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

研究律法的犹太人,本来应该明白上帝的计划是:人的得救和称义,不是由于人的功行,全是由于上帝的仁慈,和他那既许必践的信实。保罗现在要证明前章末节的道理,所以在本章征引了许多圣经的典故;这也是当时犹太文士为证明这一道理所有的惯例:他们必先征引律法(“托拉”即摩西五经)的一段经文,然后再征引一处诗篇。迦玛列门下这一位高足弟子保罗此处就采用了这个方法。他先摘录亚伯拉罕称义的经句(创15:6),这是最适当没有的了,因为亚伯拉罕是犹太人的祖宗,又因为当时的犹太文士们正急烈辩论:亚伯拉罕究竟是因何并如何称义的?保罗的见解与加拉太书内的完全相同。上帝给亚伯拉罕所赐的应许,完全由于上帝的仁慈,不过由亚伯拉罕方面,他全心坚信上帝,一心依赖,他这笃诚的信仰,让上帝喜悦,因此上帝便以此为他的义,以此为他的功劳。因为人自从开始依赖上帝,直到他逝世归于上帝,他的得救不在乎他的善工而在乎他的信仰,因为善功只是信心的产物。(1:17: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上帝还没有命亚伯拉罕行割礼(创17)。还没赐给他摩西的律法(加拉太书3:17),却已宣布亚伯拉罕成了义人。由此推知,“称义”不靠割礼也不靠遵守律法,而只是靠上帝的恩赐。再进一步来说,“称义”的恩赐不仅给于亚伯拉罕血统的后裔,而是普及于一切怀有亚伯拉罕同样信仰的人,全如上帝所说的:“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17)。摩西律法只叫人认识罪恶,却没有给人战胜罪恶的能力。因此那明知故犯的人必招上帝的义怒。唯有信心才能使人脱离上帝的义怒,并且使人战胜罪恶而称义。因此凡有亚伯拉罕的信心的,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亚伯拉罕信了上帝能使他这个年老人和素来不孕的妻子撒拉仍能生育;基督徒信了上帝叫耶稣从死者中复活了,因此耶稣的圣死和复活,成了信徒们“称义”与“得救”的源泉。

第一节有些学者译作:“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按照血统来讲,得到了什么呢?”这种译法是表示保罗不注重亚伯拉罕是犹太人的祖宗,而只是注重亚伯拉罕不是因着他的行为称义。

  • 4:2 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上帝面前并无可夸。
  • 4:3 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上帝,这就算为他的义。”

犹太人在保罗时代——保罗在归化以前,大慨也有同样的意见:都认为亚伯拉罕的称义,是由于他的服从和他的善功,在次经中,如所罗门智训10:5-7;便西拉智训44:20-24;玛喀比传下卷2:52也可看到这种成见的痕迹。)为这原故,犹太人尤其是法利赛人和不少归依基督的犹太人(Judaeo-Christiani)为能得救,只重视行为,不重视信仰,不知不觉失掉了宗教的真精神。因为他们想宗教的行为,就如工人的工作,工程一完,工人就应获得工资。这种不健全的思想使他们自夸自满,仅重视宗教外在的形式,而忽视宗教内在的精神。四福音中所记载的法利赛和一般人的思想便是一例,参阅路加福音18:9-14,马太福音23章。

