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上帝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

上章末节论述信友因圣灵可以知道自己是否住在上帝和上帝是否住在他内。如今约翰劝告信友对那些身上没有圣灵且冒充有圣灵的人,要加以分辨。在使徒时代圣灵多次在一些人身上显示他的恩赐异能,如先知(使徒行传11:27,13:1,21:9等;以弗所书4:11;哥林多前书14)、使徒、教师、方言、治病、行奇迹、解释语言等恩赐。按使徒行传和十二使徒遗训(11:12、13章)所载:这些蒙受了恩赐的人,尤其是先知和使徒(泛指传教士)不常住在一个教会内,而是巡行各地讲道宣传福音。可是有时也有些假先知或假使徒出来,各处游行,讲些似是而非的道理。保罗写帖撒罗尼迦前书时(5:21),已劝告信友应考验恩赐的真假(亦见帖撒罗尼迦后书2:2)。这些假先知是为撒但所怂恿,以他们的异端邪说企图欺骗信友,扰乱教会(加拉太书1:6-10)。为此约翰就如保罗一样劝信友要考验恩赐的真假,看讲道者是否是受圣灵或受魔鬼所感动的(1节“灵”一词,能指善灵,亦能指恶灵)。所说的“假先知”,是指那些讲异端邪说,自充先知的人,使徒称他们为“敌基督”(2:18、22,4:2,参阅马太福音24:11;使徒行传21:9;以弗所书2:20;彼得后书2:1等)。为辨别先知的真伪,上帝也赏赐了当时的信友“辨别诸灵的恩赐”(哥林多前书12:10)。当注意约翰所说的“试验”一事,并不是说信友可以私自批评讲道员所讲的道理是否合乎信德,而是要照一定的标准(2节),这标准不外是使徒所讲授的道理(6节);保罗也制定了相同的标准(加拉太书1:8等)。

  • 4:2 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上帝的灵来。
  • 4:3 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

上图:以弗所公共浴室遗址。克林妥(Cerinthus,主后50-100年)是一位早期诺斯底主义异端,活跃于以弗所地区,是使徒约翰的对手。据早期教父爱任纽(Irenaeus,主后130-202年)记载,他的老师坡旅甲(Polycarp,主后69-155年,使徒约翰的门徒)说:有一天,使徒约翰到以弗所的公共浴室去洗澡,看见克林妥也在浴室里面,于是扭头便跑,对门徒们说:「我们快逃吧!不然整个浴室要倒塌下来了。因为真理的敌人克林妥就在里面。」
上图:以弗所公共浴室遗址。克林妥(Cerinthus,主后50-100年)是一位早期诺斯底主义异端,活跃于以弗所地区,是使徒约翰的对手。据早期教父爱任纽(Irenaeus,主后130-202年)记载,他的老师坡旅甲(Polycarp,主后69-155年,使徒约翰的门徒)说:有一天,使徒约翰到以弗所的公共浴室去洗澡,看见克林妥也在浴室里面,于是扭头便跑,对门徒们说:「我们快逃吧!不然整个浴室要倒塌下来了。因为真理的敌人克林妥就在里面。」

2、3两节是辨别恩赐是否出于上帝的标准,或辨别真假先知的标准:受圣灵感动的讲道员,在讲道时,一定要公开讲论拿撒勒的耶稣是应许的基督,是真上帝的儿子(2:22-24,5:5),并强调耶稣“成了肉身来的”,即诞生成人,为我们受难、受死而复活了(2:23,4:15;若1:14。9:22,12:42等):讲这样道理的“出于上帝的”,即是说他是受了上帝圣灵的启示(3:9、10;约翰福音20:31;约翰二书7)。那些不这样讲道理的人,“是那敌基督者的灵”,即是由敌基督,由魔鬼而来的;敌基督虽到末世才来,但现在已有他的代表,他的前驱——假先知,且是世世代代不断来到世上迷惑信友(2:18、19)。关于“敌基督”,详见2:18。

  • 4:4 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 4:5 他们是属世界的,所以论世界的事,世人也听从他们。

作者由4节开始又劝勉读者:说他们没有受假先知的迷惑,且揭破了他们的伪善,这就是属于上帝的凭据,作上帝的儿女的胜利。他们所得的胜利并不是由于自己的力量,而是依仗“那在你们里面的”上帝(2:4;约翰福音16:33),因为上帝比“那在世界上的”魔鬼更大;魔鬼是世界上的元首(约翰福音12:31,14:30),为此称他是“在世界上的”。5节说明世人为什么喜欢听信假先知的理由,是因为“他们是属世界的”,他们满怀世界的精神(2:16)。这样的人所论的既然是世界上的事,那些爱世福世乐的人,自然喜欢听他们的讲论(约翰福音15:19)。

