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 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其实你们原是宽容我的。
  • 11:2 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上帝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
  • 11:3 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
  • 11:4 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
  • 11:5 但我想,我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
  • 11:6 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这是我们在凡事上向你们众人显明出来的。

保罗在前章向哥林多信友表明了他实握有使徒的使命与职权,如今再由各方面向哥林多人表明他并不在那些只知自夸毫无事实表现的“最大的使徒”之下(5),因为无论是论爱情(1-6),论牺牲(7-15节,12:11-18),论劳苦(16-33),论神视(12:1-10),他都超过了那些以自夸为能事的人士。保罗本应受哥林多人的褒扬(12:11),然而哥林多人不但没有对保罗有所褒扬(5:12),反而“甘心忍耐愚妄人”(19),所以保罗迫不得己(12:11),虽然明知自夸决非明智之举(10:12、18),也不得不向哥林多信友自夸一番,佯狂一时,以挽救哥林多信友,免陷于那些假使徒们的巧言花语的迷惑中。为此保罗在本段一开始先请求哥林多人原谅他的狂妄,期望他们容忍他一点狂妄,好叫他也稍微夸耀夸耀(16)。随后又改口讽刺说:“其实你们原是宽容我的”(1),因为你们曾甘心容忍了别人的狂妄(19),难道就不能容忍我?但是我之所以夸耀的动机与原因,与那些假使徒们大不相同,他们的夸耀是为了自私自利(20),而我之所以夸耀的唯一原因,是为了“你们起的愤恨”,这个愤恨,也翻译为“妒爱”,“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2)。“愤恨”一词是指夫妇间的爱情。决不能容许第三者插足其问。若妻有外遇,丈夫决不能忍受。旧约中往往将上帝对自己的选民所有的爱比作夫妇之爱(以赛亚书1:21,2:5;耶利米书2:2,3:1,5:7;以西结书16:8;何西阿书2:16-19);新约亦然(见马太福音9:15,25:1;约翰福音3:23;以弗所书5:25;启示录19:7)。上帝决不容许自己的选民,事奉他神,所以称上帝对自己选民的爱为“忌邪”(出埃及记20:5,34:14;申命记4:24,6:15等处)。如今保罗爱自己的信友,也是以这种爱,但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基督。因为他已将哥林多信友好似将一个贞女一般许配给基督了。所以保罗决不能容许自己的信友,除了纯心爱基督外,而还杂有他爱。保罗在此将自己比作一个媒人。按希伯来的古习,媒人不但负责介绍,并且主理一切婚姻事宜,尤其在订婚与结婚的期间,除了应传达双方的消息外,更应负责保护女方的忠贞。待婚期来到,将此贞洁的童女呈献于新郎之前。保罗的职责亦是如此:他应竭力保持哥林多教会对基督的忠贞,决不能容许她受那般假使徒的巧言花语的迷惑,犹如昔日夏娃受那蛇的诱惑而失足一般(创世记3:1),对基督失去了那原有的赤诚的心和纯正的信仰(3)。的确,目前,哥林多教会就处于这种受迷惑的危机之中,实在有些假使徒闯了进来,宣讲了另一位耶稣,另一位圣灵,另一种福音,不是保罗亲自由基督接受而传授给哥林多信友的(加拉太书1:11、12;哥林多前书15:3),但哥林多信友竟然予以容受了。保罗有见于此,遂由妒爱的心情所驱使,讥讽他们说:像这种人,“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4)其实,我在哪一点上比不上那些“最大的使徒”呢?(保罗在此称自己的敌人为“最大的使徒”是一种讽刺语。)你们能以容忍那般以自夸为能事的“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13),为什么不能容忍以事实作根据的真使徒呢(见前章)?难道是因为我们“言语粗俗”吗(见10:10)?“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6),因为“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 神的大能。……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上帝奥秘的智……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 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见哥林多前书2:1-16并各注)。关于这一点,有我们在你们中的宣讲作根据,你们可给我们作有力的证明。那么你们为什么受那般假使徒们的巧言花语的迷惑呢?哥林多人哪!“你们看看摆在眼前的事实罢!”(10:7)看看到底谁是爱你们的真使徒!

