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
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

节选自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的1605年的主受难日的讲道

属灵的十字架

在痛苦中,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身处其中,唯一的安慰就是迅速摆脱它。但十字架并不是这样,相反,它是“一种痛苦的死亡,一种长时间受折磨的死亡”。因此,他们特意选择了十字架。如果他们谴责他亵渎神明,那么他就要被用石头砸死;这样的死法会使他过早地断气。他们以煽动叛乱罪起诉他,并不是因为他有更严重的罪过,只是因为这种罪要被判钉十字架之刑;因为这样他就必须先受鞭打,这一点他们很喜欢,然后他必须慢慢地死去,不是一下子死去,而是要慢慢地“品尝”死亡。然后,他的腿和手臂必须被打断,这就是他们的意思,他应该这样死去。否则,我很想知道他们在那里准备好醋罐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不让他因失血过多而晕倒,而是要让他活着,直到他们听到他的骨头被折断的声音,这样也能让他们亲眼看到这种景象。上帝的旨意确实阻止了这最后的残忍行为;虽然他们的本意是好的……。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十字架上的痛苦的一半,而且是较小的一半。他的肉身忍受着这一切。他的灵魂在这期间是自由的吗?不,他的灵魂承受了同样多的痛苦。不,是更多,他的灵魂比他的肉身在物质的十字架上所受的苦要多得多。因为还有属灵的十字架:除了古利奈人西门帮助他背负的十字架之外,所有的人都给予了他一个十字架。那些痛苦是巨大的,此时,这痛苦还太小,无法表明它到底有多大;它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在先前受痛苦时,从未退缩过,也没有抱怨过,仿佛他几乎感受不到它们。但当十字架的痛苦来临时,它们使他抱怨并大声哭泣,“强烈的哭泣”。在先前的所有痛苦中,没有流血,这些痛苦只是导向流血而已,但现在,他遍体流血,甚至体无完肤。这是先知所说的“榨酒”的痛苦,他就像在酒榨中一样,所有的衣服都被血染透了。当然,客西马尼的血是另一种方式的血,而不是厄巴大的血,也不是各各他的血;那是他内在的十字架的血。在这三种苦难中,那是最难忍受的,但他也忍受了。信仰本身也不知道它是如何相信的,只是它知道上帝的爱和力量都是无止境的;他的智慧也能发现,如何通过爱来谦卑,就像藉着力量而受高举,超过人的智慧所能理解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