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
  • 4:2 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

雅各在前一大段分辨真假智慧之后,现在针对各等人士和其缺点向他的信友指出真智慧的所在。首先,他指出真智慧在于抑制自己的私欲偏情(1-12)。在前章历数真智慧的特性中,“和平”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基督徒本来常该保有这种和平才是;但使徒却清楚知道在散居的信友中,尤其是穷人中,不断发生争端,扰乱这种平安,所以他以使徒的热忱指出这些恶事的由来,并在何处可以找到对症的良方。他直截了当地发问说:“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是从哪里来的呢?”当然此处的“争战斗殴”并非指真正的战争,而只是基督徒彼此间或与外教人间的仇恨和不断的纷争。雅各对此问题没有直接作答,只以反问来答复这问题说:“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即贪情或怒气来的吗?作者称这些私欲为“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是因为这些私欲居于人的下分,时常与人的上分,即理智交战的缘故(罗马书7:23)。使徒在2节内遂举例说:“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又斗殴争战,也不能得。”我们不该以为收信人中实在有人为贪财好货而行了杀人的事。“杀害”二字此处只是譬喻之词,指恶毒的仇恨(约翰一书3:15)。这样的基督徒与真智慧就相去得太远了!因为人应该作战攻击的对象应是自己的私欲,如今反而为了贪恋暂时的财富,而与人交恶争吵,这实在是不应该的!

  • 4:3 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

第二节最后两句,按经意应与下节相连。使徒指出这样的基督徒希望得,而为什么不能得的理由:“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即不向上帝祈求。当然,现世的财富也能是我们祈求的对象,因为耶稣在上帝经上也曾叫我们祈求说:“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马太福音6:11;路加福音11:3);所以几时为自己的生存所急需的东西祈求上帝,上帝必定俯听。可是为什么有时我们祈求的东西,上帝不允所求呢?雅各答说:“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善祈祷的第一条件是该有纯正的意向和合宜的对象;若求的是恶事,上帝必定不允;若求的是善事或不善不恶的事,但因意向不纯正,如雅各此处所说的,这样的祈求也不是好的,因而无限智慧的上帝也不应允所求,犹如此处雅各说的,你们求,是为“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即是说你们求只是为企图满足你们的私欲,好能有所享受;那么上帝不应允,就丝毫不足奇。几时我们祈求上帝赐与物质的恩惠,该是为更能满全上帝的圣意;这样的祈求,上帝必会应允(约翰一书5:14)。

  • 4:4 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原文是淫妇)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了。

雅各在此严厉地称呼过分贪求财富而成为世俗之友的信友为“淫乱的人”。(此字原文作“moikalides”,为一复数女性名词,指“淫妇”,今借以指不忠的人灵。)这一称呼如同在旧约(诗篇73:27;耶利米书9:2,尤其何西阿书1-3),或福音书上一样(马太福音12:39,16:4;马可福音8:38),是指那些不忠于上帝的灵魂,因为她们离开了上帝(按神秘意义上帝是人灵的新郎),而依附了世俗。“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敌吗?”使徒说这句是为使自己的信友想起耶稣所说:“你们不能又侍奉 神,又侍奉玛门”的训言(马太福音6:24),并解释说:“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即言谁若一心贪恋钱财,“就是与上帝为敌了”,因为世俗是上帝的仇敌,人心或爱这一个,或恨那一样,决不能事奉世俗而又事奉上帝(路加福音16:13;罗马书8:7、8;约翰一书2:15、16)。

  • 4:5 你们想经上所说是徒然的吗?上帝所赐、住在我们里面的灵,是恋爱至于嫉妒吗?
  • 4:6 但他赐更多的恩典,所以经上说:“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雅各在5、6两节,静观上帝与世俗为占有人灵而引起的争斗。可惜,有些骄傲的灵魂,离弃了上帝而依附了世俗;谦逊的灵魂却因“更大的恩宠”而日趋坚强,对自己的创造者上帝始终忠贞不二:真智慧即在于此。使徒为劝导自己的信友应离弃世俗而拣选上帝,便从圣经上举出例证来发问说:“你们想经上所说是徒然的吗?上帝所赐、住在我们里面的灵,是恋爱至于嫉妒吗?”灵即是指人的灵魂;上帝造我们时,赋给我们每人一个灵魂,使她住在我们身内(创世记2:7;以赛亚书42:5;传道书12:7);但是他也要求每个灵魂完全归向他。犹如古时上主对自己的选民怀着一种特别热切的爱(申命记32:9-21;撒迦利亚书8:2),先知们称这种爱为新郎对新娘的妒爱,要求为新娘的选民永远对他忠贞不二(何西阿书1-3;耶利米书2:1-3;以西结书16、23等);同样,上帝也要求每个灵魂对他犹如新娘对新郎一般始终忠贞不二。诚然,从我们方面说,上帝所要求于我们的,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上帝并不使我们在反私欲反世俗邪乐的争斗上孤立无援,因为他赐给我们丰富的“恩典”,比世俗的欺骗许于我们的一切快乐“更大”。不过在我们方面需要谦逊,因为“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七十士译本箴言3:34;参阅彼得前书5:5)。关于谦卑为承受恩典的重要,见诗篇18:28,138:6;以赛亚书57:15,66:2;哥林多前书1:27-29。

