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 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
  • 8:2 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

耶稣因为是永远的大祭司,又是神圣成全的祭司,不但超过了旧约有死有罪的利未祭司,连在所尽的职务上,也远远超过了他们,因为耶稣有他自己的牺牲与献牺牲的圣殿:这是作者在此处所论述的主要点。牺牲就是他自己(7:27);他供职的地方就是天堂;又因着自己的献祭,耶稣成了更好的,永恒的以及新的盟约的中保。关于耶稣身为牺牲一事,已在7:27提出了,是耶稣自己的身体,并且在9:11-22,还要详加说明;关于耶稣供职的地方,即是天上的圣殿。作者在本章1-5节先阐明大祭司耶稣为什么在天上圣殿内供职的主要原理;在6-13节内再讲论上帝藉耶稣的宝血所立的新盟约。关于耶稣供职的圣殿,作者以旧约的会幕作为此段的历史背景与基础:摩西在旷野中建立了一座会幕,好叫利未祭司们在其中行献祭(出埃及记25章、26章;民数记9:15-23等);日后所罗门在耶路撒冷修建的圣殿,是旷野中会幕的延续(列王纪上6,7:13-51,8)。会幕和圣殿既然是世界上合法的敬拜上帝之所,在这合法的圣所之内既又有合法的祭司,那么,在世上就没有耶稣的职务和供职的地方了。但是世上的祭司职以及圣所本不是成全的,所以成全的大祭司耶稣需要一个成全的圣所,这样的圣所地上无而天上有,所以耶稣的供职之所应是在天上。保罗这道理的论据,不是凭空虚构,而是有圣经根据的。保罗的论据根据出25:40摩西所支搭的会幕,是按照上帝所启示的样式作的。保罗由此推知在摩西支搭的会幕以前,在天上早有一个“真帐幕”,已有属天上的礼仪与永远的祭司;地上的会幕,仅是天上事物的“模型和影子”。在历史上当大祭司的耶稣降生受难,复活升天,虽然是摩西后千余年才实现的事,可是耶稣早已存在,并且唯有他是历史的推动者,万物都是藉着他才造成了的(1:1-4)。虽然在历史上“不成全的”发生在“成全的”以前。“可毁灭的”发生在“不可毁灭的”以前(参阅哥林多前书15:46),可是后者却与天上最初的原型相似,本书的作者就把这端奥义运用在耶稣的使命上。上帝父从永远就要荣耀基督,所以就按照这个宗旨去推动历史:在耶稣以前所立的的一切宗教制度都是为给耶稣准备道路,耶稣来到之后,为准备他到来的一切暂时制度,就自然作废了(7:15-20等)。1节“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一语,假定了耶稣复活和升天两项奥迹(1:3、13,4:14,6:20,7:26,9:12、24,10:20,12:2,13:20)。按“坐在……右边”一语。如马可福音16:19是指耶稣,只就他的人性来说,亦享受上帝的荣耀。“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一语,颇费解释,大概“执事”如同“上主的仆人”,也是指耶稣的人性说的。金口圣约翰说“说耶稣“坐在至大……右边”,说明耶稣的神性;称他为“执事”,说明他的人性。”参阅以赛亚书53经文与注并附注:上主的仆人。“圣所和真帐幕”二者,是指的天堂(9:24;启示录13:6),或确切的说,是指上帝自己(参阅耶利米书17:12-14并注以及约翰福音16:28“我从父出来,到了世界;我又离开世界,往父那里去。”)

  • 8:3 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
  • 8:4 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因为已经有照律法献礼物的祭司。
  • 8:5 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上帝警戒他,说:“你要谨慎,作各样的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3节内举出一个普通的原理(如5:1):即谓一位祭司必当有他该献祭的供物和牺牲,才可称为祭司。4、5两节,把3节的原理贴在大祭司耶稣身上。关于这三节的思想非常深奥,文辞简略,是解经学上很费解的一段。但保罗的主要意思不外是:耶稣尽其祭司之职,不是在地下,而是在天上的圣殿内。为阐明这个道理,作者用了三个证据来证明:

