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1 七日的头一日,黎明的时候,那些妇女带着所预备的香料来到坟墓前,
  • 24:2 看见石头已经从坟墓滚开了,
  • 24:3 她们就进去,只是不见主耶稣的身体。
  • 24:4 正在猜疑之间,忽然有两个人站在旁边,衣服放光。
  • 24:5 妇女们惊怕,将脸伏地。那两个人就对她们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 24:6 他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当记念他还在加利利的时候怎样告诉你们,
  • 24:7 说:‘人子必须被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
  • 24:8 她们就想起耶稣的话来,
  • 24:9 便从坟墓那里回去,把这一切的事告诉十一个使徒和其余的人。
  • 24:10 那告诉使徒的就是抹大拉的马利亚和约亚拿,并雅各的母亲马利亚,还有与她们在一处的妇女。

1节,四圣史相同。路加随后直接记述妇女们见堵塞墓穴的圆石已滚到一边去了,这是引她们惊讶的初步;及到了里面又不见了圣尸,更增加了她们惊讶的心情。原来她们没有想到耶稣复活,而只想耶稣的尸体被人偷去了,因而踌躇,不知如何是好。“主耶稣”连用,使徒行传与诸书信中常指荣耀复活起来的耶稣,福音中仅见此处。按此处记载她们进入墓洞后才有二位天使发现出来(与约翰福音同),但按马可福音16:5她们进入墓洞时见一位天使坐在里面。妇女们称所见的二位天使为“人”,因为他们发现出来,取了人的形像。但是当日在以马忤斯二位门徒口中已称他们为天使(23节)。妇女看见他们的服装光耀夺目,知道是天上来的使者,惊骇是自然的。天使向她们所传的喜讯,语气中略有责备的意思:坟墓本是安葬死者的地方,怎么能来这里寻找活人呢?因为你们所找的耶稣复活了。以后天使提醒她们耶稣早已预言过的那些话,是怎样实现了。这三四天内关于耶稣被交付人手、受难、钉死的一切,都一一应验了,关于耶稣第三日,即今日耶稣复活的事,也必定应验。天使拿耶稣说过的话,来提醒她们,她们就想起了耶稣再三说过的话(9:22、44;18:31-33),也真信耶稣复活起来了,并把这喜讯报告给十一位使徒(犹大已除外)和别的门徒。按圣史记耶稣预言受苦、钉死、复活时,虽没有说明妇女在场,但按8:1-3耶稣于各处传道时,她们常跟随服侍耶稣和使徒们,对耶稣的这个预言一定也已有所闻。10节特提出三个妇女的名字,她们对耶稣的复活是很有关系的证人。前二位已见于8:2、3,第三个是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马可福音16:1)。马可福音未记约亚拿,而以撒罗米来代替。使徒们对耶稣由墓中复活的希望,比妇女们还少,因此他们视妇女的报告为无稽之谈。他们以前的确不明白耶稣对自己的死和复活所说的预言(9:45;18:34)。只有藉不可否认的事实,才能感化他们的硬心去相信耶稣真复活了。见36-42节。

  • 24:11 她们这些话,使徒以为是胡言,就不相信。
  • 24:12 彼得起来,跑到坟墓前,低头往里看,见细麻布独在一处,就回去了,心里希奇所成的事。

彼得对妇女们所传报的,虽也怀疑,但为证验她们的话,就跑到坟墓那里,看个究竟。他见墓中只留下细麻布,即裹尸布,就十分惊异,这惊异是疑信参半的表示。按约翰福音20:3-10,彼得是与约翰同去的。路加只记彼得,因此有的学者以为彼得曾两次到坟墓查看:一次是单人去的,一次是与约翰同去的。事实上也许彼得只一次到过坟墓,且是与约翰同去的,路加所记的不如约翰福音详细(参阅24节)。12节不见于许多古卷,大概因与约翰福音所记的不同而被删去。

