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上帝奥秘事的管家。
  • 4:2 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 4:3 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
  • 4:4 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
  • 4:5 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上帝那里得着称赞。

上图:主后3世纪马赛克画上的罗马管家,他捧着几个钱袋子,每个袋子里是1000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
上图:主后3世纪马赛克画上的罗马管家,他捧着几个钱袋子,每个袋子里是1000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

哥林多人尚未明了究竟什么是传福音者的任务,不然决不会有党派纷争。传福音者并不能完全自作主张,管理信友也不能尽随己意,他们只是受任命作基督的助理,作基督的“执事”,他们的工作应完全受基督的指挥。他们尽是“为上帝奥秘事的管家”。按“管理人”或“管家”在古时原由奴仆允任,他们该以主人的名义管理主人的一切财产,并按时向主人交清一切账目(马太福音20:8;路加福音12:42,16:1-3)。“上帝奥秘事”是指上帝为使人获得恩典吧所用的方法,即是藉传福音者的宣讲或施行圣事(以弗所书1:9;罗马书16:25),把救赎的恩典分施与人(2:7;罗马书11:25,16:25)。所以传福音者当忠实善尽自己的任务。但他们忠诚与否,只有上帝是他们的审断者。因此保罗并不以自己的事情为念,“只等主来”。为此他连自己也不敢判断,虽然他自知没有什么不忠或疏忽懈怠之事,但仍不敢在上帝前自称为义人,因为人自己绝对不能正确地审判自己,为此使徒劝哥林多人要等候主将来的审判,因为只有他能洞悉一切,并要揭露一切,不但外面的行为,连人心里最隐密的思念。也要揭露出来,公诸世人,到那时才要论功行赏(哥林多后书10:18)。

  • 4:6 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
  • 4:7 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

由3:5以下,保罗特别讨论保罗和亚波罗两个党派;现在他更进一步劝哥林多人不要批评他们中的哪一个,只该去效法他们二人的德表。保罗并没有寻求自己的荣耀,亚波罗也没有寻求自己的荣耀,二人只是一心一意地寻求上帝的荣耀,在这事上二人完全一致。所以哥林多人原当仿效他们的一致才是。“不可过于圣经所记”一句,原文晦涩难明,我们以为是指圣经上所定的原则(1:13,3:19、20);依此原则,使徒和信友都没有什么可自夸的,只应诚心将一切荣耀归于上帝的恩典。可是那些批评传道者的人,却是在寻求自己的荣耀,高举自己在他人以上;其实他们也没有一点可以自夸的权利。

  • 4:8 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
  • 4:9 我想上帝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 4:10 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你们在基督里倒是聪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藐视。
  • 4:11 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
  • 4:12 并且劳苦,亲手做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
  • 4:13 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

保罗在8-13内以使徒怎样谦卑尽职的榜样来与哥林多人的虚妄自夸相对比。保罗在这段内所说的话满含嘲笑讽刺的意味。哥林多信友中有些人以为自己是“完全的人”,自视为不与凡人相等的“智慧人”,以为自己已达到最高境界,再也不缺少什么(启示录3:17),在现世就愿在人之上为王,可是他们忘记了惟在来世才可同耶稣一起为王(路加福音22:29、30;启示录5:10)。(这些狂傲的人,看来可能是受了斯多亚学派的影响,因为斯多亚学派的人认自己远在他人之上。)其实保罗是巴不得自己的信友都已达到这种成全的地步,因为这样,上帝的国就算在世上已成立了,使徒们也无须再劳苦了。可是实际上,连那些首先受耶稣预许,要同他一起作王的使徒(路加福音22:29、30),仍处在极端可怜的境况中,上帝好似特意把他们安置在世间最低的位置上,甚至待他们有如处死的囚犯,在露天沙场上,当众持剑与猛兽搏斗(通常和猛兽搏斗的剑客都是些已被处死的囚犯)。一切有灵的受造物都是这场搏斗的观众,在天上有天使,在地上有世人。使徒和传福音者在世间的遭遇的确是太苦了!

