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便雅悯地亚拿突城的祭司中,希勒家的儿子耶利米的话记在下面。
  • 1:2 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在位十三年,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
  • 1:3 从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在位的时候,直到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西底家在位的末年,就是十一年五月间耶路撒冷人被掳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也常临到耶利米。

耶利米的父亲是一位祭司,所以,按着律法的规定,耶利米也是一位祭司,他也能在祭坛上侍奉上帝。当上帝呼召他的时候,他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去服侍祭坛的年纪。那么,相比于先知的身份,祭司的身份更具有稳定性。

第一,他只要按着规矩去献祭,检查百姓是否洁净,处理一下他所应当处理的事情即可。

第二,生活稳定,虽然犹大人对十一奉献似乎很不尽心,但是,起码有一定的生活保障。

第三,祭司为人民之中的贵族,先天性受人的尊敬。

但是,先知则是不一样。

第一,先知具有很大的危险性。正如耶稣在拿撒勒被人厌弃,拿撒勒的人几乎是要把耶稣退下山崖摔死。因为他们认为耶稣说了亵渎的话。难坏基督如此说:先知在本地是不受欢迎的。

第二,先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因为你不知道上帝下一步要求先知会去做什么事情。你看,一般都不会去做的事情,上帝要求先知去做:例如何西阿,上帝要求他取淫妇为妻子,并且收养淫妇所生的孩子;又如以西结等等。先知的工作,是要有很大的牺牲的精神。

第三,先知的工作是公开的。他是要公开宣讲上帝的信息。这样负担是比祭司重的多,祭司只要对来到他面前,请求处理的律法之事的个人就行。

耶利米先知被呼召的时间是,约西亚王在位第十三年,在耶利米蒙召之后,约西亚继续作王十六年,而接续作王的是有约哈斯,约雅敬,约雅斤和西底家。耶路撒冷被人攻陷发生在主前587年(也有认为是586年),但耶利米在此之后继续作先知。

  • 1:4 耶利米说,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 1:5 “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
  • 1:6 我就说:“主耶和华啊,我不知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
  • 1:7 耶和华对我说:“你不要说‘我是年幼的’,因为我差遣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什么话,你都要说。
  • 1:8 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 1:9 于是耶和华伸手按我的口,对我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
  • 1:10 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

首先,先知对于上帝的呼召是犹豫的。因为他已经为祭司,他的工作生活还是比较稳定的。他看到自己内心的软弱,并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作先知。

他说自己是年幼,不知道怎么说。但是,上帝会说,我会告诉你怎么说,上帝就按手在耶利米的口上,这是表示上帝按立他成为先知,也将当讲的话语传递给他。也就是说,上帝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说,当你面对需要宣讲上帝之信息的时候,不要惧怕,因为这时候,是上帝在告诉你在讲什么。就像耶稣基督对他的门徒劝勉:人把你们拉去交官的时候,不要预先思虑说什么;到那时候,赐给你们什么话,你们就说什么;因为说话的不是你们,乃是圣灵(马可福音13:11 )。也正如使徒保罗所说的: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罗马书 10:8)。

所以,上帝呼召我们,不是他犯了一个错误,选择了一个好像不怎么样的人。我们的怀疑和犹豫,是我们的小信。而我们的小信,不是我们谦卑拒绝上帝的事工,而是骄傲拒绝了上帝。
当上帝话语在耶利米的口中的时候,耶利米的事工是充满力量的。耶利米被上帝立在列国之上,他以上帝话语之能力,去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利米书1:1)

我们可以反思的是:

第一,话语是有大能的。不一定是造就,可能也是有拆毁的。因为只有拆毁错误的建筑,打破原本错误的基础,才能建造正确的基础。所以,上帝的话语首先是要拆毁人的自以为是,自以为义,然后,才是按着上帝的义建造全新的生命。

第二,话语是参与上帝的创造。因为,在创造的时候,上帝的话一出,事就成了。所以,神也是借着他的话语来成就他在地上的旨意。“雨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赛五十五10–11)

第三,真正的道是什么?真正的道是耶稣基督。使徒圣约翰如此说: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约翰福音1:1)。也就是说,上帝借着耶利米先知宣讲话语,实际上是耶稣基督来到世上工作的象征。基督来到世界上也是如此,拔出,拆毁,毁灭,倾覆,建立,栽植。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基督在世界上的时候,也是如此作工。而现在,他仍旧借着他的圣教会如此工作。所以,先知职分的真正实现是在耶稣基督身上完成的。古代的先知不过是传递道,而耶稣基督是真正的道成了先知了。

  • 1:11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耶利米,你看见什么?”我说:“我看见一根杏树枝。”
  • 1:12 耶和华对我说:“你看得不错;因为我留意保守我的话,使得成就。”
  • 1:13 耶和华的话第二次临到我说:“你看见什么?”我说:“我看见一个烧开的锅,从北而倾。”
  • 1:14 耶和华对我说:“必有灾祸从北方发出,临到这地的一切居民。”
  • 1:15 耶和华说:“看哪,我要召北方列国的众族;他们要来,各安座位在耶路撒冷的城门口,周围攻击城墙,又要攻击犹大的一切城邑。
  • 1:16 至于这民的一切恶,就是离弃我、向别神烧香、跪拜自己手所造的,我要发出我的判语,攻击他们。

