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上帝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凭着上帝选民的信心与敬虔真理的知识,
  • 1:2 盼望那无谎言的上帝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
  • 1:3 到了日期,藉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了;这传扬的责任是按着上帝我们救主的命令交托了我。
  • 1:4 现在写信给提多,就是照着我们共信之道作我真儿子的。愿恩惠、平安从父上帝和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1-4节一段,是保罗书信常有的致候辞,参见罗马书1:1-7注一。如将本书开端的致候辞与其他两封牧函即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后书的致候辞相比较,即可看出此一致候辞措辞更为庄严,语意更为深邃,可与罗书的致候辞前后相辉映。这是因为保罗写这封书信不只是为提多,而也是为克里特全岛的信友,所以在致候辞内就提出了自己双重的身分:上帝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在其他书信的开端(罗马书1:1;腓立比书1:1)称自己为“基督的仆人”,只在此处称自己为“上帝的仆人”。原文“doulos”(奴隶或仆人)按希腊文从来不用以指献身于神的人。这一用法,只见于古代东方和以色列民族的典籍中。保罗如此自称使我们联想到旧约时代的一些大圣大贤,如摩西、大卫、以赛亚、耶利米等。这些人在旧约上都称为“上帝的仆人”,意谓全属于上帝的人。他们的蒙召不在于他们有什么过人的才能和功德,而只是出于上帝的旨意。上帝召选了他们是为叫他们替自己执行某项事务,实践自己的计划,为此上帝有时也召选了一些外教人为执行自己的旨意,如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和波斯王居鲁士,旧约也称他们为“上帝的仆人”。保罗一开始就说自己是“上帝的仆人”,是上帝所特别召选,全属于上帝的人,他的使命是为宣传基督的福音,做耶稣的使徒。就如在旧约时代上帝召选了他的“仆人”——君王和先知,为教训引导以色列选民常忠于上主、他们的上帝;同样在新约时代,上帝也召选了他的“仆人”——耶稣的使徒,为教导他的新选民——教会。保罗就是其中之一(加拉太书1:1-5)。新约的“上帝的仆人”除给新选民传扬信仰外,也引他们认识“合乎敬虔真理的知识”,知道应如何“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约翰福音4:24)。“敬虔”在此是说受造的人对造物主上帝所应有的态度,是宗教本身所不可缺的主要成分之一。保罗既为耶稣的使徒,所以他的使命是在于把人对造物主所应有的态度——这一真理告知世人。保罗传扬“信心与敬虔真理的知识”,并非出于感情用事,也不是对前途渺茫,漫无目的,而是怀有永生的希望。他所以怀有这永生的希望,是因为他所宣讲的真理和虔敬,是不能说谎的上帝在久远的时代以前所预许的。所谓“在万古之先”,依教父和许多经学家的意见,是指“万古之先”上帝关于圣子降生和人类的救赎所决定的计划(以弗所书1:314);可是现代一般学者都以为应是指人类受造伊始,上帝在伊甸园所许与人类始祖的永生。两种见解各有所据,但因以弗所书1:3-14;歌罗西书1:15-20;罗马书16:25-27等处的经义,我们以为第一意义较为可取。上帝从永远所决定的计划,“到了日期”,即他所预定的时期(加拉太书4:4;提摩太前书2:6,6:15),藉着使徒的宣讲揭示于世人(罗马书1:5,10:14-18:哥林多前书1:21)。保罗正因受命宣传这福音,所以他是“上帝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为此2、3两节是为注明1节所含的意义。4节保罗说出收信人是谁,即是他在共同的信仰内所生的儿子提多。保罗归化了提多并亲手给他施洗,使他重生于上帝,故在信仰内他实在是保罗的儿子。最后,保罗如在其他书信一样,祝福提多得享由上帝和基督所赐的恩惠和平安。

上图:克里特岛位于地中海东部、爱琴海的最南面,是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克里特岛上大都是崎岖的山地,东西长约260公里,南北宽最宽60公里,最窄只有12公里,面积8236平方公里,是爱琴海中最大的岛屿。
上图:克里特岛位于地中海东部、爱琴海的最南面,是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克里特岛上大都是崎岖的山地,东西长约260公里,南北宽最宽60公里,最窄只有12公里,面积8236平方公里,是爱琴海中最大的岛屿。