保罗对他同胞的这种错误的思想,非常不满,劝他们放弃宗教的形式,而重视宗教的精神,就如从前先知们也曾斥责过自己的同胞的形式主义(以赛亚书1:11-15;何西阿书6:4-6;阿摩司书4:4,5:21-25;弥迦书6:6-8;耶利米书7:4-21等)。基督教最大的思想家兼神学家保罗,认为劝勉和斥责还不够,他要乘此机会,给他们详细讲解上帝拯救人类的方法。这个方法不在于人的工作,而在于人的信心:仁慈的上帝拯救一切有信仰的人,再说,上帝的这种方法,不但显示在福音中(1:17),而且也是上帝在旧约中救人的方法。犹太人所提出来的祖宗亚伯拉罕,就是一个铁证:按照圣经的记载,亚伯拉罕的称义,不是由于他的行为,乃是由于他的信心。近代的经学家拉冈热说得真好;他说:“应当时常重复地说:保罗的天才,就是上帝赐给他的灵光,总没有如同他在发挥旧新二约的相和谐的奥理上更明显的。无论他怎样力证基督教的来历,但他总没有把基督教和古时上帝的计划分离开,因为上帝毫不变更的计划,因着耶稣的工程,现今更彰明昭著,一切都实现了”(Aux Romains,Pag.81)。我们可以设想保罗的推论是这样:如果亚伯拉罕由于自己的功行而称义,便可以自夸了。然而在上帝前,他丝毫没有可自夸的地方,所以他不是由于自己的功行称义。至于亚伯拉罕在上帝前不能自夸的事,保罗是根据圣经来说的;不论人的思想如何,仍是渊源于上帝的思想;那么,我们知道亚伯拉罕既是因信心而称义,因此他的行为在上帝前就无可夸赞的地方了。“亚伯拉罕信上帝,这就算为他的义。”一句,是按保罗所引用的希腊通行本翻译的。保罗只是愿意说:上帝把亚伯拉罕的信心算为他的义。此“算”字倒是上帝的一个创举:因着亚伯拉罕的信心,上帝就在亚伯拉罕的灵魂上创造了义德使他立时称义。犹太教的文士们直到现在,仍是斥责保罗和基督教的经学家曲解了创世记15:6;因为按他们的解释,亚伯拉罕自从服从上帝离开吾尔城(创12)已经是个义人了,怎么保罗说:上帝等待他相信他的后裔要占领迦南的预言,才使他称义呢(创世记15)?对文士的责难,解经家多答复说:“虽然当上帝叫他离开迦勒底时,他已有了超越的信心,但他的信心在此处更是伟大(4:18),他绝对相信上帝一定要实践他的预许。圣祖的这种信心,博得了上帝的赞许。而他对于这事所持的态度,就足以配受义名了”(创世记15章)。现代的一般学者说得更彻底了:本来保罗不着重亚伯拉罕是否早已“称义”,他所着重的是旧约和福音都在讲论“称义”不是由于功行而是由于信心,所以旧约不但不反对福音的教义,反而包含福音的教义:“因信心而称义”的道理,不但不废弃,反而坚固旧约的道理(3:31)。

上图:亚伯拉罕从吾珥到迦南的路线,全程约1900公里。他们可能是沿着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商业大道前往迦南,沿途经过巴比伦、利马、哈兰和大马士革等城市,从吾珥到哈兰大约1100公里,从哈兰到迦南地大约800公里。亚伯拉罕信靠神,凭信心走完了这段漫长的路程,所以圣经说:「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十五6)。
上图:亚伯拉罕从吾珥到迦南的路线,全程约1900公里。他们可能是沿着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商业大道前往迦南,沿途经过巴比伦、利马、哈兰和大马士革等城市,从吾珥到哈兰大约1100公里,从哈兰到迦南地大约800公里。亚伯拉罕信靠神,凭信心走完了这段漫长的路程,所以圣经说:「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十五6)。

  • 4:4 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
  • 4:5 惟有不做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上帝,他的信就算为义。
  • 4:6 正如大卫称那在行为以外蒙上帝算为义的人是有福的。
  • 4:7 他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
  • 4:8 主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

保罗在4-8节内把上边的道理再往前发挥,而全贴在有信仰的人身上,就设了一个比喻说:给工人开工钱,不能算是恩惠,乃是一种义务。但在超性方面却不是这样:不是因为人工作,上帝就使他称义,而是有信心,才使他称义,为此“只信称罪人为义的上帝,他的信就算为义。”不能译作:“凡信仰那称罪人为义之主的,”因为按上下文看来,罪人——不虔敬的人——如同亚伯拉罕一样,因自己的信仰复义或称义,已不停留在罪人的状态中了。本节最恰当的解释,也许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6:11所说的:“洗净,成圣,称义。”这三个动词是形容人称义的同义动词。哥林多人从前是不虔敬的,是罪人,绝对不能承受天国的产业(10)。对这样的人,保罗说:“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着我们上帝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保罗在征引摩西五经之后,照例又征引一处诗篇(32:1、2)的话。若将圣咏和保罗的思想相对照,可知“赦免”、“遮盖”和“不算为”,只不过是词异义同,重要的意思是谓人的罪恶在上帝前已不复存在。

  • 4:9 如此看来,这福是单加给那受割礼的人吗?不也是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吗?因我们所说,亚伯拉罕的信,就算为他的义,
  • 4:10 是怎么算的呢?是在他受割礼的时候呢?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呢?不是在受割礼的时候,乃是在未受割礼的时候。
  • 4:11 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使他们也算为义;
  • 4:12 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并且按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未受割礼而信之踪迹去行的人。

