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1 我对你们举荐我们的姐妹非比;她是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
  • 16:2 请你们为主接待她,合乎圣徒的体统。她在何事上要你们帮助,你们就帮助她;因她素来帮助许多人,也帮助了我。

在本书末章保罗给罗马信友推荐一位女教友非比(1,2),问候住在罗马的信友们(3-16),提醒他们谨防那些惹是生非的捣乱分子(17-20),自己的同工问候他们(21-24)。最后写了一段威严的祝福和赞颂辞(25-27)。虽然有些学者认为末章不属于罗,但此说不准确。并且连赞颂辞也不能是出于玛尔强,仍是出于保罗自己(见下)。

1-2节推荐的这位女执事,按名字看来很可能是归依基督的外邦人。她在哥林多以东坚革哩港口的教会中作女执事。“女执事”一职,是不是教会中已建立的圣职(教导妇女入教的女子),迄今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在提摩太前书3:11,此词无疑是指一种固定的职分,但在这里却是广泛地指非比是一位热心扶助信友们的女教友。她帮助了许多人,也帮助了保罗,所以保罗劝罗马信友以他们在基督内的爱,报答她在基督内的爱。大概也是这位慷慨而谦逊的非比把这封罗马书带到罗马教会。有些古卷在27节后有这样的一个小注说:“本书信是德丢在哥林多记录的,是非比带去的。”

  • 16:3 问百基拉和亚居拉安。他们在基督耶稣里与我同工,
  • 16:4 也为我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谢他们,就是外邦的众教会也感谢他们。
  • 16:5 又问在他们家中的教会安。问我所亲爱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亚细亚是归基督初结的果子。

3-16节保罗一连提出了二十四个人的名字,问候他们;此外还问候了亚利多布家中的人,和拿其数家中一些归属于主的人(11);在致教会的公函中特别问候一些私人,这事颇有些奇特,因为除了本处和提摩太后书4:19外,在其他书信中,只记载保罗的同伴向收信的教会全体问安,总没有记载向收信的教会私人问安的事。他如此作,似乎愿意在非他所建设的罗马教会中问候他在别处认识而移居于罗马的信友,为更容易获得全体教会的同情。无疑地他愿意获得别人的爱戴,但他也是一个热切爱戴别人的人;他自己需要友谊,但他更是以友谊待人的人。由于他的这番友爱的心火,我们可以明白他为何要提名唤姓地问候他所认识的人。每个被问候的人所有的特点都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跟前。这二十四人,大多数是希腊名字,少数是拉丁和犹太名字。由此可知,信友中绝人多数是由外教归化的,只有一小部份是犹太人。二十四人中有些是由亚细亚移居罗马的,有些是罗马原来的居民。二十四人中有些是与保罗过从甚密的,有些是与他只有一面之交的,还有些是与他素昧平生的。就因为这些信友大多数是属于亚细亚教会,便有些学者以为这最后一章不属于罗马书,乃是属于以弗所书,或是属保罗写给亚细亚其他教会而现在失传的信。我们认为这一说,不但不能解决什么困难,反而更增加了困难。要知道当时罗马帝国的海陆交通,已十分便利,旅途也很安全,这一切都是历史的事实。当时人来往于罗马与小亚细亚之间,并不算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这些信友中最爱旅行的,要算是亚居拉和百基拉。公元51年他们在哥林多和保罗相遇,因职业相同的原故,便收留了保罗(使徒行传18:2、3);52年底,他们还陪着保罗前往以弗所书(使徒行传18:18、19);在那里给亚波罗详细地讲解了耶稣的道理(使徒行传18:26)。然后他们从以弗所到罗马去了,因此保罗在58年春季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中自然问候他们夫妇二人。保罗在66或67年从罗马给提摩太写第二封信时,他们已返回以弗所(提摩太后书4:19)。他们夫妇二人东奔西走,住居无定,也许是为了生意的原故,但也很可能是为了帮助圣教会,尤其他们可爱的使徒保罗。这种推论,并非没有根据,因为他们曾为救护保罗的性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此语究竟指那一回事,并何时发生,我们无法确知。但很可能是指德默特琉银匠在以弗所所发动的迫害保罗的事件(使徒行传19:23-40)。“他们家中的教会”一句是指一小部份的罗马信友,常聚集在这一对夫妇的家里,或听道理,或行圣餐礼。

注意,部分家庭教会之人会引用这里的:家中的教会——来论证家庭教会才是符合圣经的教导。这完全是无稽之谈。盖因初期教会,信徒数量较少,同时有犹太人或者罗马帝国政府的逼迫而无力建造专门的建筑物用于崇拜上帝,因而聚集人之家中。即便是现在,当基督教信仰进入一个新的地方,也是从家里开始,等圣教广传,自然而然会租借房屋,或者建造专属建筑用于崇拜上帝。