  • 1:5 我从前留你在克里特,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
  • 1:6 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
  • 1:7 监督既是上帝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贪无义之财;
  • 1:8 乐意接待远人,好善,庄重,公平,圣洁自持;
  • 1:9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

5-9节所记是提多在克岛上所应尽的任务之一,即在各城内置立长老。由5节看来,保罗曾一度同提多在岛上传教,时在罗马首次被囚无罪获释以后,约公元65年左右。不过为时甚短,便留下提多继续他在岛上传教的事务。提多最重要的任务,是在有信友集团的城内委任长老。这里所谓的“长老”是指负责一个糖点的圣职人员。至于为长老的应具有什么资格或条件,或一城市内应委任多少长老,保罗在离去以前对提多已有所指示,所以此处只是旧话重提。为长老的基本条件,应是一清白“无可指责”的完人。此处对长老所应具有的条件与提摩太前书3:2-4颇相类似。大抵说来,这些条件不外:消极方面要求为长老的不应有有辱自己职位的毛病:积极方面要求为长老的应修许多美德,使人起敬起畏,无所指摘。最后,为长老的应“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提摩太前书1:10),即教会一脉相传的信仰,如此他才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争辩的人,如下三节所讲的,是指那些散布谬理的假师傅(提摩太前书4:1-9;提摩太后书3:6;彼得前书5:2)。如果以此处对长老所要求的条件与提摩太前书3:2-10所要求的比较一下,即可看出,提摩太所管的以弗所教会已算是一个比较古老的教会,所以不许选立新信友为长老,但在克里特岛的教会尚属新创,故未提出这一条件,却加上了另一个条件,即做长老的该全家是信徒。在第四世纪末于迦太基所召开的第三次公会议,第十八条款议案曾明文规定:“除非全家的人都是信徒,不得选为主教、司铎或六品。”此外他们的子女只奉了教还不够,还应是生活圣洁的人。理由很明显,因为一个为长老的,如不知照管自己的子女,他如何能去规劝其他的人呢(提摩太前书3:5、12)?7节所谓的“监督”,仍是5、6两节所说的“长老”,此为一般经学家的通论;但也有人主张7节内的“监督”,既然原文作单数,就该是指长老的首领,地方教会的首席负责人。这种主张虽然尚不足以证明此处所谓的“监督”是指如今的“主教”,但也不能轻视它所有的价值。“管家”一词通常是指代主人管理财产的人,他只代主人料理财物,并不是财物的主人,所以该忠信尽好自己的职务,依时把账目向主人交代清楚(帖撒罗尼迦前书5:12;希伯来书13:17)。

  • 1:10 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
  • 1:11 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

10-16节具体说明抗辩的人究是些什么人。他们是些不服从命令,说虚空话欺哄人的人。由10节最后一句,可知这些人大部分还是犹太人或主张行割礼的人。他们所教导的是不应教导的事,即14节所说的犹太人无稽的传说和背弃真理之人的规定。参见歌罗西书2:8-22;提摩太前书1:3,4:7。他们这样行事,目的并不高尚,不是为使人得救,而是为图利,并且所讲的都是些骗人的话,所用的方法也不正,因此保罗称他们所图的为“贪不义之财”(提摩太前书3:3,6:5)。他们这种作风只是破坏人家的整个家庭,使人家庭不睦,为此保罗要提多和他所置立的长老以健全的道理驳斥这些假师傅,钳制他们的口。