  • 24:13 正当那日,门徒中有两个人往一个村子去;这村子名叫以马忤斯,离耶路撒冷约有二十五里。

耶稣复活当日发现给去以马忤斯的二徒,为路加所独记。马可福音16:12仅说:“这事以后,门徒中间有两个人往乡下去。走路的时候,耶稣变了形像,向他们显现。”,所说的二徒不是使徒,而是9节所说十一位使徒以外其余人中的二位:一位名叫革流巴(18)。按学者的意见,这革流巴即约翰福音19:25的革罗罢,他的妻子曾站在十字架旁。按赫格西仆(Hegesippus二世纪史家)所载:革流巴与圣约瑟为同胞兄弟,即耶稣的叔父,他的儿子西缅在耶路撒冷主教雅各伯死后继任为主教,年九十八岁,殉道而死。按古来的传说:那位与革流巴往以马忤斯去的另一位门徒,即革流巴的儿子西缅。他们二人于耶稣复活那天由耶路撒冷起身时,已听到妇女和彼得与约翰由坟墓回来的报告(22-24)。逾越节的正日过了以后(尼散月十五日),朝圣者不必整八日留在圣城,第二日即可动身回家。因此可以明白为什么他们那天离圣城回以马忤斯去。关于以马忤斯村在何处的问题,近代学者颇有争执。按四一七世纪的教父都以玛喀比时代的以马忤斯(玛喀比传上3:40、57,教父时称尼科波利斯Nicopolis),为二门徒所去之地,今称伊默斯(Amwas),此地为玛喀比和罗马时代的一个重镇,在圣城西约约七十多里,但与路加本处所记约有二十五里的小村庄不符。按33节所说二徒当晚返回圣城的事,可知上述的以马忤斯城过于遥远。因此十字军时代按另一古传说,以今称谷贝布(Qubeib)的村庄为耶稣给二徒发现之地,此村位于圣城西北十一公里,大概也就是二十多里。按考古家近年来的发掘,此村公元前三四世纪直到罗马时代常有人居住。在十字军所建之大堂中也发现所谓革流巴的住宅的遗址。

  • 24:14 他们彼此谈论所遇见的这一切事。
  • 24:15 正谈论相问的时候,耶稣亲自就近他们,和他们同行;
  • 24:16 只是他们的眼睛迷糊了,不认识他。
  • 24:17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走路彼此谈论的是什么事呢?”他们就站住,脸上带着愁容。
  • 24:18 二人中有一个名叫革流巴的回答说:“你在耶路撒冷作客,还不知道这几天在那里所出的事吗?”
  • 24:19 耶稣说:“什么事呢?”他们说:“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事。他是个先知,在上帝和众百姓面前,说话行事都有大能。
  • 24:20 祭司长和我们的官府竟把他解去,定了死罪,钉在十字架上。
  • 24:21 但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不但如此,而且这事成就,现在已经三天了。
  • 24:22 再者,我们中间有几个妇女使我们惊奇;她们清早到了坟墓那里,
  • 24:23 不见他的身体,就回来告诉我们,说看见了天使显现,说他活了。
  • 24:24 又有我们的几个人往坟墓那里去,所遇见的正如妇女们所说的,只是没有看见他。”

上图:拿撒勒村凿在磐石里的坟墓。
上图:拿撒勒村凿在磐石里的坟墓。

他们正谈论和争辩的时候,耶稣走近他们,但他们的眼睛被一种超自然的能力所抑制,认不出耶稣来,这样,他们可以自由谈话,发表自己的意见;另一方面耶稣也能慢慢开导他们,给他们解释基督如此受苦受难,完全是为应验先知的预言。“脸上带着愁容”,是说近几天来的遭遇使他们神形苦恼,显露于外。革流巴的答话似欠和气,答非所问,责怪客人独对这几日来的大事,竟无所闻。耶稣所问“什么事呢?”语调很和气,表示不但不知出了什么事,且也愿意知道所出的事。19-21节二徒的答话,不仅是他们二人对耶稣的思想,也可以代表当时所有门徒和使徒的思想。他们以耶稣是一位先知。“在上帝面前”,是说上帝赏了他显奇迹的异能,因奇迹坚固了他的道理。“在众百姓前”,是百姓信他是一位上帝所派来的大先知。二徒把钉死耶稣的事归咎于犹太的政教首长,没有归咎于百姓。门徒们把耶稣看作拯救以色列人的基督;但他们的看法还是一味地希望他拯救犹太人摆脱罗马人的统治。自二徒的谈话上还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的老师仍怀信服、爱护和尊敬的心,不过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对他们太残酷了,对这些初离善师的弟子打击太大,难免不败兴失望。二位最后也把今晨在坟墓那里所发生的事对那客人述说了,似乎他们对妇女所得的显示和耶稣复活的事,还是怀疑不信,主要的关键是他们自己“只是没有看见他”。约翰福音是他复活起来,应当显现出来,好叫他们信服。“现在已经三天了”,似乎说他们希望的,就是耶稣今天应复兴以色列国,可是今天依然没有实现,因此他们忧愁失望,离开圣城到乡间去解闷。

