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这样,若有不信从道理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
  • 3:2 这正是因看见你们有贞洁的品行和敬畏的心。

作者由社会问题转入家庭问题,谈论夫妇间彼此应该遵守的义务。保罗在他的书信内,也曾多次讨论了这个问题(哥林多前书7;以弗所书5:22-33;歌罗西书3:18、19等),原则上与此处所论全然相同,所不同者只是立论的出发点而已。作者是依据上述的原则立论,做妻子的也要像做家仆的,应以敬畏上帝之心服从自己的丈夫。当时妻子在家庭内的地位,也几乎等于半个奴隶。基督教会对男女在上帝前绝对平等的思想(加拉太书3:28),可能使一些妇女妄用自己由信仰所得的自由,兴风作浪,破坏家庭,所以作者提醒她们为了自己的信仰更应服从自己的丈夫。教会初兴时,许多夫妻没有在同时接受了信仰,所以他们的家庭生活有时因信仰而发生不愉快的事件。保罗对这问题发表了他在主内自己的意见,如果夫妻二人为了信仰问题而不能安居下去,就可分离(哥林多前书7:12-16)。彼得的观点是就已能安居下去的情形来立论,劝做妻子的女信友,如不能以言语劝化自己的丈夫,就该以自己福音的生活去征服自己的丈夫(哥林多前书7:26、27)。妻子喋喋不体的讲劝可能使丈夫生厌,但妻子日日怀着敬畏上帝的心向丈夫表示敬重。温柔体贴和贤淑的生活,却只有使丈夫心折,成为自己信仰的俘虏。圣奥古斯丁的母亲圣妇莫妮卡就是如此在信仰上赚得了自己的丈夫帕特里克斯(Patricius,见圣奥古斯丁《忏悔录》卷九)。

  • 3:3 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
  • 3:4 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上帝面前是极宝贵的。
  • 3:5 因为古时仰赖上帝的圣洁妇人正是以此为妆饰,顺服自己的丈夫,
  • 3:6 就如撒拉听从亚伯拉罕,称他为主。你们若行善,不因恐吓而害怕,便是撒拉的女儿了。

上图:庞贝城壁画上一位精心打扮的罗马妇女。彼得写了《彼得前书》之后十多年,维苏威火山于主后79年爆发,这幅壁画和城里精心打扮的妇女们都被埋在火山灰下,没有一样能存到永远。正如彼得所说的:「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三3-4)。
上图:庞贝城壁画上一位精心打扮的罗马妇女。彼得写了《彼得前书》之后十多年,维苏威火山于主后79年爆发,这幅壁画和城里精心打扮的妇女们都被埋在火山灰下,没有一样能存到永远。正如彼得所说的:「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妆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三3-4)。

妇女爱美原是上帝赐给她们的一种良好天性,有他神圣的目的。新旧二约常以女性的外在美来形容人灵魂的内在美,雅歌就是一个绝好的例证;所以妇女的外在美该是内在美的表现和流露。作者在此并不是指摘做人妻的不应装饰自己,而是劝她们不要舍本逐末,有伤女性的尊严,或有冶容诲淫之弊。女性用来装饰自己身材的,不外是不同的发型,各种金饰如项链、手镯、耳环、指环、踝环和形形色色的服装,但这一切与自己的身段都不免要随时衰退,只有内心蕴藏具有温和安宁精神美的人格是永不朽坏的(提摩太前书2:9-11;提多书2:4-5)。具有这样人格的妇女,不但为丈夫所重视,亦为上帝所重视(便西拉智训26:1-4、16-24)。作者为鼓励妇女这样装饰自己,就提出旧约所载的贤慧圣洁的妇女来作她们的借镜,尤其提出撒拉(创世纪12:28),因为她是一切信仰者之父亚伯拉罕的妻子(罗马书4:11、12;加拉太书3:7),所以也就成了一切信仰者之母。做妻子的女信友如效法撒拉敬畏服从自己的丈夫,称他为主(创世纪18:12)。过圣善的生活,如她一样不畏任何恐吓(箴言3:25、26),只信赖上帝,就不愧是她名实相符的女儿(约翰福音8:39)。所谓的“恐吓”是指与信仰或妇德相抵触的威胁,这是当时为人妻的妇女常能遇到的事,故此作者劝她们务要如同撒拉一样,依赖上帝战胜一切恶劣的环境,和一切违反良心的要求与诱惑。

