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奉上帝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兄弟提摩太
  • 1:2 写信给歌罗西的圣徒,在基督里有忠心的弟兄。愿恩惠、平安从上帝我们的父归与你们!

1、2两节为本书的致候辞,与其他书信的致候辞同,见罗马书1:1-7并注。保罗在此特别提到提摩太,固然是因为提摩太其时在他身旁,但也因为他认识许多歌罗西的信友,故与他一同联名致书与歌罗西教会。2节后半节,拉丁通行本和一些希腊抄本在“上帝我们的父”后还加有“和主耶稣基督”一句。

上图:未被挖掘的歌罗西遗址,位于现代土耳其Cadmus山下的Honaz城附近。
上图:未被挖掘的歌罗西遗址,位于现代土耳其Cadmus山下的Honaz城附近。

  • 1:3 我们感谢上帝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常常为你们祷告;
  • 1:4 因听见你们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并向众圣徒的爱心,
  • 1:5 是为那给你们存在天上的盼望;这盼望就是你们从前在福音真理的道上所听见的。
  • 1:6 这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也传到普天之下,并且结果,增长,如同在你们中间,自从你们听见福音,真知道上帝恩惠的日子一样。
  • 1:7 正如你们从我们所亲爱、一同作仆人的以巴弗所学的。他为我们(有古卷:你们)作了基督忠心的执事,
  • 1:8 也把你们因圣灵所存的爱心告诉了我们。

3-8一段的主题是感谢:感谢的对象(3),感谢的原因(4-6),感谢的动机(7,8)。感谢的对象是一切美善和恩典根源的上帝圣父,因为是他赐给了歌罗西信友一切恩宠和平安。感谢上帝圣父的原因,是因为使徒听说歌罗西人在基督耶稣内的信心、爱心和信心与爱心的原动力——盼望。“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是谓出于基督而归于基督的信心。基督是信心的根源(加拉太书2:16;以弗所书2:8-10;腓立比书3:9),同时也是信心的对象(罗马书3:26;约翰福音3:15、18,6:29)。信心既离不了基督,故称之为“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这“在基督内的信心”是富有作为的。它的作为就是爱德的表现和实践(加拉太书5:6)。表现的对象就是上帝、基督和世人:爱上帝如父(罗马书8:15、16),爱基督如救主(马太福音10:37;约翰福音14:15-21;哥林多后书5:14、15),爱人如己(马太福音22:37;哥林多前书12:26、27),如基督的弟兄(罗马书8:29),如上帝的儿女(约翰福音1:12;约翰一书3:1、2;以弗所书1:3-6)。保罗在这里只提出“向众圣徒的爱心”,因为谁真爱人,他也必爱上帝,必爱基督(罗马书13:8;以弗所书5:1、2;约翰福音13:35;约翰一书4:20、21)。这“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因这信心而对众圣徒所表现的爱德的目的,是为获得“那给你们存在天上的盼望”。依原文“给”也可译作“由于”,这说明希望不但是信心和爱心的目的,同时也是信心和爱心的原动力。其“获得”即是在于“占有上帝”。人为获得上帝才信才爱。这获得上帝,圣经上常称谓“得产业”。上帝是耶稣所独有的产业,因他是上帝的独生子(约翰福音1:14,3:16);但他愿与人共享有上帝,所以降生为人,使凡“信”他的人,有上帝的“爱”,成为上帝的儿子,得承继他的产业——上帝(罗马书8:17)。这希望的实现,在现世虽已开始(罗马书8:24-26),但全成为事实,却有待于天上(哥林多后书5:1、2)。这希望必会成为事实,因为上帝赐给了人自己圣灵作为保证(哥林多前书1:20-22;哥林多后书5:5;罗马书8:16),所以绝对不会致于羞愧(罗马书5:5):为此保罗肯定说这希望已给人存留在天上。然而这希望却只能由听取福音而获得(罗马书1:16),因为福音是道成肉身的上帝子启示给人的真理(约翰福音1:14,7:16、17)。人只能由听取福音而获得真理,在真理内认识上帝的恩宠。福音——上帝的话有如种子,有如酵母(马太福音13章),具有内在与向外的发展力,所以无论传到那里,就必在那里开花结果,在社会上起发酵作用。保罗感谢上帝圣父的动机,是因为基督的忠信仆役以巴弗给他报告了歌罗西人已获得了信仰和他们在信仰中的生活(腓利门书23节)。歌罗西人既由以巴弗在福音真理内认识了上帝的恩典,保罗遂劝勉他们拳拳服膺以巴弗所传授给他们的福音。在8节内保罗总结歌罗西城信友的生活为“圣灵所存的爱心”,“圣灵所存的爱心”即是由圣灵而来,且存于圣灵内的爱。圣灵是上帝父子相爱的爱;“圣灵所存的爱心”亦即是在上帝爱内的爱。

