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
  • 4:2 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
  • 4:3 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 4:4 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
  • 4:5 一主,一信,一洗,

4、5、6三章为本书的伦理部分,所讨论的都是信友如何待人接物,善度生活的大道理。信友的生活应该是信友信心的反照。按保罗的教训,圣教会的伦理是基于基督妙身的道理:每个肢体,都应按照自己受自上帝的恩召,在基督内生活,为荣耀上帝(罗马书6:11)。保罗称自己是“为主被囚的”。是说:我这为了主被锁链所系的人,或说:因为我作了囚徒,所以成了与基督连系更紧的外邦使徒。“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这话可作信友生活的大原则。这句话也暗示恩召者为一个,所立的教会也是一个,而教会的肢体虽有差别,虽各有不同的恩召和不同的使命(11-16),但都是同等的,都有同一的目的。上帝的每一个儿子,都该按自己所受的恩召,按照自己儿子的身分行动生活(歌罗西书3:12-14)。保罗在2、3两节内举出一些德行,这些德行都能引导信友实现主耶稣所要求的合一:“我不但为这些人祈求,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使他们都合而为一。”(约翰福音17:20、21);这些德行就是谦虚、温柔、忍耐、爱心、和平。信友藉着这些德行才能保持心灵的合一,就如初期教会的信徒那样同心合一(使徒行传4:32)。所谓“合而为一的心”,不是属于外表的合一。这种心灵的合一,不但是从这些美德来的,而且也来自更深的根源,是发自基督的奥秘和上帝的旨意: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就是教会(1:23);这个教会只由一个圣灵,即只由圣父及圣子的圣灵所养育和引导;并且基督教会只有一个希望,即永生的希望(罗马书8:24、25;希伯来书11:1;哥林多后书4:18);只有一个主,即教会的元首基督耶稣(哥林多前书1:13,8:6);只有一个信心,即那应信的唯一不变的上帝的启示(提摩太前书6:20、21);只有一个洗礼,即那进入教会的唯一门径。

  • 4:6 一上帝,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

教会至一性的最后因由是上帝圣父。此处保罗在斯多亚学派关于“神”所惯用的词句上,赋以基督教会的意义。哥林多前书8:6亦与本节相似,或者也是一句基督化的斯多亚学派的句子。故此,按哲学的原来意义,本节应译作:“只有一个上帝和万有之父:他超越万有,贯通万有,且在万有之内。”不少公教学者仍保持这四个“万有”词句,而作“众人”的意思解。按保罗的思想,原文的panton一词含有两种意义:(一)指一切人类,(二)特指上帝的一切儿子——信友:为此,我们将panton一词译作“众人”。这个基督化的旧名词所有的意义,不外是:上帝是众人——教内教外万众的大父(哥林多前书12:6),因为他是万众的管理者;他超乎万众,因为他是“自有永有的”,而人都是受造物;上帝贯通万众,且在万众之内,因为他以自己的恩典,在一切人心中运行活动,不断地引导他们,尤其引导他的儿子,达到他们的永远目的。

  • 4:7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
  • 4:8 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 4:9 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吗?
  • 4:10 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

