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拜占庭的圣像绘画传统

1、四至七世纪的拜占庭马赛克图案和壁画

四至七世纪的圣殿建筑的鼎盛时期引发了基督教绘画艺术的强劲增长。在整个帝国建造的宏伟教堂墙壁上都装饰有壁画和马赛克画。此外,画在木板上的单体圣像画也开始出现在教堂中。

圣像绘画法则并没有立即形成。这一点具体可以从圣金口约翰的弟子圣苦修者尼尔给奥林匹奥多鲁主教的书信(约公元400年)中得到证明。后者打算在他正在创建的纪念殉道者教堂里“挂上圣像画并描绘各种狩猎和捕鱼的场景”。但圣尼尔称之为“幼稚”的表现,建议“在教堂东侧的祭坛上只描绘一个十字架,因为人类是藉由拯救的十字架得到了拯救”。至于东墙和西墙,圣尼尔给出了如下指示:“让最娴熟的画家在教堂两侧画满《旧约》和《新约》的图画。这样就能使那些不认识字而无法读《圣经》的人观看这些画像时,想起那些真诚侍奉上帝的人的勇敢事迹。”由此可见,教堂的墙壁上既有不含特殊宗教意义的装饰画,也有圣十字架图像和《圣经》中的场景。

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 5世纪 全貌%BB`
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 5世纪 全貌

五至六世纪基督教纪念性绘画艺术特征最充分地体现在拉文纳的马赛克画。这座城市凭借其独特的地缘政治地位,成为了一个基督教绘画艺术的杰出中心。从402年到476年,拉文纳是西方帝国的首都,从493年到540年,它在东哥特人手中,540年它被拜占庭人征服了。在那时除了拉丁人之外,希腊人、叙利亚人、亚美尼亚人和其它民族的人也居住在这里。拜占庭皇帝、罗马教皇和哥特人首领都参与了拉文纳教堂的建造和装饰。

殉道者劳伦斯 。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公元5世纪%BB`
殉道者劳伦斯 。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公元5世纪

拉文纳的马赛克画以其丰富的色彩而著称:明亮而鲜艳的绿色、深蓝色、天蓝色、金色、棕色、红色和白色就是其主要色彩。狄奥多西皇帝的女儿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中的马赛克图案被认为是拉文纳最古老的马赛克作品:它们可以追溯到五世纪的前期。陵墓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建筑,平面呈十字形,有四个带拱顶空间。墙壁的下层用大理石铺设,其上层和拱顶则用马赛克覆盖。穹顶下的空间装饰着星空的图案:在穹顶的中心有一个十字架在圆环内。在南边的带拱顶空间内描绘了殉道者劳伦斯,他右手拿着一个十字架,左手拿着一本打开的福音书。在这幅图画构图的中央是一堆篝火在铁栅栏下燃烧(根据传说,此殉道者是在火上被烧死的);在火堆的另一边,在殉道者的对面,是一个装有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四本福音书的柜子。在北面带拱顶的空间内描绘的是好牧人,一个没有胡子的年轻人,长卷发,以优雅的古希腊罗马姿势坐着,他左手拿着的一个大大的四角十字架,用右手喂养他周围的羊,羊的姿势各不相同,但它们的头都朝向牧羊人。在其它的带拱顶的空间里,是穿着白色长袍的使徒们。陵墓的墙壁上有丰富的装饰图案,其中包括星星、植物、动物和各种几何形状等等细节。

 好牧人基督。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5世纪%BB`
好牧人基督。加拉·普拉西迪亚陵墓。5世纪

按照建造和装饰的年代,接下来是紧邻大教堂的东正教洗礼堂。洗礼堂里的马赛克图案可追溯到五世纪下半叶的前期,主题是洗礼,整体结构严整和谐。主的洗礼场景位于穹顶,但这一构图的原始马赛克已基本丢失,所以无法判断到其原始形式。处在穹顶下空间且由两排组成的马赛克,保存得更好一些。第一排与洗礼场景相邻,描绘了十二个使徒的形象,他们手里拿着殉道者的冠冕,身着罗马服装,背景为蓝色。第二排位于第一排的下面,是由象征着主教座位的图案(带垫子的扶手椅、放着打开的福音书的桌子、带十字架的宝座)做装饰。

