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1 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教训弟兄们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不能得救。”

保罗与巴拿巴由第一次传教回到安提阿,与当地的信众平安愉快地度过了一些时候(14:28),然后在安提阿教会中发生了动乱不安的现象。这动乱的原因,是因为有几个犹太保守派的信徒由犹太,即由耶路撒冷来到所酿成的。至于这些保守派的信友是什么人,几时在耶路撒冷教会出现的?他们主张什么?对这些问题,此处略为讨论,好能明白路加在本章内所记述的:

(一)我们已看见彼得收外邦人哥尼流和他家的人入教后(10:48),怎样由受割礼的信徒方面发生了反对的事(11:2、3),但彼得说明事情的经过之后,虽然还有些反对的人心中不高兴,那风波总算平静了。直到公元44年彼得住在耶路撒冷,无人敢反对。但多年以后,耶路撒冷教会于小雅各领导之下逐渐发达,许多法利赛人也奉了教。当此时期中,保罗与巴拿巴在安提阿和小亚细亚的外邦人中传教,不给外邦人行割礼,也不叫他们遵守摩西律法。这消息传到了耶路撒冷,遂起了保守摩西律法的运动,随从的人数虽不多,却是十分狂烈与保守。他们都是信奉了基督的犹太人,尤其是法利赛党的人,他们对准许外邦人入教有了他们个别的主张。

(二)圣彼得收哥尼流和他的家人入教时,并没有给他们行割礼礼,也没有叫他们守摩西律法,而那些保守的信友却说:为获得基督的救恩,为一切人,当然也为外邦人,割礼(1节)和守摩西律法(5节)是要紧的。他们以为救恩不是直接从基督,即是说不是因信基督来的,而只是间接来的。割礼和守摩西律法是不可或缺的条件:这是信条上很大的错误。15章所记的会议就是为攻击这个错误而召开的。所以本章应与哥尼流归化的叙事相连(7-9),并与此归化的事迹视为本书的最高峰。上帝圣灵常辅佐在世海中的教会,在这大问题上当然特别指引了使徒。因耶路撒冷会议的议决案,圣教会与犹太教完全分裂,冲破了犹太法律的控制,在外邦人中自由传布,成为普世的公教会。犹太保守派的信友不仅在耶路撒冷和犹太传布了他们的谬说,还要到叙利亚的安提阿去传布,给“兄弟们”即安提阿的信友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不能得救”(1)。

  • 15:2 保罗、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地纷争辩论;众门徒就定规,叫保罗、巴拿巴和本会中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

犹太保守派的信友所讲的谬论,在安提阿的信友中掀起了很大的混乱。另外保罗和巴拿巴对这些假博士尽力反驳,双方辩论,各不相让;并且保守派的人拿耶路撒冷使徒们的权威作自己的挡箭牌(加拉太书2:9、12)。所以安提阿教会,为停止这场辩论,就决定派“保罗、巴拿巴和本会中几个人”(几个人中按加拉太书2:1有提多),往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时在公元四九年,此时在圣城的仅有彼得、雅各和圣史约翰三位使徒(加拉太书2:9)。

  • 15:3 于是教会送他们起行。他们经过腓尼基、撒玛利亚,随处传说外邦人归主的事,叫众弟兄都甚欢喜。

安提阿教会的使团遂向耶路撒冷进发,他们由陆路经过腓尼基(此处已有信徒,见11:19,21:2-4)和撒玛利亚(见8:5-25),在这些地方保罗和巴拿巴向信友们叙述外邦人皈化的事,信友们听见了都很欢喜。

  • 15:4 到了耶路撒冷,教会和使徒并长老都接待他们,他们就述说上帝同他们所行的一切事。

使团到了耶路撒冷受到领导当地教会的领袖“使徒并长老”正式的欢迎,在场欢迎的还有别的许多人。保罗和巴拿巴当着众人报告“上帝同他们所行的一切事”(14:27),即怎样给外邦人传扬了福音。路加在此处这样记述,是为表示耶路撒冷教会,就全体说,并没有赞同保守派的主张。

