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所以,你们既除去一切的恶毒(或译:阴毒)、诡诈,并假善、嫉妒,和一切毁谤的话,
  • 2:2 就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
  • 2:3 你们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

1-10节作者再就前章22、23两节的意思,申述信友在世所应过的“新生活”只能在基督内才有所发展,有所表现。信友既重生于上帝,“所以”该放弃沉溺于罪恶而属于地上的“旧人”和他的一切作为(歌罗西书3:5-14),成为一个像才生的婴孩的“新人”。初生的婴孩是赖母乳生活,由上帝重生的新人,也应以上帝的话为生命,喜听“上帝的道”,有如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以赛亚书66:11-13;马太福音4:4)。上帝的话(1:25)养育的是人心,所以是灵性的粮食。人灵是因上帝的话而滋养、发育、生长,以达于成年(以弗所书4:13、14)。作者在此所注重的是彼此间的友爱,所以1节所举出的尽是相反友爱的罪恶。保罗在自己的书信内,也把孩童比作信友生活的初期,把奶比作福音的道理,但他取譬的用意,却不全然与此处相同。参见哥林多前书3:1、2,13:11,14:20;以弗所书4:14;希伯来书5:12-14。由于此处经义的影响,在教会初期的二三世纪内,有些地方的信友在领洗后,饮些以蜜调和的奶,象征他们是重生于永生的婴孩,进入了实在流蜜与奶的许地——圣教会。这个富有象征意义的礼仪,到第四世纪才逐渐废弃了。婴孩由母乳尝到了母爱的甘饴,信友由福音尝到了基督的慈爱。尝到母爱如何甘饴的婴儿总不愿离开母亲,常紧贴在母亲的怀内;同样,尝到基督如何甘饴的信友,知道基督是他生命的根源,也总不愿离开基督。由这一观念,作者联想到了诗篇31:9的话,遂以诗篇对上帝所说的话,贴在基督身上(参见箴言9:1-6)。圣方济撒肋爵在他的名著“效法基督”(Theotimus)卷五、一二两章内,对此有很精辟的发挥,读者可以参看。

  • 2:4 主乃活石,固然是被人所弃的,却是被上帝所拣选、所宝贵的。
  • 2:5 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上帝所悦纳的灵祭。

4节由婴儿喻忽转入建筑喻。建筑喻的用意,仍如婴儿喻一样,仍谓信友不能脱离基督而独自生存。基督就是“活石”,是上帝“所拣选”的石头,作为新约圣殿(圣教会)的基石(诗篇18:22;以赛亚书28:16;格前3:11)。这块石头是“灵磐石”,是“活石”,他本身即是生命,且能赐人生命;不但使建筑在他上面的,稳固不移(马太福音7:24、25),而且使他亦成为活石。可惜这块石头为人所抛弃(马太福音21:42;使徒行传4:11;哥林多前书1:6-8),但上帝却从永远就认识他,简选了他,要他成为教会的基石(1:20、21)。使凡建筑在他上面的,就是使在教会内凡属于他的信友,都形成一座属灵的圣殿(哥林多前书3:16、17;以弗所书2:20-22)。又因基督不但是这新圣殿的基石,而且在这圣殿内也是永远的祭司(希伯来书7章);为此与他相结合的信友,也参与了他祭司的地位,共同形成一祭司团(启示录1:6,5:10),藉着他,将自己基于爱的圣洁生活,作为属灵性的馨香祭品,奉献给上帝(约翰福音4:24;罗罗马书12:1;腓立比书2:17,4:18;希伯来书13:15、16)。作者此处所谓的圣洁的祭司,是指信友们在基督内能奉献给上帝的一切牺牲和善功,能参与耶稣的献祭;并不是说他们都成了在新约内以特殊礼仪祝圣为奉献新约惟一祭祀的祭司。信友因圣洗及坚振两件圣事,在耶稣大祭司的地位上,都有了份子;但他们的使命与被祝圣而身为祭司的使命是大有区别的(希伯来书5:1-4)。

  • 2:6 因为经上说:“看哪,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 2:7 所以,他在你们信的人就为宝贵,在那不信的人有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 2:8 又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或译:他们绊跌都因不顺从道理);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

