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1 这事以后,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

上图: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徒十八1)。哥林多是当时罗马帝国亚该亚省的首都,在主前146年为罗马所毁,后来凯撒大帝重建新城。它的位置险要,扼守希腊本土与伯罗奔尼撒半岛之间哥林多地峡,也沟通东西坚革哩 (徒十八18) 和 Lecaeum 两港,商业十分繁荣。
上图: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徒十八1)。哥林多是当时罗马帝国亚该亚省的首都,在主前146年为罗马所毁,后来凯撒大帝重建新城。它的位置险要,扼守希腊本土与伯罗奔尼撒半岛之间哥林多地峡,也沟通东西坚革哩 (徒十八18) 和 Lecaeum 两港,商业十分繁荣。

保罗在亚略·巴古对哲学士宣讲失败之后,就离开雅典,“来到哥林多,”其时约在51年初。哥林多位于伯罗奔尼撒(Peloponesus)大半岛与希腊本部之接连处,距雅典95公里,地势两边临海,是商业巨港,也是亚该亚当时的首都。居民国籍颇为复杂,犹太人也很多。可惜此城淫风很盛,罪恶充斥,为当时尽人皆知的淫城。

  • 18:2 遇见一个犹太人,名叫亚居拉,他生在本都;因为革老丢命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新近带着妻百基拉,从意大利来。保罗就投奔了他们。

保罗在哥林多传教之初,只有他一人,别无助手(西拉和提摩太之来哥林多,是几月以后的事,见5节),但也有令他感到安慰的事,就是他遇到了亚居拉及百基拉夫妇二人。该夫妇是犹太人,也是基督徒,新近因革老丢皇帝的驱逐令,离开罗马,来到了哥林多。革老丢于49至50年之间驱逐犹太人离开罗马一事,亦见于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Claudius 25)的记载:“革老丢由于犹太人为了基勒斯督(Chrestos)时常骚乱,遂把他们由罗马赶走。”亚居拉是小亚细亚北部近黑海的本都人(本都住有犹太人,由使徒行传2:9可知),这对夫妻,保罗在书信中经常提及(见罗马书16:3;哥林多前书16:19;提摩太后书4:19)。二人颇有当仁不让,见义勇为之风(参阅罗马书16:3、4),看来也是受过高深教育的人,保罗遂即与他们建立了友谊。

  • 18:3 他们本是制造帐棚为业。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做工。

亚基拉夫妇正如保罗一样,“以制造帐篷为业,”即用羊毛织作帐幕。保罗是个好法利赛人,不但精通法律,自幼时在大数城也学会了这个手艺。现在客居亚居拉夫妇家中,地方又大,遂用自己的手“工作”(见哥林多前书4:12),自食其力,以免加重信友的负担(参阅帖撒罗尼迦前书2:9;帖撒罗尼迦后书3:8;哥林多后书12:13-17)。

上图:哥林多古城的集市(Agora)。亚居拉和百基拉夫妇很可能在集市里有自己的摊位,保罗可能在此与他们同住做工。
上图:哥林多古城的集市(Agora)。亚居拉和百基拉夫妇很可能在集市里有自己的摊位,保罗可能在此与他们同住做工。

  • 18:4 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腊人。

保罗按照他一贯作风(见17:2、17),每逢安息日就在犹太人的“会堂里辩论”。此句后,西方订正本和拉丁通行本还有“间或提及主耶稣的名字”一句。讲道而提及主耶稣的名字是不言可知的事,显然是后来加添的一句,非原文所有。“劝化了犹太人和希腊人”,希腊人此处是指常去会堂并归依犹太教的教外人(参阅17:4)。

  • 18:5 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的时候,保罗为道迫切,向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 18:6 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裳,说:“你们的罪(原文是血)归到你们自己头上,与我无干(原文是我却干净)。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

