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 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

14:1-15:13是讨论信心软弱和信心坚强人的问题。保罗闻知在罗马有两等信友为了一些问题,争吵不休,有伤爱德,为此在书末设法使他们在基督内合而为一,遂以基督的爱为原则,劝勉他们一切行动要以爱德为转移,因为只有这样人才能让上帝喜悦,而获得众人,即教会的赞许(14,15,18)。“信心软弱的”,究竟是指些什么人呢?不能确知。敖黎革讷以为是指那些信奉基督而仍遵守摩西律法的犹太人。金口圣约翰和他的弟子都从此说。原来在罗马侨居的犹太人很多。摩西律法除禁止吃猪肉外,并不禁止吃其他禽兽肉,也不禁止喝酒。伯拉纠(Pelagius)和圣奥古斯丁等以为本章和哥林多前书8章一样,是讨论祭肉的问题(见下);还有一些学者主张是指归依基督的犹太保守派的人。此说现代的学者都予以摈弃。至于主张前二说的学者已不多见,即有主张者,已多加以改变。现代的一般学者大都随从亚历山大的革利免的意见,以为是指那些主张禁欲的信徒(Ascetae)。按本章所说,这些禁欲的苦身者,在一些日子内(5)不吃肉也不喝酒(21),只吃蔬菜(2),并且以为有些食物是不洁的(14)。因此他们轻看那些百无禁忌,任何食物都吃的弟兄们(3),但有时他们心中也犹豫不决(23)。这些信心软弱的罗马信友与把犹太教礼规和诺斯士派的原理和风俗混合为一的歌罗西信友相似(歌罗西书2:16)。但这里所说的相似,只是外表上的相似,因为实际上,罗马信友的错误,只在品格不够开通,而无害于信心;但歌罗西的信友则不然,他们的错误却是在信心上有了差池。其次关于有些罗马人在信心上的弱点与哥林多的信友向保罗所提的祭肉问题,全然不同。至于主张这两城信友的问题是同一的原故,乃因为保罗对这两城信友的劝勉都是以基督的爱为根据(参考一下哥林多前书8章,然后再比较一下罗马书14:14、15和哥林多前书8:11-13)。关于信心软弱的人,虽不能确指是什么人,但大概是指那些归依基督的犹太人,因为他们自幼习惯遵守禁日和忌食的细小规矩,归依后仍不能立时明白在基督内所享有的自由,为此仍旧遵守他们的古老风俗。保罗此处虽然把自己列在信心坚强者之中(14,17,18,20),但不因为信心坚强就有责信心软弱者的权柄,反之信心坚强者应当以爱心对待信心软弱的人,因为上帝自己接纳了他们,在领洗时赏赐他们作自己义子的鸿恩(3),为此,信心坚强的信友和信心软弱的信友,不可为了一些无关善恶的习俗彼此争吵不睦。

  • 14:2 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
  • 14:3 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因为上帝已经收纳他了。
  • 14:4 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

2-4节,保罗提出信心软弱者和信心坚强者不可彼此判断的唯一理由,因为两者都是吾主耶稣的仆人,只有主人才有判断仆人的权柄,仆人没有判断仆人的权柄。在4节他还特别劝告软弱者不要判断坚强者,因为坚强的弟兄们,虽然不禁食,不分别日子,但不能因此就算是次等信友,吾主耶稣自会有办法,使他们在信心上站得住,立得稳,换句话说,就是叫他们按照上帝的圣意,善度信友们的真正生活。

  • 14:5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
  • 14:6 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上帝;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上帝。
  • 14:7 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
  • 14:8 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 14:9 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

苦身克己是为讨上帝喜悦而苦身克己,享受自由者是为荣耀上帝而享受自由:“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即谓让各人随从自己的良心好了!信友生活的要素不在乎是否遵守旧日的习俗,而在乎是否为上帝而生为上帝而死(加拉太书2:20):吾主耶稣既然是信友们绝对的主,信友们就该为他而生为他而死,因为上帝因着耶稣的圣死和复活已立他为信友们的主(腓立比书2:11)。他是生者的主,也是死者的主;我们理应按照各人的良心为他而生,为他而死:这是最重要的事,其他任何事都是次要的。

