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
  • 2:2 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

上图:被施以除忆诅咒(Damnatio memoriae)的尼禄雕像,尼禄的鼻子已被挖去。除忆诅咒,指从人们的记忆中消除某个人的存在。这是在古罗马元老院对于某些已故人士的惩罚,遭到除忆诅咒的人士生前曾经出现过的铭文、雕像、货币、文字记录等等,全都要被销毁、抹去或改写,仿佛他们不曾存在过一样。
上图:被施以除忆诅咒(Damnatio memoriae)的尼禄雕像,尼禄的鼻子已被挖去。除忆诅咒,指从人们的记忆中消除某个人的存在。这是在古罗马元老院对于某些已故人士的惩罚,遭到除忆诅咒的人士生前曾经出现过的铭文、雕像、货币、文字记录等等,全都要被销毁、抹去或改写,仿佛他们不曾存在过一样。

保罗在劝勉提摩太打一场好仗之后,在本章内给了提摩太应当做耶稣精兵的一些特别劝谕。“第一”一句,说明了祈祷为教友生活是多么重要。祈祷是抵挡诱惑的武器,是修德立功的方法。“恳求、祷告、代求”三词原意不易分别,不过从8节可以看出,此处一定是说的公众祈祷。大致可说,“恳求”一词指为私自个人祈祷;“祷告”一词指敬拜中的祈祷;“代求”一词指为别人所作的祈祷。“为万人”一语说出祈祷的对象。祈祷如同爱德一样,包括所有的世人,不分国籍,不分种族,因为一切人都有上帝为父,彼此都是弟兄。尤其应为国家元首祈祷。“君王”一词即包括所有世界上掌握国家至高权柄的人;“一切在位的”是指那些有权势的地方官长(参阅罗马书13:1-3)。保罗要基督徒知道政权是来自上帝。不应当谋叛或反抗,而应当服从,只要政府的命令不相反上帝的法律(使徒行传5:29;马太福音22:21)。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祈祷的目的,是获得一个好政府,一个爱好和平的政府,为的是在好政府的治理下能宣扬耶稣基督的福音,更容易执行宗教和伦理的一切职务。

上图:被施以除忆诅咒(Damnatio memoriae)的尼禄硬币。 尼禄的脖子上盖着SPQR(元老院和罗马人民,The Senate and the People of Rome)的字样。
上图:被施以除忆诅咒(Damnatio memoriae)的尼禄硬币。 尼禄的脖子上盖着SPQR(元老院和罗马人民,The Senate and the People of Rome)的字样。

  • 2:3 这是好的,在上帝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
  • 2:4 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

为一切人或为政权祈祷是出于两个动机:一、因为这是件好事;二、因为这件事让上帝的心喜悦;为万人祈求之所以得到上帝的悦纳,是因为上帝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没有一个例外(罗马书3:29、30,10:12:哥林多后书5:15等处)。上帝为实行他的这个意愿,一定赐给每个人为得救必要和足够的恩典,但人在自己方面必须与上帝的恩宠合作。“明白真道”,即认识信德的道理,换句话说,即上帝主要的启示:上帝的存在,他是赏善罚恶的上帝(希伯来书11:6):这信德是得救恩的必要方法,连那些离真宗教很远的人,也能认识保罗在希伯来书11:6所提的那两端重要的道理(罗马书1:18-23);又应当注意保罗命令信徒为一切人祈祷,因为这为他们得救有极大的帮助。这说明全人类是一个大家庭,每人都应为自己弟兄的得救怀有关切和帮助的心,又说明基督徒的地位是何等高尚,他们藉着祈祷如同使徒藉着自己的职分能做上帝的合作者(哥林多前书3:9;约翰三书8)。

  • 2:5 因为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 2:6 他舍自己作万人的赎价,到了时候,这事必证明出来。

5节说明上帝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一是因为只有一个上帝,他是一切人的原始和最终目的(罗马书3:29、30);二是因为上帝与人之间只有一个中保——基督。耶稣基督是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因为他有甚性和人性,又因为他以自己的圣死使人类与上帝和好(以弗所书1:12,2:14;歌罗西书1:20;希伯来书8:6,9:15,12:14等)。保罗加重语气地说这位中保是一个人,这并非否定他的神性,而是说明耶稣基督执行中保的任务正因为他是人;因为他是人,他才为拯救我们死了,在上帝前为我们作了赎价,并在天父前为我们转求(希伯来书7:25)。6节是解释耶稣基督如何作我们的中保,和如何使我们人与上帝和好如初。“他舍自己”,即谓他自愿地为人牺牲。保罗此处特别强调耶稣基督所行的祭献是甘心情愿的,是自发的。“作万人的赎价”: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自我奉献做为救赎我们的代价,把我们从罪恶中救出,脱离魔鬼的捆绑,不再做魔鬼的奴隶(以弗所书1:7;歌罗西书1:14)。他代替了我们,在上帝前为我们偿还了一切罪债(罗马书4:25;哥林多前书6:20,7:23;哥林多后书5:21;加拉太书3:13、14)。“万人”,即谓没有一个人例外,包括所有染了原罪的人,所有被耶稣基督救赎的人(罗马书5:18、19)。耶稣基督的圣死足以偿还一切罪债,虽然实际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去接受上帝的恩赐而得救(约翰福音1:11-13等)。“这事”是指耶稣基督是唯一的中保和拯救一切人的事,上帝在他所规定的时期都一一证明了。上帝从永远所定藉着耶稣基督救赎人类的计划,时期一到,便籍着耶稣基督的圣死和使徒们的宣讲,在世界上“证明出来”(哥林多前书2:7;加拉太书4:4;以弗所书3:5-9;歌罗西书1:26)。

