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奉我们救主上帝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之命,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
  • 1:2 写信给那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上帝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1、2两节是致候辞,与保罗其他书信同。参阅罗马书1:1。保罗在教牧书信内极力保护自己使徒的地位,是为增加自己发言的权威,用意不是对提摩太和提多,而是对一般信徒,尤其对那些散布异端的假使徒。“奉我们救主上帝……之命”一语,其他书信多作“因上帝的旨意”(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以弗所书、歌罗西书、提摩太后书);“救主”一词,在保罗的其他书信内,多指基督耶稣,此处和提摩太前书2:3,4:10;提多书1:3,2:10,3:4则指上帝圣父(参阅路加福音1:46;犹大书25),因为上帝父藉着耶稣基督救了我们人类(哥林多前书1:21;哥林多后书5:18;以弗所书2:8等处)。说耶稣基督是“我们的盼望”是因为他是信友所希望的对象和根基,又因为他藉着自己的圣死和复活给我们挣得了各种恩典,且因为他在圣父前是我们的中保(歌罗西书1:21-23)。我们所希望的救恩,已不再是藉着文士所曲解的摩西律法,而是单单藉着耶稣基督的功劳获得的。“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句,一方面假定保罗自己使提摩太归化,给他施行了洗礼,并且给他灌输了信心的各种道理(使徒行传16:1-4);另一方面暗示提摩太面对着各种异端道理,仍然保持了纯正的信心,在信心上不愧被称为保罗使徒的“真儿子”。

  • 1:3 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
  • 1:4 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上帝在信上所立的章程。

3-11节一段内,保罗使提摩太想起当使徒从以弗所往马其顿时,把他留在以弗所的动机和目的。保罗把提摩太留下,守着自己的岗位,要他警戒某些人不要再讲异端道理(3-4)。提摩太被留在以弗所的事大约发生在65年夏。提摩太似乎不愿意留在以弗所,但终于听命留在那里。训令的目的就是爱(5)。有些人因为愿意充做法学士而离开了正路(67)。他们虽不完全相似加拉太和哥林多的犹太主义保守派,但是大部分仍算是属于这类人,他们经常凭着摩西的律法散布自己的异端邪说。至于律法原来是好的,只要人遵守了,就得律法的保护。律法的颁布并不是为善人,而是为那些违背福音的人设立的(8-11)。善人既然本平信心,怀着爱德度日,不需要律法的规条。他们因信心和爱德,自然就遵守律法的一切要求。在本章内屡次提及信心和爱德这些名词,是为反对那些提倡异端邪说的学者所着重的高谈雄辩的态度;类似的对峙可见于哥林多前书8(爱信与知识),哥林多前书13、14两章。

从上下文可以看出提摩太原希望能伴随保罗到欧洲去,但是使徒却阻止了他。把他留在以弗所,为的是叫他禁止某些危险人物“不可传异教”,也就是不可以传讲异端的道理。关于“异端道理”,详见4:1-10,6:3-10。4节仅指出这些异端道理的性质:它们就是那些异于基督福音的道理。提摩太应下令叫某些人“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所谓传说和家谱不是指外教的荒渺无凭的话语家谱,如奥维狄《变形记》(MetamorpheseonLibri)中的神话和祖谱,而是指犹太人的传奇故事(提多书1:13、14),尘俗的和相反真实的传说(提摩太后书4:4)。以弗所希腊化而信奉基督的犹太人不能完全脱掉他们文士们的爱好,他们爱好推究圣祖、先人、英雄和圣经上其他名人的祖谱。这种臆测和考究的例子见于伪经中的禧年书(Liber Jubilaeorum,又名Parva Genesis)和犹太人的其他著作中。亚历山大里亚的斐洛已在希腊化的犹太人中广传了祖谱和对圣经故事的寓意解释。犹太文士的著作中(如Haggadarabbinica)。也散布了他们祖先和出于摩西或天使的人物的传奇故事。这类奇异的故事完全与福音的纯正教训不同(3:16,参阅彼得后书1:16)。保罗已在歌罗西书中极力攻击过这类的谬说。其他新约的作者如犹达、彼得(彼得后书)和约翰(约翰一书、启示录1-3章)也极力驳斥过这些谬说。教牧书信内不是攻击盛传于第二世纪诺斯底派所谓的“造化者”(demiurgus)和“永世”(aeon)的祖谱,而是攻击第一世纪中叶诺斯底派最初的学说。4节保罗接着说“这等事”只给人辩论的机会。这种异端只引人争论不休,而对上帝救世的伟大计划(参阅以弗所书1:10,3:9),或更好说,对上帝的委托人——使徒们与其继承者——的宣传救恩的责任,毫无益处(参阅哥林多前书9:17;以弗所书3:2;歌罗西书1:26)。上帝的这个救世的伟大计划或措施,单能靠信心,即对上帝的启示和对福音所启示的真理而有的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心。看来保罗虽未明明把这些怪异的道理宣布为异教邪说,却已明言是些无用的,是外来的而不是正统的道理。