  • 11:7 我因为白白传上帝的福音给你们,就自居卑微,叫你们高升,这算是我犯罪吗?
  • 11:8 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来给你们效力。
  • 11:9 我在你们那里缺乏的时候,并没有累着你们一个人;因我所缺乏的,那从马其顿来的弟兄们都补足了。我向来凡事谨守,后来也必谨守,总不至于累着你们。
  • 11:10 既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阻挡我这自夸。
  • 11:11 为什么呢?是因我不爱你们吗?这有上帝知道。
  • 11:12 我现在所做的,后来还要做,为要断绝那些寻机会人的机会,使他们在所夸的事上也不过与我们一样。
  • 11:13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
  • 11:14 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
  • 11:15 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

保罗在前段说出了自己为什么要夸口的原因,就以自己的清廉作风作为自己夸耀的对象,来揭穿他的敌人的自私自利的真面目(7-15)。保罗传教与众不同的最大区别,就是他决不由教会接受他所应得的供养。他情愿自己劳力来糊口(使徒行传18:3;哥林多前书4:12;帖撒罗尼迦后书3:8),将上帝的福音白白地传出去(哥林多前书9:18),免得因了他使用了他应享的权利,为基督的福音发生障碍(哥林多前书9:12)。保罗的敌人有见保罗这种牺牲一己的作风,于他们自私自利,贪财好货的行为大为不利(20),因此便诬蔑保罗之所以不接受当地教会的供养是因为他不堪当接受,因为他不是真使徒。保罗对此在哥林多前书9:1-18本已有所辩驳,如今他再旧事重提,唤起哥林多人的回忆,要他们再回想一下当初他们是怎样白白地接受了上帝的福音,未出分文,就获得了天上地下的至宝(以弗所书3:8)。因此保罗以讽刺的口吻质问他们说:我因为白白传上帝的福音给你们,就自居卑微,叫你们高升,这算是我犯罪吗?(7)意思是说:难道我以双手作微贱的工作(织帐棚布),藉以糊口谋生,过着贫穷的生活,像奴隶一般,为白白地将上帝的福音传给你们,使你们脱离罪恶,出离魔掌,荣升为上帝的义子(见罗马书8:12-17),我这样作,就有了不是吗?当初我在你们那里建立教会时,我虽然日夜劳苦工作(见宗18:3),有时还难以糊口,感到极大的贫乏,就在当时我也没有连累过你们中任何人,也没有取过你们分文(9),而是由马其顿有人送来了接济,解决了我们的急需(见使徒行传18:5)。我这是“我亏负了别的教会,向他们取了工价来给你们效力!”(8)这一节充满了痛心与讽刺的意味,其中的含意是说:假若其他的教会所施舍给我的金钱算是“工价”。那么我就等于“剥削”他们,因为我当时所作的工作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你们,为了给你们传福音,为了使你们高升,难道我这样作,就有了不是吗?我说这话,并不是说我有意改变我的作风,好让你们供应我的生活需要(哥林多前书9:15);我一向没有连累过你们,将来还是不连累你们(9),并且我敢发誓说(“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一句是一种誓词):“就无人能在亚该亚一带地方阻挡我这自夸”(10),“因为我宁可死也不叫人使我所夸的落了空”(见哥林多前书9:15注)。我愿一贯地保持我这种清廉的作风,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们(11),而是为要堵住那些自私自利的人们的口,因为他们时常想找一个藉口,来与我们相比;如果我们也由你们接受了工资,那么他们就可以夸耀在传福音的作风上与我们同等了。我们决不能让他们与我们相比,因为这些人都是些“假使徒”(见马太福音7:15),“行事诡诈”(见2:17),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13)。撒但为使人更容易陷于诱惑,时常扮作光明的天使(14);同样,他的走卒也扮演同一角色,藉以欺骗你们,迷惑你们,使你们堕入他们的圈套,失去对基督所原有的赤诚的心和纯洁的信仰(3),陷于他们的主子撒但的手中(15)。他们这种假冒为善的行为,虽然能一时欺骗一些不慎的人,但决欺骗不了看透人心的上帝,到审判时,他们必受相当的报应(见5:10注)。保罗在13-15三节中完全揭穿了他的敌人的假面具,使哥林多人看清他们的真面目,藉以辨明到底谁是真使徒。