6-10节,作者引经据典来详论4节的意义,证明基督是旧约所预言的基督,一块拣选的活石;凡信赖他的必稳固如磐石;凡不信赖他而与他相抵触的,必被撞碎。6节是自由引用以赛亚书28:16。由这一节的含义,作者联想到了诗篇18:22(7节所引)的以赛亚书8:14(8节所引)两处的经义。三处所依据的皆是七十士译文。上主在锡安(教会的前身和象征)所放的这块基石,即是指基督,参见以赛亚书28章。基督在世时也曾自比为房角石(马太福音21:42;路加福音20:17、18);新约上也常以房角石来比喻基督(罗马书9:33;使徒行传4:11等)。原文“akrogoniaios”是指屋角最深处所放的一块基石,即使屋墙相结,整个建筑赖它支撑的基石。这块基石既是上主所选定所安放的,自然有绝大的价值,建筑在他上的既无坍塌的危险,更无蒙羞的可能。所以这块磐石使相信的人能获得永固的荣耀,使那不相信的人蒙受永远沉沦的羞辱。基督之于人是荣是辱,全系于人之信与不信(路加福音2:34;马可福音16:16)。路加福音9:26所说“凡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自己的荣耀里,并天父与圣天使的荣耀里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的话,可引来作为这段经文最好的注释(马太福音10:32、33;约翰福音17:24)。8节最后一句,即谓由于他们不信,非蒙羞不可,非绊倒不可;但是并不像某些学者所主张的:上帝注定了他们非沉沦不可。在上帝方面基督是被预定作为人的救恩,但在人方面基督是否真正成为人的救恩,就全在人了:人信,就注定了基督是他得救的荣耀:如不信,就注定了基督是他沉沦的绊脚石。诚如圣奥斯定所说:基督一次为众人付出了血价:他的血为愿意信的人是救恩,为那不信的人却成了永罚:这样,人的永远祸福是由人来自决的(约翰福音3:18、19,5:24,12:48)。

  • 2:9 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 2:10 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

7、8两节说出了不信者悲惨的命运,9、10两节再继续7节前半节之意详述信者所获得的荣耀,以旧约以色列选民所有的四个荣衔来描述信者由信仰所获得的荣耀。他们实在是承受上帝预许的继承人:(一)因为他们是由上帝重生(1:1、3、23),是被拣选的族类(以赛亚书43:20,根据七十士译文);(二)因为他们属于耶稣,因而分享他为祭司兼君王的职权,成为“有君尊的祭司”(5节,出埃及记19:6;启示录1:6,5:10);(三)是由上帝圣灵所祝圣,赖基督的血涤除了罪污(1:2),做奉事圣者上帝的“圣洁的国度”,即属于上帝圣洁的子民(1:15、16;出埃及记19:6);(四)是上帝以基督的血为代价(1:18、19)赎出他们做为“属上帝的子民”(七十士译文,以赛亚书43:21,玛拉基书3:17。参见出埃及记19:5;申命记7:6,14:2,26:18、19;咏35:4)。上帝所以简选和荣耀了以色列民,原是要他们以自己的圣洁生活,传扬他对人类所行的奇迹和德能(以赛亚书43:21);同样上帝召选了信友也是要他们以自己的言行宣扬上帝的上智,特别宣扬他在救世的工程上所表现的慈爱,使人类脱离罪恶无知的黑暗(以弗所书5:8-12;歌罗西书1:12-14),得见无限的光明(以赛亚书9:1-3)。10节是自由引用何西阿书1:1-9,2:3、25的经义,说明前节上帝赐给外邦人的鸿恩。人成义全是仗赖上帝的仁慈;在这一点上,彼得与保罗的思想完全一致。

  • 2:11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
  • 2:12 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或译:眷顾)的日子归荣耀给上帝。
  • 2:13 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
  • 2:14 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
  • 2:15 因为上帝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
  • 2:16 你们虽是自由的,却不可藉着自由遮盖恶毒(或译:阴毒),总要作上帝的仆人。
  • 2:17 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上帝,尊敬君王。

上图:油画《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祷告 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法国画家让-里奥·杰洛姆(Jean-Léon Gérôme)绘于1863-1883年。这幅画描绘了尼禄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被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的一群基督徒正在祷告,看台上挤满了看热闹的罗马人,远处是罗马城内高耸的神庙和偶像,近处是一群猛兽从地下甬道进入斗兽场,准备把基督徒们撕得粉碎。不管怎么逼迫,信主的人却越来越多。两百多年以后,罗马皇帝宣布基督教为国教。
上图:油画《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祷告 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法国画家让-里奥·杰洛姆(Jean-Léon Gérôme)绘于1863-1883年。这幅画描绘了尼禄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被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的一群基督徒正在祷告,看台上挤满了看热闹的罗马人,远处是罗马城内高耸的神庙和偶像,近处是一群猛兽从地下甬道进入斗兽场,准备把基督徒们撕得粉碎。不管怎么逼迫,信主的人却越来越多。两百多年以后,罗马皇帝宣布基督教为国教。