主的洗礼。马赛克  阿里安洗礼堂  拉文纳%BB`
主的洗礼。马赛克 阿里安洗礼堂 拉文纳

在阿里安洗礼堂中也有类似的构图,可以追溯到6世纪初期。其穹顶描绘的耶稣是一个没有胡须、长卷发的年轻男子。他完全赤身裸体,在约旦河里齐腰深的水中。站在约旦河畔的是施洗约翰,他留着胡子,长发垂到腰部以下;约翰身穿毛衣,手脚露在外面,左手拿着牧羊杖,右手搭在耶酥的头上。在河的另一边是一个代表约旦的白发老人。与东正教洗礼堂一样,阿里乌派的洗礼堂在穹顶下的空间也描绘了使徒,他们下面也是主教的宝座。

最后的审判。马赛克。圣阿波利纳雷诺沃。拉文纳%BB`
最后的审判。马赛克。圣阿波利纳雷诺沃。拉文纳

圣阿波利纳诺沃巴西利卡是由东哥特国王西奥多里克在6世纪初建造的。在中央大殿的两侧分别有三层图像。第一部分,即上层,有26幅作品,描绘了福音书中的各种事件。基督在这里被描绘成留着胡须和长发。然而,在最后审判的场景中,基督没有胡子,两个天使站在祂身边,六只羔羊代表了各个民族。在第二层,纪念性伟大的先知和使徒肖像被窗户隔开交替出现。

殉道者。马赛克。圣阿波利纳雷诺沃。拉文纳%BB`
殉道者。马赛克。圣阿波利纳雷诺沃。拉文纳

第三层描绘了女殉道者(在北墙)和男殉道者(在南墙)的队伍,从西向东,向祭坛顶部延伸。女殉道者的队伍是从南墙西部的拉文纳港开始,最后结束的场景是贤士的敬拜和天使长围绕着坐在宝座上的圣母。男殉道者的队伍从面向拉文纳港南墙上的狄奥多里克国王的宫殿开始,最后在靠近祭坛顶部的基督坐像上结束。因此,大殿的内部空间被设计成了一个宏大的礼仪场景,在对基督和圣母的敬拜中联合了先知、圣使徒、殉道者、世俗的统治者和教会的信徒,因为参加礼仪的人们也成为了构图的一部分,构成了它最下面的一层。

基督与天使及殉道者圣维塔利和埃克莱斯主教在一起。马赛克。圣维塔莱教堂。拉文纳%BB`
基督与天使及殉道者圣维塔利和埃克莱斯主教在一起。马赛克。圣维塔莱教堂。拉文纳

在540年拜占庭人征服拉文纳后建造的圣维塔莱教堂内可以看到令人印象深刻的马赛克图案的组合。教堂祭坛天顶上现存的马赛克图案表明圣像绘画已经具有了详细的规则,其既反映了基督教的基本信条,也反映了教堂建造时的时代特征。在祭坛的弧形顶里,基督被描绘成一个没有胡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年轻人,祂坐在一个蓝色的天球上,左手拿着一个有七个印章的卷轴,右手向圣维塔利伸出一个殉道者的冠冕。在基督的右手边是天使长和殉道者维塔利,在他的左边是另一位天使长和主教埃克莱斯。围绕着基督的头部是一个绘有十字架光环,头顶上面是天空和云彩。在构图的底部是土地、草和花的装饰图案。中央构图的左右两边是教堂奠基人的形象–左边是查士丁尼皇帝和群臣以及马克西米安主教;右边是菲奥多拉皇后,也是被群臣包围。在穹顶空间的中心是一只羔羊的形象,头部周围有一个光环;在羔羊的周围有四个天使长站在蓝色的球体上;穹顶下的大部分空间覆盖着装饰图案,里面有动 物、鸟、水果和植物。

