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作耶稣基督仆人和使徒的西门·彼得写信给那因我们的上帝和(有古卷没有和字)救主耶稣基督之义、与我们同得一样宝贵信心的人。
  • 1:2 愿恩惠、平安,因你们认识上帝和我们主耶稣,多多地加给你们。

1、2两节是当时书信开始时所用的普通格式:说明写信人是谁,收信人是谁和写信的用意(参见罗马书1章注释)。写信的用意是为维护信友的信心,免受异端邪说的危害。作者在致候辞内没有具体指出收信人是谁,只说他们与自己获得了“同得一样宝贵信心的人”。他这样说,是要收信人注意他写信的用意,是要他们保持那与自己所获的同样宝贵的信心。作者所用的“我们”,可能是指“我们使徒”(见使徒行传11:17),亦可有是指“我们犹太人”。但是,因为本书信似乎是写给由外教回头的信友的,所以“我们”二字指“我们犹太人”,即由犹太教归正的信友:意谓你们同“我们”都是因上帝耶稣基督的公义,不分犹太人或外教人,同样获得了同一的信仰,同是上帝的选民,诸圣祖的后裔(彼得前书3:5、6)。同是有分于上帝性体的人。此外在这致候辞内,还有两点应该注意:(一)作者不只致候读者丰富获享恩惠和平安,而且还指给他们获得这恩惠和平安的方法,即在于“认识上帝和我们主耶稣”。所谓“认识”,不只是理智,而也是意志的动作,即是说:是由认识而爱,由爱而认识的一种“认识”。作者在本书内,一再用此字表达这种意义(1:3、8,2:20)。(二)“因我们的上帝和救主耶稣基督之义”一句,在原文“上帝和救主”前有一个冠词,这说明“上帝和救主”是同属于一个名词,即谓耶稣基督是“上帝和救主”。若拿此处与1:11,2:20,3:2、18等处相对照,更可以证明作者以为基督是上帝和救世主。参见罗马书9章第。

  • 1:3 上帝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
  • 1:4 因此,他已将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叫我们既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

作者在前段内已明认耶稣是上帝,在这段内便进一步指出自己明认耶稣是上帝的理由,因为他作了只有上帝能作的事:赖他上帝性的大能,赐给了信徒们“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生命”在此是指人灵超性的生命;“虔敬”是指人对上帝所当有的真诚敬爱。这“虔敬”可说是人获得、维持、发育超性生命的具体方法,诚如圣保罗对提摩太所说:“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提摩太前书4:8,参见提多书1:1并注)。有了耶稣所赐的生命和对上帝的虔敬。人才“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耶稣所以赏赐我们这生命和虔敬,是因为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荣耀和美德”原是上帝的属性,作者既明认耶稣真有神性,就将这两项属性贴在他身上,无异是说,耶稣反映了上帝圣父的荣耀和美德,藉以感化世人,召他们认识自己,来信仰跟随自己。耶稣召叫人做他的信徒以后,就赏赐他“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即在旧约时代所预许的基督时代的恩惠——即宠爱,得为上帝儿子的身份,生活在基督内,在自己身上有耶稣的灵——上帝圣灵等。作者在此只用一句深奥的话,概括了这一切的恩宠,即人因认识基督“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这句话自然不能按泛神论来讲——全部新约经典没有不反对泛神论的,——也不能单说是一种精神上的结合,这句话只能照圣约翰所说的:“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指我们做上帝儿子的名分(约翰福音1:12;约翰一书1:3,3:8;罗马书8:15;加拉太书4:5;以弗所书1:5等处)。这工程是上帝圣灵在人灵魂上行施完成的,所以有许多经学家以为作者这句话即等于保罗所说的“圣灵的相通”(哥林多后书13:13,参阅腓立比书2:1)。但这种“与上帝的性情有份”的大恩,不是属于未来,而是属于现在,即在人“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上帝就实实在在地赏赐了人这分外鸿恩:换句话说,在人痛悔前非,因领洗由上重生,成为上帝儿子时,即成为有份于上帝性情的人。