  • 3:7 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原文是知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比你软弱:原文作是软弱的器皿),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

7节是对为丈夫的信友的规劝;虽然只有一节,却说尽了丈夫对妻子的所应有的美德和义务。做妻子的基本美德是服从,为丈夫的基本美德是怜爱:有了这两个基本德行,家庭的生活必能和谐。丈夫与妻子同居,在家庭和两性的生活上,应秉承上帝的旨意,常想到妻子天生的本质是较脆弱的女性(原文作“器皿”:指妻子而言,见帖撒罗尼迦前书4:3-5),因此在对她实行自己的义务和对她身体所有的权利时(哥林多前书7:14),应体贴她是脆弱的女性;这种体贴又应出于尊敬;对一切人都应该尊敬,对自己的妻子更应尊敬(2:7;帖撒罗尼迦前书4:4;以弗所书5:28-33);应该知道在体质方面妻子固然比丈夫弱,但在恩宠方面,夫妻却是绝对平等的,同是永生的继承人(加拉太书3:28;哥林多前书11:11、12),连在由婚配所得的权利上也是平等的(哥林多前书7:4),所以应相爱相敬,如基督之对教会:这样丈夫的祈祷一定常蒙主的垂允,否则他的祈祷必然不能得到垂允(提摩太前书2:8),甚至妻子受压迫的怨声不免要阻碍上帝俯听他的祈祷。

  • 3:8 总而言之,你们都要同心,彼此体恤,相爱如弟兄,存慈怜谦卑的心。
  • 3:9 不以恶报恶,以辱骂还辱骂,倒要祝福;因你们是为此蒙召,好叫你们承受福气。
  • 3:10 因为经上说:“人若爱生命,愿享美福,须要禁止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
  • 3:11 也要离恶行善,寻求和睦,一心追赶。
  • 3:12 因为,主的眼看顾义人,主的耳听他们的祈祷;惟有行恶的人,主向他们变脸。”

自3:8-4:19是作者就信友所处的环境而提出的教训。8-12节是这一大段的总纲。信友对内,要彼此同心合意(罗马书12:16;哥林多后书13:11;腓立比书2:2),休戚相关(罗马书12:15),彼此相爱如手足(1:22;帖撒罗尼迦前书4:9;希伯来书13:1),心地慈祥(以弗所书4:32),良善谦和(箴言29:23;罗马书12:3、16);对外,不管人怎样欺侮凌辱,总不要以恶报恶(马太福音5:38-48;罗马书12:17;帖撒罗尼迦前书5:15),以骂还骂(2:23);但要向人祝福(路加福音6:28;罗马书12:14;哥林多前书4:12),因为信友蒙召,即是为获得祝福。作者为激励信友,再自由引用他在2:3内已引用了的诗篇上的话来劝信友力行他这番教训。所引的是诗篇34:13-17(大概是七十士译文),不过作者不但照原意引用这首诗篇,而且还赋与一番新意,即以现世的生命和幸福的日子为未来幸福永生的前奏。若只以信友为获得在今世与人和平相处的幸福才约束口舌,避恶行善,那就失去了引证这首诗篇的力量,而违反全书的中心思想——未来永生的希望(参见雅各书1:26;3:2-8)。

  • 3:13 你们若是热心行善,有谁害你们呢?
  • 3:14 你们就是为义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威吓(的威吓:或译所怕的),也不要惊慌;
  • 3:15 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 3:16 存着无亏的良心,叫你们在何事上被毁谤,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诬赖你们在基督里有好品行的人自觉羞愧。