  • 15:5 惟有几个信徒是法利赛教门的人,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

保罗和巴拿巴也一定说明了他们来此的目的,当他们说完了,就有些奉了教的法利赛党的信友开始反对说:叫外邦人行割礼和守摩西律法是很要紧的。当知这些信教的法利赛人也许以前都曾作过保罗的的同伴,他们看他以前也是法利赛人,也是热爱法律的(腓立比书3:5;使徒行传22:3),但他们如今虽然都同样信了基督所立的教,思想上却有如此大的不同。

  • 15:6 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

彼得、约翰和雅各三位使徒和长老们,与安提阿教会的使团先私下开会(加拉太书2:2、9),讨论此问题。在会议中使徒们一定完全赞同了保罗所行的一切(加拉太书2:9)。但是使徒和长老们因在教会中有许多反对的人,所以为和平解决这重大的问题,并为求得一致,就提出召开大会的事。7-29即详述这次大会议的经过。

  • 15:7 辩论已经多了,彼得就起来,说:“诸位弟兄,你们知道上帝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而且相信。
  • 15:8 知道人心的上帝也为他们作了见证,赐圣灵给他们,正如给我们一样;
  • 15:9 又藉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并不分他们我们。

在全教会(见23节)召开的会议中开始了“辩论”。我们可以设想当时的情形:有些人主张对外邦人不加什么负担,有些人却主张至少当行割礼,有些人却主张当守一些法律,但是还有些保守派的人主张应行割礼,并遵守一切法律,为得救不可或缺的条件。辩论多时之后,彼得遂起来发言。本书记述彼得蒙天使救出监狱,逃避之后(12:6-7),由44年到49年他往那里去了,我们不确切知道。若是这期间他在罗马,当罗马帝皇革老丢49年下命,令所有犹太人离开罗马时(18:2),彼得大概于此时也离开了罗马,回了耶路撒冷。路加把使徒彼得的讲演综合为两点:

(一)外邦人成义不凭摩西律法(7-9):彼得引了哥尼流和他家人归化的事为例证,也是听众所熟知的事实(10:44-48,11:15-17)。“早已”,即十一年前,“上帝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而且相信”(7);现今,“知道人心的上帝”为那些未受割礼的人作了证,即是对我们和对外邦人没有一点分别:他赐给未割礼的人圣灵就如赐给我们受割礼的人一样。上帝一定不使他的神恩受亵渎:若是圣灵降在未受割礼和未守摩西律法的人身上,这是上帝“洁净了他们的心”的凭据,就是说:上帝只凭着信仰基督,赐与他们成义,而不是凭守摩西律法。

  • 15:10 现在为什么试探上帝,要把我们祖宗和我们所不能负的轭放在门徒的颈项上呢?
  • 15:11 我们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这是我们所信的。”

(二)不拘是外邦人或犹太人,唯独“因主耶稣的恩”得救(10、11):此处所说的好像是以上讲演的结论。他特别针对反对基督自由主义的人说:你们现今为什么要加给由外教归化的信友,“我们祖宗和我们”(彼得也把自己算在其中)都不能负的重轭呢(参阅7:53;罗马书2:21-23)?彼得对外邦人应受割礼和应守摩西律法的答案是绝对否定的,因为如果还叫他们受割礼和守法律,就算是“试探上帝”。然后彼得又于11节加以肯定的断案说:“这是我们所信的”,不是藉着割礼和摩西律法,而是“因主耶稣的恩”,正和“他们”即外邦人完全一样。所以我们之所以能得救,只是“藉着对基督的信仰”,这原理是绝对而普遍的(罗马书3:21-26)。

  • 15:12 众人都默默无声,听巴拿巴和保罗述说神藉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迹奇事。

“众人都默默无声”,连反对者也包括在内,使徒彼得发了言,任何反对的辩论尽归无用:“议案是了结了”。“巴拿巴和保罗”(当知此处巴拿巴列于保罗之前,因巴拿巴是圣城知名之士)为坚固彼得所说的,乘此机会述说了他们在外邦人传福音时,上帝行了怎样大的“神迹奇事”,虽然当时这些外邦人并未受割礼,未守摩西律法。当场的人都静听他们二人的报告。