  • 1:9 因此,我们自从听见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地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上帝的旨意;
  • 1:10 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地多知道上帝;
  • 1:11 照他荣耀的权能,得以在各样的力上加力,好叫你们凡事欢欢喜喜地忍耐宽容;
  • 1:12 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
  • 1:13 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
  • 1:14 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

保罗在前段内为歌罗西信友感谢上帝,在本段(9-14)内,他为他们祈求。在前段内他给歌罗西信友指明了他们所得的是何等的恩典,在本段内他给他们指出应如何善度信友的生活。信友的生活即在于承行上帝的旨意。为能承行上帝的旨意,必须先认识上帝的旨意。不过人只凭自己本性的理解力是不够的,所以必须有赖于上帝的协助。这协助即是上帝圣灵所赐与人的智慧和见识(以弗所书1:8)。人在圣灵光照下,获得了真智慧真见识,才能真心爱上帝,为此圣奥古斯丁祈求上帝说:“主,求你赐我认识你,叫我好爱你。”如果歌罗西信友真心爱上帝。那么他们的行动自然要对得住上帝,事事只求上帝的喜悦,勇于牺牲一切,含忍容受一切,结出圣德的善果(路8:15)。11节所谓的“荣耀的权能”,似乎是指十字架的德能,上帝圣子以十字架上的献祭完成了救赎的工程,发显了并获得了无限的荣耀(1:20;希伯来书12:2;加拉太书6:14)。信徒如认识了十字架的权能,便知道不但要相信基督,并且还要为他受苦(腓立比书1:29;哥林多后书4:16-18;马太福音16:24、25),在一切环境中,不管顺逆,常欣然感谢这样爱我们的上帝父,因为他竟为我们牺牲了他唯一的爱子(约翰福音3:16;罗8:32),赖他爱子的死亡得了救赎,获了罪赦。脱离了黑暗罪恶的权势,做了他爱子的国民,成了光明之子(约翰福音8:12,12:36;以弗所书5:8),在光明中分享他的圣徒所享的福分,即在光明中享见上帝(约翰一书1:5;提摩太前书6:16)。在现世信友赖恩典和信心的生活已开始分享了这福分(诗篇89:16、17),但在来世却更要面对面地在上帝的光明中享见上帝(诗篇36:10:哥林多前书13:12)。然而这一切都是“在他内”而获得的,这位“他”究竟是谁,何以有这样的德能,就是下段的主题。

  • 1:15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 1:16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
  • 1:17 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 1:18 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 1:19 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
  • 1:20 既然藉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保罗为彻底驳斥在歌罗西教会已开始蔓延的异端,遂写下了这段有关基督卓越品位的妙论(15-20),使歌罗西信友坚定于自己的信仰,不为邪说谬论所动摇。保罗从三方面来考究基督的品位和卓越:(一)基督与上帝,(15a),(二)基督与受造物(15b-17),(三)基督与教会的关系(18-20)。

