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 12:2 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译: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上帝宝座的右边。
  • 12:3 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 12:4 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到流血的地步。

上图:以弗所运动场(Ephesus Stadium),始建于主前3世纪的希腊时代,尼禄时代被重修。这个运动场可容纳25000名观众,用来举行庆典、运动会、斗兽和角斗士竞技,许多基督徒也被扔在这里喂狮子。「如同云彩围着我们」(来十二1),原文就是形容运动场周围看台上的观众。
上图:以弗所运动场(Ephesus Stadium),始建于主前3世纪的希腊时代,尼禄时代被重修。这个运动场可容纳25000名观众,用来举行庆典、运动会、斗兽和角斗士竞技,许多基督徒也被扔在这里喂狮子。「如同云彩围着我们」(来十二1),原文就是形容运动场周围看台上的观众。

上章所列举的先圣先贤勇敢交战的榜样,如果还不能说服读者,那么耶稣在苦难圣死中交战的榜样,为说服他们无疑会有奇异的神效,因此作者最后提出了耶稣交战的榜样。保罗素来喜欢把基督徒的生活比作运动员的角逐和赛跑,按他的意见,世界是一个角逐的运动场,先圣先贤是运动场中的观众和见证,每个信友是这运动场中的赛跑员,耶稣是他们该注视的目标,因为他是“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在肉体的时候”(5:7),“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4:15),所以作了我们的“创始”和“成终”,他是创始者,因为他是我们的信心的根源,给我们立了承行上帝圣旨的榜样;他是完成者,因为他本人要赏报那些忠信的门徒。基督徒若要获得那“不能坏的冠冕”(哥林多前书9:25),应该“放下各样的重担”,即谓“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马太福音13:22),及那“缠累我们的罪”。作者用这“各样的重担”的说法,一定是劝勉信友要积极地克己,并压伏那潜在我们心内的罪因(罗马书7:24-25;哥林多前书9:25)。斯多亚派的哲学家埃披克提忒向运动员曾说过:“你愿意在奥林丕亚运动会中获得锦标吗?好,那么你就该严厉地控制你自己,吃饭时须有节制,糖果也得放弃。”运动员为获得一个世界上可朽坏的冠冕,尚且应该克制自己的嗜好;那么一个基督徒为获得天上的永福,不更该控制自己,敌挡罪恶吗?耶稣为了给我们立角逐的榜样,为获得永远的荣耀(约翰福音17:1-4),“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上帝宝座的右边。”这颇似腓立比书2:5-11的语句,不但是耶稣自己一生事迹的纲要,也是每一位基督徒的最高理想和境界。有些学者将2b译作:“他——耶稣——代享给他所规定的欢乐,忍受了十字架……”并作如下的解释:(一)耶稣既降生为人,便“虚己”(腓立比书2:1并注),意即耶稣放弃了上帝圣子尊位本来应有的荣耀;(二)本来吾主耶稣为救赎我们,不一定要受苦受死。他能在世过幸福的生活而完成他的救赎人类的工作。这种讲法的根据是:马太福音4:8-10和约翰福音6:15(三)基督为给被选者争取永福,甘愿牺牲了自己的欢乐;这种讲法的根据是:哥林多后书8:9和以赛亚书53:11。我们的译文和解释是根据大多数学者的意见,且这种讲法更合乎上下文。

既然吾主耶稣在世时忍受了这么多的苦楚,接受了那样残酷的死亡,那么,作他门徒的,要想获得耶稣在天父家里所预备的永福(约翰福音14:3),还怕在世受苦么?不可忘了:先该与耶稣一起受苦,然后才可与他一起享受荣耀的道理(罗马书8:17)。基督徒的生活,的确是一场苦战,他应该继续不断和自己的内外敌人交战,直至流血的地步。罗马哲人辛尼加说过:“谁看到了自己的血在流,才算是一个好的拳师。”原来犹太基督徒已经遭受了不少的磨难(10:32-34),可是上帝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此书著作时,犹太罗马战争尚未爆发,——要他们流血致命,如同圣司提反,大雅各,小雅各;如果他们到了这种地步,岂不是为了对耶稣的信心而流血致命了么?

