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圣亚他那修主教的书信

圣言从马利亚取了我们的人性

使徒圣保罗说:圣言援助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因此,他应当在各方面相似弟兄们。也应当取一个相似我们的肉躯。为此,马利亚实有其人,好使上帝圣言能从她取一个属于自己的肉躯,并为了我们的缘故而能奉献自身。圣经记载基督的诞生说:“她用襁褓裹起他来。”那哺育他的乳房是有福的。而且当他出生后,即被牺牲而奉献,因为他是长子。

诚然,伽百列天使报喜时,曾用谨慎而机智的言词。他并没有单纯地说。“他将在你内诞生”,以免为人妄想,他的肉躯是从外面引入母胎的。他说。他将“从你诞生,”好使人相信,那从她所生的,实在是来自她的血肉。

这一切如此完成,好使圣言藉着摄取我们的人性,并将人性祭献,使它完全损毁,然后把他自己的不朽本性,穿在我们身上。故此,圣使徒保罗说:“这可朽坏的,必须穿上不可朽坏的;这可死的,必须穿上不可死的。”

以上一切,绝非如同某些人所主张的,是出于幻想,绝对不是,救主真正地成了人,并由此为我们整个人类带来了救援。我们的这个救援不是幻想的,也不是限于肉体的,而是整个人、也就是我们的灵魂和肉身的救援;这救援是来自圣言本身。所以,那从马利亚所生的基督的肉躯,按圣经所载,本性就是真真实实的人体;主的身体是真实的身体,我说:真实的人体,就是说,是和我们同样的人体。因为马利亚是我们的姐妹,我们众人都是亚当的子孙。

故此,约翰所说的:“圣言成了血肉”,和使徒保罗所说的:基督为我们成了可咒骂的,具有同样意义。因为人体由于同圣言的结合与相同,而获得极大的利益:从可死的变成不可死的;从纯人性的身体,而变成有神性的身体,从泥土形成的身体,而能进入天国之门。

可是,上帝圣三,即使在圣言从马利亚取了肉躯之后,还是一样不变,毫无减。圣三永远是完美无缺的:在圣三中我们认出唯一的上帝;故此,圣教会常宣讲:只有一个上帝,圣言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