自从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到哥林多后,在此地传福音的工作乃进入第二期,其时约在51年春。有人以为西拉、提摩太二人于任务完毕后,以为保罗还在雅典(见17:16),乃前往雅典,及到了雅典,知保罗已往哥林多,才转赴哥林多。但我们以为他们事先已得到保罗离雅赴格的通知,因而直接来哥林多的可能性更大。西拉、提摩太二人带来了帖撒罗尼迦教会可喜可悲的消息,也带来了马其顿教会(见哥林多后书11:9),尤其是腓立比教会(见腓立比书4:16)的捐助:前一消息使保罗先后两次致书于帖撒罗尼迦人,后一事实使保罗暂时免去对物质急需的操劳,专以传福音为事。“向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就是先知们所预言的基督。保罗这种明白直陈的宣讲,犹太人听了大起反感,出言侮辱保罗,甚至还亵渎他所讲的耶稣。此情此景全与在彼西底的安提阿所遇的相同(见13:45)。保罗见他们心硬如铁,不得已而说出严厉可怕的预言:“你们的罪(原文是血)归到你们自己头上,”就是说,你们灵魂的丧亡,由你们自己负责,与我无干,“与我无干”,原文可作,我却干净。我该作能作的,都作到了,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参阅13:46)。此处“抖着衣裳”的行为,与在彼西底的安提阿拂去尘土的行为表意相同(见13:51)。

  • 18:7 于是离开那里,到了一个人的家中;这人名叫提多·犹士都,是敬拜上帝的,他的家靠近会堂。
  • 18:8 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还有许多哥林多人听了,就相信受洗。

保罗离开了犹太人的会堂之后,又找到另一个传福音的处所:即名叫提多·犹士都的家里。“这人敬畏上帝,”大概是个归依犹太教的罗马人。他既然把自己的房子让作基督徒集会之用,可见他已信教。“他的家靠近会堂,”因之,心怀善意的犹太人,前往他家里去听讲,很是方便。有个“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大慨是会堂长之一)也被保罗归化领了洗(见哥林多前书1:14),他“和全家都信了主”,就是信了耶稣。此外还有许多别的哥林多人,多半是外教人,也“相信受洗”(参阅哥林多前书1:14、16,16:15-18;罗马书16:22、23)。

  • 18:9 夜间,主在异象中对保罗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
  • 18:10 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

保罗在哥林多的传教生活,颇为坎坷(哥林多前书2:3);新教友距成全的教友生活理想还相去甚远,虽接受了洗礼,毛病依然未改(参考哥林多前书6:9-11);另一方面,犹太人素恨保罗,自基利司布转入基督教后,怀恨更深。因此保罗也需要超然的鼓励,于是“主(即耶稣)夜间藉异象”显现给他,叫他在哥林多恒心工作,不要害怕,因为在这城里有许多人要归化的。

  • 18:11 保罗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将上帝的道教训他们。

路加以最简练的笔法。将保罗于51年初到52年夏在哥林多的工作,用短短一节写完:“保罗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保罗在这一年半的时光中,传教活动范围,当不仅只限于哥林多城,也扩展到哥林多的郊区城市(如格城东部港口坚革哩,见罗马书16:1),甚至扩展到全省(哥林多后书1:1,11:10)。这事可由保罗自己的话来证明,他说:除了其余的事以外,还有我每日的繁务,“对众教会的挂虑”(哥林多后书11:28)。

  • 18:12 到迦流作亚该亚方伯的时候,犹太人同心起来攻击保罗,拉他到公堂,
  • 18:13 说:“这个人劝人不按着律法敬拜上帝。”

犹太人设法谋害保罗,为时已久,只是无机可乘。现在方伯迦流新到任,他们想这正是千载一时的良机,遂向保罗下手。路加此处用“方伯”一词,甚为洽当,因为直至公元15年,亚该亚为议院省,15年至44年始改为皇帝省,44年起复归原为议院省;而统治皇帝省者为巡抚(Propraetor),治理议院省者,则为资深执政官(Proconsul),翻译为方伯也是非常的恰当。提起迦流这人的身世,从经外文献,可略知一二:他是辛尼加的兄弟(在辛尼加第一零四封信上曾提及过他),以前名叫卢修斯·尤尼乌斯(Lucius Junius),后来在其原名后加上迦流(Gallion),来纪念他的义父,因而人简称他为迦流。

