在高卢(今法国)停留了一段时间,在那里,据说,圣奥古斯丁在安茹行了他的第一个奇迹:因着他的祈祷,在那里神奇地涌出了一股泉水。一行人先来到高卢南部著名的莱林斯修道院。那里的修士将盎格鲁人的生活与习俗告诉了传教团,他们特别说,盎格鲁人绝大多数都是些残忍野蛮的异教徒。与奥古斯丁同行的人听后都很惊恐,犹豫不决,不敢继续前行,于是,他们决定让圣奥古斯丁返回罗马,向教宗格里高利询问他们进一步应怎样做。教宗鼓励奥古斯丁,并祝福他回去,命其他弟兄不要灰心丧气,反而要毫不犹豫地继续前行。教宗应许他们会热切为他们能成功的传教而祈祷。

597年,这些意大利的修士在一些做翻译的法兰克司铎的陪同下,来到了英格兰东南角的肯特海岸。按照传统,他们在肯特的厄布斯弗利特或附近地区上了岸,就在塔奈特岛,当时有一条小河使该岛与英国大陆分开,但如今,它则成了大陆的一部份(在那地方现在仍立有一个十字架,以纪念传教团的抵达)。当时,肯特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定居在那里的主要是日尔曼的朱特人部落。
  

从562年起,肯特王国由异教徒埃塞尔伯特(后来他将成为圣埃塞尔伯特)统治。幸运的是,他的王后是一位皈依基督教的法兰克公主,名叫贝尔塔。与英吉利的其它王国不同,一直以来,肯特与高卢之间都保持着稳定的贸易往来,与欧洲大陆与基督教世界也交流不断。出生在高卢的贝尔塔王后答应嫁给埃塞尔伯特王,但有一个条件,国王必须允许她在英国继续实践基督徒的信仰,且要同意她带着自己的听告解神父留德哈德一起前往英国。埃塞尔伯特王不但同意了这一条件,还将坎特伯雷的一座古老的小教堂送给她(尽管该堂后来被重建,仍是英国非常古老的教堂,经过了一千七百年,一直保存至今)。

埃塞尔伯特王已对基督信仰有所了解,因此非常友善地接见了圣奥古斯丁,但是,与此同时,他也表现得非常小心谨慎。他并没有邀请圣人到他的王宫去,而是在一棵橡树下与他交谈,他这样做显然是希望能保护自己不受基督徒的“符咒”。肯特王宫位于坎特伯雷,当时那里被称做“杜若维尔农”。据传,国王与奥古斯丁的第一次正式会面发生在塔奈特岛上兰斯盖特附近的利奇博鲁地方。众修士陪伴着圣奥古斯丁,咏唱着优美的基督教赞美,在一个巨大的银制十字架与一幅巨大的救主基督圣像的引导下前来欢迎国王。

修士们的言谈举止给埃塞尔伯特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圣奥古斯丁通过翻译向埃塞尔伯特王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讲道。后来,为纪念这一事件,在那里建起了一座小教堂。埃塞尔伯特王对基督更感兴趣了,虽然他声称自己还不准备接受新信仰。但是,他却允许奥古斯丁与他的所有弟兄住在肯特王国的首都──坎特伯雷,在那里向他的臣民自由宣讲基督信仰,并将圣马丁堂给了他们。

据传,就在那一年──597年──的圣神降临节style="color:red;">【这一日期源于编年史家多玛斯•厄尔穆罕修士(Thomas
Elmham,1363-1427)的记述,他撰写了《坎特伯雷修道院史》。圣埃塞尔伯特很可能是在此之后才受洗的,但是,肯定早于601年,因为在那一年他接到了教宗的正式祝贺。】,埃塞尔伯特王在圣马丁堂接受了洗礼,与他一起受洗的还有许多贵族。不久,有大约一万肯特人也追随他们的君王,接受了圣洗的光照。他们大多是在肯特的一条名叫斯威尔的小河里接受了洗礼。这是在罗马人统治不列颠之后,第一次有大批英吉利人皈依正统基督教。伴随着这一引人注目的事件,有许多病人获得医治,还有许多奇迹发生。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奥古斯丁,还是埃塞尔伯特王,都没有强迫任何人接受洗礼──这完全是民众自愿做出的决定。接受洗礼的有朱特人、盎格鲁人与撒克逊人。修士们开始定居在坎特伯雷靠近今天的斯塔普门的地方,在那里效法基督,度着守斋、祈祷、守夜的生活,他们前往民众那里,给他们宣讲福音。不久,有更多的奇迹发生了。显然,上帝的丰盛恩宠降临在英吉利的这一个角落。