犹太文士们认为保罗所征引的一处圣咏,只能适用于选民,任何其他的民族都不能通用。保罗极力反对这种唯我独尊的偏见;他认为诗篇所称的“福气”,即罪赦和称义,不只是选民独有的特权,而也是不分犹太人和外邦人,凡有信心的人共有的权利。这种讲法,为当时的犹太人和归化基督的犹太人,算是一种革命的思想;然而保罗引经据典,拿亚伯拉罕的历史来作证明。他的论证与加拉太书3:6-29大概相同,只是此处特别着重基督教的普遍性的特点。保罗如同吾主耶稣(马太福音23:35并注)曾注意经书上史事的次序,又如希伯来书7:3的作者关于麦基洗德所有的证据只根据圣经论他所有的资料,同样保罗在此依据圣经论亚伯拉罕史事所记载的次序,而发挥自己的命题。根据圣经上帝先使亚伯拉罕称义(创世记15),然后——犹太文士们说是廿九年后(创世记17)——才命他行割礼。保罗就根据这段圣经。推论亚伯拉罕之所以称义,是由于信心,不是由于割礼;所以亚伯拉罕称义的时候还是一个外教人。一些学者说:“亚伯拉罕是第一位因信心而非因割礼称义的外教人。”可见凡有亚伯拉罕信心的人,都能够称义。上帝这样安排,是要亚伯拉罕作人类,即选民和外邦人一切信仰者的模范和父亲,保罗在17节引用上帝的话:“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作此处论题的证明。割礼的价值何在,保罗在11节说明:割礼是个“标记”,也是个“印证”,即是割礼是人的灵魂因信心蒙受义德的一个外表的记号。如果人不因信心行善立功,这外表的记号,就毫无价值(2:25-29),并且自从耶稣在十字架上救赎人类以后,上帝使人称义,不看人是否行割礼,乃是看人是否信仰为我们死而复活的耶稣(3:21-26;加拉太书2:15-21;歌罗西书1:14、20;以弗所书2:14-18等)。

  • 4:13 因为上帝应许亚伯拉罕和他后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义。
  • 4:14 若是属乎律法的人才得为后嗣,信就归于虚空,应许也就废弃了。
  • 4:15 因为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或译:叫人受刑的);哪里没有律法,那里就没有过犯。

就如割礼对亚伯拉罕的称义丝毫没有关系,同样律法对亚伯拉罕的称义和亚伯拉罕所得的应许也没有关系。现在保罗的思想更深入了一层,要讨论“应许”的题目。如果读者不先明白这个题目的义意,便无法了解他的论证,为此这里先讨论一下“应许”的意义。综合来说,亚伯拉罕获得了两种应许:一是他要藉着他的子孙,占领迦南应许之地(创世记12:7,13:14,15:18,17:8,26:3);二是他的子孙,将要“多如天上的星,海边的沙……”并且要因着他的后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创22:17、18)。便西拉智训的作者把这两种应许混合为一,说全世界要成为他后裔的“产业”。他说:“主也应许把这些福赐给以撒、因爲他的父亚伯拉罕的缘故。他列祖所祝的福、都降在以色列的头上。主赐给他一个高贵的名称、他爲长子、并且赐给他产业、又使他的后裔分成十二支派。”(便西拉智训44:22、23)。保罗就如便西拉智训的作者不注意第一种应许,而只注意亚伯拉罕的后裔要“承受世界”(13)的应许。在加拉太书3:7-9、15-18保罗解释万民要因着亚伯拉罕的后裔获得祝福,他的后裔还要繁多而遍及全世界,这伟大的效果,是要出于应许所暗示的弥赛亚——耶稣基督。保罗在这里虽没有说明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弥赛亚,但他的意思必指弥赛亚无疑。那么,这伟大的应许是出于律法而隶属于律法么?绝对不是。它是“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义”而来的,是隶属于信心的正义。按前面所讲的上帝的“义”和“信仰”的概念来说:保罗在此所说的上帝的“义”和“应许”名异而意同,是指上帝以仁慈拯救人类的计划。这仁慈的计划岂能依据律法?假使亚伯拉罕的后裔要承继世界,是因着律法,而不是因着应许,那么“信就归于虚空”了。——因为遵守律法的人就如同作工的一样,他有获得工资的权利——而“应许也就废弃了”,因为这种效力完全归于律法。保罗在此不提出加拉太书3:15-18论律法是四百年以后颁布的历史论证,虽然16节也暗示这种论证,但没有明明说出,因为他的目的,是要证明律法本身不能使人获得义,并蒙受上帝的应许。因此他在15节说明律法的性质和效力究竟何在:律法只叫人认识罪恶,而不给人胜过罪恶的力量。哪里有了律法,就有违犯律法的,因此罪恶产生,遂招致上帝的忿怒(5:13、20,7:8、10、13;加拉太书3:19)。