以拜尼土是希腊名字,意谓“可赞美者”。他是第一个信奉基督的亚细亚的外教人;保罗把他的名字列在亚居拉和百基拉以后,因此有些学者认为他之所以信奉基督,是由于他们夫妻二人劝化之功。

  • 16:6 又问马利亚安;她为你们多受劳苦。

6节所问候的马利亚是一位犹太藉的女教友。

  • 16:7 又问我亲属与我一同坐监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他们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里。

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并11节希罗天三人,保罗称他们为自己的“亲属”。按“亲属”之原文在这两节中,不仅指同属于以色列人,更是说或同属于便雅敏支派,或和保罗同侨居大数城的犹太人。有一种猜测,很合乎历史的背景,这猜测是说:大数城的犹太人,自住一区,不与外邦人混杂,他们除建立一所会堂外,还成立了一个犹太同乡会,会员就称为“亲属”(syngeneis)。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二人在保罗以先归依了基督。“他们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是说他们是被教会委派传布福音的人,而不属于十二位使徒的团体,也不是如保罗直接被耶稣立为使徒的;至于他们何时何地与保罗一同坐监,不得而知。

  • 16:8 又问我在主里面所亲爱的暗伯利安。

关于保罗这位心爱的暗伯利,有些考古学家以为在多米提拉公墓(Coemeterium Domitillae)发现的一个出于第一世纪的碑文,上载有AMPLIATUS名字,也许就是保罗所问候的这位基督徒。

  • 16:9 又问在基督里与我们同工的耳巴奴,并我所亲爱的士大古安。
  • 16:10 又问在基督里经过试验的亚比利安。问亚利多布家里的人安。

关于这位有拉丁名字的耳巴奴,知其曾在传教上帮助过保罗,其他一概不知。至于有希腊名字的士大古与亚比利二人,前者只知道他是保罗的知己,后者是“在基督里经过试验”,即谓他曾受过磨难,公认他是一位信德坚固的信徒。

  • 16:11 又问我亲属希罗天安。问拿其数家在主里的人安。

亚利多布很可能是希律·亚基帕一世的儿子,在他的家中有些人归依了基督。希罗天是保罗的亲属(同族),这人或许是由希律·亚基帕释放的一个犹太奴隶。有些学者说拿其数是革老丢皇帝的一位宰相,公元五四年为尼禄皇帝所杀,所以保罗写本书时,他已去世四年了,可是他的家庭仍很有势力,很可能他家中的奴隶有些归依了基督。

  • 16:12 又问为主劳苦的土非拿氏和土富撒氏安。问可亲爱为主多受劳苦的彼息氏安。

土非拿氏和土富撒氏是两个希腊名字,由一个字源而来,因此学者大都认为她们二人是同胞姊妹。彼息氏大概是波斯人,是获得了自由的女奴。从保罗的口气看来,他可能早已认识这位热心的女教友。

  • 16:13 又问在主蒙拣选的鲁孚和他母亲安;他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

鲁孚是古利奈人西门的儿子(马可福音15:21),他的母亲一定对保罗作过许多令人感激的事;也很可能保罗以前在耶路撒冷圣城住在她的家里,她以爱子的心情爱了保罗,因此保罗便以知恩报爱的心情称她为自己的母亲。

  • 16:14 又问亚逊其土、弗勒干、黑米、八罗巴、黑马,并与他们在一处的弟兄们安。

本节所提的五人,都有希腊名字,其他一概不知。“与他们在一处的弟兄们”,这些基督徒是否是奴隶或自由人,不得而知。

  • 16:15 又问非罗罗古和犹利亚,尼利亚和他姐妹,同阿林巴并与他们在一处的众圣徒安。

本节所提到的四个人,除犹利亚是拉丁名字外,其余三个是希腊名。这四人和“与他们在一处的众圣徒”,也可能形成了一个“家庭教会”。这四人的关系可能是:非罗罗古是家长,犹利亚是非罗罗古的妻子,尼利亚是他们的儿子,那末提名的妹妹或许是他们的女儿。阿林巴可能是他们家中的奴隶,这个奴隶是男是女,是否得到了自由,我们不得而知,只知他及不少的奴隶在非罗罗古的家里信奉了基督。

  • 16:16 你们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基督的众教会都问你们安。

“亲嘴问安”是圣教初兴时,信友彼此表示相亲相爱的一种古风;特别在“爱宴”(Agape)中信友们行“亲嘴问安”,彼此祝颂吾主耶稣留给信徒们的平安(约翰福音14:27;哥林多前书16:20;哥林多后书13:12;帖撒罗尼迦前书5:26;彼得前书5:14)。

  • 16:17 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
  • 16:18 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侍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侍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
  • 16:19 你们的顺服已经传于众人,所以我为你们欢喜;但我愿意你们在善上聪明,在恶上愚拙。