一个圣灵(4),一个主(5),一个天父(6),这原是圣教会至一性的根本道理。圣教会的“至一性”不是单纯的,而是在一个最大宗旨之下——上帝的荣耀——有许多不同的使命和许多不同的神恩。总而言之:每个基督信徒有他特有的恩典。这些恩典都是照基督恩赐他们的尺度和各信友领受恩典的尺度而赐下的,不是出于人的自决,而是由基督随意决定的。为解释这端道理,保罗曾引用了诗篇68:18。不过他将该篇诗篇的话稍微更改。原文作:“你已经升上高天,掳掠仇敌;你在人间,就是在悖逆的人间,受了供献,叫主上帝可以与他们同住。”这段话是说大卫将自己的胜利和占领耶路撒冷的荣耀,归于上帝。所以大卫说:是上帝自己率领着俘虏,受了得胜者的供献,并使悖逆的人与他住在一起,在锡安山上率领他们恭敬“雅威”。保罗将“你”字改为“他”字,而指基督,将“受了供献”句改为“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而指基督升天坐在天父右边以后,把各种恩典赐给他的信徒。8节大体上说是按以赛亚书53章“上主的仆人”那篇诗歌的构造编成的,似乎也相似腓立比书2:5-11有关基督降生、受苦、受死和复活,获得永远荣耀的那段经文。9、10两节说明8节的主要意义。既然“既说升上”,他自然是先下降到“地下”了。意思是说:他从天上降下,降生为人,住在我们世人中间。有些学者以为“他下降到地下”一句,是指基督死后下降到“灵薄狱”(Limbo),给那里的许多灵魂报福音的事(彼得前书3:19)。但是这种说法,按上下文来说,是讲不通的。因为此处的“上天”——高处(8)和下地——地下,是对照的。至于“地下”一句,只不过指明上帝圣子在降生为人一事上所表现的极度谦逊罢了。保罗在这篇诗篇的语句中发见了一些妙理,或更好说,使徒利用圣咏中的这些语句来申明以下这些玄妙的道理:(一)基督上升高天;(二)基督将仇敌掳了去,即谓他如同举行凯旋的元帅,在御车后带着所掳获的俘虏(俘虏可能暗示害人的魔鬼;参阅马太福音12:28;约翰福音12:31);(三)基督降生为人;(四)基督将自己的恩典赐予世人。“充满万有的”那一位。就是指的基督,因为唯独他才能丰富地将自己的一切恩典赐与他的教会(约翰福音1:16)。

  • 4:11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 4:12 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11、12两节内,保罗略论耶稣如何从天上以神恩“充满”了他的教会。关于这个问题,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4-31和罗马书12:3-8两处有更详尽的论述。他在这里似乎只想提出教会的主要职位,即“使徒”:主耶稣召选了十二位使徒,以特殊的恩典选拔了一些人作使徒,吩咐他们坚固教会,尤其要他们在外邦人中建立自己的教会(使徒行传14:4、14;罗马书16:7;哥林多后书8:23;腓立比书2:25等处);“先知”,即2:20,3:5所提到的先知,他们是辅助使徒传教的宣道员(参阅使徒行传15:32);“传福音的”(使徒行传21:8;提摩太后书4:5):他们没有使徒的名位,他们的职分似乎仅限于给望教的或新入教的人讲解福音;按“传福音的”(evangelista)一名,从第三世纪开始便专指马太、马可、路加、约翰四位圣史。“牧师和教师”,似乎是指各地教会的首领,他们以上帝的道理牧养上帝的羊群(参阅提摩太前书3:2:提多书1:9)。圣耶柔米说:“作牧师的也应该作教师;一个人,不论他的德行多大,如果不晓得教训他所牧放的羊群,他在教会内不能取得牧师的名衔。”教会内的这些首领的任务,是在于叫一切信徒按照自己所受的恩召,完成各人的使命,以“建立基督的身体”。保罗此处,如在2:20一样,将教会比作一座建筑物,这个建筑物的建立是逐渐建起的:使徒、先知等人,好比是工程师、建筑家、工人(哥林多前书3:10和注)。这个建筑物是一个整体,要按上帝所划的图案建造,但是每个工人的工作却各不相同。

  • 4:13 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 4:14 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
  • 4:15 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
  • 4:16 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

