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圣奥古斯丁主教的《约翰壹书释义》

人心向往上帝

上帝许给我们什么?“我要必要相似他,因为我们必要看见他本来是怎样的。”舌头已尽其所能表达了,其余的让内心去思想吧!约翰所说的话若是与上帝的真貌作一比较,又算什么呢?我们人远不如约翰的功勳,又能说什么呢?

让我们现在再讲他的傅油之恩吧!让我们再讲那在内心教训我们的傅油之恩吧!这是我们所不能言传的,而且因为现在你们还不能看见,所以你们现在只应努力,希望看到。

好基督的一生、就是一个圣洁的想望。你所想望的,你还不能看见。然而你由于想望而预作准备,使你在它来临时,能够看到,并获得满足。

假设你愿意装满一个袋子,又知道要给你的东西体积很大,你便会尽量撑开袋中口或皮包或其他容器。你知道你要装的物品很大,再看你袋子的容器狭小,你便会把袋口扩大而增加容量。同样,上帝延缓满足你的愿望,以扩大你的愿望,由于愿望而扩大你的心胸;扩大心胸,以增加你的容量。

那么,弟兄们,让我们大家想望吧!因为我们必将被充满。请看保罗扩大了胸怀,为能容纳那将要来临的。他说:“不是我已经获得这恩宠,或已经完成……弟兄们,我不以为我已经得到它。”

如果你、保罗、还没有得到,那么,你在此生将做什么呢?保罗答说:“我只愿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的,努力向前奔馳,为达到目标,为争取我被召去领受的天上的奖品。”保罗说自己只向前奔驰,为达到目标;他自觉太小,不堪容受那“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能想到的”奖赏。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要在希望上锻练我们自己。我们越砍断对世俗的爱,我们的愿望就越圣善。我们已经说过:空的才能填满。你该以善来充满自己,要把恶先倒出去。

设想上帝愿意用蜂蜜充满你,如果你已充满了酸醋,那么,你要把蜂蜜放在哪里呢?该把器皿里所盛的倒出来:该清洁那器皿,即便劳苦,即便需要磨擦,也该使它干净,才能适合盛任何东西。

我们可以谈蜂蜜,谈黄金,谈美酒,我们无论谈什么,也不能表达我们将接受的实体,这实体的名称就是上帝。当我们说上帝时,我们说了什么?这两个字便是我们所企盼的全部。我们所能说的一切,必然少于全部真理。我们要向往上帝,扩大我们的心胸,好等他来到时,满足我们。“我们必要相似他,因为我们要看见他本来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