圣马丁堂
圣马丁堂

第二年,598年,圣奥古斯丁去了高卢一段时间,在那里,他被祝圣为总主教。于是,他成了第一位坎特伯雷总主教,英国教会的首席主教。从那以后,坎特伯雷被视为是英国的教会首都。由于成功的在英国的肯特及邻近地区进行传教,圣奥古斯丁与教宗大圣格里高利一起被尊为“盎格鲁的光照者”。在与圣奥古斯丁一起前往英国传教的修士中间,还有其他几位圣人:第二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劳伦斯(+619年);第五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霍诺里乌斯(Honorius)(+653年);坎特伯雷的修道院的首任院长圣彼得(+607年);以及约克的著名执事圣雅各(死于七世纪末)。601年,圣格里高利从罗马派遣了新的一批传教士,他们中的一些人后来也成了圣人:第三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默利图斯(Mellitus)(+624年);第四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尤斯图斯(Justus)(+627年);第一任约克主教圣保利诺(+644年)。他们从罗马带来了圣髑、礼典、教堂圣器与祭衣。

圣奥古斯丁在坎特伯雷修建了主教座堂,将它奉献给救主基督。据说,在此之前,可能在罗马人占领不列颠期间,在同一地点曾有过一座教堂。如今的坎特伯雷主教座堂──英国的第一主教座堂──是在圣奥古斯丁所建的主教座堂的基础扩建而成的。众所周知,总主教开始在坎特伯雷城墙附近修建了一座修道院,为纪念圣彼得与圣保罗,该院在他去世后建成。这是英格兰的第一座修道院。圣奥古斯丁在坎特伯雷还建了一所学校,当时的许多基督徒都到那里求学,那里产生了许多未来的圣人与教会的知名人士。在圣奥古斯丁去世后,这座学校培养了大批传教士,前往东盎格鲁王国传播福音。

上面所提到的圣彼得成为坎特伯雷的修道院的首任院长;但是,在他于607年前往高卢的途中,他不幸在离布伦不远的昂布勒特斯附近落水溺死,他的圣髑至今仍在那里受人敬礼。在奥古斯丁于坎特伯雷所恢复的古老的基督教教堂中间,我们必须提一下圣潘克辣堂style="color:red;">【圣潘克辣是教会初期罗马的殉道童子,他的一部份圣髑后来被迎请至英国,直到今天,他仍在英国受到敬礼,为纪念他,伦敦的一个火车站就名为圣潘克辣车站。】。
  

罗切斯特主教座堂
罗切斯特主教座堂

圣奥古斯丁还在肯特王国设立了罗切斯特教区。首任罗切斯特主教是圣犹斯托,他后来升任坎特伯雷总主教。罗切斯特的第一座主教座堂奉献给圣安德肋使徒。第一位出生于英国的主教圣伊塔玛尔就是七世纪时继他之后的一位罗切斯特主教,根据记载,圣伊塔玛尔的圣髑显行了许多奇迹。如今位于罗切斯特城梅德韦河河口的主教座堂则是奉献给基督与上帝之母的。在圣奥古斯丁时期,在肯特的瑞卡弗建成了一座优美的教堂,奉献给圣索非亚──上帝的上智。至今仍能看到这座教堂的遗迹。

圣奥古斯丁在晚年又在东撒克逊王国设立了另一个教区──伦敦教区,当时,东撒克逊王国也处于圣埃塞尔伯特王的统治之下,他是英国亨伯河以南的诸国的最高统治者。在埃塞尔伯特王的帮助下,圣奥古斯丁全力传扬基督信仰,在肯特王国各地建立教会。这位神圣的国王与他的王后贝尔塔受到罗马教宗圣格里高利的高度称赞,在一封书信中,教宗甚至将他们比作亚使徒君士坦丁大帝与他的母亲圣后海伦。