  • 15:13 他们住了声,雅各就说:“诸位弟兄,请听我的话。

保罗和巴拿巴二人讲完之后,耶路撒冷教会的首长,小雅各使徒接着也发表了意见。路加把他的讲演综合在13-21节中。在前段中他完全同意使徒彼得所讲的,因为这是信德的的道理,不得有所增减。但是这位极度遵守摩西律法的师徒,在后段中提议几点当守的规矩。这些规矩都是属实际生活方面的,若是归化的外邦人与归化的犹太人在一起生活,更好叫那些由外教归化的人也守几条本身不为重要的摩西律法,为使那些归化的犹太人能同他们一起生活。雅各把那几条摩西律法归纳为很简单的四项,以后也被大会通过,在谕文中也写了他所提议的这四项。

  • 15:14 方才西门述说上帝当初怎样眷顾外邦人,从他们中间选取百姓归于自己的名下;
  • 15:15 众先知的话也与这意思相合。
  • 15:16 正如经上所写的:‘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
  • 15:17 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寻求主。
  • 15:18 这话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

13-18为讲演之前段:重提西满即彼得所讲的(7):上帝怎样选拔了一个百姓,叫他们属于自己的名下(即信奉自己之意)。雅各愿意自己的信友都服从使徒彼得的声明,说这样取决,是由上帝来的,是为应验先知的预言,他就引了阿摩司先知的话(9:11、12)来作证明。雅各一定是引用了希伯来原文,但《使徒行传》的作者却引用了《七十士译本》(与原文颇有出入)。对所引的经文之注释,见阿摩司书9:11、12。雅各引此经文的用意是:阿摩司先知预言说:到基督时代,他的神国要伸展到外邦各国。这预言现今应验了,因为“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外邦人”已进入这神国。这些事是上帝在古时已告诉了人的(此语不见于阿摩司,是雅各由以赛亚书45:21引来的)。18节拉丁通行本词句略长,但文意相同。

  • 15:19 “所以据我的意见,不可难为那归服上帝的外邦人;
  • 15:20 只要写信,吩咐他们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
  • 15:21 因为从古以来,摩西的书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

19-21为后段:雅各在此提出了自己的实际计划:即不再加给由外教归化的人行割礼守全部摩西律法的烦难。但是更好叫他们也守以下几项:就是禁戒(一)、“偶像的污秽”:即不准吃祭偶像的供物。见出埃及记34:15;(二)、“奸淫”:大概即指利未记18:6-18所禁止的在血亲间的一切不法结合;(三)、勒死的牲畜:即禁止吃杀死不放血的禽兽肉,见利未记17:13;(四)、“血”,即不准吃禽兽血,见利未记17:10。雅各也说出了为什么叫外邦归化的人守这四项的理由:因为“摩西……”即利未记中所有的摩西律法,“从古以来,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即在犹太侨民散居之地(2:9-11)。每安息日在会堂中诵读(13:27)。所以这些法律的一大部分,外教人已知道,若是归化的外教人不守这些法律,可能使归化的犹太人发生恶感。

  • 15:22 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从他们中间拣选人,差他们和保罗、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所拣选的就是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和西拉。这两个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领的。

彼得和雅各各发表了意见(路加未提约翰发言之事),已解决了问题,所以“使徒和长老”,即两等领导人物,“同全教会”(所以是在大会之中),就决定如何实行的步骤,怎样把议决案通告那些当事人。使徒和长老定了两点当行的,就是:(一)编写会议的谕文:(二)由耶路撒冷母教会选派几人携带谕文偕同保罗和巴拿巴赴安提阿。22节记他们所派的是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关于此人无其他记载可考。有人以为是1:23所说的犹士都的约瑟,但未能确定)和西拉”(西拉以后做了圣保罗的同伴)。此二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领的”,即在信友中有权威的人;32节称他们为“先知”,即具有发言施教的神恩;由16:37得知西拉是一个罗马公民。

