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1 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
  • 16:2 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免得我来的时候现凑。
  • 16:3 及至我来到了,你们写信举荐谁,我就打发他们,把你们的捐资送到耶路撒冷去。
  • 16:4 若我也该去,他们可以和我同去。

上图: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在以弗所写了哥林多前书,在马其顿写了哥林多后书,在哥林多写了罗马书:1、保罗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住了些日子,又经加拉太和弗吕家去坚固众门徒(徒十八23);2、保罗到以弗所传道两年多(徒十九1-40);3、保罗去马其顿(徒二十1);4、保罗走遍马其顿,后到希腊住了三个月(徒二十2);5、保罗从腓立比到特罗亚(徒二十6-12);6、保罗步行到亚朔,再乘船到米推利尼、撒摩、米利都、哥士、罗底、帕大喇、推罗、多利买、凯撒利亚回到耶路撒冷(徒二十13-二十一15)。
上图: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在以弗所写了哥林多前书,在马其顿写了哥林多后书,在哥林多写了罗马书:1、保罗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住了些日子,又经加拉太和弗吕家去坚固众门徒(徒十八23);2、保罗到以弗所传道两年多(徒十九1-40);3、保罗去马其顿(徒二十1);4、保罗走遍马其顿,后到希腊住了三个月(徒二十2);5、保罗从腓立比到特罗亚(徒二十6-12);6、保罗步行到亚朔,再乘船到米推利尼、撒摩、米利都、哥士、罗底、帕大喇、推罗、多利买、凯撒利亚回到耶路撒冷(徒二十13-二十一15)。

保罗在最未一章所谈论的还是几个实际的问题,最后也附带报告了他自己和提摩太、亚波罗等人的消息。保罗在本书的结尾里,仍处处表现他的大公无私的精神。首先他嘱咐信友当为耶路撒冷教会捐款;由此可见,保罗在过去,恐怕就在第一次于哥林多传教时,已经为这捐款的事,向哥林多信友提过。如今哥林多信友向使徒请示实际的办法,因而保罗在这里简单地给他们一个答复。保罗自从他开始出外向外邦人传教以来,就对耶路撒冷母教会特别关心。如果散居各地的犹太人以耶路撒冷为他们宗教的中心,每年向耶路撒冷缴纳殿税,那么使徒也愿意众基督徒以耶路撒冷教会为全教会的中心。称耶路撒冷教会的信徒为“圣徒”,具有一番特殊的深意,因为他们是首先蒙召,因圣灵降临而被祝圣的。圣城里的信友,有不少的人在圣教遭难时成了穷人(希伯来书10:32-34)。当保罗回头后第一次来到耶路撒冷时,他甘心接受了彼得、约翰和雅各向他所提出的建议,出外传教必劝勉归化的外邦信友救济这些圣城里的穷弟兄(加拉太书2:9,10;使徒行传11:29)。保罗尤其在自己第三次出外传教时,曾沿途费心为耶路撒冷教会募捐(罗马书15:25-31;使徒行传24:17)。他为加拉太教会所规定的募捐条例,如今也致意要哥林多信友照样奉行(16:1)。由2节又可知,信友自教会初兴以来,就在一周的第一日,即主日(马太福音28:1;使徒行传20:7)举行集会纪念主的复活(参见约翰福音20:26和本书11章后的附注)。使徒愿他们在这一天内把自己一周内所赚的提出一部分,在自己家内另放在一处作为该项捐款之用。这样捐款就早已准备了,及至保罗在不久以后来看望他们时,便可收集所存下的款项,叫哥林多人自己所选出的代表亲自带着保罗写的介绍信送往耶路撒冷去。假使所捐的是一笔相当大的款子,使徒自己就情愿亲自领他们送去。对这次捐款的事,可参见哥林多后书8、9两章。

  • 16:5 我要从马其顿经过;既经过了,就要到你们那里去,
  • 16:6 或者和你们同住几时,或者也过冬。无论我往哪里去,你们就可以给我送行。
  • 16:7 我如今不愿意路过见你们;主若许我,我就指望和你们同住几时。
  • 16:8 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
  • 16:9 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

