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
  • 2:2 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那忧愁的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
  • 2:3 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快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
  • 2:4 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地流泪,写信给你们,不是叫你们忧愁,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地疼爱你们。

上图:保罗从以弗所到马其顿、希腊(徒二十1-2),然后从腓立比坐船回亚细亚的特罗亚(徒二十6)。
上图:保罗从以弗所到马其顿、希腊(徒二十1-2),然后从腓立比坐船回亚细亚的特罗亚(徒二十6)。

本段紧与上章末二节相连,保罗在本段内仍继续述说他之所以变更行程的原因。保罗明知目前哥林多教会的情况十分紊乱,如果当时仍照原定的计划而行,就非严厉行事不可(13:2-3),因而他的到来,不但没有给教会带来“喜乐”,反而更能增加他们的“忧愁”,因此保罗为了“顾惜”他们,再三考虑之后,遂“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没有忧愁”(1)。“必须大家没有忧愁”一句,暗示保罗会有过一次带着忧愁到了他们那里,不然不能用这“必须没有”。保罗第一次在哥林多开教会的时候(使徒行传18:1-11),决不能说是带着忧苦去的,因为他在那里将近二年的工夫,所以近代有些学者,以为在目前我们所有的哥林多前书与格后之间,必有过一次短期而又悲伤的巡视,即所谓的“中间巡视”。保罗经过这次惨痛的经验,明知即刻再去,非给他们带去愁苦不可,因此保罗以慈父的心肠说:“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那忧愁的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2)?你们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腓立比书4:1),我也深知“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3),那我怎能狠心带着忧愁到你们那里,去责罚你们呢?为此我改变了我原定的计划,而“心里难过痛苦,多多地流泪,写信给你们”(4),这样,一方面可以免去再增加我们之间的忧苦(3),另一方面,“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地疼爱你们”(4)。金口圣约翰注释到这里说:“按本节(4)的思想线索来看,保罗本应在‘不是叫你们忧愁’之后,写下‘而是为叫你们悔改’一句才对,因为保罗写信的目的,就是为叫他们悔改;但保罗没有这样写,而以温和的口吻和极大的爱情,写下了‘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地疼爱你们’,为表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保罗的心怀何等的伟大!正如温迪施(Windisch)在注释这段经文时所提及的金口圣约翰的那句名言说:“保罗的心就是基督的心。”如今问:保罗在3、4两节内所提的“写信给你们”,是指示那一封信呢?学者们的意见不一。依我们看,此处似乎不能是指的哥林多前书,因为一点也看不出哥林多前书是“心里难过痛苦,多多地流泪”写的,并且由本章8、9两节以及7:8-12看来。也不能是指示哥林多前书;因此近代有些学者,以为前书与后书之间,应另有一封书信存在,即所谓的“血泪书”。可惜,这封信和哥林多前书5:9所提到的另一封信一样,没有留传后世;因此,经学界对本书许多的问题,发生了很大的争辩。

  • 2:5 若有叫人忧愁的,他不但叫我忧愁,也是叫你们众人有几分忧愁。我说几分,恐怕说得太重。
  • 2:6 这样的人受了众人的责罚也就够了,
  • 2:7 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忧愁太过,甚至沉沦了。
  • 2:8 所以我劝你们,要向他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
  • 2:9 为此我先前也写信给你们,要试验你们,看你们凡事顺从不顺从。
  • 2:10 你们赦免谁,我也赦免谁。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为你们赦免的,
  • 2:11 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