  • 4:7 故此,你们要顺服上帝。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
  • 4:8 你们亲近上帝,上帝就必亲近你们。有罪的人哪,要洁净你们的手!心怀二意的人哪,要清洁你们的心!

使徒在7-10一段,更具体地将上述的意义贴切在信友身上,为使他们获得神益。基督徒在上帝与世俗之间,虽然已作了选择,不过这种选择必须时常予以重新:应一心一意地完全“服从上帝”而“抵挡魔鬼”。这里应注意,雅各如何一步一步地说出诱惑的由来:他在1:14说我们的诱惑是来自我们的私欲,在4:4说是来自世俗,现在又说是来自魔鬼。原来是魔鬼用世俗诱惑人,在人身上激起偏情和邪欲,人若顺从这偏情邪欲犯罪,就离开上帝。至于信友该怎样对抗魔鬼,雅各却没有明言(因为读者是犹太归化者,使徒假定他们已知道这事);反之,圣彼得、保罗和约翰,教导外邦基督徒时,却说明该用什么武器攻打人类的这个恶毒仇敌(彼得前书5:8;以弗所书6:11-18;约翰一书2:14,5:1-5)。魔鬼虽然凶恶,可是如果没有我们的同意,他什么也不能作。所以只要人抵抗,效法耶稣击退魔诱,魔鬼就必要“逃跑”(马太福音4:1-11;路加福音4:1-13)。对抗魔鬼的最好方法是“亲近上帝”,以谦逊的祈祷向上帝求援(便西拉智训35:21)。若我们亲近上帝,上帝就必亲近我们,赏给我们“更多的恩典”(6节)。但若我们愿意亲近上帝,就必得先洁净我们自己,因此使徒给我们指出两种应有的洁净:(一)“要洁净你们的手”:“手”在这里指外面的行为,这种行为若合乎道德,就是纯洁的(以赛亚书1:15;约伯记17:9);(二)“要清洁你们的心”:“心”在这里指情感思想及内在意向,这一切都该是纯洁的(参阅以赛亚书1:16;诗篇24:4;马太福音5:28等)。使徒用“有罪的人”和“心怀二意的人”这两个称呼,是有意劝勉读者真心回头改守,离开罪恶,重度真实基督徒的生活。

  • 4:9 你们要愁苦、悲哀、哭泣,将喜笑变作悲哀,欢乐变作愁闷。
  • 4:10 务要在主面前自卑,主就必叫你们升高。

如果罪人愿意归向上帝,第一件应作的事,是该认识自己的可怜处境,因此雅各说:“你们要愁苦、悲哀、哭泣。”以前以为欢乐的,现在应该变为忧愁的:“将喜笑变作悲哀,欢乐变作愁闷。”这种改变应该是彻底而显示于外的,因为“悲哀”在此是指忏悔,摒除一切可引人犯罪的欢乐;“愁闷”是指内心的悲伤,由于这种悲伤,人有时甚至不敢举目望天(路加福音18:13)。但不要想这种谦逊的新生活没有安慰,因为谦逊人虽然缺少那种尘世虚假的安慰,却满享天上的慰藉。使徒重复6节的意思说:“务要在主面前自卑,主就必叫你们升高。”谦逊人受举扬的事,多次见于旧约和新约内(撒母耳记上2:7、8;约伯记5:11;箴言3:34,29:23;便西拉智训3:18;以西结书17:24;马太福音23:12;路加福音1:52,14:11,18:14)。在彼得前书5:6我们也读到几乎同样的话:“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他必叫你们升高。。”

  • 4:11 弟兄们,你们不可彼此批评。人若批评弟兄,论断弟兄,就是批评律法,论断律法。你若论断律法,就不是遵行律法,乃是判断人的。
  • 4:12 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灭人的。你是谁,竟敢论断别人呢?