保罗在13-16一段内讲明:(1)教会首领们工作的目的;(2)他们工作所发生的消极和积极的效果;(3)忠实信徒在基督内所有的进步;(4)整个教会因各肢体的进步所获得的益处。本段内有些词句,尤其是16节特别费解,不过对于本段的主要意义是没有可疑之处。使徒、先知等,即教会的一切首领所以应尽力服务,是为叫一切基督徒对上帝圣子有一致的信仰和认识(1:17)。信心不但是一种信赖的热忱,而且也包括应予置信的真理。对上帝所启示的这些真理,教会当局一方面有使它们保持纯正的责任,另一方面在圣灵的辅佐下,有使这些真理保持纯正的能力(提摩太后书2:14-4:8,提摩太前书3:15)。圣教会以不能舛错的权柄,即训诲权(potestasmagisterii),保持同一的信心(马太福音16:18-20和注),以自己行圣事的权柄(potestasministerii),圣化自己的子民,使他们“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长大成人”一词与下节“小孩子”一词相对,是指在道德上完备、毫无瑕疵的“完全人”(马太福音5:48并注)。信友虽然不能完全达到这个成全的境界,但是多少可以接近这成全的境界。我们不要忘记:功德圆满,至成全的境界,只有耶稣基督达到了,只有基督达到了这圆满的年龄程度,换句话说,只有他有这功德圆满的程度。保罗劝勉信徒竭尽所能,勇往直前,以求达到基督的这种崇高圣德。基督徒的理想何其崇高!顺从教会的指示,可以产生两种效果:一是消极的效果(14),就是使信友不要为各种谬论所动摇;一是积极的效果(15),就是使忠实的信友以同一的信心和纯全的爱德,在一切事上都勤奋上进,结合于教会的元首耶稣基督。16节的大意是说:如同人身上的四体百肢都由头获得供养,都受头的指挥,又如四体百肢互相补给可使全身发育舒畅;同样教会由自己的元首——耶稣基督获得供养,并受元首的指导,一切信友——百肢——彼此相连,互相补助,不断的发达,“在爱中建立自己”;换句话说,基督妙身的增长是由于爱,而又归于爱。

  • 4:17 所以我说,且在主里确实地说,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
  • 4:18 他们心地昏昧,与上帝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
  • 4:19 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

所以我说,且在主里确实地说”一句,与本章1节相似;意思是说:我保罗从不以自己的名义发言,我讲道或劝勉都是“在主里”,即谓我与主基督密切连系在一起,基督是我思想和意志的来源。保罗在本段(17-24)规劝于信友的:就是脱去旧人,穿上新人。本书的读者都是归化的外邦人,所以劝他们应完全离开以前的旧生活,而度一种新生活。关于外教人的生活,罗马书1:24-32记述的颇详。17-19节所述,仅是外教人生活的要略,但是每句话都有其丰富的意义。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一句,说明外邦人的思想不能使人达到人应该达到的超性和永远的目的;“他们心地昏昧”:因为他们不愿把荣耀归于真上帝;他们的无知和铁石心肠抑制了上帝的真理;结果他们与上帝的生命,即与上帝所赐予他们的超性生命——恩典隔绝了。他们既丧失伦理和道德心,便纵情恣欲,贪行不洁,他们的确陷在黑暗深渊之中,而不能自拔。

  • 4:20 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
  • 4:21 如果你们听过他的道,领了他的教,学了他的真理,
  • 4:22 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
  • 4:23 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
  • 4:24 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但是如今他们却归化了,信奉了基督,“学了基督”,即学了基督的道理和他的福音。不论何地的信友,不论何时代的信友,一经学过这道理,就如亲自听过基督一样。更何况,当时的外邦人是从教会的首领——使徒、先知、教师等(11节)——学得了福音,就等于在基督内受过教。保罗的这些话暗示耶稣所说的话:“听从你们的就是听从我”(路加福音10:16)。保罗由耶稣这句具有无上权威的话推论到:道理虽是人讲的,但仍是耶稣的真理——“按照在基督里的真理”。再者,信友们听了基督的道理之后,还应该按照遵行;遵行耶稣的话,即等于“悔改”:脱去“旧人”,而穿上“新人”。“旧人”是指的因罪恶而堕落的人,未曾蒙受基督救恩的人;“新人”是指的已蒙受救恩而属于基督的人(参阅2:14-18;歌罗西书3:9-10)。旧人因背离了上帝而陷于死亡,新人却因顺从了上帝,他的心思便焕然一新。“新人”是按照上帝创造的,意思是说:如果上帝不施展大能,来拯救人,人是无法悔改的,也是无法成为基督的肢体的。事实上如同在创造万物上上帝曾施展了自己的大能,照样他现今藉圣子耶稣所行的救赎,也施展了他的大能。就如圣母曾赞颂上帝说:“他用膀臂施展大能……”(路加福音1:51)。