一、基督与上帝的关系:基督是“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哥林多后书4:4;希1:3-5;智7:26)。“像”与实物间不只含有相似的关系,还应含有从属的关系;如没有从属的关系,虽相似亦不能称之为像。父与子相似,子可称为父的像,父却不可称为子的像。圣经上称人为上帝的肖像(创世记1:26:哥林多前书11:7),是因为人为上帝所造,出于上帝,具有理智、意志与上帝相似。基督是上帝的肖像,因为他是道成肉身的上帝圣言(约翰福音1:1-14),出生于上帝圣父,为上帝圣父本体至完美的像,因为他的本体即是上帝圣父的本体,他与上帝圣父同是一体(希伯来书1:3;约翰福音10:30)。从无始永远就存在的上帝,是人所不可见,所不能认识的(提摩太前书6:16),可是这独存唯一的上帝从永远就认识自己,由认识自己生发出来的表现即是“圣言”,第二位上帝圣子(约翰福音1:1)。在“圣言”内上帝见到自己的本体,“圣言”也全表出上帝的本体,所以从无始只有上帝圣父认识上帝圣子,也只有上帝圣子认识上帝圣父(约翰福音8:54、55,17:24、25;路加福音10:21、22)。在基督未诞生以前,只有圣子看见认识上帝(约翰福音1:18,6:46);在基督诞生以后,人因见了、认识了降生的圣子,因而认识了,看见了上帝圣父(约翰福音3:31-36,6:43、44,12:44-50,14:7-12)。所以基督对上帝而言是他的像(哥林多后书4:4),是他的独生子(约翰福音1:14,3:16、18)。

二、基督与受造物的关系:保罗在此说基督是一切受造物首生的。所谓首生,不但是说他生在一切受造物以先,或超越一切受造物,而是说上帝在决定创造宇宙以前,本已决定了圣子道成肉身,并且为了他——圣子——上帝才创造了一切。基督——按人性来说,虽属于受造,可是因为这人性是与圣子结合,所以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即谓他的品位超越一切受造物,因为一切受造物,或物质的,或非物质的,或天上的,或地下的,都是“在他内”,“藉着他”,“为他”而造的。“在他内”而受造,是说一切受造物都是由他造成的(约翰福音1:3);“藉着他”而受造,是说一切受造物都是赖他而存在,没有他就没有受造物;“为他”而受造,是说一切受造物全隶属于他,他是一切受造物生存的目的和意义(哥林多前书8:6)。在16节内保罗特地提出不可见的属灵的受造物,即那四等品级的天使(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是为攻击歌罗西的异端,谓一切天使如一切受造物一样,全隶属于基督,全为基督而存在。保罗在以弗所书1:21也提到了四等品级的天使,不过名称、品级与次第与本处不尽然相同,由此可见保罗本无意在此讨论天使的品级、数目和高低,只愿说明在受造物中连最卓绝的天使,即歌罗西的异端所过分敬拜的天使,也远在基督以下(希伯来书1:4-14)。17节总结上两节的意思,谓基督原在万有之先就有,万有都是赖他而存在。这句话说明了:基督不但是造物主,而且还是万物的保存者;万物都在他内得以共存。这便是基督在造世工程上对受造的世界所有的关系和所居的品位。至于在“再次造世”的救世工程上,基督所居的品位,绝对超越一切。在造世的工程上,基督尚是置身于受造物以外,在救世的工程上,基督却是置身于受造物之内,与他所救赎的世界构成一个整体。这整体即是保罗所说的基督的身体——“教会”(Ecclesia)。