朝臣围绕着菲奥多拉皇后。马赛克。圣维塔莱。拉文纳%BB`
朝臣围绕着菲奥多拉皇后。马赛克。圣维塔莱。拉文纳

祭坛的墙壁上装饰着《圣经》中的故事场景。中殿北墙的主要构图是《亚伯拉罕的待客》。构图的中心是三个身穿白袍的人,他们坐在树下的桌子旁,桌子上有三个圆饼,三人的左边是身穿棕色短袍的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正向三人伸出一个装有小牛的盘子;亚伯拉罕身后是屋檐下微笑的萨拉。右边是穿着白色长袍的亚伯拉罕,手里拿着一把剑;在他前面是一个祭坛,小以撒坐在上面,双手被绑在背后。亚伯拉罕的待客和亚伯拉罕献以撒的行为在此构图中结合在了一起。在对面的南墙上有一个祭台,上面覆盖着一件祭衣;祭台上有一个圣杯;祭台的上面有一个祝福的手。祭台的左边是亚伯(阿维尔)献上羔羊;右边是麦基西得,手里拿着面包。祭坛的构图中其他人物还包括摩西、以赛亚和耶利米。从题材上看,祭坛里的所有马赛克图案都是由基督论主题统一起来的,并服从于坐在天球中央的基督。

亚伯拉罕的待客和以撒的祭献。马赛克。圣维塔莱。拉文纳%BB`
亚伯拉罕的待客和以撒的祭献。马赛克。圣维塔莱。拉文纳

特别令人瞩目的是克莱斯的圣阿波利纳雷教堂祭坛内的马赛克,其年代可追溯到6世纪中期。构图的中心是一个圆圈,里面是一个装饰极为丰富的十字架图案,两侧是字母Alpha和Omega,十字架下是拉丁文的Salus mundi(世界的拯救),十字架周围是众多蓝底的六角金星。

马赛克。克莱斯的圣阿波利纳雷大教堂。拉文纳%BB`
马赛克。克莱斯的圣阿波利纳雷大教堂。拉文纳

圆圈的两侧是云彩上的摩西和以利亚的半身,以及代表使徒彼得、雅各和约翰的三只小羊。这里描绘的不是别的,正是主显圣容,但中央基督的形象被一个十字架所取代。在这个场景的下面是另一幅构图,中间是教堂天上的守护者圣阿波利那里,他穿着祭衣(祭披和披肩),双手举在空中。在圣主教阿波利那里的两边有十二只羔羊朝向他。构图中明亮的绿色背景是草地,树木和花朵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其上。这两幅作品共同构建了一幅巨大的焕然一新的宇宙图画,包括天上和地上的世界:在天上的中心是显圣容的基督,由十字架象征;在地上世界的中心是被神圣化的人,与大自然和谐。

圣-阿波利纳里。马赛克。克莱斯的圣阿波利纳雷大教堂。拉文纳%BB`
圣-阿波利纳里。马赛克。克莱斯的圣阿波利纳雷大教堂。拉文纳

总体来说,拉文纳圣殿和洗礼堂的马赛克在内容的丰富性、色彩的明亮性和构图的多样性方面构成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整体。拉文纳的马赛克向我们展示的不再是蜷缩在地下墓穴里的受迫害的教会,而是蓬勃发展的、享受着世俗权力赞助的、处于荣耀和权力顶峰的教会。

拉文纳并不是唯一一个保留了反对圣像时期前马赛克艺术遗迹的城市。在罗马(Santa Maria Maggiore圣母玛利亚马焦雷教堂)、米兰(San Lorenzo、Sant’Ambrogio圣洛伦佐、圣安布罗)、西奈(Saint Catherine圣凯瑟琳修道院)、塞萨洛尼基(Saint Demetrius圣德米特里大教堂)以及东西方的许多城市也有这样的遗迹。

圣大卫修道院的马赛克。五世纪。%BB`
圣大卫修道院的马赛克。五世纪。

塞萨洛尼基最古老的马赛克,可以追溯到4世纪末或5世纪初,处在圣乔治教堂的圆形大厅内。这里描绘的殉道者的脸和睁大的大眼睛符合古希腊-罗马比例。圣成德者大卫修道院的马赛克(5世纪下半叶)展示了先知以西结的异象。在构图的中心,是一个没有胡须、长发的年轻人形态的基督;他坐在彩虹上,彩虹各种颜色的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头部有光环围绕。基督的形象被围在一个圆圈里,由象征着四位福音书作者的四只动物支撑。圣德米特里教堂(7世纪)的马赛克也非常有趣,塞萨洛尼卡的殉道者德米特里在各种构图中出现,周围有主教、辅祭和教堂的奠基者。