13-22节劝信以在困苦艰难中,要坚忍不拔,对主尽忠。书信内许多地方(1:6,2:12、15,3:16等)暗示收信的信友正在遭受迫害。作者在说出上帝对义人和恶人的态度以后,就反问他们说:如果你们正义圣善,谁能加害你们?退一步说,即便有人加害你们,那你们才真的有福了(4:14;马太福音5:10、11),因为他们的迫害,不但为你们没有害处,反而有益(罗马书8:28;雅各书1:12);所以他们的恐吓实不足畏,更不值得为此心乱,但要(一)诚心诚意信从基督,认他为主;(二)随时随地准备向人表白自己心内对于未来永生所怀的希望(1:3)。这一段引自以赛亚书8:12-15的话,原是对上主说的,作者却用来贴在基督身上,要信友敬畏基督如伊民敬畏上主,由此可见基督即是上帝(2:3)。作者始终以信友的良好生活为卫护信仰最有力的答复,所以在劝信友在随时随地准备答复后,立即提醒他们在答复时务要注意自己的态度:(一)要温和(马太福音11:29),(二)要对人表示敬重,(三)要保持自己纯洁的良心(2:19,3:21;提摩太前书1:19):有了纯洁的良心,就无须厉声厉色地抗辩,否则便容易损伤良心的纯洁。温和的答复,只有令人心折,使他们已往对于自己的妄加诬陷感到惭愧,纵然不愿归化,至少不再像从前一样妄加诽谤了(2:12)。

  • 3:17 上帝的旨意若是叫你们因行善受苦,总强如因行恶受苦。

17-22一段,仍力言信友因行善而受苦比因作恶而受苦更有价值(14节),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和恩宠(2:19、20),能使人不愧为基督徒(2:21)。谁能行善无罪,如同基督一样(2:22、23;约翰福音8:46)?又有谁能受苦,如同基督一样?他没有罪,却为我们的罪死了;所以他常是基督徒甘心受苦的最高表率。

  • 3:18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有古卷:受死),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上帝面前。按着肉体说,他被治死;按着灵性说,他复活了。
  • 3:19 他藉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
  • 3:20 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上帝容忍等待的时候,不信从的人。当时进入方舟,藉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
  • 3:21 这水所表明的洗礼,现在藉着耶稣基督复活也拯救你们;这洗礼本不在乎除掉肉体的污秽,只求在上帝面前有无亏的良心。
  • 3:22 耶稣已经进入天堂,在上帝的右边;众天使和有权柄的,并有能力的,都服从了他。

18-22节是本书信中最难解释的一段,因其中所用的一些字眼很难断定其确切的意义,历来的经学家和初期的教父,虽提出了层出不穷的解说,但无一说能尽惬人意。今为清晰起见,我们选取了解说中最合乎上下文和教会的传授的一说,略加解释。在解释以前,我们先要说明其中几个特殊字眼的含义:

  • (一)“灵”原文作“Pneuma”,与“肉身”(Sarx)相对,能指基督的灵魂(马太福音27:50;路加福音23:46所有的“灵魂”,原文皆作“Pneuma”),亦能指基督的神性(罗马书1:4;提摩太前书3:16)。此处似乎是指基督的神性,因为基督的灵魂赖与他结合的神性,才有使肉身死而复活的能力,和在肉身死后仍有作为。
  • (二)“监狱”(phylake)本指监狱或拘留所,此处是指人死后灵魂所居幽暗如监狱的地方阴间。阴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义人灵魂所居,亦称为亚伯拉罕的怀抱(路加福音16:22)或“灵薄”(Limbus);一部分为没有再得救希望的恶天使和恶人的灵魂所居的地方,即今所谓的“永苦地狱”。
  • (三)“传道”(Keryssein),此字只用来指隆重的宣告,在新约内概指福音的宣讲(4:6;马太福音24:14;马可福音1:14;路加福音8:1等)。此处虽未明言所宣讲的为何事,但我们以为所宣讲的是福音,即给那已死去的义人宣告救世事业已告完成的喜讯。
  • (四)“只求”(Eperotema)一词,即要求,在全新约内只见于此处,可指对人的质问,亦可指向人的要求,此处似乎是指要求而言。在解释这些字的含义以后,我们可进而讨论这段的经义。