  • 4:16 所以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
  • 4:17 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上帝,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

保罗在16节默思上帝的旨意:为什么律法及律法的行为与“应许”没有关系?他自己解答:上帝是这样安排,因为他愿使他的应许坚定不移。假使应许系于人的行为,那么,既然世人有时行善有时作恶,至义的上帝不能不加以赏罚,这样,应许便不能是坚定不移的了,救赎人类的计划就系于易变的世人,而不系于上帝的慈爱了。这样的计划,的确不适合上帝的仁慈,因此上帝从永远就另选了一个超越时间和空间,普及全人类,更彰显他慈爱(以弗所书1-3章)的计划。这计划纯粹是一种恩宠,而完全实现在应许和信心上。在律法的制度之下发生违法的事,因而招上帝的义怒,在应许的制度下发生信仰和称义:这是亚伯拉罕所蒙受的应许的真谛。应许的时代已经来临了,享受这应许的,不仅是那些有亚伯拉罕血统的后裔,而且也是那些有亚伯拉罕信心的外邦人,因为上帝说了:“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亚伯拉罕作万民之父不只是一种律法性的虚构(fictiojuridica),而确实“在他所信的上帝面前”获得了为人之父的身份。“上帝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以赛亚书48:13;玛喀比传下卷7:28等),这句话不但指上帝第一次创造万物,而特别指第二次创造,就是救赎人类的再造之恩(加拉太书6:15;哥林多后书5:17等)。

  • 4:18 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正如先前所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
  • 4:19 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
  • 4:20 并且仰望上帝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上帝,
  • 4:21 且满心相信上帝所应许的必能做成。
  • 4:22 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

按生理来说,一个年近百岁和一个已经年老绝孕的妻子,怎能相信自己仍会生子,并且子孙还要如同星那样多?然而亚伯拉罕却全信无疑。上帝就因着他这样超人的信心算为他的正义:这是18-22各节中所含的道理。除了创世记15章外,保罗还暗示创世记17章,也许他有意暗示亚伯拉罕整个的一生。他在保罗眼中因信称义的是一个象征:他因信仰接受了上帝的应许,并由此而获得了义;后世的人若效法他的信仰,也会获得义。

  • 4:23 “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
  • 4:24 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就是我们这信上帝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
  • 4:25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或译:耶稣是为我们的过犯交付了,是为我们称义复活了)。

由23-25节保罗将他由亚伯拉罕的行实中推论出来的教训,贴在基督徒身上。藉着信仰,基督徒成了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领受他所受的应许。但基督徒在信心上应该向亚伯拉罕学习。就像亚伯拉罕坚信全能的上帝能使将死的老人和已死的子宫再生育;同样,基督徒当相信天父在事实上叫他的圣子从死者中复活了(哥林多前书15:1、11等)。像亚伯拉罕相信上帝“使无变为有的上帝”;同样,基督徒也当相信,且也体验到上帝叫丧失永生的罪人,因信心而获得永生(5:17、21等)。25节保罗详解信友们获得称义和永生的泉源是耶稣的圣死与复活:这也是教会初兴时的一个信条。有些学者认为本节引用了一首初兴信徒诵念的诗词。为明白本节所含的道理,除了罗马书3:21-26,亦可参看8:22;哥林多前书15:23;加拉太书2:20;以弗所书5:2。再者按我们的推测,或者是保罗,或者是教会依据吾主耶稣自己(马太福音20:28;马可福音10:45;约翰福音10:15等)和以赛亚的话(以赛亚书53:4、5、12)详解了这道理。耶稣的复活是上帝给耶稣的圣死所有的保证,因耶稣的复活证明上帝悦纳了耶稣的赎罪祭(3:25),因此耶稣的圣死与复活是密切相连的,参阅6:1-11,8:11与格林多前书15;格林多后书4:14;歌罗西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