上图:以弗所大剧场遗址,由罗马人于主后1世纪改造而成,依山而建,面向大海,气势磅礴。这个环形大剧场可以容纳24,000人,可能是古代最大的剧场,至今仍然可使用。剧场已经如此宏伟,其他的娱乐设施更是一应俱全,吸引人「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生活在以弗所的使徒约翰,尤其能体会「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
上图:以弗所大剧场遗址,由罗马人于主后1世纪改造而成,依山而建,面向大海,气势磅礴。这个环形大剧场可以容纳24,000人,可能是古代最大的剧场,至今仍然可使用。剧场已经如此宏伟,其他的娱乐设施更是一应俱全,吸引人「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生活在以弗所的使徒约翰,尤其能体会「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

  • 1:5 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

命令的目的,即提摩太要劝告假学士的目的,就是爱。这爱应“从清洁的心”:摈弃利己主义,只谋求别人的利益;这爱又是发自“无亏的良心”:美好的良心是来自纯正的意向和圣洁的生活;这爱又是发自“无伪的信心”,即谓发自纯正的信仰和没有假冒为善的事。

  • 1:6 有人偏离这些,反去讲虚浮的话,
  • 1:7 想要作教法师,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
  • 1:8 我们知道律法原是好的,只要人用得合宜;

关于8节参阅罗马书7章和注释。

  • 1:9 因为律法不是为义人设立的,乃是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诚和犯罪的,不圣洁和恋世俗的,弑父母和杀人的,
  • 1:10 行淫和亲男色的,抢人口和说谎话的,并起假誓的,或是为别样敌正道的事设立的。

9、10两节内,保罗指出属于基督的信友所应戒避的罪过。那些充做法学士的人还不明白他们所讲的律法的重要性,所以曲解了保罗所讲的信友在基督内已摆脱摩西律法的重轭的道理。原来信友都属于基督律法之下(哥林多前书9:21并注);既然属于基督的信友,脱离了摩西的律法,他们就藉着信、望、爱,自然而然地去服从基督的全部律法。然而为行恶的人,根据上帝交托给保罗的福音,却有律法的设立,如不遵守这律法,便不能得救(加拉太书5:16-25)。保罗在此提出十四种犯法的恶人,本段的文体和思想颇与罗马书1:29-31,13:13;哥林多前书5:10,6:9、10;哥林多后书12:20;加拉太书5:20、21等处相似,参阅所引各处的注释。“道”(didascalia)一词在教牧书信内共用十五次;“”,也翻译为“健全的”这个形容词只见于教牧书信(提摩太后书4:3;提多书1:9,2:1;提摩太前书6:3;提摩太后书1:13两处作:纯正话语),正道正是福音的道理,与假学士所宣讲的道理相对(提摩太前书6:4;提摩太后书2:17)。

  • 1:11 这是照着可称颂之上帝交托我荣耀福音说的。

荣耀福音,即是所宣扬的福音叫人认识上帝的荣耀,也引人获得这荣耀;上帝把宣扬这福音的责任委托给保罗(提多书1:3;帖撒罗尼迦前书2:4)。

  • 1:12 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侍他。
  • 1:13 我从前是亵渎上帝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做的。
  • 1:14 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
  • 1:15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前节提及上帝委任他去宣扬福音,这使他想起他从前的所做所为(12-17节)。保罗对上帝召选他做使徒表示极深的感激。虽然他自觉不配,但上帝仍然选他作了使徒。保罗在此处证明他由主耶稣所获得的各种恩惠。耶稣在他回头时不但赐给他能力和恩典,为充当一个寻常的信友;而且还赐给他非凡的恩典,为充当使徒的任务。“他以我有忠心”一句,应根据哥林多前书4:1-3来解释。该处保罗证明自己蒙受了上帝的仁慈能作忠信的人,所以这句话等于说只是上帝使我作了福音的忠信服务者。“派我服侍他”,即谓立我做他的使徒。13、14两节保罗好像说:我曾是个亵渎者,本来应处以死刑(利未记24:16),因为我曾辱骂过耶稣基督与其道理,迫害过上帝的教会,用暴力伤害过耶稣的门徒(使徒行传7:58-60,8:1、3,9:1-3,22:4,24:11;加拉太书1:13):这一切罪过使我不配这重任,但是上帝怜悯了我。我往日的作为虽然按客观说是无可推诿的,但因为我认为我做这一切不是为了攻击选民所等待的弥赛亚,而是因为我受了法利赛人的教育不以耶稣为基督,并且自认有满腔爱护祖先宗教的热诚(加拉太书1:14;腓立比书3:6)。“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上帝的恩按一般说虽然常是丰富的,但在我身上却格外丰富(罗马书5:20),因为上帝不但使我回了头,而且还使我做了他的使徒。我的灵魂既然洋溢着上帝的恩,所以也收到了恩的一切效果:即信心和爱德。圣使徒特别提及信心,以反映他过去的无信;提及爱德,以反映他过去对上帝教会的仇恨。所谓“在基督耶稣里”,即谓信心和爱德发源于耶稣基督,只要信友与基督结合——住在基督内,他就怀有信、望、爱三德(帖撒罗尼迦前书1:2-5;以弗所书3:17等)。保罗在15节说出一项真理:耶稣基督来到或降生于世界,是为救罪人(路加福音19:10)。保罗也满怀着感恩之心,谦逊承认耶稣的仁慈实现在他身上了;他自称罪人中的罪魁,在别处又称自己是使徒中最小的一位(使徒行传22:4、19,26:9;哥林多前书15:9;以弗所书3:4)。玛尔提尼(Martini)说:“一个真正回头改过的人自然而然严于责己,宽于责人,常以为自己比人坏,竭力宽恕别人的过错。”“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的这种语法,教牧书信内用了五次(提摩太前书1:15,3:1,4:9;提摩太后书2:11;提多书3:8),常是为证明一个极重要的真理。此处是证明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的真理。