  • 15:23 于是写信交付他们,内中说:“使徒和作长老的弟兄们问安提阿、叙利亚、基利家外邦众弟兄的安。

23-29是谕文的经文,是以“使徒和长老”的名义写的,经犹达和西拉二使者带去的。这谕文是公函式的,有发件收件人(23)。有结尾(29节:“愿你们平安”)。对这谕文与这谕文所牵连的一切问题,详见本章后的附注,此处仅解释所有的字意。由谕文的开头即知发件人为使徒与长老,收件人“问安提阿、叙利亚、基利家外邦众弟兄的安”,所以并不是给三地教会中所有信徒,而只是给由外邦归化者。

  • 15:24 我们听说,有几个人从我们这里出去,用言语搅扰你们,惑乱你们的心。(有古卷加:你们必须受割礼,守摩西的律法。)其实我们并没有吩咐他们。

在谕文中特别声明那些“从我们这里出去,”即保守派人士讲话扰乱了安提阿的外邦信友,他们本来没有什么发言权,因为“我们并没有吩咐他们”,不能代表耶路撒冷教会。他们只算是“凶残的豺狼”,是“假先知”(马太福音7:15)。

  • 15:25 所以,我们同心定意,拣选几个人,差他们同我们所亲爱的巴拿巴和保罗往你们那里去。
  • 15:26 这二人是为我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

“我们”即使徒与长老,“同心定意”即再没有反对的意见了,就决定拣选几个人“同我们所亲爱的”(这是对二位传教士的亲热而又嘉奖的说法)“巴拿巴和保罗往你们那里去”,他们在不久以前传教时,“这二人是为我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这是使徒和长老对二位传教士所有的极度的赞颂语。

  • 15:27 我们就差了犹大和西拉,他们也要亲口诉说这些事。

耶路撒冷教会的两位使者要亲口去解释这谕文的意思与力量。

  • 15:28 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
  • 15:29 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愿你们平安!”

23-27仅为公函的引子,28、29两节才是大会的议决案。“圣灵和我们定意”一语,说明使徒和长老的决定是由圣灵默示的,又由5:32可知:这默示是由人和上帝双方面而成的;但此处更含有另一端重要的道理:即不拘是在审查的时候,或在参与审查的人方面,表示教会在训导的职务上有圣灵保护默佑,定断什么当信当守的道理,是不能错误的。“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是说不再叫你们行割礼,守摩西律法,“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四项是雅各提议的(20),但次序与前略异。所说“不可少的”,不是因为摩西律法立定的才有重要性,而是因为几时环境需要,由教会立定的原故。圣教会立定这几项规矩,是由于爱德的更高法律所驱使,因为要迁就各处同居的犹太人。——按西方订正本缺第三项“勒死的牲”,但在最末增有爱德的金科玉律(马太福音7:12);“不欲人行于己者,勿行于人”的消极说法(与孔子所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此订正的经文非为原文,为后日所增补(与15:20,21:25的增补相同)。——谕文末一句说:“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意思是说与犹太信友有接触的外邦信友,由于爱德的原故,不叫犹太人见怪,遵守这四项规矩(格前8:8-13),那就好了。

  • 15:30 他们既奉了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众人,交付书信。
  • 15:31 众人念了,因为信上安慰的话就欢喜了。

路加录完谕文之后,又继续22节所中断的记事:安提阿的使节与耶路撒冷的使节一同“下安提阿去,聚集众人,交付书信”。众人听了这谕文,宣布他们摆脱了摩西律法。他们心中获得了多大的安慰与喜乐,可想而知。

  • 15:32 犹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许多话劝勉弟兄,坚固他们。
  • 15:33-34 住了些日子,弟兄们打发他们平平安安地回到差遣他们的人那里去。(有古卷加:34惟有西拉定意仍住在那里。)

耶路撒冷教会的使节“犹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即有先知之神恩),遂向信友讲了很多劝慰的话,坚固他们的信德(14:22)。他们在安提阿住了一个时期,就带着请安的话回了耶路撒冷。34节见于D卷和一些东方语言的译本并拉丁通行本,非为原文。40节说西拉仍在安提阿,可能是他在不久以后由耶路撒冷又回来了,大概是与马可一同回来的(见13:13,15:37-39)。