圣奥古斯丁在英国传教期间,与教宗大圣格里高利一直保持定期的通信。他们之间的通信一直保存至今,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这些书信都是真实可靠的。两位教会的司教在信中所讨论的主要是各种礼仪、牧灵与礼规的事务,以及传教的方法。教宗建议:应逐渐引导英国人接受真信仰,而不应强迫任何人接受正教。所有的偶像都要从异教神庙中除去,但是不必拆毁神庙建筑──要将它们改成基督教的教堂。传教工作应一步一步慢慢来。为了让英国人放弃他们古老的异教习俗,设立了许多新的基督教庆节,这些庆节经常在先前的异教节日上庆祝。但是,那些与异教信仰无关的本地习俗与传统并没有被取消,只是在基督徒生活的亮光下得以保存与转化,这样,英国人就能培养他们自己的基督教文化。英国教会就这样得以发展了起来,它以罗马的正教会为典范,却仍保留了特有的地方风俗。

据记载,圣奥古斯丁在一次巡游各地时,在肯特的奇勒姆地方,借着祈祷治好了一个哑巴女孩,在多塞特的瑟尼阿巴斯涌出了一股泉水,这泉水具有治病的效力。圣奥古斯丁想要使土著的不列颠人style="color:red;">【土著的不列颠人是今威尔士人的祖先。】与由欧洲来到英国的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和好。尽管他做了许多努力,不列颠人仍视盎格鲁人是外来入侵的敌人。尽管相对于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而言,在不列颠人中间教会在圣奥古斯丁来到英国之前就已发展了起来,但是他们不希望与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和解,也不想与他们有所交往,即便盎格鲁人与撒克逊人已开始接受基督信仰。不列颠人也拒不承认圣奥古斯丁是他们的主教。只有到了七世纪末,坎特伯雷总主教希腊人圣德奥多若才成功地使双方达成和解,将不列颠人与英吉利人结合在一起。

坎特伯雷总主教圣老楞佐
坎特伯雷总主教圣老楞佐

在盎格鲁人与撒克逊人的皈化过程中,奥古斯丁的传教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虽然我们也可以说从爱尔兰来到英格兰的凯尔特修士圣艾丹对他们的皈化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圣奥古斯丁去世之后的三十年间,圣艾丹成功地在英格兰的东北部开展传教活动。这两位圣人在七世纪正教传入英格兰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能被过份评价,因为他们两人各自以纯正的正教精神生活在不同的教会传统之中。在英格兰的后罗马时代所存在的两种不同形式的教会传统,丰富了英国教会的生活,并使之变得更加多元化。

圣奥古斯丁在英国只生活了七、八年,但是,在他临终时,他亲眼看到了英国教会已初具规模。在他去世前不久,救主亲自在一个神视中显现给圣奥古斯丁。就在他所热爱的导师教宗圣格里高利去世后不久,这位神圣的总主教也离开了世界,时在604年或605年。他被葬在他于坎特伯雷所创建的修道院里。在生前,他就以显行奇迹而闻名。747年,英国教会在克洛维肖召开主教公会议,确认了对圣奥古斯丁的正式敬礼。

圣奥古斯丁去世后,仍不断显行奇迹,特别是在他的圣髑于1091年敬迁至坎特伯雷修道院的诺曼式新教堂之后(博学的戈斯凯林修士就是在那时撰写了他著名的《圣奥古斯丁传》,以及敬迁他的圣髑的记述)。圣人的圣髑一直保存在那里,直到宗教改革时期,圣人的圣髑大部份在宗教改革时期被毁。但是,仍有一小部份圣髑幸存了下来,后来,它们被迎请至肯特的奇勒姆地方的教堂里,不幸地是,连它们也被毁了。在科尔切斯特的正教教堂──上海的圣伊望教堂里仍保存着另一小部份圣人的圣髑,另有一小部份圣人的圣髑保存在拉姆斯盖特的一座罗马上帝教教堂里,该堂还保存有坎特伯雷的圣老楞佐的一块圣髑。
  

