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摘自兰斯洛特·安德鲁斯在1597年耶稣受难日的讲道

我现在心里忧愁

我们真的可以肯定,基督不是部分地,而是全部地被刺穿。因为如果我们认为这个穿孔不是别的,就是长矛的穿孔,就会对我们救主的苦难造成伤害。

那么,灵魂可以被刺穿吗?任何矛头都能穿透它吗?诚然,西面以预言的方式对蒙福的童贞女说:“在他受难的时候,有一把剑要刺透她的灵魂。”就像剑刺透她的一样,我毫不怀疑矛头出会刺透他的。如果刺透童贞女的是同情之心,那就刺透他(基督)的则更甚,是坚忍之心,因为怜悯之心不过是反弹的情欲。然而,刺透灵魂的不是钢铁之剑,也不是铁制的矛头,而是另一种性情的金属;其对灵魂的杀伤力不亚于对身体的杀伤力。因此,我们将基督的这一刺入由他肋旁可见的伤口远远地引申开去,甚至延伸到刺入(他的)另一本性,即不仅刺入他的心,而且也刺入他的灵魂。

经上叙述了两种情形,并明确指出在这两种情形里,灵魂都被刺入。使徒说的是忧伤:“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先知责备说:“有人说的话像刀刺一般;”这两者都是对灵魂说的,因为身体感觉不到。基督耶稣的灵魂因这些,甚至因这两者而受伤。

至于忧伤——这一点在四位福音书作者中都很明显:“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极其伤痛。”“我现在心里忧愁。”他们都发誓,他自己也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