  • 15:35 但保罗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许多别人一同教训人,传主的道。

保罗和巴拿巴由耶路撒冷会议回来,在安提阿住了一个时期。住了多久?路加未载。但由下节“过了些日子”看来,住的时期不长,也许只有几个星期(9:19)。他们在这个时期内“和许多别人一同教训人,传主的道”,这是颇有意义的记载。大概在这个时期发生了加拉太书2:11-14所提及的那“安提阿争辩事件”。所说的“许多别人”内,可能也有彼得。路加此处未记那争辩的事,定有充分的原故:或者因为这事对他作品的目的不甚重要,或者故意略去,不欲显示使徒们的裂痕,也可能保罗叫路加不要写这一段事。

  • 15:36 过了些日子,保罗对巴拿巴说:“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宣传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们景况如何。”

“过了些日子”(见上注)保罗和巴拿巴决定第二次起程传教,去到各城视察他们在第一次传教时所归化的信友和所创立的各地教会(13-14)。

  • 15:37 巴拿巴有意要带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
  • 15:38 但保罗因为马可从前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不和他们同去做工,就以为不可带他去。

马可同二位使徒第一次传教时直到旁非利亚,从那里就离开他们,回了耶路撒冷(使徒行传13:13),他现今在叙利亚的安提阿。巴拿巴既是他的亲戚。愿意这一次还带他同去,但保罗很反对,因为想马可缺少传教士应有的毅力和勇气。

  • 15:39 于是二人起了争论,甚至彼此分开。巴拿巴带着马可,坐船往塞浦路斯去;

二人的争执以致达到了很气忿的程度:两个合作多年的友人,遂“彼此分开”。巴拿巴就带着马可往塞浦路斯岛去了。此后本书不再记巴拿巴的事。保罗在加拉太书2:9;哥林多前书9:6叙旧事时曾提过他。由歌罗西书4:10;腓利门书24;提摩太后书4:11得知马可以后曾同保罗一起在罗马。

  • 15:40 保罗拣选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们把他交于主的恩中。
  • 15:41 他就走遍叙利亚、基利家,坚固众教会。

保罗选了西拉,就开始了他第二次传教的行程(50—52年)。这次行程分为三阶段:即15:40-16:10,16:11-17:14,17:15-18:22。由安提阿动身“走遍了叙利亚和基利家”,是取的陆路。保罗的本乡基利家已建立了教会(23节),不知是否为保罗所开创,路加未说。由加拉太书1:21 得知保罗于39年到过叙利亚和基利家地方。保罗同西拉这次巡视此二地。是为“坚固教会”,一定是说的坚固信友的信德(参阅14:22)。按拉丁通行本41节末多“吩咐遵守使徒和长老的命令”一句,如果耶路撒冷的二位使者犹大和西拉以前没有到此二地宣布使徒会议的谕文,想保罗此次必定宣布了,因为尚有一位耶路撒冷的使者西拉与他同在。但拉丁通行本多出的一句,很多古希腊抄卷无,似乎非为原文。

附注:耶路撒冷使徒会议

使徒行传15:1-35所记载的史事。在批评学者和经学者中,尤其自十九世纪以来,起了无数的争执,产生了各种意见。及至现代,即在公教学者中也是意见纷纭,莫衷一是。为明白这个问题,此处先对使徒会议加以讨论,然后再讨论会议的谕文和由它所发生的困难。

A 使徒会议

我们对此问题分三点来讨论:

I、名称:使徒行传15章所记的一些使徒的集会,自古以来已称为“使徒会议”(Concilium Apostolorum),或称为“耶路撒冷大会”(Concilium Hierosolymitanum)。这两个称呼不见于使徒行传,也不见于新约各书。