关于10-13一段,该与使徒在哥林多后书11章内就他本人的经验所写的相对照。保罗自开始传教以来直到现在,从未得到安宁,到处为基督的缘故受凌辱、轻视和摈弃;他所遭受的各式各样的危险、苦患和灾难,实在多不胜数。使徒们处处被世人认为“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因为他们所宣讲的是世人所认为“愚顽”的十字架道理(1:23),但哥林多人却把自己视作“聪明的人”。使徒们感觉到自己卑微无能,哥林多人却认为自己有所作为,高尚尊贵。使徒们虽然这样长时间服事了基督,但直到如今仍然遭受着各种灾难(哥林多后书4:7-9,6:4-6,11:23-25),仍然以自己的劳力来维持自己的生活(9:6-15;宗18:3,20:33、34;帖撒罗尼迦前书2:9)。使徒们不但安心忍受所加于他们的迫害,并且还为迫害自己的人祈祷祝福,虽然如此,但世人仍以他们为人类的渣滓,世上的垃圾,应由房屋中打扫出的废物:这即是耶稣所召选的人们所有的遭遇。

  • 4:14 我写这话,不是叫你们羞愧,乃是警戒你们,好像我所亲爱的儿女一样。
  • 4:15 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
  • 4:16 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
  • 4:17 因此我已打发提摩太到你们那里去。他在主里面,是我所亲爱、有忠心的儿子。他必提醒你们,记念我在基督里怎样行事,在各处各教会中怎样教导人。

保罗在前段抒发了自己的心怀后,心情已渐趋平静,遂以慈父诚挚的爱来劝勉自己在信德内的子女。他在本段内措词虽然严厉,但其用意无非是为使自己的信友反醒,而重归正道。保罗把那些破坏教会团结和扰乱教会秩序的人比作“师傅”。在当时充当“师傅”,大抵是些稍有知识的奴仆,他们的任务是护送自己主人的年幼子弟上学,及在家监护管教他们(加拉太书3:24)。像这样的“师傅”与富家子弟原没有什么贴身的关系,而且在他们身上也没有任何权柄。相反地,保罗却是哥林多人在基督内的父亲,他曾赐给了他们新生命(4:19:腓利门书10)。所以保罗说:你们在基督内能有上万的教师,然而为父亲的却只有我。如今他遂以父亲的资格来劝勉恳请他们要跟着他的表样学习,即学习他谦逊、仁爱和牺牲的精神。(拉丁通行本16节作:“你们要效法我,如同我效法基督一样。”后半句大概是由11:1所窜人的经文。)保罗为使哥林多信友重归正道,遂特派提摩太到他们那里去。提摩太为保罗所钟爱的助手,称他为自己的爱子,因为他在各事上完全追随了使徒的德表。此外,提摩太也是最适于出使哥林多的人,因为他从开始就同使徒一起在哥林多工作(使徒行传18:5;哥林多后书1:19)。当保罗写这封信时,提摩太业已上路,见哥林多前书16:10;使徒行传19:22。正当其他的教师在哥林多宣讲新道理时,提摩太却要唤醒他们,使他们回忆起保罗“在基督里怎样行事”,即保罗关于基督所讲的道理,并由此道理而指导他们善度实际的生活。这道理原是世界各地的教会所共同奉行的道理,哥林多人自然也当遵守(7:17,11:16,14:36,15:12)。

  • 4:18 有些人自高自大,以为我不到你们那里去;
  • 4:19 然而,主若许我,我必快到你们那里去,并且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
  • 4:20 因为上帝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 4:21 你们愿意怎么样呢?是愿意我带着刑杖到你们那里去呢?还是要我存慈爱温柔的心呢?

保罗不过暂时先打发提摩太到哥林多去,因为他自己也有意不久就去访问他们,原来他怕在哥林多有些狂妄的首领不承认提摩太的权威,甚或竟以为他自己不敢到他们那里去,于是便预告他们不久他也要来巡视他们(16:3-9)。那时他要考验这些狂妄的人,不管他们所讲的是些什么言论,只审量他们的生活是否实在符合天国的德能,他们的生活是否赖恩点内在的能力确实彻底改善了(2:4、5;马可福音9:2;罗马书14:17)。他要如一个父亲一样来看望他们,不过他要以父亲的严厉或以父亲的慈爱来对待他们,就全在乎他们自己了。保罗以这几句严厉的话结束了本书信的第一部分。在这一部分里大抵说来,他所讨论的是在哥林多所发生的党派之争;在以后的各部分内,他将侧重讨论哥林多教会内所有的其他的毛病,其危害哥林多教会,并不在党派之争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