上图:在大卫打败歌利亚的以拉谷,每年早春杏花盛开。以色列的杏树就是扁桃树(Prunus amygdalus),每年阳历1、2月间开粉红色或白色的花,花有5瓣,先开花后长叶,是当地春天最早开花的树。杏树的树形、初熟的果实与桃树相似,成熟后果实会裂开,露出其中的核,核里就是杏仁。
上图:在大卫打败歌利亚的以拉谷,每年早春杏花盛开。以色列的杏树就是扁桃树(Prunus amygdalus),每年阳历1、2月间开粉红色或白色的花,花有5瓣,先开花后长叶,是当地春天最早开花的树。杏树的树形、初熟的果实与桃树相似,成熟后果实会裂开,露出其中的核,核里就是杏仁。

第一个异象是银杏枝的异象,银杏树是春天首先发芽的树。这是表明上帝实现应许之迅速。也就是说,耶利米先知的使命——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是必须马上开始。因为上帝对于他的话是目不交睫地,时常儆醒注意着,绝对予以履行的。在希伯来文之中银杏枝是“shaqad”,是含有儆醒的意思,因为其他花木发芽的时候,银杏树早就萌芽开花了。凡是上帝和耶利米先知所说的话,必然马上实现。正如上帝与以赛亚先知所说的话,说:“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以赛亚书55:11)。”

第二个异象是一个烧开的锅,从北而倾。烧开的锅是惩罚的象征。将有许多民族从北方来侵略犹大,围困耶路撒冷。在圣城的门口各侵略民族要设立王座,来审判犹大人。不过,这些民族只不过是上帝手中的工作,上帝只是借着他们来惩罚自己的百姓。注意的是,耶利米开始侍奉的时候,以色列的人最大的仇敌是亚述帝国,而非是巴比伦。所以,很多犹大的政治人物认为耶利米先知是杞人忧天,现在我们的世仇是亚述帝国。但是,最终巴比伦帝国不断的扩展版图,最终扩展到耶路撒冷,将圣城拆毁。

在这里,上帝特别的指示说,最大的罪是敬拜偶像。因为犯了这种罪恶,废弃了西奈之约,背弃了他们的上帝。虽然,约西亚王有一定程度恢复对上帝的敬拜,但是,病入膏肓,为时已晚,他们甚至将假神搬进圣殿,假先知盛极一时。所以,当上帝所拣选的国度,却敬拜偶像的时候,国家必定衰微,这是犹大的真实的光景:富人欺压穷人、法庭施行不公义的审判。但是,邪恶的领袖和审判官们一次不落的去圣殿,假装全心全意侍奉主。就像以赛亚先知所谴责的:“因为这百姓亲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敬畏我,不过是领受人的吩咐。”所以,圣殿不圣,反而成为了贼窝了。而他们这样的行为就是上帝所要审判的!

  • 1:17 所以你当束腰,起来将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话告诉他们;不要因他们惊惶,免得我使你在他们面前惊惶。
  • 1:18 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
  • 1:19 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上帝对耶利米说,你当束腰,含有准备远行,上阵的意思。先知耶利米日后勇敢的走上先知的道路,一生侍奉上帝,攻击上帝的敌人。呼召他的上帝,绝不会离弃他的。先知对待敌人应当无所畏惧,因为他是蒙受上帝的神力。如果,先知不全心依靠上帝,上帝就不会帮助他,反而使他遭受敌人的威吓。所以,在上帝的帮助下,先知成为“坚城、铁柱、铜墙”,即便先知认为自己是软弱的、年幼的。但是,只要依靠上帝,上帝就会帮助他,使他成为坚城、铁柱、铜墙。如果有敌人攻击,这座坚固的城在上主的护卫下,他们的攻击时徒劳无功的。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真正上帝所选招的人,他在世界上可能是要遭受更大,或者说,是一般人眼中非常难担的担子,比如以赛亚、以西结、耶利米、圣保罗等等;没有享受,反而是一生劳苦,加重他们的负担,使他们一生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没有任何人间的福报,但是,正如圣经所说:“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以赛亚书30:20)。”因为,真正的赏赐在上帝那里,他们没有任何人间的福气,却有无与伦比天上的赏赐!

先知耶利米他接受上帝给予他的使命,也因此成为以色列人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先知之一。如果按着人的标准来衡量,他的服侍实在是一无所成,但是,从上帝永恒的角度来看,他的服侍是成功的。他孤军作战实属不易,他必须要抵抗众人,不接受当时时局和政治的影响,在重重压力之下,先知耶利米生活了四十年之久!

亨利・大卫・梭罗在《瓦尔登湖》的最后一章中写到:“如果一个人跟不上他的同伴,那也许是因为他听的是另一个鼓点儿。让他踏着他听到的音乐节拍而行,不管那拍子如何,或者能够行走多远。”

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十六24、26)

面对这一个严肃的问题,你的决定是什么?你愿意随波追流,还是背起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