II、时间:因为《使徒大事录》不是狭义的编年史,很难确定举行此会议的时间。关于此会议的时间问题。学者中意见也不一致,但较为普通的意见,以为是在公元49年或50年。再说。这一个问题义牵连到另一个问题,即加拉太书是保罗何时写的(是此会议前或以后)?如果承认迦书中所论及的会议是此会议,那么“过了十四年我又上了耶路撒冷”(加拉太书2:1)一语怎样解释?论这问题下边即行讨论。

III、使徒行传15章与加拉太书2:1-10的关系:此关系可以说是一切问题的关键。就在此二书的关系上引起了学者的聚讼纷纭。首先我们应排斥那些以为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或加拉太书的作者保罗弄错的学说。我们的问题是加拉太书2:1-10是否与使徒行传15张所载相合。那些以为二书所载彼此不相合的学者,认为加拉太书写于使徒会议之前,若如此,加拉太书2章与使徒行传15张就毫无关系。照他们所说加拉太书2:1-10所载即使徒行传11:27-30,12:25所述保罗与巴拿巴往耶路撒冷送捐款之事。但我们要问:按他们的意见,保罗与巴拿巴往耶路撒冷送捐款是在那一年?加拉太书2:1所说的“过了十四年”,这句话可以说是由保罗归化后十四年;若如此,则保罗归化的年代,岂不要更往前推了吗?可是确知送捐款是在希律·亚基帕王一世迫害教会之时或在他死(公元44年)后不久。如此,保罗归化当在公元30年或31年,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主张加拉太书写于使徒会议之后。加拉太书2:1-10所述与使徒行传15章有关。为证明这一说先举出几个主要的证据,然后答复所有的难题。

主要的证据是:(一)加拉太书2:1-10和使徒行传15张所述的地方相同:即耶路撒冷与安提阿;(二)人物相同:即保罗和巴拿巴,彼得与雅各;(三)事情相同:即关于归依基督的外教人割礼的问题;(四)会议之性质相同:会议颇长,辩论甚烈;(五)结果相同:外邦人不必守摩西律法,赞许保罗与巴拿巴传教的事。

难题与解答:(一)按加拉太书2:2保罗上耶路撒冷是由“启示”,而按使徒行传15:2保罗和巴拿巴为安提阿教会所派遣。——答难:二书所论为一回事,但叙述之观点不同:路加为历史家,记述保罗由教会所得的使命;保罗写加拉太书为己辩护,所以不提所得的使命,只云自己因上帝默示上了耶路撒冷。(二)按加拉太书2:1保罗说他带了提多去的,而使徒行传未提提多。——答难:路加未记载所有一切事迹,提多的事以他看来,无关紧要;为保罗则不然,他在辩护时,提多的事为加拉太人关系重要,因为未曾受割礼的提多,在耶路撒冷也未受割礼。(三)按加拉太书2:2保罗私自与使徒们商谈了,而按使徒行传15:4、6会议是公开的。——答难:在耶路撒冷公开举行会议之前,保罗和巴拿巴与使徒们一定先商谈了;在保罗心理方面这些私下的商谈有特殊的重要性,所以在加拉太书仅提私下的商谈。(四)按加拉太书1:11-2:21保罗愿意证明自己的福音“不是由人来的”,为证明这一点,提出了他在耶路撒冷同使徒们会商的事;加拉太书1:18为“第一次”去耶路撒冷;以下于加拉太书2:1-10所提的另一次当是“第二次”(即使徒行传11:27-30,12:25),而不是第三次(使徒行传15:1-35)。——答难:保罗在加拉太书不必然将他每一次去耶路撒冷的事都提出来,只提出与使徒们有接触的两次。保罗与巴拿巴往耶路撒冷送捐款的一次(使徒行传11:27-30),没有遇到使徒,仅遇到长老。保罗未提这一次(即第二次)不必奇怪。再说加拉太书2:1“过了十四年我上耶路撒冷”一事与保罗年谱十分相合。若说保罗归化是在公元三六年,“过了十四年”(由归化算起)直到往耶路撒冷开会议,正是公元49年或50年。

B 论会议谕文

对使徒会议的谕文所引起的问题可以归纳为三点:

