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9:10一段可说是8-11章一段的扼要重述。今将15-19:10一段的分析、内容与要义,合并讨论。约翰愿在本段内把12-14:5一段好像以戏剧体所写的一切予以结束;换句话说,就是约翰愿意把羔羊和他的信徒,与大龙和它的信徒,在历史的舞台上所形成的两大阵营,和所发生的剧烈战争,在本段内作一个结束。这一大段(15-19:10),显然分为两部份:15、16为第一部份,简单而威严地描述上帝的敌人所受的惩罚;17-19:10为后一部份,以戏剧体且以神秘的文笔描述上帝敌人的化身——罗马帝国所受的惩罚。今将此二部份详述于下:

在第一部份(15,16)中记载了“七碗”组。此组与“七号角”组虽颇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极明显的不同,即“七号组”是泛指全世界所将受的惩罚;“七碗组”却特指敌基督的国所要受的惩罚。恐怕有人要问:为什么七碗倾倒后所发生的灾祸称为“最后的七种灾祸”?学者们对这一问题的解释很多,但最可取的解释似乎是:这些灾祸之所以称为最后的灾祸,是因为指两只巨兽和随从它们的人所受的最后的灾祸。前面已多次提过:本书在记述每一“七组”以前都有一个序幕,“七碗”组的序幕即是15-16:1。约翰在这序幕中先描述胜利者的凯旋,和那七位天使的使命,随后在16章中说明那七位天使如何奉行了他们的使命。

在第二部份(17-19:10)中,记载了罗马帝国所受的惩罚。约翰对此点描述得特别详细,因为对启示录的读者有密切的关系;按本书的体例,罗马帝国所受的惩罚,就是上帝审判世人的一幕;我们知道,上帝的国,具有三个大敌:大龙、巨兽和假先知(即第二只巨兽)。这两只巨兽藉着当时的罗马帝国以惨绝人寰的酷刑磨难上帝的国。第一世纪的信友,直接所受的一切迫害,都是由罗马帝国而来,可是约翰向信友们解释这种迫害,表面看来是出于罗马帝国,但暗中推动这些迫害的,却是与上帝为敌的大龙——撒但。由于这种心理,约翰先描写罗马帝国的灭亡,然后才描写那两只巨兽和大龙的灭亡。17、18两章是分不开的:前章描写罗马帝国的权威和她荒淫的生活;后章描写罗马帝国的沦亡和她沦亡的原由,并描述各级人民对这沦亡的反应和所唱的哀歌。19:1-10一段与前章相反,描写天朝的神圣,对于罗马帝国的沦亡,所表示的欢乐。神圣所有的欢乐是因为战争教会的大敌灭亡了。

  • 15:1 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上帝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
  • 15:2 我看见仿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上帝的琴,
  • 15:3 唱上帝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说:“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或译:国)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
  • 15:4 主啊,谁敢不敬畏你,不将荣耀归与你的名呢?因为独有你是圣的。万民都要来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义的作为已经显出来了。”