作者在11、12两节,严厉训斥那些因诋毁而违反爱德的人,以结束这段抑制私欲的论题说:“弟兄们,你们不可彼此批评。”雅各在此再次称信友们为“弟兄”,是为教他们记得他们在主内彼此都是“弟兄们”(参阅1章第2个注释),大家既然都是弟兄,怎能犯侮辱、诽谤、诬告等罪过,以破坏耶稣所赐给我们的这个爱德的金科玉律呢(1:15,2:12)?谁触犯弟兄之爱(“批评弟兄,论断弟兄”,即批评他或判断他有罪)。就是触犯这条法律;谁不承认这条法律,就是自以为高过一切法律。像这样狂傲的人,简直“就不是遵行律法,乃是判断人的。”如果他成了审判者,便侵夺了上帝的权利,因为“设立律法和判断人的,只有一位”,就是给了我们法律,叫我们遵守,日后也要按这法律来审判我们,唯一“能救人也能灭人”的上帝(申命记32:39;撒母耳记上2:6)。“你是谁,竟敢论断别人呢”(参阅罗马书14:4、10),这句话很容易使信友记起耶稣在登山宝训中所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没有人立你为人的裁判者,你无权审判他人;应将审判权留给上帝(参阅马太福音7:1、2;路加福音6:37并注)。

  • 4:13 嗐!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做买卖得利。”
  • 4:14 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上图:主后180年罗马帝国的贸易网络和商品。来自欧、亚、非大陆各地的商品最后通过地中海的船队运到罗马,无数人靠着这个贸易网络谋生。

雅各在论真智慧的第二大段中(4:13-5:6),指明真智慧在于轻视财富。他写这一段时,在他的眼前有两等人,都是拜金主义者:第一等特别是指商人(4:13-17),第二等是富人(5:1-6)。商人通常多沉溺于世俗,贪恋金钱,他们距离真智慧多么远,自可想见。耶稣不是说过:“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这句话么(马太福音6:33;路12:31)?但是商人往往只信赖自己的金钱,从不想到上帝:这是多大的愚蠢和傲慢(16节)!使徒在此并不非难商业,他所非难的只是商人的傲慢自大,不服从上帝。雅各一提笔遂用商人所常说的话,生动描写他们的态度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做买卖得利。”这些商人细心打算,仿佛将来的时间(“今天”“明天”“一年”)完全系于他们的意愿,操在他们手中,而不顾上帝的措施,与路加福音12:16-21耶稣所设的比喻内的糊涂富翁无异,这是何等愚蠢!因为人连“明天”所发生的事,尚且不知道,何况一年之后的事?未来的事,是在上帝手里(箴言27:1),丝毫不在人的意愿;人的生命若上帝不加以维持,遂立即消逝。为此雅各直接向这种商人说:“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意思是说:不但你们的生命,就连你们自己也不过是“出现少时就不见了”的“云雾”。为形容人生的短促易逝,这实在是一个极正确切实的比喻!圣经上为形容人生的短促,除本书内所用的蒸气和迅速凋残的花外(1:11、12),尚用了其他相类似的比喻,如瞬息消逝的云烟(诗篇102:4),如白驹过隙的阴影(诗篇102:12,109:23;所罗门智训5:9),如射出不留痕迹的箭(所罗门智训5:12),如一去无踪的船(所罗门智训5:10)等。

  • 4:15 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使徒在15节承13节的意思,给他的信友提出一个在此环境中思想和说话的正确方式:不要说那种表现人类傲慢自大的话,因为真智慧教人要完全仰赖上帝。人的一切都系于上帝的意愿;人只应说:“主若愿意”,我们就怎样怎样(参阅哥林多前书4:19,16:7;希伯来书6:3;使徒行传18:21),这样才可表现我们如何完全服从上帝的圣意(参阅彼得前书3:17:腓立比书2:19、24;使徒行传21:14)。

  • 4:16 现今你们竟以张狂夸口;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
  • 4:17 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雅各向自己的信友指示了说话行事的正确态度之后,遂又面向这般商人说:“现今你们竟以张狂夸口,”你们看看,你们的这种作风是如何违反基督徒的信仰,“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意思是说:这种自夸全是来自人的骄傲,难免无罪。为此使徒作结说:你们是基督徒,你们明白这一切,你们也知道“行善”,而你们“却不去行”;因此你们便有罪了。若你们不知道,还情有可原;但是现在,你们既然明明知道而不去行,这就不能无罪了。这也正如耶稣所说的:“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加福音12:47、48,参阅约翰福音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