三、基督与教会的关系:保罗把基督之与教会的关系比之如身体之与头:基督之于教会就如头之于人身;无头不成人身,无基督亦不成教会。头在人身上不但居首位,而且是全身活动的根源和枢纽(2:19;以弗所书2:21),故此为肢体的信友如不与为头的基督相结合,就不能有出于基督的活动。接着保罗又说:基督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保罗显然有意在此以基督与人类的始祖亚当相对比:亚当是人类的始祖,却因自己的罪恶给人类遗下了死亡;基督是“元始”,是说基督不但是本性生命之源(使徒行传3:15),而尤其是超性生命之源,因为他以自己的死亡战胜了出于罪恶的死亡,成了“从死里首先复生的”(默1:5)。他是死者中的首生,就如他是一切受造物的首生一样:在一切死者中他不但是首先复活的,而且在一切死者中他占绝对的首位,一切死者是在他内,藉着他才获得了复活和永生(以赛亚书53:4、5;罗马书4:25;哥林多前书15:13-23;弗2:5-7)。为此基督在万有之上独占首位,一切都属于基督。保罗以“在凡事上居首位”一句总结上述的意思以后,立刻说出所以如此的理由,乃是出于上帝的旨意,因为上帝乐意叫充分的圆满定居在基督内,藉着基督使一切再与自己和好,并赖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与不论是天上的或者地下的缔结和平(约翰福音12:32)。所谓“首位”(参见2:9;以弗所书1:23),有些学者以为是保罗借用了当时在歌罗西城蔓延的异端所习用的一术语,其意义究何所指,虽不易确定,但总不外“全备”、“圆满”之意。歌罗西的异端以为基督的品位和功德尚不够全备,但保罗却谓基督的品位与功德非但无缺,而且有“充分的圆满”。保罗此处所谓的“圆满”是指神性的“圆满”,抑或是指恩典的“圆满”(约翰福音1:14、16),二说都有学者主张,但最后意义却完全一样,只看保罗注重那方面而已。就经文来说:保罗既未如2:9指明为“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就不应限制这名词的意义;再就上下文来说,保罗原是以“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来解释何以基督在自然界与超性界独占首位,为此此处所说的“圆满”是指基督的神性的圆满,同时亦是指基督的恩典的圆满,因为有充分的圆满定居(即常存)在基督内,所以基督能使古往今来,地上和天上的一切赖他十字架上的血祭再度与上帝和好;因为充分的圆满只定居在基督内,所以地上和天上的一切只有赖基督获致和平。世界的次序因罪恶已遭受破坏,道成肉身的上帝子耶稣由上帝接受了中保的任务,以自己作牺牲在十字架上所奉献的血祭,消灭了罪恶,补偿了上帝所受的凌辱,恢复了因罪恶而破坏了的次序,完成了作救世中保的任务(以弗所书1:10、22、23;提摩太前书2:5、6;希伯来书9:15)。罪恶既影响了一切受造,所以基督的救赎也应涉及一切受造,故此他的救恩是宇宙性的,是无远弗届的,是无一不包的。人类获得罪赦,一切受造物亦伴同人类恢复了自由(罗马书8:1923),天上的天使也庆幸人类终归与上帝和好(路加福音2:9-14,15:7、10)。一切受造由基督,赖基督寻得了亲近上帝的道路(约翰福音14:6、7)。一切受造在救世的工程上与基督的关系,亦如在造世的工程上一样:非在基督内不可,非藉着基督不可,非属于基督不可。

  • 1:21 你们从前与上帝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他为敌。
  • 1:22 但如今他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
  • 1:23 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原文是离开)福音的盼望。这福音就是你们所听过的,也是传与普天下万人听的(原文是凡受造的),我保罗也作了这福音的执事。

21-23节是保罗把前面说的道理,个别贴在歌罗西人身上,叫他们抚今追昔,念念不忘主恩。“从前”他们尚不认识上帝,于上帝算是外人,不知与主亲近(以弗所书2:2、12,4:18),而且心思邪恶,与主为敌(罗马书8:5-8);“但如今”他们在真理内认识了上帝(7节),赖基督的死亡已与上帝和好。所谓基督的“肉身”,是指基督的本身,以别于18节所说的他的“神秘的身体”——教会。保罗通常以“肉身”(sarx)指为罪恶所败坏的肉体(罗马书7:5,8:3、4)。上帝圣子就取了这样的肉体(哥林多后书5:21:希伯来书4:15),以这样的肉体战胜了死亡,使人类再与上帝和好,成了第二个亚当,成了神秘身体——教会的头(18节)。他为人类受死,补偿了罪债,人类赖他的死,获得了罪赦。“从前”是罪犯,“如今”出现在上帝判官前,是圣洁无罪的义人(以弗所书1:4-6)。基督以自己“肉身”彻底完成了救赎的事业(希伯来书9:12、28)。“从前”人对自己的得救,一无所能,“如今”“在基督内”,就无所不能。“得救不得救”既全在乎“在不在基督内”,为此保罗对歌罗西人说: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马太福音7:24、25;以弗所书2:20-22),不随风飘摇如芦苇(马太福音11:7),不轻易放弃由听上帝的话——福音所得的希望(以弗所书1:18、19;彼得后书1:10、11),就可得救。保罗在此处再肯定他在4-8节内所说的,要歌罗西人坚持他们由以巴弗所听得的福音。

  • 1:24 现在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 1:25 我照上帝为你们所赐我的职分作了教会的执事,要把上帝的道理传得全备,
  • 1:26 这道理就是历世历代所隐藏的奥秘;但如今向他的圣徒显明了。
  • 1:27 上帝愿意叫他们知道,这奥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就是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
  • 1:28 我们传扬他,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上帝面前。
  • 1:29 我也为此劳苦,照着他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