作者在此处亦如在2:21-26一样,述及基督苦难以后,就立即转入申论基督的苦难对死者(19、20两节)和生者(21、22两节)所发生的效果;又因作者愿以挪亚由洪水得救的事迹,来与信友赖圣洗得救之事相比,故此在已死的人中特别提到了与挪亚同时代的人。又因为在这一段内先述基督一次受难而死,后述基督死后到狱中去宣讲,最后述及基督离世升天,坐在上帝父右边,为万有的主宰,故所述显然是指基督受难受死到升天期间一段时期内所有的事。18节谓基督一次为罪恶死了,使世人从此再能无阻地亲近上帝。他的死能有如此大的效力,是因为就“肉身”说,他固然是接受了死亡,但就“神魂”说,他却又恢复了生命,因为他原是为使世界获得生命而接受了死亡(约翰福音6:51,10:17、18;罗马书4:25),他不复活,人就不能接近上帝(哥林多前书15:14、17);然而他复活了,永不再死(罗6:9)。19-22节所载就证明基督的永生永王:在他的灵魂尚未与肉身再结合(复活)以前,他的“灵魂”去到阴府,给已死去义人的灵魂宣讲救世已完成的福音(19节;马太福音27:52、53);在他的灵魂与肉身再结合(复活)以后,命使徒给天下人宣讲福音,宣传他在世建立了的天国,施洗拯救世人(21节;马太福音28:18-20;使徒行传1:3)。复活后四十天离世升天,坐在上帝圣父右边,统辖万有,永享为“主”的尊荣(22节;马太福音26:64;使徒行传1:9-11;腓立比书2:9-11)。基督死后,他的灵降入阴府与他死后复活升天,同为信心的道理,彼得在圣灵降临日向民众讲道就已提到了这端道理(使徒行传2:27)。至于基督在阴府内向义人的灵魂所宣讲的,只能是救世大业经已完成的福音,而不能是向恶人的灵魂或恶魔宣讲,使他们悔改(彼得后书2:4;犹大书6),因为他们的结局早已成了定案,人死后就没有再悔改的余地(马太福音25:41;路加福音16:25-31;启示录12:7-9)。圣经上固然没有提到洪水时代的人曾经悔改,但也没有提到他们都遭受了永远的丧亡,且由此处推断,他们中必有一些人曾经悔改获救,因为作者说他们曾一度背叛而非背叛到底,不过赖方舟由水中得救的却只有挪亚一家八口(20节;创世纪6、7)。赖方舟由水中得救之事,依作者的意见是预表使人得救的圣洗圣事,通常称为“预象”(Typus),是以圣洗圣事才是由水中得救的“原象”(Antitypus),因为二者使人得救都是经过水(哥林多前书10:1-4);就如在方舟内的人得以经过洪水而不死,同样在圣教会内的人经过圣洗得免于永远的沦亡。挪亚与他全家因为相信并听从了上帝的话,才能赖方舟由水得救(希伯来书11:7),同样信友也只能由于听从上帝,相信他使基督由死者中复活,才能赖圣洗圣事获得重生于永生(歌罗西书2:11-16)。圣洗圣事所赐与人的“称义”,即是基督复活的结果(1:3;使徒行传2:38;罗马书4:23-25)。信友原是在圣洗圣事内与基督同死、同葬、同复活(罗马书6:3-14),为此作者说圣洗圣事是赖耶稣基督的复活拯救世人,因为圣洗不是洗去人肉体上的积污,而是“向上帝要求一个纯洁的良心”。作者不说洗去灵魂污秽——罪恶,是因为圣洗不只洗去人灵的罪恶,而且有使人灵由死复生的效能,这可不是“涤除”二字所能表达的。但要想获得这效能,人必须依赖信心向上帝有所要求,为此作者说圣洗圣事是“赖基督的复活”,“只求在上帝面前有无亏的良心”,即谓因信基督由死者中复活,要求上帝赦免他的一切罪过,赐给他一纯洁无罪的良心。最后作者在22节内说:耶稣已经进入天堂,在上帝的右边(使徒行传2:34;罗马书8:34),因为他升到天上去了,众天使,不论善恶,不论品级高下,都屈服在他权下(哥林多前书15:22-28;腓立比书2:10;以弗所书1:20-22)。所以信友应先如基督受苦,然后才能如基督一样享福(2:21)。有基督坐在上帝右边,制服万有,做我们的主,还有什么可怕的(14-16节;罗马书8:3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