上图:主前500年的希腊双耳瓶,上面的图案是拳击赛。右边的选手举起右手食指表示认输。主前688年,希腊人开始把拳击项目加入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中。
上图:主前500年的希腊双耳瓶,上面的图案是拳击赛。右边的选手举起右手食指表示认输。主前688年,希腊人开始把拳击项目加入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中。

  • 12:5 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
  • 12:6 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
  • 12:7 你们所忍受的,是上帝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
  • 12:8 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

信友们在世上不但要效法耶稣并诸位先圣先贤的芳表,更应保持自己的热心及勇敢,又应明白今世遭遇困苦艰难的用意。上帝既是信友们的慈父,自然要惩罚自己不规则的子女,如果不这样作,那就把他们不当自己的子女,而当作私生子女了。此处所引证的箴言3:11-12是出于希腊通行本;这段经文主要的意思是:“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关于这美妙的道理,参阅耶利米书2:30,5:3,31:18-19;所罗门智训3:5,16:10-12;犹滴传8:27;便西拉智训18:13,玛喀比传下卷6:12-17。犹太文士们大都也作如是讲解;斐洛似乎是圣教会日后的神修学家的前导;他曾恳求上帝惩治自己,为能常照着上帝的旨意行事。

  • 12:9 再者,我们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何况万灵的父,我们岂不更当顺服他得生吗?
  • 12:10 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份。
  • 12:11 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我们的生身父母,惩戒我们,是为叫我们直道而行,获得世界的幸福,为此我们对父母总有一种敬畏的心;上帝是属灵的大父,他惩戒我们,是为叫我们获得天上永远的幸福,试问我们不更该敬畏他么?再说,上帝惩戒我们,是为叫我们“分得他的圣德”,就是叫作天父“义子”的我们,尽可能地相似我们的天父,就如耶稣说过:“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5:48和注)。谁也知道,凡是惩戒总含有酸苦的滋味;上帝的惩戒自然也是一样,否则便不是惩戒了。亚理斯多德曾说:“教育的根子是苦的,然而他的果实是甘甜的”。受教育既然免不了尝暂时的苦头,那么对上帝的惩戒我们更要把眼光放大,往远处看上帝要赏赐给我们的那“平安的果子,就是义”。这和平的果实就是指永远的福乐说的(11:7,提摩太后书4:8)。

  • 12:12 所以,你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
  • 12:13 也要为自己的脚,把道路修直了,使瘸子不致歪脚(或译:差路),反得痊愈。

作者由上所述的道理下了一个实际的结论:要鼓起精神,勇往直前,这就是:“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的本意。此语引自箴言4:26-27。13节b所说的“使瘸子不致歪脚(或译:差路)”是比喻之辞,是指那些因信心软弱背弃基督的人。按作者的教训:每一位信友都有救助弟兄们灵魂的责任,自然更有阻止弟兄们离弃正道的责任,即不要叫他们犯那不能赦免的背教大罪。参阅10:24-30;罗马书14:1,15:1;哥林多前书8:9-13和《所罗门诗篇》(伪经)VI 13-15。

  • 12:14 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
  • 12:15 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上帝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因此叫众人沾染污秽;
  • 12:16 恐怕有淫乱的,有贪恋世俗如以扫的,他因一点食物把自己长子的名分卖了。
  • 12:17 后来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弃绝,虽然号哭切求,却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这是你们知道的。

作者怕天堂永远的赏赐激发不起那些信心软弱的信友的精神,因此在本段内用那可怕的永久惩罚,警戒他们,医治他们神魂上的麻木不仁;因此作者就如在6:4-8,10:26-30一样,在此又提起背教的罪是不得赦免,或很难得赦免的。为证明这端道理不是无凭无据的,就提及以扫的前例为证,且加上那严厉可怕的结论:“后来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弃绝,虽然号哭切求,却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17)。无疑的,作者的意思是要警告基督徒:如果背教,他们将来的命运,也必是如此。为使信友们避免这可怕的惩罚,作者再规劝他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洁”。因为,如果在信友团体中缺乏爱德和圣洁,软弱的弟兄们,就很容易背教。“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参阅马太福音5:9)。“主”在此是指吾主耶稣。信友们为阻止软弱的弟兄们犯背教的大罪,先要察看一下弱点何在;发现弱点所在处就该向那里去设法弥补,就是说,该设法叫软弱的弟兄们保存圣宠,也该设法不要叫“毒根”在他们中“生出来”,就是说不要有一个立坏表样的人而去玷污别人;并且更该设法攻击邪淫的罪,因为邪淫与背教之罪通常是同行并发。黑撒乌的罪过即二者兼有。按犹太文士的传说,他不但轻视了那含有上帝特殊祝福的长子身份,而且他的生活也是十分淫乱放荡;因此,作者特别斥责他淫乱和亵圣的两种罪过。“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这是律法上的说法,意思是说:不论以扫如何流泪哀求,决不能使他的父亲以撒改变他已经给雅各的祝福。关于以扫,参阅创世记27章。