什么事情使保罗这样伤心难过呢?本段可能就是使保罗伤心事件的暗示。保守派的学者,以为本段是暗示哥林多前书5:1-8所记的乱伦事件。如果这意见是对的,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保罗在此对犯这种罪过的人这样纵容,甚至连一句警告的劝语也未写下;并且我们也不明白,保罗怎样能在此写出:“为此我先前也写信给你们,要试验你们,看你们凡事顺从不顺从”(9),且在7:12暗示同样事件时写道:“我虽然从前写信给你们,却不是为那亏负人的,也不是为那受人亏负的,乃要在上帝面前把你们顾念我们的热心表明出来”,好似对犯罪的人置之不顾,而只是为了考验哥林多人,是否在一切事上对他绝对服从。由此近代许多学者,以为本段及7:12所暗示的事件,应是在所谓的“中间巡视”之中所发生的。关于这事件保罗在此写的不够明显,当事人自然明白,但远在十九世纪以后的人,就不知何所指;不过,由于保罗在此所用的字句这样笼统,不但没有指明罪魁为谁(5),甚至连什么过犯也没有说出(6),只一味的替这罪魁求情(7、8、10)。为此我们可以推测,这里所暗示的受得罪的人,可能即是保罗自己;那得罪保罗的罪魁,可能即是时常敌对保罗的犹太主义保守派中的一个积极分子,他在保罗的“中间巡视”中,公开地凌辱过保罗,甚或可能还聚集了一般党徒,公开地攻击过保罗的作为(1:15-22),否认他有使徒使命(3:1-4:6,10-13),因之使一般无知的信友随从了他们,背叛了保罗(11:19-20)。因此保罗被迫,而退回了以弗所,在以弗所写下了那封“血泪书”(见前注),要求哥林多自行惩罚为首的罪犯。由此我们可以明白保罗在叙述得了提多的喜信后,再次提到这事件时所写的:“我先前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后来虽然懊悔,如今却不懊悔……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是因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所以并不是只指一人)……你看,你们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所以并不是指乱伦事件)。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我虽然从前写信给你们,却不是为那亏负人的(指罪魁而言),也不是为那受人亏负的指自己而言),乃要在上帝面前把你们顾念我们的热心表明出来。”(7:8-12)。如果我们照这线索读下去,就可明白一些本段中的含意了。保罗在本段内的主要目的,是要将哥林多这次不幸的事件予以结束。保罗既然由提多的报告中(7:6-7)。得知酿祸的魁首已接受了惩罚,表示了悔改(6),大家也按保罗所要求的惩罚了魁首(6、9),于是慈心大动,劝告他们要宽恕他,劝慰他,对他再建起爱情来(7、8),免得他陷于失望,以致沉沦(7),“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11);因为魔鬼的心意,就是愿时时处处,利用各种机会,来“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5:8)。由本段中我们可以看出教会中的处罚,其目的只是为使人悔改;如果这个目的达到了,它就不必存在了。

  • 2:12 我从前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罗亚,主也给我开了门。
  • 2:13 那时,因为没有遇见兄弟提多,我心里不安,便辞别那里的人往马其顿去了。

保罗将哥林多的事变予以适当的处置之后。如今接着叙述他在写那封“血泪书”之后所发生的事。本段虽只是短短两节,却把保罗关怀哥林多教会的心情表露无遗。因为当他因了以弗所德默特琉银匠事件应提前动身而来到特罗亚时,那热心勃勃传布基督福音的使徒,本来能在此获得很大的收获,因为福音的门为他敞开了(见哥林多前书16:9),但他因为没有遇到回报消息的特使提多,心中甚是焦急,无法在此传教,“便辞别那里的人”,前往马其顿去,好在那里快快得到提多的回报。由此可见保罗对哥林多教会多么关怀,多么爱护。

  • 2:14 感谢上帝!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藉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
  • 2:15 因为我们在上帝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
  • 2:16 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