  • 11:16 我再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纵然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
  • 11:17 我说的话不是奉主命说的,乃是像愚妄人放胆自夸;
  • 11:18 既有好些人凭着血气自夸,我也要自夸了。
  • 11:19 你们既是精明人,就能甘心忍耐愚妄人。
  • 11:20 假若有人强你们作奴仆,或侵吞你们,或掳掠你们,或侮慢你们,或打你们的脸,你们都能忍耐他。
  • 11:21 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说句愚妄话,)我也勇敢。

保罗在上段已揭穿了他的敌人的真面目,但在描述自己为传福音,为基督所受的苦难,作为自夸的对象之前(21b-33),仍愿再次请求哥林多人原谅他的自夸(16-21a),以表明他的自夸实在是迫于万不得已(12:11)。“我再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愚妄的即狂妄的,因为我对自己自夸是有其原因的。如果你们非要以我为狂妄的人不可,那么“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16),这为我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你们能安心听从我,“叫我可以略略自夸”。不过我要预先声明:我的自夸,“不是奉主命说的”,因为按主的旨意,谁也不能自夸(10:17、18;路加福音17:10;马太福音11:29);所以我所要说的,都是“像愚妄人放胆自夸”(17)。这一点你们必须记住!那么为什么我要发狂自夸呢?第一、是因为有许多按着肉体夸口的人开例在先(18);第二、是因为你们是“精明人”(讽刺语,见哥林多前书4:10),竟也“甘心”容忍了那些以自夸为能事的狂妄的人(19);并且你们的明智尚不止此,甚至于连那些压迫你们(参阅1:24),侵吞你们(马可福音12:40;路加福音20:47),榨取你们(2:17,4:2),对你们蛮横无礼,连骂带打地对待你们的人,你们也竟欣然地容受了(20)。像你们的这种明智作风,怎能不迫使我照你们的喜好而自夸呢?可是对于我的敌人的那种强硬勇敢的作风,我自认惭愧,我实在太“软弱”了(见10:10),只有甘拜下风(21)。保罗在最后这几节内(18-21a)的用语,不但充满了讥嘲与讽刺的意味,并且也将他的敌人的残暴自私的行为完全揭露无遗;另一方面,也将哥林多人的愚昧完全表露出来。有谁能说保罗是“言语粗俗”的呢?(6)

  • 11:22 他们是希伯来人吗?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吗?我也是。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吗?我也是。
  • 11:23 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
  • 11:24 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
  • 11:25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
  • 11:26 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
  • 11:27 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
  • 11:28 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 11:29 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

