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1 过了五天,大祭司亚拿尼亚同几个长老,和一个辩士帖土罗下来,向巡抚控告保罗。

路加在本章内叙述保罗在凯撒利亚被罗马巡抚安东尼腓力斯提审的经过,由58年夏起,到60年夏止,前后历时两载(见27节);不过路加此处所述几乎仅限于第一个月间所发生的事,其间的事都包括在26节内。保罗抵达凯撒利亚后。“过了五天,”“凯撒勒雅”(见前章注释)及“几个长老”(可见组成公会的两党议员只有撒督该人到案),在“一个辩士帖土罗”陪同下,来到凯撒利亚去见巡抚,目的是“向巡抚控告保罗”。那时在耶路撒冷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以想像而知:大祭司来见千夫长吕西亚,吕西亚说是保罗已被解至凯撒利亚,若原告愿意控告保罗,可以前往该处谒见巡抚,为此大祭司便带同只代表撒督该人的几位议员来凯撒利亚。同时也指点同来的辩士帖土罗在提审保罗时该如何措辞控诉等情。辩士帖土罗并非犹太人,多半是个罗马人或希腊人。审讯时所用的语言一定是希腊语。

  • 24:2 保罗被提了来,帖土罗就告他说:
  • 24:3 “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
  • 24:4 惟恐多说,你嫌烦絮,只求你宽容听我们说几句话。

保罗被解至巡抚府法庭后,帖土罗“便开始控告”。帖土罗的演词共分两段(2-4,5-8)。路加此处所记的。一定只是控词的要点,并非全文。帖土罗在演词首段,选按演说惯例,对听众——巡抚赞誉一番,以便获得好感。这些一连串的赞誉是安东尼·腓力斯受之有愧的:按历史来说,帖土罗所誉腓力斯各点,若在每句前放一“不”字,是最恰当了。事实上人民在斐氏统治下并未“大享太平”,他对巴勒斯坦的惨痛并未给与“得以更正”;反过来说,带来66—70年残苦的犹太大战,正是腓力斯巡抚任内酝酿成的。犹太人“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这位巡抚的恩赐,更与事实相距甚远,因为60年请求尼禄皇帝撤腓力斯巡抚职位的正是犹太人。

  • 24:5 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
  • 24:6 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我们把他捉住了。(有古卷加:要按我们的律法审问,7不料,千夫长吕西亚前来,甚是强横,从我们手中把他夺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这里来。)
  • 24:7-8 你自己究问他,就可以知道我们告他的一切事了。”

帖土罗在演词第二段,以犹太人的名义,即站在用钱聘请他代为诉讼的公会一部份议员的立场,发言控告保罗。虚伪之词此处层见叠出:他称保罗是“瘟疫”,说他是鼓动天下的“众犹太人生乱的”,事实恰恰相反,到处造谣生事攻击保罗的却是犹太人(参阅9:23,13:50,14:2,17:5、13,18:12,21:27);他称保罗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把保罗当作基督教的创始者及首领;最后又旧话重提,硬说他企图“亵渎”耶路撒冷圣殿(见21:28、29)。第一第二控词(在民间造反,组织新党派)属政治性,罗马官员为了维护社会治安,理应过问;第三控词(亵渎圣殿)属宗教性,罗马人也应过问,因为罗马法律也严禁未割礼的人进入圣殿,犯者处以死刑。在6-8节之间,有些西方订正本的抄卷及译本(拉丁通行本在内),多出下边数语:“6……我们本想按我们的法律来审判。7可是千夫长吕西亚赶到,以武力将他从我们手中夺了去,命令他的原告到你这里来。”这些话几乎不见于一切希腊大字抄卷,定非原文,大概只是23:30“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一句的注解(见前章注十八)。最后帖土罗结束其演词说:你自己究问他,就可以知道我们告他的一切事了。

  • 24:9 众犹太人也随着告他说:“事情诚然是这样。”