上图:在希腊德尔斐(Delphi)发现的迦流碑铭(Gallio Inscription)之第6片,从上数下第四行希腊文Gallio清晰可见。这块碑铭是罗马皇帝克劳第(Claudius)的御函,指出亚该亚方伯迦流最近报告欲复兴徳尔菲,日期是主后52年4至7月。据此可推论之前一年迦流也担任亚该亚方伯(方伯每个任期一年),因此保罗在哥林多的18个月(徒十八1-11)包括主后51年。徒十八11-16所记的方伯迦流之前没有历史资料支持,曾是圣经批判家们几个世纪来用来批判路加的热门话题,直到1905年发现了迦流碑铭,才证明路加福音的精确性。
上图:在希腊德尔斐(Delphi)发现的迦流碑铭(Gallio Inscription)之第6片,从上数下第四行希腊文Gallio清晰可见。这块碑铭是罗马皇帝克劳第(Claudius)的御函,指出亚该亚方伯迦流最近报告欲复兴徳尔菲,日期是主后52年4至7月。据此可推论之前一年迦流也担任亚该亚方伯(方伯每个任期一年),因此保罗在哥林多的18个月(徒十八1-11)包括主后51年。徒十八11-16所记的方伯迦流之前没有历史资料支持,曾是圣经批判家们几个世纪来用来批判路加的热门话题,直到1905年发现了迦流碑铭,才证明路加福音的精确性。

考古之中发现一种铭文,由这刻文可知迦流在哥林多当方伯时,正是52年。再由当时的历史往前推:他是52年4月到哥林多的。总督的任期为一年。当犹太人带保罗“拉他到公堂”时,迦流还是上任不久的“新人”,犹太人深望这位新人能满足他们谋害保罗的企图。他们以“这个人劝人不按着律法敬拜上帝”的罪名控告保罗。所谓“违法”在他们心目中当然是指违反摩西的律法,但他们口头上却不明说,只含糊其词地称作违法,想叫迦流懂作是违反罗马法律,因而严办保罗。

上图:古哥林多城废墟中的演讲台,于主后44年由蓝白大理石造成,是一又高又宽大的四方形平台,被称为Bema。一般认为这就是保罗在迦流面前受审的Bema,中文译为「公堂」(徒十八12)或「台」(罗十四10;林后五10)。保罗所说的「站在神的台前」(罗十四10)和「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林后五10),就是指接受神和基督的审判。
上图:古哥林多城废墟中的演讲台,于主后44年由蓝白大理石造成,是一又高又宽大的四方形平台,被称为Bema。一般认为这就是保罗在迦流面前受审的Bema,中文译为「公堂」(徒十八12)或「台」(罗十四10;林后五10)。保罗所说的「站在神的台前」(罗十四10)和「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林后五10),就是指接受神和基督的审判。

  • 18:14 保罗刚要开口,迦流就对犹太人说:“你们这些犹太人!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
  • 18:15 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乎言语、名目,和你们的律法,你们自己去办吧!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审问”;
  • 18:16 就把他们撵出公堂。

事实上犹太人想错了。迦流一听原告的控词,立即知道所指的并不是指罗马法,而是摩西法,不等被告保罗“开口”,便明明向犹太人表示,自己不愿受理这种只属于名目及犹太法律等问题的案件。在迦流的脑海中,所谓“名目”问题不是别的,只是一些什么许与不许,洁与不洁之类的繁琐问题,这与罗马人概不相干,因此他立即拒绝,且“把他们撵出公堂”。

  • 18:17 众人便揪住管会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这些事迦流都不管。

“管会堂的所提尼”是8节所述那位已经奉了教的管会堂的基利司布的继任者或同僚,他是否与哥林多前书1:1的所提尼同为一个?看来是同为一人。“希腊人”即外教人打所提尼,可能是出于素日对犹太人的怀恨,今见控告保罗的犹太人被迦流逐出法庭,遂乘机殴打其首领——会堂长泄忿。这些事都发生“在堂前”,迦流不能看不见听不见,但他丝毫不加以阻止,这大概是由于轻视犹太人的缘故,以为不值一顾。