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奥古斯丁
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奥古斯丁

在英国,有许多天主教与圣公会的教堂是奉献给坎特伯雷的圣奥古斯丁的,尽管有更多的教堂奉献给希坡的圣奥古斯丁。在一千四百前由意大利传教团带到英国的八部古代的手抄本中,只有两部保存至今。其中一部是七世纪初的圣本笃会规的抄本残卷,保存在牛津的博德雷扬图书馆里(牛津还有一部七世纪中叶抄写的福音书与圣奥古斯丁相关),另一部是著名的“圣奥古斯丁福音书”,它抄写于七世纪初,很可能属于圣人本人(保存在剑桥的基督圣体学院的图书馆里)。在历任坎特伯雷总主教的升座典礼中都要用到这部福音,直到今天(每当坎特伯雷总主教升座时,都要将它迎请至坎特伯雷)。

在牛津的主教座堂有一幅十四世纪的圣奥古斯丁的彩色玻璃画像。在坎特伯雷的主教座堂,以及贝德福德日课经的抄本上,也有十四世纪的圣奥古斯丁的圣像,在罗马的圣格里高利教堂里也保存着一幅十四世纪的圣奥古斯丁的壁画像。

埃塞尔伯特王与贝尔塔王后积极支持奥古斯丁的传教工作,对英国正教的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他们去世后,两人都被敬礼为圣人,尽管我们并不知道圣贝尔塔的正式瞻礼日期。虽然在圣奥古斯丁去世后,在英格兰南部的许多地方,异教信仰再度抬头,但他的传教工作却在乡村复兴了人们的生活,开始了英国再基督教化的漫长历程。在奥古斯丁来到英国之前的两百年间,英国人与欧洲大陆处于隔离倒退之中,奥古斯丁的传教团给他们带来了真信仰、学问、艺术、文学、音乐与医药。

圣贝尔塔的圣像供——奉于坎特伯雷的圣马丁堂
圣贝尔塔的圣像供——奉于坎特伯雷的圣马丁堂

现在,让我们说说在坎特伯雷与圣奥古斯丁有关连的圣地。

图尔的圣马丁小堂是世界上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基督教教堂之一。这一小堂的一部份建筑可以追溯到后罗马时代。尽管它的大部份已被重建,但部份建筑中仍有罗马时期的砖。它的圣所的南面有一道墙完全是罗马时代建成的。它的门道是撒克逊时代建成的。教堂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予以扩建(因为坎特伯雷镇上的信友数目不断在增加),与现存的教堂建筑相比,原来的教堂更小。这座小堂本是圣贝尔塔王后的私人小堂──她的听告解神父圣留德哈德就在那里事奉;奥古斯丁来英国后,在主教座堂建成之前,主教本人也在这里举行礼仪。圣埃塞尔伯特王就是在这里受的洗,他与圣贝尔塔王后一起在这座小堂里受到纪念:彩色玻璃窗上画着圣埃塞尔伯特王受洗,圣贝尔塔的圣像就供奉在罗马时期的那道墙前。

教堂的圣洗池的上部主要是十二世纪建成的,下部则较为古老,非常可能是在圣埃塞尔伯特王受洗时使用的。1840年代,人们在圣马丁小堂的庭院里发现了一枚撒克逊时期的金币(或奖章),它可能曾被当作勋章来使用,就在发现它的地方,人们还发现了一个妇女的坟墓。圣留德哈德的名字被刻在金币的一面,金币的另一面刻有十字架。这证实了圣留德哈德确有其人(当时的一些学者对圣人是否确有其人表示怀疑)。如今,这一独一无二的金币被收藏在利物浦的世界博物馆里。

