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免得我们(原文是你们)中间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
  • 4:2 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

上章的要旨是:信友们有一个常能善用的“今日”,如果他们在此“今日”全心听从上帝的呼声,为他们就是一个得救的时期。本章1、13节的主要意思有两点:

  • (一)上帝的安息,是为基督徒准备的(1-11)。
  • (二)上帝的话所有的属灵力量(12:13)。

现在先解释第一点,在注五内再解释第二点。作者此处用“安息”一词,含有几种意思:

  • (一)3:11如诗篇95:11“安息”与“基业”的意义近似,具体地说,就是上帝给以色列民所许的迦南地。这意思在申命记12:10表示得很清楚:“但你们过了约旦河,得以住在耶和华你们上帝使你们承受为业之地,又使你们太平,不被四围的一切仇敌扰乱,安然居住。
  • (二)在4:4作者据根创世记2:2用“安息”一词指安息日的来历,和安息日所象征的上帝的安息。读者若要明白本书和晚年犹太文士关于安息日所象征的上帝的安息所有的见解,可参阅出埃及记35:2;玛喀比传下卷15:1-5;
  • (三)由上面的两个意思,自然可以推论出另一种更高超的意思,即“永远的安息”的意思,即所说的荣耀的永生。11:14所说:“的确,那些说这样话的人,表示他们寻求家乡。”按“家乡”的意思,即此处说的“永远的安息”。

总而言之,作者把第一个意思:安息之地,即迦南地,和第二个意思:上帝创造万物后的安息,合在一起,用来表示安息之地——天乡和安息之状态——永生。

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亦可译作“有人好像不肯来”,或“有人好像迟延不来”。“所听见的道”,亦含有“报道”(以赛亚书53:1)的意思,是说摩西所派遣的约书亚和迦勒侦探许地回来后向民众所报告的消息(民数记13:25-33)。基督徒颇似“旷野中的会众”(参阅使徒行传7:38)所有的光景:就如以色列民,虽然蒙受了上帝的鸿恩,出离埃及,稳渡红海,但因他们的不信,却未能进入所许之地;同样基督徒,虽然因洗礼而脱离了罪恶的奴役,但如果不忠信到底,也一样不能进入上帝的安息,即迦南许地所象征的那永远天上的安息(1)。以色列民因不信约书亚和迦勒的报道,未能进入迦南;同样信友们若不信仰耶稣的报道,也进不了永远的安息——天堂。(2)

  • 4:3 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正如上帝所说:“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其实造物之工,从创世以来已经成全了。
  • 4:4 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
  • 4:5 又有一处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

基督徒因着领洗获得了信德,成为“已经相信的人”,算是正在往“安息”的路上迈进的人。作者此处再引(已见于3:11)诗篇95:11为证明信友尚未完全达到安息的境界;作者又接着引创世记2:2说明我们信友所要进入的安息,不是迦南地方,而是上帝造成天地万物以后所享受的安息。迦南地方和安息日只不过是这永远安息的象征而已(3:4)。

  • 4:6 既有必进安息的人,那先前听见福音的,因为不信从,不得进去。
  • 4:7 所以过了多年,就在大卫的书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就不可硬着心。”
  • 4:8 若是约书亚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后来上帝就不再提别的日子了。
  • 4:9 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上帝的子民存留。
  • 4:10 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样。

恐怕有人反对作者在上边所举的理由说:那些抱怨上帝的以色列民固然没有进入迦南许地,都死在旷野里;然而迦勒、约书亚和那些出生于旷野的以色列民,四十年以后在约书亚领导之下,总算进了迦南许地(民数记14:26-38,约书亚记3:4)。作者答复那些非难者说:在约书亚领导之下进入迦南许地的以色列民,并不能算是获得了上帝的安息,即那“第七日”所象征的安息。假使迦南许地是真正安息之地,为什么几百年以后,上帝还藉着大卫的口规劝他的百姓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就不可硬着心”呢?“若是约书亚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后来上帝就不再提别的日子了”(8)。“又限定一日”,就是指听从上帝的声音,并进入上帝安息的日子。可见真正安息的地方不在世上而在天上;那流奶流蜜的许地,为信仰基督的人,是天父的家。“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上帝的子民存留”,即永远的安宁,光荣的永生。就像上帝完成了他的化工后,第七天安息了;同样信友们行完了自己在世应做的工程后,可到天父的家里去安息(10节),就如启示录14:13所说: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教父们对这端道理都有辞义典雅的讲论,今只提圣奥古斯丁的一段话,就可见一斑了:“可是,第七日是不夜的,没有日落的,为了一经你的祝圣,它将是个永远的白日。你的一切良好的事业,完了之后,你就择第七日为安息日。这大可象征:当我们的大好工作,在你的庇佑下,完了之后,我们将有一个永生的安息日,永远的安息日,在你的圣怀中。”参阅圣奥古斯丁《忏悔录》,卷十三之三五章(吴应枫译);亦参阅《天主之城》二二卷三十章之五。

  • 4:11 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

11节可说是上述道理的结论,这结论包含两个意思:(一)上帝的安息是最后的赏报,但这个赏报只有服从上帝的人才可获得:(二)信友们不但应该躲避祖先背信的恶表,而且还应该尽力进入上帝的安息,换句话说:永生不是懒惰懈怠的人可得到的,而是勇敢奋斗的人才可以获得。哥林多前书10:1-13可视为本章1-11节经文最好的注释。