  • 18:18 保罗又住了多日,就辞别了弟兄,坐船往叙利亚去;百基拉、亚居拉和他同去。他因为许过愿,就在坚革哩剪了头发。

自从犹太人在迦流前志未得逞之后,保罗仍在哥林多很自由地居留了“多日”。这“多日”按路加的语气,若非指月,可能便指数星期。若将这段时间与11节所记保罗在哥林多住的十八个月相加,可知其时约在52年秋。保罗见哥林多教会已根深蒂固,自己可以离开了,(当然是指形体的分离,事实上即不在哥林多时,还时常思念哥林多教会),遂动身回叙利亚,归途中在哥林多东部港口“坚革哩剪了头发”。保罗这次剪头发,当然不是平常的理发行为,问题是保罗早已发了愿。而按“拿细耳”法,现在愿期满了而剃了头(见民数记6:2-21),或者是他在坚革哩发了另一种愿而剃了头,无从得知。至于保罗为什么缘故发了这愿,也无从得知。这事之后,保罗便同百基拉及亚居拉(见2节)上船回叙利亚去。保罗这次回叙利亚没有取直路,乘船先来到了以弗所,因为保罗有意再与这二位好教友多住一时,顺便访问一次以弗所。

  • 18:19 到了以弗所,保罗就把他们留在那里,自己进了会堂,和犹太人辩论。
  • 18:20 众人请他多住些日子,他却不允,
  • 18:21 就辞别他们,说:“上帝若许我,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于是开船离了以弗所。

大家在以弗所下了船,亚居拉和百基拉留在以弗所作生意,保罗则于船停泊以弗所港口期间,作短期逗留,并乘机进会堂同犹太人辩论。这些犹太人请求他“多住些日子”,但他归心急切。因此说:“上帝若许我,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使徒行传19章告诉我们,保罗果真回到了以弗所,不过这是以后的事。现在他又上船,续登归程。

  • 18:22 在凯撒利亚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去问教会安,随后下安提阿去。

保罗从以弗所上船,继续航行,终于抵达巴勒斯坦的凯撒利亚,由此“上耶路撒冷”。这次在耶路撒冷问候了耶路撒冷母教会之后,便离开了耶路撒冷,因为保罗在此可能又遇到犹太主义保守派的攻击,保罗不愿再与他们发生纠葛,遂由陆路“下安提阿”,因为这里的教会在等待他。使徒第二次传教行程就此告终。回顾这次行程,在时间上说,历时三载;就成效言,赖着这位伟大传教士保罗的功勋,使教会由亚洲进入欧洲,即进入罗马帝国文化区域的希腊全境。

上图: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先是马其顿后是希腊,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后书,加拉太书也可能是在哥林多所写:1、保罗和巴拿巴被差遣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徒十五22-38);2、保罗和巴拿巴因马可起了争执,巴拿巴和马可去塞浦路斯(徒十五39);3、保罗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0-41);4、保罗到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徒十六1-5);5、圣灵禁止保罗在亚细亚传道,保罗就经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在每西亚的边界想去庇推尼,圣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保罗夜间看见马其顿的异象(徒十六6-10);6、保罗到腓立比(徒十六11-40);7、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庇哩亚(徒十七1-14);8、保罗到雅典、哥林多,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徒十七15-十八18);9、保罗到以弗所(徒十八19-21);10、经凯撒利亚返耶路撒冷(徒十八22)。
上图: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先是马其顿后是希腊,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后书,加拉太书也可能是在哥林多所写:1、保罗和巴拿巴被差遣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徒十五22-38);2、保罗和巴拿巴因马可起了争执,巴拿巴和马可去塞浦路斯(徒十五39);3、保罗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0-41);4、保罗到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徒十六1-5);5、圣灵禁止保罗在亚细亚传道,保罗就经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在每西亚的边界想去庇推尼,圣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保罗夜间看见马其顿的异象(徒十六6-10);6、保罗到腓立比(徒十六11-40);7、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庇哩亚(徒十七1-14);8、保罗到雅典、哥林多,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徒十七15-十八18);9、保罗到以弗所(徒十八19-21);10、经凯撒利亚返耶路撒冷(徒十八22)。