罗马教会信友们的信德,本来很坚固,保罗用不着为他们的信德担心;但另一方面他对那些犹太主义保守派的信友,也知道得很清楚,罗马信友若不小心,便要陷入他们的圈套之中:为此保罗警告他们要远离这些心谋不轨的人。保罗痛斥他们三样罪过:(一)他们只墨守自己的“律法”而不服事基督;(二)把自己的肚腹当神(腓立比书3:19:提多书1:10-12;哥林多后书11:20);(三)善用似是而非的甜言蜜语,如同迷惑夏娃的撒旦,设法迷惑那些心地纯洁的信友(参阅使徒行传15章,加拉太书1-2章)。信友可由这三点上认出这些“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的人(马太福音7:15)。

  • 16:20 赐平安的上帝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脚下。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
  • 16:21 与我同工的提摩太,和我的亲属路求、耶孙、所西巴德,问你们安。
  • 16:22 我这代笔写信的德丢,在主里面问你们安。
  • 16:23 那接待我、也接待全教会的该犹问你们安。
  • 16:24 城内管银库的以拉都和兄弟括土问你们安。

18节中保罗已暗示了那迷惑了夏娃的撒旦,在20节他明言赐人平安的上帝要把那迷人的撒旦粉碎在基督徒的脚下。“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和你们同在”,保罗用这祝福语已结束了他的书信(参阅哥林多前书16:23;哥林多后书13:13;加拉太书6:18;以弗所书6:24;腓立比书4:23;歌罗西书4:18;帖撒罗尼迦前书5:28;帖撒罗尼迦后书13:18;希伯来书13:25;提摩太前书6:21;提摩太后书4:22;提多书3:15;腓利门书25)。但很可能没有立时打发人送往罗马,又过了几天,再请德丢把所写的信重念一遍,念后,对那过余简单的词句“基督的众教会都问你们安”(16)不大满意,逐照他写信的惯例,加上与他住在一起的同志们的问候语(哥林多前书16:19、20;腓立比书4:21-23;歌罗西书4:10-18;提摩太后书4:21;提多书3:15;腓利门书23):这可能是21,22,23三节的由来。24节非出原文,是20b节的重见,关于保罗的忠实助手提摩太,参阅使徒行传16:1、2,17:14、15。路求虽有拉丁名字,但他是一位信仰基督的犹太人。有些学者说他与使徒行传13:1的古利奈人路求同是一人。耶孙和所西巴德的名字虽是希腊文,但他们也是信奉基督的犹太人;耶孙可能是在帖撒罗尼迦作过保罗的东主的人(使徒行传17:5、7、9)。所西巴德与庇哩亚人毕罗斯的儿子所巴特(使徒行传20:4)同是一人:以上三人来哥林多,可能是给保罗交代马其顿信友的捐款。执笔代保罗写信的德丢很可能早已与罗马信友熟识,故他顺便也问候他们。该犹是保罗亲自施洗的(哥林多前书1:14),他不但作保罗的东主,凡经过哥林多的教友都受过他的招待,他的家可能就是教会的聚集之所。以拉都似乎与使徒行传19:22、提摩太后书4:20所提的以拉都同是一人。括土是一个拉丁名字,可能是本书执笔者德丢的同胞弟弟。罗马人有一种风俗,作父母的有时给自己的男孩命名是依据出生先后的次序而称:普赖默斯、塞库督斯、德丢、括土(Primus,Secundus,Tertius,Quartus),意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与我国排行的风俗相同,按着次序,在名字中会加:伯(老大)、仲(老二)、叔(老三)。

  • 16:25 惟有上帝能照我所传的福音和所讲的耶稣基督,并照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坚固你们的心。
  • 16:26 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而且按着永生上帝的命,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
  • 16:27 愿荣耀,因耶稣基督,归与独一全智的上帝,直到永远。阿们!

21,22,23三节只是问候词。按保罗书信的惯例,不能如此突然结束,应该另有句祝福语作结。也许此时保罗德丢手中接过笔来,写了这几句奥妙威严的赞颂辞。如果说本书的序言(1:26)是保罗所传福音的纲领,那么结尾的赞颂辞可说是保罗所传福音的大要。我们看到这结尾语,罗马书的大旨又摆在我们的眼前:上帝圣父从永远决定了要藉着自己的圣子耶稣基督救赎人类。这玄机从永远以来本是秘而不宣的,现在却因着耶稣基督的降世全部揭晓,并因着耶稣基督的启示,先知和经书给上帝的救人计划所作的证明也全部应验了。永远而全能的上帝要人类信仰而服从耶稣基督的福音,才能获得永生的救恩。愿荣耀,因耶稣基督,归与独一全智的上帝,直到永远。阿们! 有些古抄卷把这篇结尾赞颂辞放在14:23之后,这是因受古时教会礼仪的影响。因为有些教会在举行礼仪时,觉得15和16两章全是些私人的事,故略而不读。这结尾赞颂辞是保罗所作,虽然有些考订学者提出否定的理由,但大多数的古今学者以为那些否定的理由是没有多大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