  • 24:25 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
  • 24:26 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
  • 24:27 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扮作陌生人的耶稣静听他们讲完后,开头就明明责备他们。责备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信心,或因不信耶稣论自己复活所说的预言,而是因为他们错懂了圣经,以为先知所预言的基督是征服世界统治万邦的君王。他们至今还不明白基督必须经过苦难,然后才进入荣耀的道理(约翰福音20:9)。因此他就把摩西五经和先知书中有关基督的预言都一一给他们解释了。关于基督必须受苦的预言,这几天已在他们前实现了,因此那有关复活和荣耀的预言也必定实现。26节“应当”二字是耶稣预言自己受苦再三重复的字眼(9:22;13:33;17:37;24:44),表示基督所走的苦路,是上帝势在必行的计划。耶稣给二徒说的每一句话就像一只火把,炽热了他们的心,因此二徒当耶稣隐没以后就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 24:28 将近他们所去的村子,耶稣好像还要往前行,
  • 24:29 他们却强留他,说:“时候晚了,日头已经平西了,请你同我们住下吧!”耶稣就进去,要同他们住下。

耶稣扮作陌生人发现,本为二徒的好处。既已临近二徒所到之地,还装作前行的模样,是给二徒一个挽留自己的机会。因他们受教和款待自己的好心,耶稣要显露真相来报答他们,并安慰他们几日来的忧苦,也使他们作为自己复活的证人与传报者。29节对时候晚了的说法,大概指下午四五点钟(参见9:12;马可福音14:15;马太福音6:35;耶利米书6:4)。

  • 24:30 到了坐席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
  • 24:31 他们的眼睛明亮了,这才认出他来。忽然耶稣不见了。
  • 24:32 他们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 24:33 他们就立时起身,回耶路撒冷去,正遇见十一个使徒和他们的同人聚集在一处,
  • 24:34 说:“主果然复活,已经现给西门看了。”
  • 24:35 两个人就把路上所遇见,和擘饼的时候怎么被他们认出来的事,都述说了一遍。

耶稣与二徒就按当时坐席的风俗,侧卧在垫子上。耶稣所行的“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等仪式,原是犹太人普通用饭时家主所行的;席间若是有位文士,这体面仪式就让他行。二徒把这面子让给了这位精通经典的客人。耶稣行完这仪式,二徒的眼就开了,认出是耶稣来。不必设想耶稣用了一种特殊或惯用的分饼样子,以致门徒认出他来。耶稣现在才叫他们认出,是因为他已给他们讲明了十字架的道理,他们又恢复了对真正基督的信心,在他们眼上所放的那无形的帘子(16)遂被揭去。显现的目的已经达到,耶稣遂即隐去。二徒既见了耶稣,遂完全改变,不仅信耶稣复活,且又作了耶稣复活的见证人。当晚他们立刻动身返回圣城,把所遇见的事报告给使徒和别的门徒,他们到了使徒聚集的地方,还没有报告自己的事,使徒们就先向他们说了耶稣发显给彼得的事。圣保罗于哥林多前书15:5也提过这次显现。关于“分饼”的问题,古教父(另外西方教父),和一些十六、十七世纪的神学家,认为30节耶稣所行的是祝圣圣体的动作(22:19)。35节“擘饼”一词是教会初期对圣体圣事的术语(使徒行传2:42;20:7;哥林多前书10:16)。但现代的学者认为此处的动作仅是普通晚餐时所应行的动作,在耶稣增饼的奇迹时也行过(9:16;马可福音6:41),也是犹太人用饭时普通行的。二门徒既没有参加建定圣体的事,现今怎样能知道是成圣体,因而认出耶稣来呢?