保罗原有意巡视哥林多(4:19-21,11:34),但为了其他种种的缘故,不能立刻成行。保罗似乎早有意去哥林多,且哥林多的信友已在等候他(4:18,参见哥林多后书1:15)。但使徒声明自己先要“经过”马其顿,巡视他在该地所建立的教会,这样哥林多信友还要等候一个时期。虽然他们不免要长久等候,但他们却知道使徒对他们如何关心,竟愿在他们中久住,甚或与他们同过一个冬天。如今在这新春的时候,他本来可以抽出一个短时间来看望他们一次,但这没有什么益处,因为为处理哥林多教会所有的各种问题,需要较长的时间;此外目前他也不能离开以弗所(自以弗所他写了这封书信),至少到五旬节他该住在那里(5:8;由此可知,这封书信大概是在逾越节前后写的)。日前在以弗所宣传福音很是顺利,在那里“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意即在该处目前有很好传教的机会(哥林多后书2:12;歌罗西书4:3),所以目前无论如何他不愿意放弃这一个大好机会(使徒行传19:11-20)。另一方面,在以弗所也出现了不少的敌人,以致于目前他不能离开这初创的教会(15:30-32)。事实上保罗在以弗所住了一个相当长的时间。直到底米丢引起了暴动,才不得不离开这座城市(使徒行传20:1)。

  • 16:10 若是提摩太来到,你们要留心,叫他在你们那里无所惧怕;因为他劳力做主的工,像我一样。
  • 16:11 所以,无论谁都不可藐视他,只要送他平安前行,叫他到我这里来,因我指望他和弟兄们同来。
  • 16:12 至于兄弟亚波罗,我再三地劝他同弟兄们到你们那里去;但这时他决不愿意去,几时有了机会他必去。

目前保罗自己既不能赴哥林多,便暂时派遣他“所亲爱、有忠心的儿子”提摩太前去,他此时已在马其顿,不久即可去看望哥林多的信友(4:17;使徒行传19:22)。不过,因为提摩太在马其顿也有不少的事要作,所以保罗尚不知提摩太几时可到哥林多。他料想这一封信在提摩太未到哥林多以前就已在哥林多人手内,所以预先劝告哥林多人要好好待他,因为他知道年少的提摩太生来胆怯(提摩太前书4:11-12);另一方面哥林多教会的情形复杂困难,因此特别向他们推荐自己这位忠诚的合作者,希望哥林多人承认他是自己的代表,为他照顾一切,使他能顺利返回以弗所。保罗同其他的同伴这时都在以弗所等他回来,毫无疑惑,是愿由他探得哥林多人如何接受了这封书信,并有什么反应;另一方面。哥林多人也在等候亚波罗去看望他们,也许在他们给保罗所写的书信内就已邀请他去。保罗会再三地劝他与其他的“弟兄们”(大概是指来自哥林多的使者,参看17节),一起动身前去,可是亚波罗全不为所动。显然,他对哥林多城所发生的事(1:12,3:3)非常不满,怕自己前去访问,使哥林多的情形更为恶化;尤可注意的,是他在信尾连问候也不问候。这样哥林多人该明白,对所谓亚波罗党的组织,亚波罗是不愿有丝毫的牵连。

  • 16:13 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
  • 16:14 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

保罗在13、14两节,以三言两语,总括了全书信的大义:劝勉信友,处在既有外教人,又有坏信友的恶习的危险中,务必要醒悟,要保持自己的信仰,要持守昔日他给他们所讲的道理,特别是关于死人复活的道理(15:1);行事要有丈夫的气慨,不要如同婴孩,喜爱希奇古怪的事(指贪求出奇的恩赐),但要在信友的真正生活上发挥自己信仰的精神(13:11,14:20)。在一切事上尤要以爱行事,因为爱概括其他一切的美善(参阅13章)。

  • 16:15 弟兄们,你们晓得司提反一家,是亚该亚初结的果子,并且他们专以服侍圣徒为念。
  • 16:16 我劝你们顺服这样的人,并一切同工同劳的人。
  • 16:17 司提反和福徒拿都,并亚该古到这里来,我很喜欢;因为你们待我有不及之处,他们补上了。
  • 16:18 他们叫我和你们心里都快活。这样的人,你们务要敬重。