  • 2:7 我为此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师傅,教导他们相信,学习真道。我说的是真话,并不是谎言。

“为此”,即谓为了向世界作证耶稣为普救众灵降生受难的事,保罗自称蒙受了呼召,不但被立为这事的宣讲者和使徒,而且被立为外邦人的师傅,向外邦人宣讲救恩,在信仰和真道(福音道理)上教导他们(参阅使徒行传9:15,22:21;加拉太书2:7等处)。“我说的是真话”一句,是保罗用来强调自己有这个使命,因为犹太主义保守派曾多次否认他有这个使命。

  • 2:8 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或译:疑惑),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
  • 2:9 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
  • 2:10 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上帝的女人相宜。

保罗在讲完应为众人祈祷之后,如今又给众人制定出祈祷应守的姿态。先由男人开始(8)。从上下文里可以看出,此处所说的是公众祈祷。既是举行公众祈祷,故当在一个地点举行;教会初兴时,在以弗所亦如在其他地方集会的地点是在私人家中,基督徒都聚集在那里参与敬拜上帝的礼仪。“举起圣洁的手”,即谓手没有犯任何罪过,如劫掠、偷盗、强暴等罪过(以赛亚书1:15;雅各书4:8)。罗马茔窟内的壁画和雕刻都表示人祈祷常直立,向天举起双手;犹太人祈祷时也有这样姿态(出埃及记9:29,17:11)。有祈祷外面的仪态使上帝喜悦还不够,还必须该有纯洁的心,应戒绝一切忿怒和与人争吵的事(马太福音5:23-24)。9节保罗要求妇女在服装上务要端正朴素。在说完女基督徒该有怎样的装饰之后,便指出该戒绝一切过于华丽和奢侈的装饰品;保罗的话虽然特别指妇女在公众集会中的装束,但是明显地也指其他一切地点。就是说不论在什么地方女信友都应当遵守这条端正和朴素的规则。10节说出妇女最宝贵最引人注意,尤其最蒙上帝悦纳的装束就是德行和善工。

  • 2:11 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地顺服。
  • 2:12 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

11-15节一段,保罗继续讲论妇女们在集会时应有的态度。在教会初期,信徒们为公众的神益蒙受了圣灵的各种神恩,多次有些信徒受了上帝圣灵的感动当众宣讲圣道或高声祈祷(哥林多前书14:26-33)。妇女也愿有同样的神恩(哥林多前书11:1-6)。但是保罗却极力反对(哥林多前书14:34、35)。妇女在教会内应当受教,在静默中领受男人的教训和劝告,事事服从。“我不许”,命令严厉,无可置辩。保罗绝对不愿意妇女在信友集会时施教,但没有禁止妇女私下教授有关信德的道理(参阅使徒行传18:26;哥林多前书9:5;腓立比书4:3等处)。在集会时,“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妇女在集会中应该常静默的听从,没有任何公开施教的名义。

  • 2:13 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
  • 2:14 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

妇女有两个理由应该听命于男人:一是因为妇女是在男人以后受造的(创世记2:7、18-23),并且是出自男人(参阅哥林多前书11:9);二是因为妇女比男人软弱。亚当没有受魔鬼的骗,而是妇女因软弱受了骗。如果妇女比男人更软弱,更容易受骗,那么她们就应当服从男人,男人的明悟和判断不像妇女那样容易招致错误的危险。

  • 2:15 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

保罗在本节藉机把妇女的职责指示出来。虽然妇女不该在教会的公众集会上施教,不过妇女仍然有可夸耀的地方,那就是上帝赋予她们生育和教养子女的天职。她们只要常怀着信德和爱德,坚守圣洁和庄重(没有虚饰),在完成这些天职之后,必能获得救恩。以上所述是保罗有关妇女的普通身份,至于妇女的特殊身份和守贞的身份,参阅哥林多前书7:7、38;衣服缩水5:22-33;歌罗西书3:18、19;提多书2:3-5。

上图:古代罗马妇女的服装。贫富之间的服装差别很悬殊。
上图:古代罗马妇女的服装。贫富之间的服装差别很悬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