  • 18:23 住了些日子,又离开那里,挨次经过加拉太和弗吕家地方,坚固众门徒。

路加在此叙事极为简要,他将保罗一年半的工作用一节叙完。保罗在叙利亚的安提阿“住了些日子”。(大概于52年到53年间的冬季是在这里过的。)以后便开始他传教的第三次行程。第三次行程(18:23-21:26)看来是起于53年春,结束于58年5月使徒在耶路撒冷被捕。行程开始时只有保罗一人。这次仍像上次一样,保罗从叙利亚的安提阿出发往基利家去;由“基利家之门”,过托鲁斯山,直接北上(没有向西行)。在“加拉太地区”东部巡视了二次传教行程中所建立的教会(这些教会的名称不详),然后由加拉太北部地区进入弗吕家(因为由19:1可知保罗日后经历过罗马帝国亚细亚行省的“较高地区”到了以弗所)。保罗这次诸多不便和艰苦异常的行程,目的在于“坚固”他“门徒”的信心,换句话说即坚固他第二次行程中所传的教友。使他们在信德上站稳,始终不渝。

  • 18:24 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生在亚历山大,是有学问(或译:口才)的,最能讲解圣经。

路加对保罗在加拉太地区及弗吕家之行的叙述,一点即过之后,在准备从长记述使徒在以弗所传福音之前,先在24-28节一段中,记述一位比保罗先到以弗所的有名的犹太人“名叫亚波罗”。“亚波罗”(Apollo)乃亚波罗牛斯(Apollonius)或亚波罗多鲁斯(Apollodorus)的缩写,是个希腊名字。在哥林多前书1:12,3:4-6,16:12;提多书3:13对此人也有所提及。他出生并受教育于埃及亚历山大,大概还是斐洛的高足,“是有学问(或译:口才)的,最能讲解圣经。”他像一般亚历山大人惯常所行的一样,寻求犹太思想与希腊哲学相吻合之点,以借喻方式,解释圣经。由于他口才出众,擅长旧约,尤其于哥林多在基督徒前大获成功(见哥林多前书1:12),其成功处且超过保罗。

  • 18:25 这人已经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心里火热,将耶稣的事详细讲论教训人;只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洗礼。
  • 18:26 他在会堂里放胆讲道;百基拉、亚居拉听见,就接他来,将上帝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

我们不知道亚波罗在什么地方,如何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即学过福音道理(见9:2),也许是在亚历山大。他对道理的认识,虽然正确,但不太完全,只信耶稣基督是约翰所指的基督(约翰福音1:15、26、27、29-34),所以他对耶稣的生平认识不多,甚至连耶稣的洗礼以及其他奥迹都不知道;只因他“心里火热”,对旧约先知关于基督的记载又清楚,仅就耶稣是基督这点,在以弗所会堂内“放胆讲道”。“百基拉、亚居拉”因常去这会堂里,见他对道理知道的不完全,乃接他到自己家里。“将上帝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亦即福音道理的基础。

  • 18:27 他想要往亚该亚去,弟兄们就勉励他,并写信请门徒接待他(或译:弟兄们就写信劝门徒接待他)。他到了那里,多帮助那蒙恩信主的人,
  • 18:28 在众人面前极有能力驳倒犹太人,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

27节文意欠明:亚波罗愿往“亚该亚”去,就是愿往亚该亚的省会哥林多去。但那些鼓励并写信的“弟兄们”是谁?可能是亚居拉及百基拉二人,因为在以弗所当时不见得还有别的基督徒。是否是亚波罗本人受鼓励而去哥林多的?“门徒”是否指哥林多的门徒即教友?关于这一切的真相我们无从得知(兹随多数学者的意见,将亚波罗当作受鼓励的对象,故译作“弟兄们就勉励他”),但无论如何,事实上亚波罗真地到了哥林多(见19:1),并且大概在此处接受了基督的洗礼,成了正式的基督徒,以后在哥林多“赖着恩宠”给当地的基督徒帮了大忙。(“赖着恩宠”一词属原文所有,虽不见于拉丁通行本及西方订正本,但在一切东方订正本上都有。)因为亚波罗对旧约的认识很深刻,在哥林多“在众人面前极有能力驳倒犹太人”(此处的犹太人多么凶恶,自6、12两节可知),并“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就是历代先知所预言的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