Ⅰ、对谕文方面:使徒行传载此谕文的地方计三处,虽辞句略异,但意义相同:15:19-20,圣雅各在会议所提议的;15:23-29,公函所载;21:25很久以后,雅各在保罗前又提及此事。但在各抄卷中,对外邦归化者所列之禁条,此三处经文颇有出入,即“东方订正本”(几乎见于所有希腊大写与小写抄卷,亚历山大的革利免和敖黎革讷的著作,拉丁各译本与拉丁通行本及多数东方语言译本)和“西方订正本”(见于希腊D卷和少数小写抄卷。圣依肋乃和西彼廉著作中)内所载的分别:东方订正本列了四项禁条:即禁吃祭偶像的物、血、勒死的牲畜并戒奸淫四项;西方订正本不提“勒死”的牲畜肉一项,但多一爱德的金科玉律:“不欲人行于己者,勿行于人。”德都良、圣帕齐雅诺(S.Pacianus)、圣奥斯定、圣耶柔米等人,仅提及禁食祭偶像的物、血与勒死的牲畜,没有提爱德的金科玉律。哪一种算是使徒原来制定的呢?据学者研究,多以“东方订正本”所载者为可靠。

II、对解释方面:对于谕文的注释,此处不必多写,已在注释内写了我们以为更可靠的意见。对于“奸淫”一词的解释,我们当声明有许多学者异于我们以上所有的解释,有些人以为“奸淫”一词,当照其文字之显然意义解释,即第六诫所禁止之事。他们说:对由外邦信奉基督教的人必须一再强调这条诫命,因为照外教人的想法奸淫不算为罪(他们征引了许多希腊和罗马的外教作者来作证明)。但是也有一些学者以为此处所论的是摩西律法所禁止的在几等血亲间的不法结合,因为四项所禁止的事似乎应是在同一范围内。

III、论谕文的原著性:许多自由派学者对此会议的谕文的原著性或完全否认,或抱怀疑态度。他们主要的疑难有三:

(a)保罗与彼得在安提阿的争执(加拉太书2:11-21):若是令外邦信友守的四项禁条真是出于使徒会议,为什么彼得与外邦信友一起吃饭还害怕呢?——答难:谕文的目的不是叫犹太信友与外邦信友易于同桌吃饭,而是在犹太信友前提高外邦信友的道德水准,而是使犹太信友不耻于与他们交往。其实彼得一到了安提阿,就与外邦信友同桌进食,这是比谕文所说的更进了一步。可是犹太保守派的信友一来到了安提阿,彼得才心中害怕,怕人控告自己不守摩西律法(因为他与外邦归化者言谈坐食),遂与外邦信友拒绝来往。彼得的这种行为,保罗为什么视为“可责备的”?是由那一方面?详见迦此处注释。

(b)保罗的加拉太书未提使徒会议之谕文:自由派学者说:此谕文若真地存在,保罗与加拉太人辩论时为什么不引用此谕文?——答难:按加拉太书辩论之点是关于外邦信友不必守割礼和摩西律法的自由,而不是关于谕文所定的规条。保罗在加拉太书2:6所说耶路撒冷的使徒与自己“毫无相干”的话,是说对外邦信友没有加什么重要负担:即没有加给他们守割礼和摩西律法的事。不提四项禁条与保罗的心理正相符合。

(c)祭偶像的物与哥林多前书8:1-13:自由派学者说:按此书信保罗对食物的态度是按照耶稣以食物本无差别之分的道理,其所以无差别是由于宗教方面(马可福音7:18-21),但为避免恶表食物就有了差别,(马太福音17:27),若是教会以明文规定外邦信友不准吃祭偶像的物,保罗对此事怎能有与此相反的态度呢?——答难:首先使徒会议的谕文是对安提阿、叙利亚和基利家教会(使徒行传15:23)为了一定的情形才颁布的,所以,若哥林多教会的情形特殊,就不必颁布那谕文,事实上也没有在那里颁布。再说:纵然保罗对此事的态度与谕文不同,但与谕文的精神相合,因为制定谕文的动机是爱德,教友间的关系当以爱德为定律(详见哥林多前书8: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