  • 1:16 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

保罗在讲完上帝对自己所表示的慈心之后,又说明了上帝要他回头的另一种目的,就是要在他身上显示耶稣基督的坚忍,上帝先是忍受他的一切罪过,没有惩罚他,以后以极大的仁慈待他,使他成为罪人回头的榜样,罪人想起保罗受于上帝的仁慈,自然也就会学着渴望上帝赦免他们的大小诸罪。

  • 1:17 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上帝,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从12节起保罗开始表明他对上帝的感恩之心。如今于体会上帝加于自己和赐于全人类的无数恩惠之后,遂发出这句对上帝的颂词(参阅加拉太书1:5;罗马书9:5,11:33-36,16:25-27;以弗所书3:20、21;腓立比书4:20)。这个颂词或者也像3:16一样,是教会初期的礼仪用语。若是如此,这颂词的深义就应按照圣子降生为人的奥迹来解释。唯一的,不死不灭的上帝,就是“永世的君王”,即统治万世万代的君王;时候一到,他便打发自己的圣子到世界上来救赎人类,所以保罗切愿尊崇和荣耀永远归于他。

  • 1:18 我儿提摩太啊,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
  • 1:19 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

18-20节。保罗鼓励提摩太要打这场好仗,就是说要做耶稣基督的勇兵。“这命令”即指3-5节所说的命令。保罗把这命令委托给提摩太,是根据以前指着他说过的预言。交给提摩太的命令本来是不易执行的,因此保罗勉励提摩太,让他回忆起自己受祝圣时,论到他所说的那些预言。此处所说的预言是指圣灵给予保罗或那些有说预言神恩的信徒的一些启示。因这样的启示,提摩太被推荐为一位导师或主教(4:14)。初期教会。按金口圣约翰所说。选举监督(长老),屡次有圣灵的特别启示,就如保罗和巴拿巴被选派向外邦人宣讲福音前的情形一样(使徒行传13:1-4)。“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一句,说出保罗委托给提摩太命令的目的。保罗屡次用军队和战场的比喻来表示基督徒的艰辛生活,也把信徒的各种德行比作兵士的各种武器(6:12;罗马书13:12;哥林多后书10:3-5;以弗所书6:10-12;提摩太后书2:3)。如果每个基督徒的生活是战争的生活,那么教会的监督的生活更该是战争的生活了。“打那美好的仗”一句,此处是指勇敢攻击假学士。19节为前节的解释:为打这场好仗,必须要有信心,信心在以弗所书6:16比做一个盾牌;要有好良心,即正直的意向和圣善的生活。所以保罗劝勉提摩太在这场战争上,务要保持信心或健全的道理,生活务要与信心一致。“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一句系比喻之辞,即谓有些人失掉了信心。

  • 1:20 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历山大;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

在失去信心的人中,保罗特别提出两个人:一是许米乃,提摩太后书2:17也提到他,他曾否认死人复活的事;一是亚历山大:此人大概与提摩太后书4:14所说的亚历山大是一个人。“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一句,即谓我将他们逐出教会之外,因为在教会内撒但只能伤害那些自陷撒殚罗网的人;在教会外,人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但是因为教会还常为他们祈祷,所以撒但只能磨难他们,刑罚他们。这种惩罚虽然很重,但仍然是使罪人回头改过的惩罚;正如此处所说:“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参阅哥林多前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