帖土罗发言毕,“犹太人”即大祭司和公会的代表,齐声附合,一口咬定辨士适才所说的一切全属事实。

  • 24:10 巡抚点头叫保罗说话。他就说:“我知道你在这国里断事多年,所以我乐意为自己分诉。

于是巡抚允准被告保罗对原告所控各节提出分辨。保罗的分辨,实在是心平气和,庄重中肯。使徒在分辨里对一切控词提出郑重否认。他并不用恭维语对巡抚之为人赞扬一番,他最讨厌阿谀奉承。他直截了当地从铁一般的事实上说起:巡抚,我知道你“多年”就作犹太人的判官(由52年起至今——58年,已在任六年了),已有审讯的丰富经验,因此,“所以我乐意为自己分诉。”

  • 24:11 你查问就可以知道,从我上耶路撒冷礼拜到今日不过有十二天。

之后,保罗便指出自己被控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我上耶路撒冷来礼拜(参阅21:17),到现在“还不过十二天”(从路加在21:18、26、27,22:30,23:11、12、31、32,24:1所述一切,我们如今还可算出)。以事实证明过时间后,使徒立即转换词锋,力证所控三罪尽属虚构,决非事实。

  • 24:12 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
  • 24:13 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

一、保罗并未妨碍公共治安(12-13):他“在殿里”并未同什么人争论过,也没有“耸动众人”;他“在会堂里”或者在耶路撒冷“城里”均未扰乱过治安。控告容易证明难,原告含血喷人,却不能指出事实来“证明”。

  • 24:14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侍奉我祖宗的上帝,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
  • 24:15 并且靠着上帝,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有这个盼望。
  • 24:16 我因此自己勉励,对上帝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二、保罗虽属“拿撒勒”派,却常忠于犹太教(14-16)。使徒继续说,我承认我依照犹太人所称为“异端”的宗教,事奉“我祖宗的上帝”,即古以色列人的上帝,但我却相信摩西“律法的和先知书上”所载的一切。为此我同犹太人对基督有着同一的“希望”(所不同者,为保罗基督业已来临,就是耶稣基督,犹太人却还在期待着基督的来临)。因着这同一希望,我也跟大多数的犹太人民同样相信“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参阅哥林多后书5:10;罗马书2:5;提摩太后书4:1);我本此信念而生活,也本此信念“自己勉励,对上帝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请看使徒如何谦逊。

  • 24:17 过了几年,我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
  • 24:18 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
  • 24:19 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

三、保罗从未亵渎过圣殿(17-19)。保罗自从上次(即使徒行传18:22提及的那次)来到耶路撒冷以后,“过了几年”(即差不多过了六年,即由52年至58年)才再临耶路撒冷,目的是“周济本国”(参阅21章)“供献的物”。(保罗这次也是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即逢五旬节,参阅20:16,所以也必定乘此机会在圣殿里献了祭物,正如虔诚的犹太人经常行的一样。)保罗就是为了这事进了圣殿内,“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保罗继续说:就算我在这机会上行了什么可指摘的事,亵渎了圣殿,但发现我在圣殿里的不是这些人(即指大祭司、长老和帖土罗),而是“几个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见21:17)。“他们若有告我的事”,由他们到场来指证好了。若他们不肯到场,使徒似乎说,这正是无法证明所控各事的凭据。

  • 24:20 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
  • 24:21 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

保罗最后结束辩辞(20-21)说:如果这些人(大祭司亚拿尼雅及长老),“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时犯了什么过失,他们自己可以指出,究竟我犯了什么罪。他们能说的,只是我曾说过的这句话:“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参阅23:6)。保罗这最后一句说的十分巧妙因为关于“死人复活”的道理,为大祭司及长老们所不信,却为保罗及不在场的公议会另一部份议员、文士、法利赛人以及大多数犹太民众所相信:这是犹太人经常所争执的宗教问题。即属宗教问题,所以保罗被告并不是为了违犯罗马法律,而不关罗马法律的事件,罗马官概予以自由。