保罗的敌人当然不会以自己的残暴自私的行为作为夸口的对象,那么除此之外,他们敢在什么事上夸耀,保罗说:“我也勇敢”(21b)。保罗的敌人所最可夸口的有两点:第一、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第二、他们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所以对福音有特殊权利,所以应特别是“属基督的”(10:7)。现在保罗就在本段内(22-33),就此两点来与他的敌人作一比较。就第一点来说:保罗与他们是同等的(22),见腓立比书3:5、6;罗马书11:1;加拉太书1:13、14。按“希伯来人”、“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是三种尊衔:“希伯来人”指示犹太民族,以别于其他的外邦民族(使徒行传2:11;哥林多前书1:22,12:13;加拉太书2:15);“以色列人”表示上帝的选民(罗马书9:4);“亚伯拉罕的后裔”表示承继弥赛亚恩许的特权人(罗马书15:8;加拉太书3:16等处)。就第二点来说:保罗却远远超过了他的敌人。“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是“属基督的”(见10:7注)?“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23)保罗在此为证明自己远远超过那些“假使徒”(13),并没有以他所行的奇迹(12:12),或以他在各处所建立的教会的事实作根据,而只以自己为传福音所受的劳苦,所作的牺牲,以及为基督所受的苦难事实作证明,一方面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软弱(30),另一方面,藉以表现怎样在他身上实现了基督的大能(12:9、10)。这才是作基督使徒的真正表记(约翰福音15:18-21)。保罗此处的自我叙述,是他的敌人迫使他为了辩护自己的使徒使命,将自己为基督,为传福音所作的牺牲,所受的劳苦与窘难,都一一描述了出来。虽然宗将保罗的传教史记载了不少,但由本段来看,有许多事是宗所未记载的,就如23节记的“多下监牢”,如果只由宗的记述来看,至保罗写此信时为止(57年),使徒行传只记载了一次,事见使徒行传16:23。由此可知本段对保罗的奋斗史的价值。“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24),按摩西律法的规定,对于罪犯“只可打他四十下,不可过数”(申命记25:3),但拘泥于律法的犹太文士,怕违犯了摩西的律法,规定只可打三十九下。使徒行传对此受鞭打事一字未提。“被棍打了三次”(25),这是受罗马人的拷打,路加只记载了一次,事见使徒行传16:22。“被石头打了一次”,见使徒行传14:19。“遇着船坏三次”,使徒行传未记载,虽然在27:41曾记载过一次,但这是在写此信后所发生的。“一昼一夜在深海里”,使徒行传亦未记载。“又屡次行远路……”(26),只要我们由使徒行传13章读下去,只就使徒行传所记载的来看,便可知道保罗走了多少路程(见保罗三次传教行程),遭受了多少天灾人祸(见使徒行传9:23、29,13:50,14:5、19,15:2,17:5,19:23;哥林多前书15:32;加拉太书2:4等处)。“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27),见6:4注;使徒行传20:31;帖撒罗尼迦前书2:9,3:5;帖撒罗尼迦后书3:8;哥林多前书4:11、12,9:4等处。“除了这外面的事……”(28,29),意即除了上面未述的苦难之外,还有我每日为履行我的职务所应尽的一切事宜,以及我内心对各教会,以及各教会中的每一份子所有的挂虑与心焦。只要我们读一次保罗所写的书信,便可明了此二节所含的深意(见2:13,7:5;使徒行传20:31;帖撒罗尼迦前书2:7-12,3:1;罗马书9:2;哥林多前书9:19-23)。试问:保罗的敌人中有谁能与保罗所作的这一切牺牲相比拟呢?

  • 11:30 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
  • 11:31 那永远可称颂之主耶稣的父上帝知道我不说谎。
  • 11:32 在大马士革的亚哩达王手下的提督把守大马士革城,要捉拿我,
  • 11:33 我就从窗户中,在筐子里,从城墙上被人缒下去,脱离了他的手。

保罗在上段并未曾提及自己的功绩,以作自夸的对象,只是历数了他所受的辛劳、迫害与窘难,这一切处处表现了他自己的软弱与无能,但另一方面,却更彰显了基督在他身上所施展的大能,因为他之所以能够安然渡过这重重难关,能以化险为夷,死里逃生,完全是由于基督的能力,以他自己的能力是决办不到的。所以他在本段一开始便说:“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30),因为“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为我自己,除了我的软弱以外,我并不夸口”(见12:5、9)。保罗以为他一生最为可耻,最可表现他的软弱的事,莫过于由大马士革城脱逃的一幕(32,33);所以为了表现他个人的软弱,他特在此举出了这一桩事,并请求上帝圣父为他作证他所说的完全是实话(31)。关于此事。使徒行传9:23-25亦有所记载,见该处注释。

上图:1890年拍摄的大马士革城墙,保罗从这里缒下。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大马士革城墙,保罗从这里缒下。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