坎特伯雷的圣奥古斯丁修道院遗迹
坎特伯雷的圣奥古斯丁修道院遗迹

由圣奥古斯丁所创建的坎特伯雷修道院的遗迹是另一处名胜。它们位于坎特伯雷的主教座堂不远处,如今附属于坎特伯雷的诸王学校(Canterbury’s Kings School)。一些人认为这所学校前身就是奥古斯丁本人开办的学校。圣人所开办的那所学校后来成为全英国最重要的学校之一。在德奥多若任坎特伯雷总主教,阿德里安任修道院院长(他是非洲的柏柏尔人,管理修道院四十多年,直到他于710年去世)的时候,修道院有了很大的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座修道院是历代坎特伯雷总主教与肯特国王的墓地。它有一个巨大的图书馆,藏有许多珍贵的古老手抄本。这座修道院最初奉献给圣彼得与圣保罗,十世纪时,为了纪念它的创建者,圣邓斯坦将它重新奉献给圣奥古斯丁。

圣埃塞尔伯特与圣贝尔塔的铜像,立于坎特伯雷的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原址
圣埃塞尔伯特与圣贝尔塔的铜像,立于坎特伯雷的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原址

这座中世纪的修道院十分巨大,可以与现在的坎特伯雷主教座堂相比。不幸的是,这座有着九百多年历史的修道院──它是古代英国的修道、教育与学术中心──于1538年被亨利八世下令解散了,之后,它就渐渐荒废了。如今作为英国的文化遗产,修道院的遗迹受到妥善的保管。在这里进行了大规模的挖掘,在附近建起了一座博物馆与游客中心,向人们讲述着这一地点的故事──的确,它是英国历史上最具意义的一个地方。在修道院的遗迹中,我们可以分辨出圣彼得与圣保罗大堂,以及圣潘克辣大堂的遗址。圣埃塞尔伯特与圣贝尔塔的巨大铜像就树立遗迹之中。这是一个十分神圣的地方,因为有许多初期英国教会的圣人就长眠于此地。最近,人们在修道院的领地内的那些被认为是早期圣人的坟墓的地方做了标记(天知道,也许一些圣人的圣髑还躺卧在这些标记下面的土地里)。

长眠于圣奥古斯丁修道院的圣人有:圣奥古斯丁(首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劳伦斯(Laurence,第二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默利图斯(Mellitus,第三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尤斯图斯(Justus,第四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霍诺里乌斯(Honorius,第五任坎特伯雷总主教),圣多斯德迪特(Deusdedit,受洗时取名弗里托纳,第一位出生于英国、第六任坎特伯雷总主教,+664年),大数的西奥多(Theodore,第八任坎特伯雷总主教,+690年),圣布里特沃尔德(Berhtwald,第九任坎特伯雷总主教,+731年),圣塔特温(Tatwine,第十任坎特伯雷总主教,+734年),圣诺塞尔姆(Nothhelm,第十一任坎特伯雷总主教,+739年),圣詹伯特(Jænberht,第十四任坎特伯雷总主教,+792年),坎特伯雷的圣阿德里安,肯特国王圣埃塞尔伯特,肯特王后圣贝尔塔,明斯特的圣女弥尔德雷德(死于八世纪初;十一世纪上半叶,为了保护她的圣髑免受异教的丹麦人的亵渎,她的一部份圣髑被敬迁至此),圣女弥尔德吉特(圣弥尔德雷德的姐姐,死于七世纪末)。

坎特伯雷主教座堂
坎特伯雷主教座堂

坎特伯雷的救主基督主教座堂──其现在的建筑主要建于十二世纪,由石灰石所建成──是英国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英国历史的中心。602年,圣奥古斯丁修建了坎特伯雷的第一座主教座堂。不久之前,部份撒克逊时期的建筑在现今的主教座堂的正厅之下被发现。主教座堂最早的部份是地窖──它的一部份是十一世纪建成的。尽管其大部份珍宝在宗教改革时期,被亨利八世下令野蛮地破坏了,主教座堂里仍有许多纪念碑与文物。人们经过这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基督教堂的大门进入主教座堂,在大门的上方有一非常华丽的基督像。主教座堂西部的塔楼,连同著名的贝尔•哈利塔都极为壮丽辉煌。主教座常西面有优美的巨型彩色玻璃画,它是英国现存最古老的彩色玻璃画(作于1170年代)。

