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为:A full, perfect, and sufficient sacrifice, oblation, and satisfaction。原作者:Rev Fr. Robert Hart,北卡罗来纳的圣本尼迪克安立甘公教堂主任牧师。

信纲第三十一条:基督在十字架上一次完成的祭

基督一次献身为祭,便全然救赎了普天下的原罪和本罪;救赎人罪,并无别法,只有此法。因此,当行弥撒的献祭们时,通常所谓神甫将基督献祭,以赎已死未死者的痛苦罪愆,这乃是亵渎的妄谈,危险的欺诈。

1549年第一部公祷书,主的晚餐和圣餐,通常称为弥撒

无所不能的上帝,我们的天父,你发大慈悲,舍独生子耶稣基督,为救赎我们在十字架上受死。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献自己的身体为祭,只这一次,为满足完全的赎罪祭,就是为全世之罪献上的。 并且主耶稣设立这个圣事,在圣福音书上,叫我们继续举行这样一个恒久的记念,记念他宝贵的死,直到他再临的时候:伏求慈悲的天父,倾听我们的祷告,用圣言并降圣灵,这些主所造的饼和酒此等主的礼物,允降祝福✠并圣化✠它们,使他们可以于我们为你挚爱圣子耶稣基督的身体和宝血:我主耶稣在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降福并祝谢了,擘开,分与门徒说,你们拿这个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以后,当这样做,为的是记念我。晚饭以后,他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与门徒说,你们都拿这个喝,这是我的血,就是新约的血,为你们和众人,为免罪流的。 你们以后每逢喝这个的时候,当这样做,为的是记念我。

希伯来书 9:24-28:因为基督并没有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像——而是进到天上,如今为我们出现在上帝面前。他也无须多次将自己献上,像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至圣所。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须多次受苦了。但如今,他在今世的末期显现,仅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按着命定,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同样,基督既然一次献上,担当了许多人的罪,将来要第二次显现,与罪无关,而是为了拯救热切等候他的人。

1896年,罗马教廷假设,根据上文完整引用的信纲第三十一条,英格兰教会已经拒绝了圣餐[感恩]献祭。但是,短语“弥撒的献祭们(the sacrifices of Masses)”的意思与感恩献祭一致吗?请注意此信纲中那个短语是复数形式。它到底是试图拒绝教会传统,还是试图纠正当时当地大众的普遍误解呢?

关于主的晚餐,对普罗大众需要教导两件事。首先,教会在每个弥撒中的特定圣事行为,本身并不是代表生者和死者的孤立献祭。而在那时代当地的“修女神学”中,每次弥撒都是被这样理解的:因此似乎神父们尽可能多的举行献祭,频繁性地、一遍又一遍地奉献基督是一件好事。

为了纠正这个普遍存在的谬误,我们需要教导的,可以用以下这些话来总结,这些话也让我们想起了《希伯来书》:“但愿荣耀归于无所不能的上帝,我们的天父,你发大慈悲,舍独生子耶稣基督,为救赎我们在十字架上受死。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献自己的身体为祭,只这一次,为满足完全的赎罪祭,就是为全世之罪献上的…“基督被一次献上,他的献祭业已足够。不能再为罪献祭。

正是福音的这一基本真理促使英国的改革者们撰写了这条信仰纲领,并在圣餐礼仪中给我们如此清晰的教导。这是他们强调他一次成全的献祭的原因。这种强调并没有否定感恩献祭。相反,它有助于澄清感恩献祭的真正含义,以符合圣而公之教会的传统,并与圣经完全一致。安立甘的强调不是一个错误,不是一个谬误,也不是对大公信仰的拒绝。

只有一次献祭,每一个感恩礼都奥妙地与那一事件联系在一起,那件事是由基督作为“祭司和受害者,在感恩的节日上”献上的。主的晚餐只有一次,并且每一次感恩礼都是基督在被卖的那夜所举行的晚餐。当教会为这个至高和至要紧的敬拜时刻聚集,我们被带到基督和他的使徒的同一桌上,我们也被带到髑髅地的十字架旁。

[公祷书圣餐礼文]“因我们的罪恶甚重,虽原不配献祭与主,但是我们恳求主悦纳我们这分内责任与服事…”若我们不配献祭,我们怎么能献祭呢?是通过向主祈求他的怜悯,这请求如下“不是因我们的功劳,唯靠我主基督,饶恕我们的过犯…”

一位叫威廉·比德尔 [William Bedell,后成为诺威奇教区主教] 的英格兰教会的司祭,1624年写就的为安立甘的立场的辩护,如此言感恩献祭:

“[如果你的意思是指]对十字架的祭坛上的真献祭和神圣牺牲的记念和呈现的话……我们的确为活人和死人献上祭物,使他们的罪蒙应得的赎清,并希望藉此,我们和全教会都能得罪的赦免,以及基督受难的各样裨益”

“感恩的祭是完全的祭。它带我们去髑髅地: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和服事、是称颂和感恩的祭、是把我们自己作为活祭 (罗12:1-2); 正如英语弥撒[指公祷书圣餐礼] 所言:”主阿,我们也把自己的身体、灵魂献与主,成为一个合理圣洁的活祭…”在这至高的基督教崇拜中,没有遗漏什么,没有忽视什么”

他们想要教导的第二件事是,人们应该领受圣事。因此,他们为这古老的服事又取了一个名字,直接取自圣保罗写给哥林多人的第一书信:圣共融[圣餐]。仅仅从司祭那里‘听弥撒’是不够的。这整个教会的奉献(由一位司祭带领)让圣事成为可得的,如此每个基督徒能吃到生命之粮。‘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约6:54-55),并且关于这事,我们已写过了。

我们再一次看到,英国的改革者们并没有攻击大公信仰。他们捍卫它,又复原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