自11节到3:12为本书第二大段,论信友在现世各种环境中对人所应有的态度和应尽的义务。11、12两节可视为这一大段的小引,劝信友应如何在充满罪恶和敌视信友的外教社会中持身处世。作者于此处初次向读者陈辞,所以很恳切地称呼他们为“亲爱的”。实在他们是他在基督内的兄弟。他知道他们不能脱离世俗,但要求他们生活于世俗中,应如侨居异地的旅客(1:1、27;利未记25:23),不留恋世上的事物,而一心一意向往天上的家乡(腓立比书3:20)。世上所有的一切不外是与灵魂为敌的肉欲(约翰一书2:16)。在本书内,作者如保罗一样,常以“灵魂”(1:9、22,2:45,4:19)为超性生命的主动力,与发生情欲的“肉身”相对(罗马书7:23,加拉太书5:16、17;雅各书4:1)。当时,甚至现在,有许多教外人士因不了解基督教和基督徒的生活,就对他们发生了许多误会,由误会而不谅解,再进而加以迫害。消除这些误会和不谅解的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信友的善良生活。无凭无据的耳食之言,终敌不住事实的雄辩:这样教外人士看见信友光明磊落的生活,不能不对他们另眼相看;在上帝眷顾开恩的时日内,也赐给他们认识基督,颂扬上帝(马太福音5:26)。为此,凡做基督徒的,应乐意服从一切合法的政体(马太福音22:15-22;约翰福音19:8-11;希伯来书5:8-10),因为一切权柄都是来自上帝(罗马书13:1-7)。不论是君王制或是民主制,可由人决定,但执政者的职权却是上帝所赋的,所以人民应当服从;惟有政权在滥用或妄用自己职权时,人民才没有服从的必要(使徒行传4:19、20,5:29;但以理书3:12、16-18)。“人的一切制度”中握有最高统治权的自然是为一国之主的元首,其次是他所委派,代他行政的文武百官。政权既是代天行政,其行使的,自然不外赏善罚恶。15、16两节是作者针对当时的环境给信友的实际劝告,其意是谓:服从政权既是上帝的旨意,那么如有人诬陷我为叛徒,我若以行善并服从政权的生活,去抵制无谓的毁谤,岂不是承行了上帝的旨意吗?固然信友是享有自由的人,但所享的是脱离罪恶的正义自由,而不是犯罪的自由,为此万不可假借自由的名义为非作歹(彼得后书2:19;加拉太书5:13-15);惟应如上帝的仆人履行正义,遵守社会的伦理,而成为真正最享自由的上帝的仆人(罗马书6:16-23)。17节作者以四句简短的话总括作自由人的基督徒所应遵行的事:(一)要尊敬一切人,因为人都是依照上帝的形象造的,都有名分继承天国的产业;(二)要彼此相亲相爱,因为信友赖圣洗已成为基督的肢体;(三)要敬畏上帝,因为上帝是万物惟一的真主宰,人类最高无上的判官;并且惟独只有敬畏上帝的人,才能尊敬人,爱人如己;(四)要尊敬君王,因为代表上帝为一国之主和判官的是君王,所以人对他应特别尊敬(箴24:21)。政权的神圣只能出于上帝,也只能赖敬畏上帝维持;为此政权如要人尊敬,就必须引人敬畏上帝。

  • 2:18 你们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服主人;不但顺服那善良温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顺服。
  • 2:19 倘若人为叫良心对得住上帝,就忍受冤屈的苦楚,这是可喜爱的。
  • 2:20 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上帝看是可喜爱的。