  • 1:12 有克里特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克里特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
  • 1:13 这个见证是真的。所以,你要严严地责备他们,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10、11两节好像是对岛上的犹太人发言,12、13两节却是对岛上的居民。保罗在岛上虽未久住,但对岛上居民的性情,却十分了解,知道他们好撒谎,生性残忍,又好吃懒做。保罗为证实他所说的引用了他们本地的一位贤士的话。这位贤人保罗称之为“先知”,自然不是把他比做旧约的一位先知,只是为就合克里特人和当时人的思想称他为一位先知。许多古代的希腊作家以诗人为“先知”(prophetes),即以他是代替神祇发言的人。据经学家考据所得,这位贤士即是公元前六世纪的诗人埃庇米尼得斯(Epimenides)。据普林尼(Plinius,Hist.Nat.VII,49)的记载,他曾被索隆王(Solon)请至雅典,为除灭当时流行的一种瘟疫,所以人民不但以他为一位诗人,且以他为一位有奇能的神的代言人,尊重他,甚至向他献祭,敬礼他有如神明。为此保罗特别引用他的话作证。埃庇米尼得斯对自己的民族所下的批评,亦见于其他的希腊作者的著作内,在一些拉丁作者的作品内对克里特人也没有好评。西塞罗说:“克里特人和艾托里人(Aetoli)视偷窃为合理的事”。当然这不是说整个克里特民族每人都是如此,而只是就普通民族性而言。保罗在罗马书1:18-32,2-3:20好像说外邦人和犹太人都是坏人,但若仔细研究他在罗马书2:12-16和11全章所讨论的,则知使徒也承认在外邦人和摈弃基督的犹太人中,仍有不少上帝所召选的人。对克里特人他所下的批评,自然也是如此。

上图:伊皮麦尼德(Epimenides,又译为埃庇米尼得斯)是古希腊克里特岛的预言家、诗人。传说他在洞穴中沉睡57年,醒来之后获得预言的能力。他提出了一个悖论:「所有克里特人都是骗子」。但这是一个矛盾的命题,因为他自己就是克里特岛人。
上图:伊皮麦尼德(Epimenides,又译为埃庇米尼得斯)是古希腊克里特岛的预言家、诗人。传说他在洞穴中沉睡57年,醒来之后获得预言的能力。他提出了一个悖论:「所有克里特人都是骗子」。但这是一个矛盾的命题,因为他自己就是克里特岛人。

  • 1:14 不听犹太人荒谬的言语和离弃真道之人的诫命。

所谓“犹太人荒谬的言语”,上面已经说了,是指10节所说的那些不服从命令,说虚空话欺哄人的人所喜欢讲论的传奇和轶事。关于无稽的传说和人的规定,参见提摩太前书1:3,4:7;歌罗西书2:8、22。

  • 1:15 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
  • 1:16 他们说是认识上帝,行事却和他相背;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

15节前半节所说:“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为后世竟成了一句很流行的成语,这话可说导源于耶稣亲口所讲的洁与不洁的道理(马太福音15:11、17;马可福音7:15、20、21;路加福音6:45,11:39-41并注)。人心洁净,自然为他一切都是洁净的。拘泥不化的犹太人,始终不愿听从耶稣的教训,去放弃他们无稽的传授和洁与不洁的条文,因此保罗极力驳斥他们。在罗马书14:14、20保罗就已断言:“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可是他说这话只是为驳斥犹太人,并不是教人为所欲为。哥林多人人曾一度曲解了“福音的自由”,保罗给他们去信,告诫他们切不可错懂了福音的自由(哥林多前书6:12,10:23);同样保罗在这里也立即附带声明:固然为洁净人一切都是洁净的;“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污秽”当然是就道德方面而言,像这样的人,他们沉溺于罪恶,理性不能辨别是非,良心不能审断善恶,为他们还能有什么是洁净的呢?由此可见妄用或曲解福音真道的后果是如何的严重,所以16节总结上文说:“他们说是认识上帝,行事却和他相背。”在人前口口声声承认有个上帝,可是做起事来全不像是个相信有上帝的人,他们所有的只是雅各所说死的信心(雅各书2:17-26)。这样的人,耶稣早已说过了,他们不能进入天国(马太福音7:21、22)。保罗最后以三句话概括了他们的为人:就他们的生活习惯来说,是可憎恶的;就他们对真理的态度来说,是悖逆的;就行善一事来说,他们是一无所能的。因为他们的理性和良心已经败坏,不能做出什么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