  • 12:18 你们原不是来到那能摸的山;此山有火焰、密云、黑暗、暴风、
  • 12:19 角声与说话的声音。那些听见这声音的,都求不要再向他们说话;
  • 12:20 因为他们当不起所命他们的话,说:“靠近这山的,即便是走兽,也要用石头打死。”
  • 12:21 所见的极其可怕,甚至摩西说:“我甚是恐惧战兢。”

15-17三节可说是14节与18节之间的一个插曲,因为18-29一段按意义应与12-14相连:信友应该再接再励,追求圣洁,不然“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假使“圣洁”在旧约时代已是以色列民的理想(出埃及记19:6),在新约时代不更应该做基督徒的理想吗?作者为鼓励信友追求这理想的圣洁,遂拿新旧二约的性质在此作一对比,再由这对比推论出本书的宗旨:新约远超旧约,所以新约的信友应该在圣洁上超越旧约的信友,就如耶稣在登山宝训内已多次提出基督教会的精神远超过了摩西律法的精神(马太福音5-7章)。再说18-29一段可视为本书的结论,——严格来说:13章只算是本书的附录,——这简短而深奥的结论,真堪为本书信的纲要;这结论的大意不外是:旧约的精神是敬畏与恐惧,新约的精神却是爱慕和安慰。以西奈山与锡安山作对照(加拉太书4:21-31并注);作者描写西奈山上订约的事是依据出埃及记19:12-19和申命记4:11-14,5:21-30。“我甚是恐惧战兢”(21),此语不见于旧约,大概是根据犹太民间的传说。作者在18-21节的描写是用了一种递进法:首先描述见到的现象,为黑云遮盖而发烈火的圣山;其次是听到的暴风和角声的声音,以及那惊吓人的上帝的声音;再其次描述围绕圣山的以色列民——连摩西也在内,所感觉到的恐怖。

  • 12:22 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
  • 12:23 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上帝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
  • 12:24 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

基督徒所接近的锡安山,即圣教会,和以色列民所接近的西奈山作一比较,真有天壤之别。18-21节所描绘的与22-24节所描绘的图画正相对峙。在这第二幅画中,作者不描绘耶稣怎样建立了新约,而直接描绘新约的圣教会的本质,好像作者对新旧二约的观点截然不同。因此本革耳、德里兹市(Bengel,Delitzsch,etc.)等学者为使18-21和22-24两幅图画中所含的成份彼此相对,因为在第一幅中(18-21)有七个成份,他们也要在第二幅中(22-24)勉强搜寻七个成份;但实际上并不一定是这样。反之,按米赫耳(Michel)的研究,在第二幅中找到了八个成份。这八个成份,也是以递进法描述的。作者先讲圣教会的本体,所以称她为“锡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其次论述圣教会的见证和子民:“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末后论述圣教会在上天下地所结的善果:在上天有“有审判众人的上帝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在下地有那些因耶稣的宝血正在圣化的信友们。锡安山是圣殿山,是上帝在临的圣地。锡安山为圣教会的预像,圣经上常以此山与西奈山相对立(以赛亚书2:2-5,8:18;诗篇2:6,74:2);圣教会又比作“永生上帝的城邑”,因为上帝是此城的君王和建立者,故此城的基础是屹立不动的(3:12,11:10-16);又比作“天上的耶路撒冷”,因为在实现于世界以前,圣教会的原型,自永远,就存在于上帝那里(8:2-5;启示录21:2-3、10,22:5;以赛亚书33:20)。圣教会最初的份子是那无数的天使,因为是他们首先形成了上帝的朝廷和总会。“总会”这名词常指一种欢乐的庆节,如在阿摩司书5:21,何西阿书9:5,以西结书46:11等处。除了天使以外,世人也是上帝教会的一分子,但不是所有的人,而是“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这些已被记录的诸长子是指信友们,他们是上帝自永远所预选的(以弗所书1:3-11),并且他们就如以色列民中的首生者享有上帝特别的恩惠(出埃及记13:2,11-16;民数记3:12,8:17;诗篇89:28;约伯记18:13;便西拉智训24:5)。“诸长子”差不多就等于“被选者”。