在23节内保罗既声明自己有责任向万民宣讲福音,所以为实践他所负的使命,往者不说(哥林多后书11:23-33),只就现在他所受的一切苦楚(4:18;提摩太后书2:8-10),也足以使人相信他是忠信的“福音的执事”了。保罗不但不以吃苦为苦,反而以吃苦为乐,由此可见保罗为主为人牺牲的精神(约翰一书3:16),他不怕吃苦,反以吃苦为乐的缘故,是因为他以在自己身上所受的苦楚,能补充基督为自己的身体,即教会所欠缺的苦难。这句意义深长的话,是保罗由为基督吃苦所彻悟的真理。基督为教会所受的苦,尚没有全满,尚该有所补充,但这并不是说,基督的救赎功业缺而不全,或他本身所受的苦不足以救赎世界。为指救赎的事业,保罗惯常用“血”、“十字架”或“死”等字样,从不用“苦难”(Thlipsis)。他所写的书信,没有一封不肯定救世是基督独自完成了的事业(参见17-20,22,23等节)。保罗在这里所说的,是基于基督妙身的奥理。基督复活升天后,已不能再受苦(罗马书6:9),但是在他的妙身教会内,仍能受到痛苦 (使徒行传9:4、5)。信徒原是“在基督内偕同基督”一同生活,所以信友的苦乐,也就是基督的苦乐,就如头的苦乐是肢体的苦乐,肢体的苦乐也是头的苦乐一样。基督的这种苦楚直到世界穷尽是受不完的,这即是保罗所说的基督所欠缺的,信友可补充,该补充的苦难。信徒在基督内所受的苦难,既然是与基督同受的,所以有超性的价值,能赎己罪,能救人灵。全教会的信友与基督相连,就如众肢体与头相连。信友们彼此间的相连,也就如肢体与肢体间的相连,故肢体与肢体间亦应分受所受的痛苦,亦应分沾所得的功劳(哥林多前书12:12-17),大家共同建设基督的身体,而达成“全备”的地步(以弗所书1:22、23,4:12、13)。为此保罗说:为你们圣徒受苦,即是在我身上,为基督的身体教会补充所欠缺的基督的苦难。保罗不但以自己是这身体上的一肢体,还以自己为教会的执事,受命为教会服务,将上帝的道理——福音充分地传扬出去(25节)。使人人认识福音,过福音的生活:这福音就是从世世代代以来所未启示与人,而今赖上帝圣子降生才启示给人的“奥秘”(详见以弗所书3:1-13及注)。这“奥秘”之所在,即是在于“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27节)。你们即是上面所说的“外邦人”,指歌罗西人,他们在未有这启示以前,是在绝望中生活(帖撒罗尼迦前书4:13),因为没有上帝和基督作他们的希望(以弗所书2:12)。如今却认识了基督,因而有了基督作他们来日荣耀的希望,即在现在已能在基督内,分享圣徒所享的福分(12节;罗马书8:16、17)。这就是新约昭示给人隐藏在上帝内的奥秘(以弗所书3:39)。上帝将这项奥秘启示给外邦人的目的,是为发现他的仁慈,愿外邦人知道他对他们所施的仁慈,是如何的丰富伟大(以弗所书2:4-9;提多书3:4-7)。为福音和教会的仆役所应宣讲的就是这位基督。凡不宣讲基督的,就不算是宣讲福音,不宣讲福音的,又如何算是教会的仆役?保罗继续说:“我们传扬他,是用诸般的智慧……”即是说以一切智慧,想尽各种办法,来劝告一切人,来教训一切人,好使一切人在基督内成为成全人以后,将他们呈献于上帝台前;所谓“在基督内”,因为只有在基督内,人才能获得“被充满”(以弗所书3:19,4:13)。保罗在28节内一连用了三次“各人”,这是为强调救恩和福音的普遍性:凡是人都是宣讲福音的所要营救的对象(罗马书1:14-16;提摩太前书2:5-7)。为完成这使命,保罗自知有许多该克服的困难,但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孤立无援,有上帝在他内致力工作;赖上帝工作的效力,他必能实践他的志愿,完成他的使命(腓立比书4:13;哥林多前书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