  • 4:6 我们是属上帝的,认识上帝的就听从我们;不属上帝的就不听从我们。从此我们可以认出真理的灵和谬妄的灵来。

约翰在6节内,拿自己和其他宣讲福音的使徒或继承使徒位的人(即本节“我们”之所指)来与假先知相对。使徒们是由上帝所委派的,是上帝的人。“认识上帝的”,即上帝的子女(2:3、5,4:7),必喜欢听上帝的人所讲有关上帝的事,就如耶稣所说的:“出于上帝的,必听上帝的话”(约翰福音8:47)。谁爱上帝,也必爱听使徒和教会所讲的道理;反之,“不属上帝的”,即出于魔鬼的人,就不愿意听信教会所讲的(约翰福音15:19),因为使徒和教会所讲的福音不合乎他所喜爱的世界,所以拒绝不听(约翰福音3:19-21)。所以由听信使徒的事上可以辨别听众是否是受“真理的灵”所感动,或者受“谬妄的灵”所感动。所说“真理的神”即指上帝圣灵(4:2,5:6;约翰福音14:17,15:26;哥林多前书2:12);“谬妄的灵”即指魔鬼(提摩太前书4:1;约翰福音8:44、45)。

  • 4:7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上帝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
  • 4:8 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

4:7-5:12为本书末一部份。约翰更积极地讨论人应该彼此相爱的原故,是因为“上帝就是爱”,“爱是从上帝来的”。作者举出上帝爱人的最大凭据:即是上帝圣子道成肉身,使人获得上帝的生命。但是人为获得这生命,必须爱上帝爱人,必须信仰耶稣为上帝的儿子:这两个思想即是本书末一段的主题。由7-21节讨论人彼此相爱的根源:上帝和道成肉身的圣子耶稣。上帝既然这样爱我们,我们就该彼此相爱,否则,就不能达到基督徒生活的成全境界。○约翰先以亲爱的口气向读者说:“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是作者第三次用耶稣的话劝勉读者(3:11、23),可见这命令是多么重要。为此年老的约翰不厌其烦地用这话来劝勉信友。相传他年老时,徒弟们常扶着他到信友集会的地方宣讲主的圣言。他每次都说:“小子们,你们应当彼此相爱。”徒弟们因为常听他这样说,就问他说:“老师,你为什么常重复一样的话?”约翰答说:“这是主的命令,只守这命令就够了”。由7节的经文也可以相信这个传说是可靠的。约翰也说明我们彼此相爱的根由:“因为爱是从上帝来的。”“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马书5:5)。我们有这样的爱情,我们彼此相爱才是真的。所以“凡有爱心的”,即以得自上帝的爱,爱上帝爱人的人,才是上帝所生的子女,才有认识上帝的真智识。原来真认识上帝的人,也必爱人;不爱人的,认识上帝的知识便是假的。为什么原故?因为“上帝就是爱”,上帝的性体是爱,是一切爱的根源。一个人既因圣洗重生于上帝,也必认识那性体是爱的上帝,他也就不能不爱。“上帝就是爱”一语,也许是全圣经中最崇高的启示。圣奥古斯丁说:“在本书各页中,甚至全经书中,若是没有赞美爱的话,而我们仅听见圣灵所说的‘上帝就是爱’一语,就不用寻求别的话了。”约翰不但理论地说:“上帝就是爱”,而且以上帝打发圣子救人的事实来说明上帝是爱(4:9)。由“上帝就是爱”的原理,推论到爱是上帝的性体;再由人有分于上帝性体并与上帝结合相通而结论到人彼此相爱的道理;再由此结论到无论谁把爱由心中除去,就是与上帝分离。约翰两次用“上帝就是爱”(4:7、16),一次用“爱是从上帝来”的话(4:7),贴在“爱”和不爱的具体事实上:一个人有爱,就是上帝的子女;没有爱,就是魔鬼的子女。

  • 4:9 上帝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藉着他得生,上帝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
  • 4:10 不是我们爱上帝,乃是上帝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
  • 4:11 亲爱的弟兄啊,上帝既是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

“上帝就是爱”的最大表现是打发圣子来救赎人类,使人藉着子并在子内认识“上帝就是爱”的性体(约翰福音8:19,14:9、10)。人因认识圣子耶稣,信仰他,而获得超性的生命,即是有分于上帝的性体(2:25,3:14;彼得后书1:4)。作者在10节又证明“上帝就是爱”,就是上帝先爱了世人,而不是世人先爱了上帝,因为上帝是爱的根源:爱出于上帝(4:7)。上帝对人的爱在上帝圣子钉在十字架上作赎罪祭的事上达到了最高峰(2:2)。约翰由上边所述的一切,遂下了一个结论劝读者说:“我们也当彼此相爱”,是说做上帝子女的必须效法天父的爱,而彼此相爱;因为天父爱世人,舍了自己的儿子,人也应当舍弃私意,彼此相爱。

  • 4:12 从来没有人见过上帝,我们若彼此相爱,上帝就住在我们里面,爱他的心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了。
  • 4:13 上帝将他的灵赐给我们,从此就知道我们是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我们里面。