  • 14:10 你这个人,为什么论断弟兄呢?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因我们都要站在上帝的台前。
  • 14:11 经上写着:“主说:‘我凭着我的永生起誓:万膝必向我跪拜;万口必向我承认。’”
  • 14:12 这样看来,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上帝面前说明。

在11节保罗引证以赛亚书49:18和45:23,他在腓立比书2:10、11也引证了同样的话,不过两处的目的不同。在本处是为证明耶稣是审判万民的主宰,在彼处是为证明耶稣圣名的光荣。10-12三节保罗教训罗马教会中坚强与软弱的两等信友,劝勉他们不可彼此判断,免得他们双方都陷于错误之中,因为绝对不会错误的审判者只有一个——上帝。且提醒他们应该常常记得他们都是站在上帝审判台前的受审者:“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上帝面前说明。”

  • 14:13 所以,我们不可再彼此论断,宁可定意谁也不给弟兄放下绊脚跌人之物。
  • 14:14 我凭着主耶稣确知深信,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惟独人以为不洁净的,在他就不洁净了。
  • 14:15 你若因食物叫弟兄忧愁,就不是按着爱人的道理行。基督已经替他死,你不可因你的食物叫他败坏。
  • 14:16 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毁谤;
  • 14:17 因为上帝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
  • 14:18 在这几样上服侍基督的,就为上帝所喜悦,又为人所称许。

“不给弟兄放下绊脚跌人之物”,所谓碍脚石或绊脚石是表示立坏表样,引人犯罪的事,参阅马太福音13:41,18:5-11以及相关的注释。保罗用这句话劝勉那些信心坚强者,不可滥用基督福音内的自由,作出有害于信心软弱者的事。虽然他明知按耶稣所讲过的道理(马太福音15:11),没有什么所谓洁与不洁的东西,但仍然强调坚强者应该避免作软弱者认为恶表的事,免得叫他们因此忧闷,甚至跌倒,因为爱德是至高无上的诫命。基督为软弱的弟兄们死去,坚强的弟兄为什么不能避免一件极容易不作的事呢?16节“善”一词,是指信友们在基督内所享有的自由权,“被人毁谤”是指教会全体感到不安。两千年来,不知多少次信友们因教区与教区,或修会与修会之间的争权夺利,感到多么的伤心不安!“上帝的国不在乎吃喝”,即谓这些饮食之事对信友们的生活,都是无关轻重的事,信友生活的本旨在乎“公义”,即上帝因着人的信心而赐给人的正义(3:21-26)。17节“和平”即人成义后与上帝和好而享受的和平(5:1)。“圣灵中的喜乐”,即上帝圣灵给上帝的义子所赏的超性的喜乐(加拉太书5:22)。如果信友们依据这些原则事奉基督,才算实在为基督而生,为基督而死(9),他不但为上帝所喜悦,并且为众人所称许。

  • 14:19 所以,我们务要追求和睦的事与彼此建立德行的事。
  • 14:20 不可因食物毁坏上帝的工程。凡物固然洁净,但有人因食物叫人跌倒,就是他的罪了。
  • 14:21 无论是吃肉是喝酒,是什么别的事,叫弟兄跌倒,一概不做才好。

19-21三节内所施的训诫,仍是以爱德为出发点。因着爱德,信友“务要追求和睦的事”,即提倡平安,推动平安,散布平安:只有这样,信友才以善表“彼此建立”(哥林多前书14:26;帖撒罗尼迦前书5:11)。也许保罗在此有意暗示吾主耶稣所说的真福八端中的一端:“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马太福音5:9)。20a与15节的意思相同。“上帝的工程”是指那些信心软弱的人;免得使这些弟兄因此跌倒,坚强的弟兄们更好不要去饮食软弱弟兄们认为不宜饮食的酒肉。

  • 14:22 你有信心,就当在上帝面前守着。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
  • 14:23 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因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

22节是向坚强者说的,如果他为免得软弱的弟兄们跌倒,相反自己坚信以为许可的主张,放弃自己所能享有的福音自由,这样行,就足见他有极大的爱德。“你有信心,就当在上帝面前守着”,看透人心的上帝,必报答你这舍己为人的牺牲精神。常按自己的良心行事,这是基督徒作事的标准:你良心认为善的,应当实行;你良心认为恶的,应当躲避。良心总不该犹豫不定,总该常常使它确定,因为凡不是出于信心的,即凡违背良心的,就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