  • 24:36 正说这话的时候,耶稣亲自站在他们当中,说:“愿你们平安!”
  • 24:37 他们却惊慌害怕,以为所看见的是魂。
  • 24:38 耶稣说:“你们为什么愁烦?为什么心里起疑念呢?
  • 24:39 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 24:40 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脚给他们看。
  • 24:41 他们正喜得不敢信,并且希奇;耶稣就说:“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
  • 24:42 他们便给他一片烧鱼。(有古卷加:和一块蜜房。)
  • 24:43 他接过来,在他们面前吃了。

按此处耶稣显现给使徒们的时间与上段的事紧相连接,是以马忤斯二徒返回圣城向他们报告的当晚,约翰福音20:19所提的也是此次发现,即一周的第一天晚上。二徒回来报告的时候,按马可福音16:13所说:他们仍不信。因此耶稣显现,解除他们的疑团。按约翰福音20:19的记载,那时他们因怕犹太人,门窗都已紧闭,几日来受了惊吓的使徒,更为小胆。他们见一个人骤然立在他们中间,自然惊惶失措,一定想是见了神鬼,有肉体的人绝对不能如此进来。耶稣先安定他们的心,就用普通问安的话向他们说:“愿你们平安!”然后叫他们看自己的手足,并让他们摸(约翰福音20:25、27),为证明自己是从死中复活了,肉身还是他的肉身,他还是他们的师傅,而不是鬼魂,因为魂是无骨无肉的。按着神学家的总结,耶稣复活后的肉身已有四大奇恩:神光(即荣耀四射,美丽绝伦)、神速(即速度超时,没有距离)、神透(即超越空间,没有障碍)和神健(即健康永存,不死不灭)。耶稣把手足指给他们看,也让他们摸,耶稣如此作,足够消除他们的怀疑了,但41节所述,使徒们还是不信。这种迟迟不信的态度,似乎有些反常。不过,该当承认,他们这几天来,心灵上受的打击太大了,如今耶稣忽然显现,光景骤变,因着见到耶稣的喜乐太大,明悟难以立刻清醒。加之,在狂喜的时候,容易发生错觉,使他们不敢相信他们的眼所见的不误。因此,耶稣又进一步证明自己实在是他们以前的老师,就向他们要吃的,虽然耶稣复活后的肉身是神性的(哥林多前书15:44),本来不需要饮食,但为在使徒前证明自己实在有肉身,一定不仅是外面像吃,却也实在吃了(多比传12:19)。使徒们先前对耶稣这种不轻易信服的态度(41),然后他们才信了,因此他们对耶稣复活作证的证言,实在是不容怀疑的。

  • 24:44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
  • 24:45 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
  • 24:46 又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
  • 24:47 并且人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

路加在书末很快地就结束了自己的作品,由44-53节两段中只搜集了耶稣所说的几句重要的话和他升天的事,而没有指出时间。若仅按本处所载:耶稣说完最后的预言,即领他们出城升天去了,好像都发生在复活日的晚上,即44与43节相连,50与49节相连。但是若看他写的使徒行传1:3-14,把此处叙述不全的事,特别补充说:“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地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上帝国的事……”他以使徒行传第一段来补充自己福音书的末段。耶稣最后训言的主旨是叫使徒们完全了解上帝打发圣子到世界上来救人的整个计划:上帝要圣子必须藉自己的苦难、受死和复活拯救人类。这计划上帝已多次启示给先知,耶稣已数次用“必须”二字表示上帝在自己身上所有救人的计划(9:22、44;17:25;18:31-33;22:37)。耶稣受苦而死,不是耶稣被人征服了,而是满足上帝的计划。耶稣的苦难、死亡、复活已成了铁一般的事实,但是这些事实在整个救世史上有什么意义,使徒们必须完全明白,才堪作他的证人(48)。耶稣这最后的教训即是为这目的。这教训与他在对以马忤斯二徒所说的相同,但是在这两处用字上有些区别,有应注意的价值。对以马忤斯二徒圣史用“讲解”二字,叫他们明白的,只是有关基督的预言。而此处说:“耶稣开他们的心窍”,叫他们明白圣经(45,参阅使徒行传16:14;以弗所书1:18),使他们的明悟不只靠人的推理,而是要靠“智慧和启示的灵”(以弗所书1:17)懂得旧约,另外叫他们明白其中有关基督的预言都一一在自己身上应验了,也使他们按其中已含的真义去讲解。耶稣恩赐使徒通晓圣经,是叫他们因他的名字去宣讲,即叫他们宣讲耶稣是怎样的基督。讲悔改和赦罪的道理,是说:叫人为得基督的救恩,必须回心转意,改变自己的生活,承认天父为自己的大主(8:3;马可福音1:4),因此获得罪赦(1:77;耶利米书31:34;使徒行传2:38等;5:30等;10:39-43;13:47;哥林多前书15:3等)。救恩即是叫人摆脱魔鬼的统治,而不是像犹太人所想的是摆脱罗马人的统治。“从耶路撒冷”,因为此处是犹太人的宗教中心,宣讲福音也应从此处开始,又因为基督的救恩先许给了犹太人,以后也许与整个人类,因此也向普世万民宣讲,犹太人仅是传播这救恩的媒介而已。