由哥林多派来的代表给使徒带来了信友的书信,似乎仍由他们把使徒这封回信带给了哥林多信友。“司提反一家”是在保罗手中受的洗(1:16),称他们为“亚该亚初结的果子”,大概是因为他们全家最先在哥林多接受了信仰(帖撒罗尼迦后书2:13;罗马书16:5)。他们“专以服侍圣徒为念”,即谓他们情愿接受了照管该地教会的重任。司提反是否是当地教会的监督,虽然无法证明,但他在当地教会内握有一定的权柄,殆无可疑;何况使徒也愿意其他的信友都服从他。同司提反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代表。保罗见他们来了,非常高兴,感到欣慰,因为见了他们就如见了其他不在场的信友,他们的来临补偿了其他信友不能在场的缺欠(“你们待我有不及之处”一句,应作这样解)。同时他们来拜望保罗,为哥林多人也有好处,因为他们回去后。可以用使徒的名义鼓励劝勉他们。

  • 16:19 亚细亚的众教会问你们安。亚居拉和百基拉并在他们家里的教会,因主多多地问你们安。
  • 16:20 众弟兄都问你们安。你们要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

使徒在信尾代一些人问安,这些问安语也表示使徒怎样以全教会为一个大家庭,大家都因信德和爱德共同结合在基督内(1:2)。首先以他和他的同伴在小亚细亚所建立的各教会的名义,向哥林多信友致候,然后又以以弗所信友,尤其是亚居拉和百基拉俩夫妇的名义问候他们。他们夫妇二人为保罗、亚波罗以及哥林多教会都有极大的贡献(使徒行传18:2-3,24-26;罗马书16:3-4)。保罗起初在哥林多,现在在以弗所,似乎常是客居在他们家内,亚居拉和百基拉夫妇的家其时又是信友集会的中心。在代替人问安以后,使徒要哥林多信友也以圣吻彼此请安。这亲吻原是兄弟友爱的表示。信友因爱结合在基督内犹如一家人,彼此应相亲相爱如兄弟。

  • 16:21 我保罗亲笔问安。
  • 16:22 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诅可咒。主必要来!
  • 16:23 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你们众人同在!
  • 16:24 我在基督耶稣里的爱与你们众人同在。阿们!

最后保罗还自附亲笔问候。数星期来,他每天晚间在一天劳碌之后,给自己的秘书口述这封书信,如今在信尾加上他的亲笔字,作为这封书信确实是他口授的凭据(参见帖撒罗尼迦后书3:17;加拉太书6:1118;歌罗西书4:18)。句子虽极简短,却洋溢着他对基督和对哥林多人的爱。他既这样热烈挚爱基督,因而愿意把一切摧毁基督工程的人都由教会内驱逐出去(4:17,5:3-5,5:13,6:15-17,8:11-12,10:21-22,11:27)。使徒以万分的热诚切望基督的光荣来临。“主必要来!”原文作“玛辣纳塔”,是一句亚兰语,好像是在礼仪上常用的,如“和撒那”,“哈利路亚”,“阿们”等亚兰语的祈祷词(参看《十二使徒遗训》10:6)“玛辣纳塔”是否是“吾主已来临”,“主已经近了”(腓立比书4:5),或是“主必要来!”不能确定。大抵以最后一译义较为可靠(启示录22:20)。使徒一生的期望,全集中在主基督未日的来临。他也愿意信友常在等候“主的日子”的渴望中度过自己的一生(1:8,11:26,15:22-57)。未尾,他向信友祝福,愿他们常获有“主耶稣基督的恩”;有了这恩,他们才能恒心到死。使徒原是哥林多信友灵魂的父亲(4:15),他就以慈父的心怀向他们每人保证自己对他们的爱。这爱是出于他们和基督间彼此的结合。“在基督耶稣里”原是使徒所惯用的一句话,今仍用这句话结束了他这封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