人彼此相爱,才是人与上帝结合相通的唯一证据,因为在世上谁也不能瞻仰上帝,并同上帝往来。约翰驳斥诺斯底派或4:1所述的假先知的邪说:他们以为人在异象或梦中得见上帝才是与上帝相通的凭据。原来人在世界上是见不到上帝的(3:2;约翰福音1:18,5:37,6:46;歌罗西书1:15;提摩太前书1:17,6:16);不过人虽然看不见上帝,但若彼此相亲相爱,上帝就实在住在人内,与人密切结合,人也住在上帝内(3:24,4:13、15、16)。这样,人彼此相亲相爱,才能与上帝结合,上帝的爱在人间才得以圆满无缺(2:5,4:17)。13节又重复了3:24所说的人,说明人与上帝结合相通是藉着人在领洗时所领受的上帝圣灵。

  • 4:14 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这是我们所看见且作见证的。
  • 4:15 凡认耶稣为上帝儿子的,上帝就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上帝里面。
  • 4:16 上帝爱我们的心,我们也知道也信。上帝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

约翰在14节重复1:1-3所说的,强调自己可作上帝子降生救人的见证,因为他和使徒们曾亲眼见过他,瞻仰过他的光荣(约翰福音1:14),他们可保证所信的绝对不能错误;而且这信仰是绝对紧要的,因为与上帝结合相通,除了爱以外,信耶稣为上帝子是不可缺少的基本条件,因为这信德即是爱德的基础。16节:“我们也知道也信”一语,只是享有特恩的使徒才能说的话(约翰福音6:19)。约翰连用“认识”和“相信”的意思,是表示“认识”和“”是意志和理智分不开的动作。“知道”和“”的对象按此处所说的,即是“上帝就是爱”(16节),在这“爱”字内好像包含所有的信德道理,另外是上帝救赎人的一切奥迹。“上帝对我们所怀的爱”,即是上帝时常不断施于信友的爱。因此约翰又重复说:“上帝就是爱”(4、8、16节);所以谁若“住在爱里面的”,即是承认并相信上帝由于爱打发了圣子耶稣,因而以爱还爱,这样,他就“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本节可说是约翰在本书内静观上帝到了最高的境界,他对人所宣示的福音,对人的鼓励所用的语词也可说是已登峰造极。

  • 4:17 这样,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 4:18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

由7-16节论上帝的爱和上帝藉圣子赐给人的爱是怎样圆满无缺。17、18两节论信友心中的爱怎样才算圆满。所谓“完全的爱”就是约翰常论的守上帝的诫命,另外是彼此相爱的诫命。有圆满爱的人在审判之日可放心大胆的原因,是“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这话是说:信友在世界上既然效法了耶稣的榜样,满全了爱上帝爱人的诫命,就相似了爱的最高理想——耶稣,及至他来审判我们时,我们就一无所惧了。爱与恐惧在一个人身上不能并存,因为恐惧的对象是惩罚:怕自己受罚;爱的对象是上帝,对上帝的信靠;人如果只有恐惧,只顾及自己,如何能说他是爱上帝呢?约翰此处所说的恐惧是奴隶的恐惧,怀着这样怕情的人只是怕受罚,而不怕犯罪,这叫做纯奴隶性的奴隶怕情。有这种怕的人心内不能有爱,因为他的心意是愿意犯罪,不愿归向上帝,只是害怕受罚:如果不是怕受罚,他一定犯罪了。但有的人不只是怕受罚,而同时从心里厌恶罪过,这样的怕情,从道德方面说是好的怕情,因为这怕情能使罪人回头改过。若是人顺从这向善的心越往前进,就越接近完全的爱(caritas)。有成全的爱或圆满之爱的人,自然没有这种纯奴隶性的恐惧心理。有圆满爱的人怕犯罪得罪上帝,这是与爱结合的怕情,这样的怕情称为“惧怕”。有惧怕上帝之心的人也必然有完全的爱。旧约中常论到这种“惧怕上帝之情”:基督要满怀惧怕上帝之情(以赛亚书11:2、3);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始(箴言1:7;便西拉智训1:16,27:32);义人称为敬畏上主的人(诗篇112:1,115:13)。

  • 4:19 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
  • 4:20 人若说“我爱神”,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话的;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上帝(有古卷:怎能爱没有看见的上帝呢)。
  • 4:21 爱上帝的,也当爱弟兄,这是我们从上帝所受的命令。

19节是结论式的劝言:“我们爱”,即要爱上帝爱人,因为上帝先爱了我们(4:10、11):我们若是承认这一点,就应以爱还爱,不仅爱上帝,也要为了上帝而爱人。因此约翰在20节论爱上帝和爱人是分不开的:谁若说爱上帝而恼恨人,他实在没有爱上帝的心。约翰为说明这个道理,设了一个明显的对照:人容易爱看得见的东西,不容易爱看不见的东西;人原是上帝看得见的形象,若是一个人不爱这看得见肖像,又如何能爱那看不见的原像(上帝)?再说:人与人间,性情相近,人容易彼此相爱,而上帝的性体是看不见,难以捉摸的,因此爱上帝更难。爱上帝与爱人是分不开的另一个原故,因为同是上帝的诫命。“爱上帝的,也当爱弟兄”,这句话虽不见于四福音,但在耶稣救世的工程(4:7-11)和耶稣所讲的话内已包括了这条诫命(约翰福音13:34;马太福音22:37-40;路加福音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