作者在上段内劝一切信友如同上帝的仆人,服从政权:在这一段内(18-25节),劝一切为奴的,也如同上帝的仆人一样服从主人。奴隶制度原是当时社会上最大的一个问题,基督教会既坚持一切人在基督内都是平等的,所以大得人心,许多身为奴隶的人都归依了基督教会。这些新近归化的奴隶,受基督教义的薰陶,知道自己原是与主人平等的,如果主人尚未归正,就教义言自己的身价还远在主人以上。这种思想如不预先善为开导,难免不引起他们从事奴隶解放,要求平等的待遇和权利。为此作者如保罗一样(哥林多前书7:21;以弗所书6:5-8;马太福音3:22-25;提摩太前书6:1、2;提多书2:9、10;腓利门书),恳切规劝要求为奴的信友为爱主的缘故(13节),应加倍敬畏服从自己的主人。此处作者首先不用带有鄙视之意的“奴隶”(doulos)的名称来称呼他们,却以他们为家庭的一份子,称他们为“仆人”(oiketes)。他们既是家庭的一分子,就该服从主人,不但服从良善宽仁的,就是乖戾残暴的,也要服从:这样才不愧为基督徒。无罪忍受不应忍受的苦,在上帝前才有功劳;若因有罪而遭受鞭打,在人前既不光彩,在上帝前也没有功劳。当时的人不把奴隶当人看待,甚或视如牛马,见他们受苦不但无动于衷,反视为最快心的乐事。基督徒却以他们无辜所受的苦,有很大的价值,能中悦上帝,能使上帝获得荣耀,所以不但把他们当人看待,而且还把他们看作在基督内,成了“属灵”的人,将他们的身价竟提高到无可复加。作者在15节内说上帝的旨意是愿信友以行善(良好的生活)来封闭无知诽谤者的口舌;在这里他虽未明说奴隶的善良生活能感动主人归向上帝,但使徒的话的确含有这种意思。圣教初兴的历史就证明有许多为奴的基督徒,以自己良好的生活使自己的主人归依了基督。

  • 2:21 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
  • 2:22 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
  • 2:23 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
  • 2:24 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
  • 2:25 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

作者为鼓励为奴的信友,情愿为主忍受无理的虐待,劝他们认清自己被召的目的,即是为跟随基督在世上受苦:就如无罪的基督以忍受苦辱和死亡(哥林多后书5:21;希伯来书13:12),完成了救赎的事业,增加了上帝无穷的荣耀;同样他们为使自己得救,使上帝获得荣耀,也该忍受苦辱(马太福音10:38、39;希伯来书12:2,13:3)。22-25节是作者自由引用以赛亚书53章的经义,来证明基督应验了上帝的仆人无罪受苦的预言:口不出怨言,心不图报复,只想一切都是出于上帝圣意(马太福音26:39;约翰福音8:11),甘心将自己委托给公义的上帝,任他处置(希伯来书10:8-10),自己甘愿承当我们的罪(以赛亚书53:12),在十字架上以自己的肉身作为人类赎罪的祭品,抵偿了我们的罪债(歌罗西书2:14),叫我们死于罪而活于义(罗马书6:6-11)。我们获得重生实有赖于他的伤痍(以赛亚书53:5)。基督的赎罪祭是为全人类,所以作者用了复数第一位,将自己也包括在内;但24节最后一句和25节是紧接21节,意在教训为奴的信友,所以立即改用了复数第二位。既然你们是赖基督的创伤获得了痊愈,如今在你们的肉躯上带有为主所受的伤痕,岂不是荣耀(加拉太书6:14、17)?从前你们是如无牧迷途的亡羊(以赛亚书53:6),茫然不知所从;如今却归依了基督(使徒行传11:21;帖撒罗尼迦签署1:9)——你们灵魂的牧人和监督,再也不缺牧养和照顾。旧约内常以以色列民比作羊群,故称上主为以色列民的牧人和监督(创世纪49:24;诗篇23:1-3;以赛亚书41:11;耶利米书31:10;以西结书34:11-16、25-31)。旧约内也以基督为牧人(以西结书34:23、24)。新约内基督常把自己比作好牧人,以信徒为他的羊群(马太福音9:36,10:6;路加福音15:4;约翰福音10:1-8,21:15-19);为此在使徒经书和教会初期的著作内爱称基督为牧人(5:4;希伯来书13:20;启示录7:17)。罗马信友昔日藏身的茔窟内,还遗留下许多描绘基督为好牧人的壁画或图案。至于称基督为人灵的监督只见于此处。羊群不但要人牧放,也要人监督,所以圣经上把为人灵魂牧人的称做人灵魂的监督(使徒行传20:18-31;以弗所书4:11)。基督既是人灵魂的大牧者,自然也是人灵魂的牧长(5:4)。作者不评判当时的社会制度,只劝为奴的信友要效法基督甘心受辱;公义的上帝怎样荣耀了基督,也要怎样荣耀他们。诚然,上帝以十字架改造了世界,也以当时为奴的为主所受的苦辱,改造了罗马帝国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