  • 24:48 你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
  • 24:49 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耶稣之所以派使徒们去宣讲自己的福音,因为他们是堪当“受派遣”(“使徒”一词的原文本意)的见证人:他们三年之久亲炙圣化,旧约指着耶稣所预言的,他们都亲眼看见在他身上全部应验了。使徒们也实在明了他们自己作见证的价值,日后在传教时,他们再三强调这种价值(使徒行传1:8、22;2:32;3:15;4:33;5:32;10:39、41等;13:31;另外1:22)。耶稣为帮助他们善做自己的证人,便吩咐他们在耶路撒冷等候天父所许的恩惠降临,这恩许即指上帝圣灵,已在约饵书3:1-5预言过。上帝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要把他们完全改造:以前是昏愚的,现在却成了智慧的,以前胆小,现在却勇敢,公开宣讲耶稣为真正的基督,且为证明这一切,甘愿殉道而死。49节耶稣所吩咐的话,由使徒行传可知是耶稣临升天前所说的。

  • 24:50 耶稣领他们到伯大尼的对面,就举手给他们祝福。
  • 24:51 正祝福的时候,他就离开他们,被带到天上去了。
  • 24:52 他们就拜他,大大地欢喜,回耶路撒冷去,
  • 24:53 常在殿里称颂上帝。

上图:在耶路撒冷圣殿山东望橄榄山。
上图:在耶路撒冷圣殿山东望橄榄山。

路加极简略地以耶稣升天的事迹,结束了他的福音。耶稣升天,按使徒行传1:3是在复活后第四十日。到了那一天领着使徒出城来,向伯大尼村走去,是说耶稣领他们出城后,往伯大尼村去的路上走去,这路先要越过橄榄山,伯大尼即在山的东麓(19:29)。按使徒行传1:12的记载,耶稣没有到伯大尼,而在橄榄山上就升天去了。按古今的传说:耶稣升天的地点是在该山的最高峰上,今仍有属回教徒的升天小堂,指明为升天的地点。耶稣临升天时,先照祭司祝福的仪式(利未记9:22;便西拉智训50:22)祝福了使徒。51节的意思是说耶稣这次离他们升天,不是像复活后四十天内所有的显现后,忽然隐没了(24:31),而是领他们到了橄榄山上,在他们前慢慢地升起不见了,是用了一种隆重的外面仪式,结束了他复活后一切的显现,此后他再不与使徒有如以往的来往了。耶稣此次升天不是说他在这以前不在天上,因为他复活后,已与他光荣的人性进入了上帝的光耀内(罗马书1:4;歌罗西书1:18)。此次升天是表示耶稣救世的大工已经完成,以后圣灵来继续他的功业。从此使徒们虽然肉眼在世上再看不到耶稣,但他在神灵方面仍永不离开他们,因为他直到世界穷尽天天还同他们在一起(马太福音28:20)。耶稣虽升天去了,但使徒们如今深信耶稣已复活,他们现今既有信心,所以回城时,虽然离别了老师,仍感觉莫大的喜乐,因为基督胜利了。他们怀着这样喜乐的心情,天天进圣殿赞颂称谢上帝,参加一切恭敬上帝的礼仪。此时圣殿为使徒还是合法的祈祷所,精神的真以色列离开犹太教和它的敬礼是日后渐渐发生的。路加以在圣殿的敬礼开始了基督救世的喜讯,也以“常在殿里称颂上帝”作救世者福音的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