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
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

节选自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的1605年的主受难日的讲道

忍受一切

众所周知,基督和他的十字架从来没有分开过,他的一生都是一个持续的十字架。他的十字架从他在马槽里时就开始了。那时,希律想做彼拉多所做的事,甚至想在他的生命开始之前就把它结束。使徒说,他此后的一生都是在不断地忍受罪人的顶撞,我们称之为十字架;我们自认在我们的任何言论或目的中都不能忍受被钉十字架。他却忍受了。在受难诗篇中,即诗篇第二十二篇中,在它的前面或标题中,他被描述为鹿,“朝鹿”,一只清晨被唤醒的鹿;因为他从出生起就被希律王追杀,一生都在被追杀,被追杀到死,就像一只可怜的鹿,被击打,被伤害到了心。这是他最后的,最后且是最糟糕的命运;我们恰当地称之为他的十字架。“他忍受了十字架。”

对于伟大的人来说,做伟大的事情并不奇怪;他们的天才自然倾向于此。但是,对他们而言,为任何一件小事而受苦,要比做许多大事更伟大。因此,先知把他道德上的坚毅,和神圣的基督徒顺从,置于受苦之上,而非行大事上。受苦肯定是二者中更难的。“他忍受了。”

如果忍受是困难的,那么忍受困难的事情肯定更困难;而在所有难以忍受的事情中,最困难的是死亡。在哲学家所说的“五件可怕之事”中,它是最可怕的;一个男人,不,一个女人,一个软弱温柔的女人,在医学上,在外科上,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不能忍受死亡。他却忍受了死亡。

如果他忍受了,只是忍受,也就够了;这值得我们付出一切,因为我们将为我们的生命付出一切。但不只是死亡,而是那样的死亡。使徒在怀疑这一点时说:“他忍受了死亡,且死在十字架上。”

十字架不过是一小小的文字,但内容却很丰富;不过是几个字母,“说起来却很重,忍起来則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