  • (一)每位祭司应有他献祭的供物与牺牲,耶稣既然是大祭司,也应有他献祭的供物与牺牲。但耶稣供祭司职的地方既在天上(9:12),所以所奉献的祭品,不是属于世上而是属于天上的,这祭品就是如圣约翰异象所看见的那站在上帝宝座前,相似被杀的羔羊(启示录5:6)。
  • (二)假如耶稣的祭司职是属于世上的,但他因为不是按律法属于利未祭司的一位,就不算祭司,也不能行使祭祀之事。
  • (三)摩西的会幕,既是天上会幕的仿造或模型,那么真正的会幕是在天上。按普通来说,原型是超过仿造之物,天上的超越地下的:由此可知,耶稣在天上圣殿所尽的祭司职与所献的祭品,显然超过利未的祭司职与所献的祭品了。按“天上事物”,是指基督的国度,或指新约的神恩(金口圣约翰意,参阅9:23);有的学者以为是指“天上的耶路撒冷”(12:22)。此二者无论是基督神国或天上的耶路撒冷,全在旧约之前即已存在,并且作为旧约的原型。启示录21:2说:“圣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此语是说上帝要更新一切(启示录21:5),那么旧的制度随着就作废了。
  • 8:6 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 8:7 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

上图:摩西按神的命令在旷野所造帐幕的示意图,神反复嘱咐:「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二十五40),因为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表明神儿子的所是和所作,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参见出二十五1-二十七21注解。
上图:摩西按神的命令在旷野所造帐幕的示意图,神反复嘱咐:「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二十五40),因为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表明神儿子的所是和所作,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来八5)。参见出二十五1-二十七21注解。

作者为证明旧约实在作废了,所用的辩证法与7:11-14很相似。上边已证明利未祭司的品位,虽是一个合法的品位,但不是永恒的制度,因为上帝誓许了另一位新祭司来代替。同样,旧约虽是上帝立定,也是极合法的制度,但究竟是暂时的措施,因为上帝在立定西乃盟约数百年后,又藉着耶利米先知宣布了要立一个新约来代替旧约;8-12节,即征引耶利米书31:31-34对新约的预言。此处应当注意保罗的推论的步骤:他在1-5节已提出耶稣在天堂上所尽的祭司之职,按逻辑说接着应论述耶稣在天堂上怎样尽此职任,但他将此论题放在9-10:18去讨论,此处他先论述耶稣大祭司因他流血的献祭所产生的新约。关于新约代替旧约的理论和原则,上边已略提及,是与7:11-14的理论相似的:律法的产生既然靠着祭司,而祭司的存在,也是靠着律法,二者有相依为命的关系,取消其中一个,另一个也不能存在。此处仍继续7:11-14的原理,且加以补充,又提出律法所依赖的盟约。律法与盟约,二者又与祭司是相互依赖的,上边已证明了律法与祭司既已被废,那么,盟约(旧约)也不能存在。它不能存在的理由,先征引耶利米书31:31-34关于新约的预言,其次证明旧约之不如新约处:旧约是藉牛羊的血订立的(出埃及记19章,24:1-11),而新约是以耶稣的血所立的(9:15-20,10:29,12:24,13:20;路加福音22:20;哥林多前书11:25);旧约的中保是摩西(加拉太书3:15),而新约的中保是上帝子耶稣。耶稣是怎样超过了摩西(3:1-5并注),同样,新约也怎样超过了旧约。再由应许上证明旧不如新:旧约的应许,大抵是暂时的,物质的(申命记29章,30章);反之,新约的应许却是永恒的,神性的。

  • 8:8 所以主指责他的百姓说(或译:所以主指前约的缺欠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主指责他的百姓”,即指指责当时生活在旧约制度之下的犹太人。生活在它下的人本来不当受指责,因为西乃盟约,就如律法一样(罗马书7:7-25并注),本来都是圣善的,但是因为人不遵守,所以才受了责斥。圣托马斯将律法与盟约相对照之后。写说:第一个盟约是有瑕疵的,因为人虽有这盟约,仍不能由罪恶中自拔……但仁慈的上帝不让人常留在罪恶状态中,所以另立新约,以拯救人类。

  • 8:9 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
  • 8:10 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 8:11 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
  • 8:12 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
  • 8:13 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

13节是作者由上帝立定的新约,而推定旧约作废了。上边先知的预言相当清楚,指出上帝对旧约的废止,是逐渐实现的,非到时期满了,还不完全废止。原来旧约的一切,都是为了基督,指向基督而立定的。非等耶稣降生为人,完成了救世大业,立定了新约,不将它废除。旧约在摩西时代,好似青年;在达味和大先知时代,好像到了成年;从巴比伦充军开始,好像到了临终的边缘;耶稣在十字架上一完成了救赎大业,旧约即寿终正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