在圣伽俾额尔小堂里的十二世纪的壁画,描绘了施洗圣约翰的一生。主教座堂歌席后面的大祭台被奉献于多默•白凯,他于1170年被亨利二世国王的骑士杀害(亨利二世后来为了补赎自己的罪,像一个普通的朝圣者那样前往主教座堂,在他的坟墓那里祈求他的宽恕,甚至让坎特伯雷的修士鞭打自己)。在大祭台的两侧是指示两位前任正教的坎特伯雷总主教圣邓斯坦与圣阿尔斐吉的陵墓的标志。在主教座堂里有许多地方仍是被奉献用来纪念多默•白凯的,他受到罗马上帝教徒的敬礼,在中世纪的时候,他的坟墓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前来,他是在英国最受敬礼的上帝教圣人,也是于大分裂后在整个西欧最受人敬礼的上帝教圣人之一。虽然他的坟墓与遗髑已在宗教改革时期被毁,仍有一小部份他的遗髑保存至今,它们被保存在坎特伯雷的多默•白凯大堂里。

在主教座堂的其它珍宝中,还有许多十三世纪建成的基督生平与不同圣人(例如,十二世纪的圣保罗使徒与蛇的画像)的彩色玻璃画像。还有著名的“圣奥古斯丁主教座”,它是十三世纪用波白克大理石制成的,历代坎特伯雷总主教都要在上面正式升座。还有一座被称为“科若纳”的著名小堂,该堂是奉献给当代各主要基督教派的全体殉道者的。以下是所有葬在坎特伯雷主教座堂里的圣人的名单(没有人知道是否这些圣人的圣髑仍不为人知地主教座堂的地下):

圣卡思伯特(第十二任坎特伯雷总主教,+760年),圣布瑞格怀恩(第十三任坎特伯雷总主教,+764年),圣埃塞尔哈德(第十五任坎特伯雷总主教,+805年),圣普雷格蒙德(第二十任坎特伯雷总主教,+923年),圣阿瑟尔穆(或阿瑟尔罕穆,第二十一任坎特伯雷总主教,+927年),圣奥铎(或善人奥达,或塞维尔,第二十三任坎特伯雷总主教,+958年),圣邓斯坦(第二十六任坎特伯雷总主教,+988年),圣阿尔弗里克(第二十九任坎特伯雷总主教,+1005年,请不要与博学的修道院院长、学者与灵修作家恩舍姆的阿尔弗里克相混淆),圣阿尔斐吉(第三十任坎特伯雷总主教,+1012年),善人圣埃塞尔诺思(第三十二任坎特伯雷总主教,+1038年),圣埃德希吉(第三十三任坎特伯雷总主教,+1050年),温彻斯特的圣斯维廷(他的头骨保存在这里,+862年),圣乌尔甘(八世界的不列颠传教士,他是高卢的阿特瑞巴提人的光照者,在阿辣斯度独修生活;他的一部份圣髑保存在这里)。正如我们看到的,有二十二位正教的坎特伯雷总主教被宣圣──圣奥古斯丁是他们中的首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空军空袭了英国,但是主教座堂却幸存了下来,当然,这一定是因为圣奥古斯丁的代祷。就如我们所知道的,1943年在达拉谟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圣卡思伯特拯救了达拉谟城(圣人的圣髑就保存在那里),该城因浓雾弥漫而免受德国空军的轰炸。

“圣奥古斯丁之路”是从拉姆斯盖特通往坎特伯雷的一条小路,大约有二十英里长,一路上有许多与圣奥古斯丁相关的地方。它始于拉姆斯盖特的圣奥古斯丁上帝教堂,一路经过克利夫散德村(按照一种传说,圣人就是在这里登陆英国大陆的;449年,撒克逊人的首领海恩吉斯特与霍尔撒也是在这里登陆并定居在英国的),圣奥古斯丁十字架,塔奈特的明斯特,坎特伯雷附近的佛德维奇(据说它是英国最小的市镇;人们相信镇上古老的圣玛利亚堂里曾保存有圣奥古斯丁的一部份圣髑)。

神圣的主教圣奥古斯丁,请为我们祈求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