  • 4:25 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

由本章25节到6章20节所讲的是道德或伦理部份。这些伦理劝言并没有系统,仅是依照圣教会的伦理大原则:“我们是互相为肢体”而写成的。根据这个大原则,保罗在4:25-5:14一段内痛斥害人的罪行;在5:15-6:9一段内说出一些积极的劝语;在6:10-20一段内说明信徒都应佩带上上帝所给的武器。保罗在25节内引用撒迦利亚书8:16劝人说诚实的话,禁止信友们说谎言。信友彼此既然都是一身的肢体,侵犯或陷害别人就等于得罪基督,也就等于陷害自己。

  • 4:26 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 4:27 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

保罗在26节引用诗篇4:4的话来禁止信友们发怒。本节的经文是:人若发怒,应该提防不可得罪人和上帝;或者是:除非因正义总不可发怒。人若发怒不正当,就应该赶快与向之发怒的人和好,切不可等到第二天,应于发怒的当天,且在太阳尚未西落以前彼此和好(马太福音5:22、23)。你如果等待,你就是等于让魔鬼有间可乘,增加你的忿怒和仇恨心(27)。

  • 4:28 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总要劳力,亲手做正经事,就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

28节一面劝人不要偷窃,一面激励人要劳苦操作,挣得工资以周济穷人。保罗为自己的生活和周济穷人曾亲手劳苦过,他也知道耶稣在世时也劳苦过(马可福音6:3),所以他劝信友们都要亲手劳苦以求得工资(帖撒罗尼迦前书4:11;帖撒罗尼迦后书3:10)。

  • 4:29 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

本节禁止信友对人说坏说,并令信友们在说话时,应说有益于人的话,因为有益处的话可以“造就人”,能帮助人增加信心,使人在信心内生活。拉丁通行本在“造就人”三字下增“信心”一词,如此可译作:“说造就人信心的好话”。关于好话或造就人的话,可参阅歌罗西书3:8,4:6;雅各书3:1-12;马太福音15:11;便西拉智训14:1,25:11等处。

  • 4:30 不要叫上帝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信徒住在圣灵内的原因,是因为信徒住在基督内,而圣灵是基督的圣灵。保罗在别的地方说圣灵住在信友们心中,如住在圣殿内一样(哥林多前书6:19;哥林多后书6:16;以弗所书2:21)。保罗的话虽与此处的不同,但话的意思是相同的。此处和1:13一样,称圣灵为“印记”,因为在救赎的日子,即在领洗时,我们便领受了他,作为我们现在救恩的凭据和我们永远荣耀的保证(参阅罗马书8:19-25和注)。如果信友得罪了他的弟兄,就是“叫上帝的圣灵担忧”,就是开罪了那为基督妙身的灵魂——圣灵。神修学家更清楚的说:信友犯重罪,就是将圣灵从他心中赶走,犯小罪就是叫圣灵悲伤难过。

  • 4:31 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或译:阴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
  • 4:32 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上帝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31节和歌罗西书3:8一样,保罗提及了一些侵害近人的恶行,叫信友尽力戒避;在32节内,保罗劝勉信友要以恩慈相待,彼此饶恕,以保持全德的联系——爱德(歌罗西书3:14),并以上帝做相亲相爱,彼此宽恕的模范;因为他在基督内宽恕了世人,世人,尤其基督徒岂不更该互相宽恕吗(参阅马太福音6: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