  • 24:22 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就支吾他们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

巡抚安东尼腓力斯,一来与犹太人相处已久(见10节),对“道”即基督教的无辜,素来知道得很清楚(这为巴勒斯坦基督徒是个好凭据);二来,现在听了保罗的解释,一定在心灵深处认清了保罗的无罪,按良心该释放保罗。谁知他却另有用心,拖延判决,继续审查:“支吾他们,”即等于拖延被告原告双方的案子,这由他下边的声明更可看出:“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其实就各方面看来,千夫长并未奉召。

  • 24:23 于是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

巡抚腓力斯于是退堂,先遣走原告大祭司、长老和帖土罗,然后命百夫长仍锁押起保罗来(见26:29),不过对待他宽松了些,他的亲友来看他“供给他”时,也不加拦阻。所以保罗此处被监禁的地方是军人临时看守所,不是他过去在腓利被凶禁的那种正式监狱(见16:23、24)。也不是完全自由,其情形与日后在罗马时大致相同(参阅28:30)。

  • 24:24 过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犹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来到,就叫了保罗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
  • 24:25 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

在24、25两节内叙述一个发生于保罗囚居凯撒利亚之初的另一插曲:“过了几天”(可能是过了一两个星期),巡抚安东尼腓力斯和他的妻子得鲁息拉打发人把保罗叫去。土西拉拉为“犹太”人,是百尼基氏和亚基帕二世的姊妹(参阅25:13)。她先前的丈夫是厄默撒王阿齐齐(Azizi),后为阿齐齐王所休,遂下嫁于腓力斯。这对夫妇之召见保罗,听他谈话,其动机大概是出于得土西拉的好奇心。使徒乘这机会提起了“论信基督耶稣”的道,即提起了证明耶稣是基督的道理。随后又说到“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保罗与这两位听讲的人,思想上本有天壤之别。保罗岂能希望他们归化?他之所以这样向他们说教,无非是为尽他宣讲的任务而已(参阅提摩太后书4:2)。腓力斯听保罗讲到这里,心里不寒而栗。但这怕情并未导致他深思回味所听的真理,反而向使徒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腓力斯不是忙得没有时间继续听讲(参阅26节),只是没有善意而已。

  • 24:26 腓力斯又指望保罗送他银钱,所以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

腓力斯巡抚对保罗的案件,外表上装模作样,像是很关心的样子,事实上他不是希望听保罗宣讲,更不是为了明了真相以便结束此案,他的用心更好说是为了贪保罗的贿赂,看怎样才能从他手里敲诈更多的钱,因为保罗一方面带回耶路撒冷一笔巨款(见17节),另一方面一定也有很富有的朋友,各方设法,想叫他释放保罗,所以更好将这案子一拖再拖,直到这些友人缴了钱为止。这期间巡抚之“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就是为了这个缘故。他这样作的真正用心,保罗必定看得明白,只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向他行贿。

  • 24:27 过了两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

保罗从五八年起,在巡抚安东尼·腓力斯这般作风下,在凯撒利亚被囚禁了两年。60年上,腓力斯被尼禄皇帝免职。由波求·非斯都接任(关于新巡抚其人其事见下章注)。这时行将离任的腓力斯对保罗将怎样处理?“腓力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腓力斯在任期间对犹太人作恶多端,今既去职,遂想向他们施点小惠,将保罗留在监里,以便双方尽弃前嫌,重归旧好,免得犹太人再向罗马告他。腓力斯如此对待保罗,也可能是出于报复心理:他两年以来对保罗就希望得贿赂,无如保罗偏分文不给,遂恼羞成怒,出此下策。

上图:犹太于主后58-59年改换新钱币,很可能是因为波求非斯都上任。
上图:犹太于主后58-59年改换新钱币,很可能是因为波求非斯都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