23a非常费解,许多教父和学者以为是指世上战争的以及天上荣福的圣教会。我们赞成这种意见;此外还有不少其他的解释:

  • (一)圣托马斯以为是指的十二位使徒。
  • (二)有些现代的学者随从圣托马斯的意见,而主张是由使徒们所建立的耶路撒冷的教会。
  • (三)还有主张“诸长子”是指旧约时代的古圣先贤。
  • (四)也有主张是指已经死过的基督徒。
  • (五)又有主张是指最初信奉基督的信友,尤其是指那些殉道者。
  • (六)更有些学者主张“诸长子”是指天使,那么,以为22b“千万的天使和盛会”是与下句并行。

若以“诸长子”指基督徒,此一说颇为可取;但若以“诸长子”指耶路撒冷初立的基督教会,此说也颇有道理。但哪一说为作者所指,不敢断定。圣教会的大君王就是上帝;称他为“审判众人的上帝”,因为是他赏报那些忠信于他,而惩罚那些不忠信于他的人。“义人”逝世以后,因为他的灵魂早已因耶稣救赎得了“成全”,就到上帝所在的地方。有些学者认为24节:“新约的中保耶稣”就是“审判众人的上帝”(参阅提多书2:13,约翰福音5:22),然而作者似乎有意区别出上帝圣父和降生为人的上帝圣子(参阅启示录5:6-10)。圣教会的中心和元首就是耶稣;只有那些由于耶稣宝血圣洁了的人,才先加入世上的圣教会,然后在天上与天使们并成全义人的灵魂组成上帝的天朝,这天朝就是因耶稣宝血的功劳所结的善果。耶稣的宝血直到世界末日“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因为亚伯的血呼喊上帝来替他伸冤,耶稣的血却哀求上帝怜恤罪人。

  • 12:25 你们总要谨慎,不可弃绝那向你们说话的。因为,那些弃绝在地上警戒他们的尚且不能逃罪,何况我们违背那从天上警戒我们的呢?
  • 12:26 当时他的声音震动了地,但如今他应许说:“再一次我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
  • 12:27 这再一次的话,是指明被震动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动的常存。
  • 12:28 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上帝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侍奉上帝。
  • 12:29 因为我们的上帝乃是烈火。

耶稣不断地为世人哀求,这是基督教会的最大荣耀。所以信友该千万留神,不要拒绝那因自己的宝血不断为世人哀求的耶稣。昔日以色列民拒绝藉着摩西说话的耶稣,因此受了惩罚,虽然耶稣藉着摩西颁布的律法和所说的话,是属今世而暂时的;现在耶稣是进入了上帝的安息,他是从天父怀里说话,并宣布永远决定性的启示,如果作他门徒的人不去听从这永远的启示,岂不要受更重的惩罚么?26、27两节作者征引盖2:6又为证明新约超过旧约(参阅哈该书2:6注)。作者的意思是:旧约是暂时的,是不完全的,当上帝建立旧约的时候,只动摇了下地,然而当上帝建立新约的时候,不但动摇了下地,也动摇了上天:这意思是指新约是永远的,是完全的,竟使天地动摇。按教父的公论,27节的意思是:因着圣子降生为人的奥迹,不可动摇的耶稣的福音制度,代替了可动摇的摩西的律法制度,永远常存。旧约的制度既是“受造的”,就是可废除的暂时制度;而新约的制度却是永远的制度,因为是属于新的创造(加拉太书6:15)。上面所述的这荣耀的圣教会在28节中称为“国”,无疑地这种称呼是依据耶稣所讲的“天国”和“上帝的国”,也与作者在别处所称的“基督的国”(以弗所书5:5;歌罗西书1:13)同一意义。这国不只属于末世,也属于今世。我们因耶稣的宝血,现在都属于这“不能震动的国”(但以理书7:18)。“不能震动”,是说任何强大的敌人也攻不破它。这国内的国民“就当感恩”(亦可译作“应该保持恩典”),即保存信心的恩典。现在圣教会内的信友不但能够,而且应该事奉上帝,这种事奉应是至诚至敬的,也应是诚恐诚惶的。事奉上帝的事,为那些被上帝羔羊的宝血洁净了的人已是容易尽的义务了;如果有些信友不尽这种义务,就该记得:“因为我们的上帝乃是烈火”,即至公至义毫厘不爽的审判者(见申命记4:24)。“火”是上帝的审判和惩罚的象征(6:8;马太福音25:41;帖撒罗尼迦后书1:8;哥林多前书3: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