上图:雅典酒神剧场(Theatre of Dionysos)举行戏剧表演。「加上 epichoregeo」原文ἐπιχορηγέω 是一个生动的比喻,取自雅典戏剧节庆的一个典故。有一位富有的人付了合唱团(chorus)的费用,并联合了诗人和政府人士共同推出一场话剧。有几位像这样的富人互相比赛,看谁最慷慨购买道具支持合唱团。于是这个字就代表慷慨大方,不计代价。而基督徒也必须这样不计代价地与神配合,好活出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上图:雅典酒神剧场(Theatre of Dionysos)举行戏剧表演。「加上 epichoregeo」原文ἐπιχορηγέω 是一个生动的比喻,取自雅典戏剧节庆的一个典故。有一位富有的人付了合唱团(chorus)的费用,并联合了诗人和政府人士共同推出一场话剧。有几位像这样的富人互相比赛,看谁最慷慨购买道具支持合唱团。于是这个字就代表慷慨大方,不计代价。而基督徒也必须这样不计代价地与神配合,好活出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 1:5 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
  • 1:6 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
  • 1:7 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
  • 1:8 你们若充充足足地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
  • 1:9 人若没有这几样,就是眼瞎,只看见近处的,忘了他旧日的罪已经得了洁净。
  • 1:10 所以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
  • 1:11 这样,必叫你们丰丰富富地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

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地殷勤”(5)是承上启下的转笔语:信友既成为有份于上帝性情的人,就应度圣善的生活,应全力奋勉,以信心为基础,修各种美德。作者共提出了八种美德:一是“信心”:信心是诸德之源,信友生活的根基;没有信心,其他有关信友生活的一切便无从谈起。二是“德行”,原文作“arete”,通常译为“德行”,也可以翻译为“毅力”,但在此处是指人心内一种决意行善的毅力。三是“知识”,指实际能分辨善恶的真知灼见;四是“节制”,即通常所谓的“节德”,为使人在各种事上,尤其在感官物欲的享受上,清醒有节。五是“忍耐”,有了这个德行,人才能恒心不懈,在困苦艰难中坚持到底,期待主的降临。六是“虔敬”即“以心灵以真理”敬拜天父(约翰福音4:23、24,参见前注)。七是“爱弟兄的心”,爱弟兄的心是对天父有“虔敬”的表示,因为如不爱弟兄,就对天父没有“虔敬”。八是“爱众人的心”,即爱心,“爱心”是诸德之汇,全德的联系(歌罗西书3:14;约翰一书4:7-12;哥林多前书13)。总之,这八德包括了四枢德(智、义、勇、节)与三直向上帝超性之德(信、望、爱)。有了这八种美德,信友的生活才能有英烈的行为和辉煌的结果,才相称于“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的尊高地位;如没有这些德行,不免要成为一个“瞎子”或“近视眼”。如同法利赛人一样,有眼不识光明(约翰福音9:39-41;马太福音15:14),会将自己所获得的恩宠忘得一干二净。再者,若信友尽心竭力修德,就会使自己的蒙召和被选更为稳定(10),这就是本章前半的中心思想:作者要信友进修这些美德,无非是要他们保持自己的圣召和被选。作者特用“被选”,是为提醒读者他们的蒙召被选,全如古圣祖及以色列民之蒙召被选一样,同是上帝的大恩(彼得前书1:1,2:9)。作者更进而强调说:“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由此可见。为确保得救,必须尽力与圣宠合作,修德立功,遵守诫命。11节好似是为补充10节:10节是从消极方面说的,11节才是从积极方面说的。“永不失脚”不是蒙召被选的目的,蒙召被选的目的是“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基督永远的国”(路加福音1:33,23:42;约翰福音18:36;希伯来书1:8;哥林多前书15:24),是旅居在世为过客的信友所愿达到的终极目的。

  • 1:12 你们虽然晓得这些事,并且在你们已有的真道上坚固,我却要将这些事常常提醒你们。
  • 1:13 我以为应当趁我还在这帐棚的时候提醒你们,激发你们;
  • 1:14 因为知道我脱离这帐棚的时候快到了,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
  • 1:15 并且,我要尽心竭力,使你们在我去世以后时常记念这些事。