1节所述第七个异象,即七位天使拿着最后七种灾祸的异像。“上帝的义怒”藉着这七种灾祸就算发尽,换句话说,经过这七种灾祸之后,敌基督的国已注定被消灭无疑。这异象是出现在天上,并按5节所述,七位天使是由天上盟约的帐幕——圣殿内出来的。关于这七位天使,不少经学家认为就是那七位手持七号角的七位天使,参阅8:2。有如4、5两章为七印组,8:2-5为七号角组的序幕,本章2-8节即是“七碗组”的序幕。这序幕,原是启示文学体裁,无关宏旨,我们在此所应该注意的是这序幕的用意。这序幕不论是记述圣人的凯旋歌也好(2-4),或是记述七位天使准备惩罚大地的奇象也好(5-8),同是表示这七种灾祸所发生的效果。所有的效果总归于二:(一)与敌基督对抗作战的信徒即是胜利者;(二)任何人不能进入圣殿,恳求上帝息怒,不惩罚世人,因为这是上帝最末所施的惩罚。参阅利未记26:21。得胜的信徒所站的“玻璃海”(2),就如4:6所注释的,是表示上帝的卓越性,表示造物主与受造物之间的绝对分别。这玻璃海“有火搀杂”,所谓“火”大概是指上帝所要降的惩罚,也有些学者认为是指信徒们所应受的一切磨难,也就是因这些磨难使信徒成了胜利者(哥林多前书3:13)。得胜者不但是指那些为主殉道的圣徒,也是指全部的圣教会,即指一切因羔羊的宝血得到胜利的信友,连凯旋的教会也包括在内。信徒们是“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为明白此语,应参阅13:11-18注释。Cerfaux曾说:信友们之所以获得胜利,是因为他们先蒙受了上帝的救恩。参阅7章和14:15并注。这些胜利者,就如从前以色列子民渡过红海以后,唱了一首凯旋歌(出埃及记15:1-21),现在他们脱离了为罪恶奴役的世界,进入了圣教会,蒙受了救恩,也唱“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有些学者见到新约的信友还要唱旧约摩西的歌曲,就觉得奇怪,因此他们认为“摩西的歌”是旧约的圣人所唱的,“羔羊的歌”是新约的圣人所唱的(安得列,Primasius);另有些学者却主张,摩西的歌曲是一切圣人所唱的,羔羊的歌曲,只是那十四万四千童身者所唱的(14:1-5)。以上两说,理由似乎都不十分充足:据我们推想,约翰此处愿意表示上帝的大能:就像古时上帝得胜了法郎,今日也得胜了巨兽:同时还愿意表示羔羊因他的血所立的功劳和获得的胜利。3、4两节的歌词,就它的结构来说,是一首集句的歌曲,除暗示出埃及记15:1-21外,还暗引了历代志上16:9;诗篇95:5,111:2;阿摩司书4:13;耶利米书10:6;玛拉基书1:11;诗篇86:9;就它的意义来说,是赞颂上帝的全能照顾和至公至义。在歌词中未提及殉道之事,这是因为唱歌者不但是为主殉道的圣人,而且也是那些因羔羊的宝血获得胜利的一切信徒。

  • 15:5 此后,我看见在天上那存法柜的殿开了。
  • 15:6 那掌管七灾的七位天使从殿中出来,穿着洁白光明的细麻衣(细麻衣:有古卷是宝石),胸间束着金带。
  • 15:7 四活物中有一个把盛满了活到永永远远之上帝大怒的七个金碗给了那七位天使。
  • 15:8 因上帝的荣耀和能力,殿中充满了烟。于是没有人能以进殿,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灾完毕了。

约翰看见“在天上那存法柜的殿开了。”这句话可与11:19相参照。帐幕、祭坛和日后所建的圣殿,都是遵照上帝的吩咐按天上圣殿的原型建筑的(出埃及记25:9、10;希伯来书8:5)。作为天堂缩影的帐幕或圣殿,犹太人看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那掌握七种灾祸的七位天使,就是从这个至圣的地方出发。他们所穿的“洁白光明的细麻衣”,“胸间束着金带”,相似祭司的装束,相似君王的佩戴,且也相似人子的穿戴(1:12、13);天使的服饰是表示他们在天上,就如圣人们一样,也享有祭司和君王的地位。那七位天使由四个活物中的一个接受了七个碗:像这样细小的节目,也有它的深意:这四个活物,很可能是侍卫上帝御座前的“基路伯”,他们又是一切受造物的象征(见4:6);他们中一个交给了七位天使惩罚世界的工具,好像是说至高的天使委任了那在上帝前侍立的七位天使去惩罚敌基督的国度。天使一出离了天上的圣殿,这圣殿就“充满了烟”(列王纪上8:11;出埃及记40:34、35),因此没有人能进入圣殿,去求上帝饶恕世人;因为上帝的义怒在这一次非发泄不可,必要惩罚与上帝敌对的一切权势。有些经学家为申明本节的意义引用保罗的一句话说:“落在永生 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希伯来书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