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圣奥古斯丁主教的《迦拉太书注释》

我们应了解上帝的圣宠

使徒保罗致书迦拉达人的目的、是要他们了解上帝赐给的圣宠,使他们不再属于律法权下。当福音的圣宠传报给他们时,仍有一些割礼中的人,虽然为基督徒,却尚未明白圣宠的本身价值,而仍愿处于律法的重担之下。这律法是上帝加给那些不为义德、而为罪恶做奴隶的人;就是说,上帝为那些不义的人、制定公义的律法,是为了彰显而不是为了消除他们的罪恶。因为消除罪恶,非由那藉着爱德而活动的信德的圣宠不可。迦拉达人已获得了这恩宠,却仍愿处于律法的重担之下;他们认为,若不受割损礼,不遵守犹太人的其他礼规,福音对他们便毫无益处。

因此,迦拉达人开始怀疑向他们宣讲福音的使徒保罗,因为他没有像其他使徒们一样强迫外邦人犹太化。因为使徒彼得,曾对这些割礼派的人们让步;他假装承认:外邦人若不承受律法的担子,福音为他们便毫无益处。对于伪装一事,保罗在本书信内提起:他曾提醒过彼得。同样的问题,在保罗致罗马人书中也曾提起过;但是似乎不同:保罗解决了他们的问题,调解了犹太人与信主的外邦人之间的争执。

但在这封信里,是写给那些迦拉达人,他们被来自犹太人中某些人的权威所困扰,强迫他们遵守律法;他们开始信从那些犹太人,并以为使徒保罗没有讲真理,因为他不愿外邦人受割礼。因此,保罗就这样开始说:“我很惊奇,你们竟这么快就离开了以基督的恩宠召叫你们的那一位,而归向别的福音。”

因此,保罗在这开场白里,简单地提出这问题的重点。他在问候词中说:“我保罗蒙召为使徒,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在其他书信中从来没有过这种词句;他愿意在此清楚指出:那些怀疑他的人们不是由于上帝,而是由于人;并且就为福音作证的权威而论,他与其他使徒是平等的;因为他意识到:他蒙召为使徒,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而是由于耶稣基督和上帝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