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兰斯洛特·安德鲁斯在1604年耶稣受难日的讲道

彻底的一无所有

希腊教会的古代教父在他们的礼仪中,在叙述了主所受的所有痛苦之后,就如在他受难的过程中所记录的,他们所有人,他们每一个人,都呼求怜悯,最后以这句话来结束了所有这一切:“因你所感受到的、我们毫不所知的未知悲伤和痛苦,求你怜悯我们,拯救我们!”这都是为了非常美好的目的。

现在,虽然这还不够,并没有什么相似的,但是,对于他身体和灵魂的痛苦来说,时间虽然很短,但愿足够了。对于身体的痛苦,也许有些人已经忍受了类似的痛苦;但他灵魂的痛苦是未知的痛苦,没有人曾经、曾经或将会遭受类似的痛苦,或者在任何程度上接近类似的痛苦。

前面说过,身处困境,像这样的困境,没有人安慰他,甚至没有人关心他,这一切都可以说是他的悲哀。安慰是指在我们所有的悲伤中,我们得到了力量,使我们更有能力承受所有的悲伤。即使是我们中最贫穷的人,有谁能在某种程度上找到一些安慰,或在某些人的手中得到一些关心?因为若一无所有的话,这一方的状态在这里被说成像是一棵树,它的叶子和它的果实都被完全打掉了,它自己则是光秃秃的,一无所有。

这就是我们的救主所受的痛苦,就像人子中连最卑微的人没有留给他,一片叶子也没有。一片叶子也没有!我可以说是叶子就是所有人类的安慰和关怀,而他当时却被遗弃彻底的一无所有之中。他自己的人,他一生都在他们中间,医治他们,教导他们,给他们吃的,为他们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美好之事,但他们却高喊:“不是他,是巴拉巴,”“把他带走,”“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是他们在他悲伤的时候对他摇头,喊道:“啊,你这个可怜虫,”是他们在他最沮丧之中高喊着“以利,以利”之时,以最野蛮的方式嘲笑他,说:“且等着,看以利亚来救他不来。”这就是他们所关心的。

但这些不过是枯叶。那时,他们在地上离他最近,是最绿的叶子,最喜欢挂在上面,给他一些阴凉;甚至他们中有人出卖他,有人起誓否认他,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他,抛弃了他。德奥多勒说:“一片叶子也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