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威廉·坦普尔的《圣约翰福音的诵读》

论谦卑

神圣的谦卑表现在服事上。有权要求他的所有受造物服事自己的主,首先选择服事他们。“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但是,人的谦卑并不是从服事开始的;而是从准备接受服事开始的。因为在我们服事的过程中会有很多骄傲和屈尊。只有当服事是在真正爱的冲动下自发地给予时,才是有益的;有意地服事他人几乎肯定“具有罪的性质”,因为几乎所有的美德都是源于我们自己有意识的意志。因为除非意志被完全净化,否则它本性的、或原始的罪——从自我而不是以上帝为中心行事的固有之罪──就会污染它的所有工作。因此,人的谦卑首先表现在准备接受我们同胞的服事,尤其是接受上帝的服事。接受人的服事就是承认对他们有一定的依赖性。我们自力更生是好的;在生活中依靠他人,毫无贡献,是可耻的;但那些为世界做贡献的人应该毫不犹豫地接受别人的爱、慷慨或怜悯。那种“不对任何人负责”的愿望是完全非基督教的。

但是我们首先必须准备接受的是上帝的服事。……我们的第一个念头决不能是:“我能为上帝做什么?”答案是:没有。第一个想法必须永远是“上帝会为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