  • 4:12 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 4:13 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我们在人生的战场上,为何应该努力奋斗?在服从上帝的声音上,为何应该慷慨大方?岂是只因为不这样作,便会丧亡吗?不是。最主要的原故,是因“上帝的道”是尊贵无比的。这话为我们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反而是非有不可的东西,简直可以说就是我们的生命。上帝的道,即上帝的启示,藉着先知,藉着摩西,传给世人,已是那么的宝贵,现在藉着他的圣子耶稣传给世人的“上帝的道”,不更宝贵万倍吗?所以作者劝信友忠于耶稣,应当有不怕流血舍生致命的精神(12:4)。12:13两节,就是作者对这崇高的启示所作的歌颂,好像在说:我们所听到的声音,不是一位先知的声音,也不是一位上帝仆人的声音,而是上帝圣子的声音。对这种声音我们不该服从吗?“上帝的道”,在作者心目中,固然主要地是指基督的启示,但也包含上帝藉先知从前所说过的话,和上帝对每个人在其心灵中所说的话。此端论上帝的话的道理,不是指圣约翰所论的“上帝之道”(约翰福音1:1-18)。也不是指圣经上所记载的上帝的道,而是泛指上帝的启示,直接是指基督的启示。再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段经文不但包括上帝的话所带来的惩罚(所罗门智训18:15-19,这是金口圣约翰的意见),不仅指示上帝的道是启示上帝奥理的媒介,而且作者还把上帝的道所有的特点和能力(以赛亚书40:8,55:11;耶利米书13:4),都总括在这两节内,做了圣教会有关“上帝的道”在神学方面的大纲。从古以来,学者无不称赞这两节经文立论高妙,辞藻华丽。有些现代学者,如米赫耳(Michel)等,称这一段为两首华丽的诗歌。上帝的话含有四个特点:

  • (一)它是“活泼的”(亦可译作“赐生命的”);说它是“赐生命的”,正合于吾主耶稣所说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6:63,亦参阅使徒行传7:38);
  • (二)它是“有功效的”,即是上帝所说的话必定实现,也常催人去躬行实践,努力不懈。神秘家说:上帝的话是真实的,是不可胜过的。
  • (三)它是全能的;作者为描写它的能力,以双刃剑来比喻它(以弗所书6:17;启示录1:16,2:12):就如刀剑能刺入人身的各个肢体,同样上帝的话,也能深入人心灵的深处。“甚至魂与灵”一句,似乎是指能深究人的心思念虑:“骨节与骨髓”一句,似乎是指能察知人的感觉与官能;
  • (四)它有辨别的能力,可以辨别人所感觉和思念的是否合乎上帝的旨意。作者把上帝的话逐渐化格化,而指上帝自己。“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是指上帝的全知;“都是赤露敞开的”,正如诗篇139所说的:“主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 4:14 我们既然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就是上帝的儿子耶稣,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

本书的主要部份,从本章14节开始,但作者却将14-16三节作为2:17-18,3:1所略提及的基督祭司职的一个引申。并专论基督祭司职的一个伏笔(4:14-10:18)。我们的这位大祭司比摩西、亚伦、约书亚更伟大,他已经“升入高天”,即进入了上帝的永远的安息。他是上帝的圣子,他是世人的救主。“上帝的儿子耶稣”一句,把我们的这位大祭司的身份和使命表露无遗。那么,自然“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3:1,10:23;提摩太前书6:12)。这劝言的背景,大概是当时巴勒斯坦的信徒,由于环境恶劣的关系,对信德发生了动摇,因此作者力劝他们坚持所信奉的真道,免得半途而废,遗恨无穷。

  • 4:15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
  • 4:16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信友不要想我们的大祭司耶稣,现在既安息于上帝的安息中了,岂能关心世人么?作者的答复是强调他仍在关心世人,同情世人,因为他除了没有罪过以外,和我们世人完全一样,他是我们的长兄。胡格(Hugoa S.Caro)解释此处说:“他能够同情我们的弱点,因为这位神医,也曾有过人性的弱点。”这就是“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的意思。耶稣确实有过我们人性的软弱:他在世时,疲倦过,痛苦过,忧闷过,死过(11:34;哥林多前书2:3;加拉太书4:13;哥林多后书13:4;彼得前书3:7)。第一位圣教史家尤西比乌保存了一句未载于福音上的吾主的话:“为了弱者我成了弱者;为了饥者,我成了饥者;为了渴者,我成了渴者。”这是多么快慰人心的话!既然我们的大祭司,是我们骨肉的长兄,是我们仁慈的君王,我们就可放心大胆怀着依恃之心走去亲近他。他的宝座是恩宠的宝座,因为他在天上仍是我们的大祭司,继续作他为中保的任务。他是我们的基督,他降来人世是为找回迷途的亡羊。“随时”是指的信友生活于世的时期。按圣托马斯的意见,生活于世的时期,是蒙受仁慈的时期,为此胡格总结本段的意思说:“既然仁爱为王,慈悲为主,审判官是我们的骨肉,是我们的弟兄,那还有什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