主显圣容。圣凯瑟琳修道院内的教堂 西奈半岛%BB`
主显圣容。圣凯瑟琳修道院内的教堂 西奈半岛

西奈的圣凯瑟琳修道院里的大教堂祭坛内的马赛克作品可以追溯到6世纪中期,在主题和风格上与拉文纳同时代的马赛克相似。该作品的主题是主显圣容,但与圣阿波利纳雷教堂的不同,该作品的关键不是象征性而是历史性。构图的中心是长直发和楔形胡须的基督,祂身着带着金边的白色衣服,是以全身的形象被刻在一个深蓝色的椭圆形中。从基督散发出的光线射向构图中的其他人物–全身的摩西和以利亚在祂的左右两边站着,还有三个圣使徒,以戏剧性的姿势匍匐在基督的脚下。这幅作品的上部包含有十二个使徒的圆形图案;下部包含有先知的圆形图案;在角落里描绘了两个修道院院长,整幅作品被放在一个马赛克框架中。祭坛上方的两边是印有施洗者约翰和圣母像的圆形图案。在他们上面有两个带着彩色翅膀的飞行天使(翅膀的颜色让人联想到孔雀羽毛);每个天使一手拿着一个带有十字架图像的球体,另一只手拿着一根带十字架的长杆。天使面对的是一个包含羔羊的圆形图案,背景是一个金色的四角十字架。其上左边是摩西在烧不毁的荆棘前脱鞋;右边是摩西从上帝的手中接过圣约的石碑。

如果说从早期拜占庭时期保存下来的马赛克总体上能让人对当时的马赛克艺术水平有一个相当完整的了解,那么壁画就不能这样说了。7-8世纪的壁画只有少量单体样本和碎片幸存下来,例如,在塞萨洛尼基的圣德米特里教堂(壁画的主要部分在1917年被火烧毁),在纳克索斯岛(希腊)的德罗西尼圣母修道院,在罗马的圣玛丽亚安提卡教堂。

壁画。卡斯特尔塞普里奥的圣玛丽亚教堂。意大利%BB`
壁画。卡斯特尔塞普里奥的圣玛丽亚教堂。意大利

在这一方面,1944年被清理的卡斯泰尔塞普罗(意大利北部)的圣玛丽亚教堂的壁画具有了特殊的价值。学者们对这些壁画的年代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它们是反对圣像时期之前的(六至八世纪),有些人则认为它们是九世纪甚至十世纪的作品。然而,普遍的看法是,这些壁画大约出现在七世纪,因此,除罗马地下墓穴以外,这是现存最早的壁画群之一。壁画的主题包括《报喜》、《马利亚和伊丽莎白的会面》、《用揭露之水测试马利亚》(这是一个相当罕见的主题,基于《民数记》5:11-28,后来在基辅的索菲亚、阿特尼村(格鲁吉亚)的锡安和其它几个教堂的马赛克中都能见到)、《伯利恒之旅》、《耶稣诞生》、《贤士的敬拜》、《主进圣殿》。其中一个圆形图案上有一个在十字架光环中的基督形象;另外两个描绘圣母和施洗者约翰的圆形图案则消失了。凯旋门上方是一个准备好的祭台的图案,上面还有朝向它飞翔的天使,手里拿着长长的尺子(长手杖)和斑岩。根据V.N. Lazarev的说法,“卡斯特尔斯普雷奥的画作中最有趣的是它们的风格,以其自由和现实主义而引人注目,浸透着古代艺术的生动神韵。纤细、轻盈的人物被赋予了各种不同的、少见的描绘角度……。这种绘画方式的特点是自信和宽泛的画路,不经意间让人想起庞贝的壁画”。

约瑟的梦。壁画。卡斯泰尔塞普罗的圣玛丽教堂。意大利%BB`
约瑟的梦。壁画。卡斯泰尔塞普罗的圣玛丽教堂。意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