当保罗一提及了马其顿,便记起了“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上帝”(1:3),藉着提多在马其顿所报告给他的好消息,所赐与他的无上安慰,于是无心顾及写提多回报的事(直至7:5才又叙述此事),便马上感谢上帝说:“感谢上帝!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上帝这次使他在哥林多又为了基督主义的缘故获得了一次胜利,这使他又联想到基督的福音时时处处所获得的胜利。胜利虽属于基督,但他这负有宣传福音使命作基督工具的,也必得分享这胜利的荣耀,有如罗马的士兵,在得胜的将军率领之下,浩浩荡荡进入凯旋门时,分享胜利荣耀一般;因为他曾增加了上帝的荣耀,曾在各处传扬了基督的福音,使人因此福音而认识了基督,由认识基督而认识了上帝(4:6)。保罗在此称基督的福音为“馨香之气”,可能是取喻于旧约中的馨香火祭(利未记1:9,13-17,2:2;以弗所书5:2;腓立比书4:18),因为馨香之气好似自然侵入人的肺腑,使人愉快;同样,基督的福音也具有自然渗入人心的能力(马可福音4:26-29并注),使接受它的人获得无上的安慰(以赛亚书9:2;路2:10)。因为这种馨香之气是由传布福音者传布于各处的,因此保罗称自己为“献与上帝的基督的馨香”。称为“基督馨香之气”,是因为这种馨香是发自基督,因为不但他们所宣讲的对象是基督(1:19),而且基督自己也生活在他们内(加拉太书2:20),所以传布福音者的生活与宣传,无论发生什么效果,或者予以接受,或者予以拒绝,常是得上帝悦纳的馨香;但对人的命运,却是一道无情的分野:凡接受它的,予以生命,并由此生命而进入永生;凡拒绝它的,是自取沉沦,并由此沉沦而陷于永死(见哥林多前书1:18并注),正如基督被立定为许多人跌倒和复起的因由一般(路加福音2:34并注)。所以世人对基督的福音与使徒的宣讲,决不能取观望或游移的态度,或予以接受,或予以拒绝,接受的“由生入生”,拒绝的“由死入死”,因为基督亲自说过:“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30)。保罗写到这里,见到宣传福音的使命这样严重与伟大,遂大声发问说:“这事谁能当得起呢?”虽然保罗在此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白的答复,但由下节与3:4-6可以明明地看出,只有真正受上帝呼召与差遣的使徒,才有资格负起这种重大的使命。

  • 2:17 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上帝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上帝,在上帝面前凭着基督讲道。

上图:古罗马的凯旋仪式。当时罗马帝国的将军在凯旋归来时,会率领得胜的士兵和战俘进城「夸胜」,游行展示给国民观看。在游行中,罗马祭司会手持点燃的香炉,边走边摇,发出「香气」,在场的人都能闻到。这「香气」对于得胜的将军、士兵和夹道欢迎的群众而言,代表胜利的喜悦;但对战俘而言,却意味着即将被奴役或处死(林后二14)。
上图:古罗马的凯旋仪式。当时罗马帝国的将军在凯旋归来时,会率领得胜的士兵和战俘进城「夸胜」,游行展示给国民观看。在游行中,罗马祭司会手持点燃的香炉,边走边摇,发出「香气」,在场的人都能闻到。这「香气」对于得胜的将军、士兵和夹道欢迎的群众而言,代表胜利的喜悦;但对战俘而言,却意味着即将被奴役或处死(林后二14)。

本节一开始即用“因为”二字,明显地保罗在此示意要答复他在上节未所发的问题。这答复即是:“我们不像那许多人……”这样本节的意义就清楚了,保罗写这封信的目的是为给自己的行为与使命加以辩护,所以当他口授这封信时,他的敌人时常存在他的脑海里,因而保罗在此说:“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上帝的道。”这“许多人”即是时常与保罗作对的假使徒们,亦即是所谓的犹太主义保守派(10:12-18,11:12、13、20,12:14)。他们为了取得人心,不怕变更了上帝的道理(4:2),以求顺从人意,由此可获得更多的利润(11:20),有如酒商将水混在酒内,以获得更多的利润一般(以赛亚书1:22)。真正的使徒决不如此,他们宣讲福音完全是“由于诚实”,丝毫没有诡诈与欺人的心意(4:2);且是“由于上帝”,因为福音是由上帝而来的,他们决不能,也决不敢有所更改:上帝怎样默示,他们就怎样宣讲;是“当着上帝的面”,因为有上帝亲自监视他们所宣讲的福音,决不容许他们有所变更;是“凭着基督”,因为真正的使徒都是生活在基督内的(约翰福音15:4),都是他的肢体,都是他的工具,所以一切的能力都是由基督而来的(3:4-6)。唯有这样的使徒才能担任得起传播基督福音馨香之气的使命。

返回“哥林多后书 概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