12-15一段,作者说他再写信劝勉信友,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世的时日已不久了。由12节:“你们虽然晓得这些事”一句,可知作者再劝勉信友,并不是因为他们尚不了解道理;再从“并且在你们已有的真道上坚固”一句看来,也不是因为他们信心不坚定,而是因为作者为责任所使,对他们不能不有所规劝鼓励;何况他自知已不久于人世,故趁他在世之日,再修书相劝,聊尽自己的责任。“帐棚”是指肉躯而言(哥林多后书5:4)。作者在此如在前一书信内,以人在世无异于过路的旅客,所住的“帐棚”(肉躯)终有被拆卸(死)的一天(彼得前书1:1,2:11)。不过作者在此所说:“正如我们主耶稣基督所指示我的”是指约翰福音21:18、19所记,抑或另有所指,却是一个问题。按约翰福音21章所记载:耶稣于复活后,在革尼撒勒湖边显现给使徒们时,曾预告彼得年老时,要受刑而死。但是在彼得行传内(伪经,大约写于170至190年间)有另一个记载:当罗马教难正剧烈的时候,彼得想逃避教难,出城后,在阿丕雅路上适逢耶稣进城,彼得就问耶稣说:“主,你往那里去?”(Dominequovadis?),耶稣答说:“往罗马去,在那里再被钉死”。彼得立时明白了耶稣这话的用意,就转身回了罗马城,在那里不久以后,为主捐躯殉道,倒钉在十字架上而死。这项记载也许有其依据,不过无法证明。总之,本节所述似乎不是指湖边耶稣给彼得所说的话,而是指使徒之长另获了耶稣的启示,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自然耶稣在湖边已预示彼得,他将殉道而死,圣使徒在此亦不能不想到恩师在三十余年前于湖边对他所说的话;阿丕雅路上的指示,如果是事实的话,亦不过是旧话重题而已。15节更显出使徒对信友的关切,竟想到了如何在他死后,使信友也念念不忘他在世的一切教训,便给他们写了这封书信。由此可见,作者是要信友常保存这封书信,牢记信中的教训。这封书信实是使徒之长,给上帝教会所留下的一篇遗嘱。

  • 1:16 我们从前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他降临的事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
  • 1:17 他从父上帝得尊贵荣耀的时候,从极大荣光之中有声音出来,向他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 1:18 我们同他在圣山的时候,亲自听见这声音从天上出来。

由16节起,可说已进入本书所要谈论的主题:主的来临,并且16至21节内,记述旧约先知对基督所说的预言。首先记述耶稣显圣容的事,作为耶稣末日必再来临的明证;继而在19至21节内,记述旧约先知对基督所说的预言。由16节看来,耶稣基督末日再来的事为读者早已熟悉,是作者早已给他们宣讲过的信条。可注意的是作者常用复数第一人称“我们”发言,将一切从事福音宣传工作的人,如使徒和传道员,都包括在内,并且说自己所宣讲的,亦即是其他使徒和传道员所宣讲的。所以作者所说的“我们”不论对罗马教会的信友,——这封信是在罗马写的,罗马信友也必诵读,——或对小亚细亚教会的信友而言,都包括保罗和其门徒在内;比如显圣容一事,除作者彼得外,尚有大雅各和约翰兄弟二人。其时雅各已为主殉道死了(使徒行传12:1、2),但约翰尚健在,也许那时就在小亚细亚一带从事传教工作;所以对于耶稣显圣容的事,还有耶稣的爱徒约翰可以作证,为此作者对读者说:“我们也曾见过他的荣光。”显圣容既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降临”必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假教师既否认基督的再临,使徒之长就肯定基督必要再临,证据就是耶稣曾显过圣容(马太福音17:113;马可福音9:2-13;路加福音9:28-36)。作者辨论的要点是:显圣容一事原充分表现了耶稣的大能,和他所独有的光荣;耶稣再度降临,亦无非是为发显他的大能和他所享有的无上光荣(彼得前书1:3-9;马可福音13:26),所不同的只是显圣容是在上帝所预简的见证人前,而再度来临,显出自己的光荣,却是在所有的世人前(使徒行传10:41、42)。显圣容既是一事实,有亲自在场的作者作证,来日主必再来,亦必成为事实,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17节内的“极大荣光”,作者以此代称上帝圣父。旧约所预言的基督时期,原已由耶稣降生时开始,末日的再度光荣降来,只不过是为结束基督时期。耶稣初次降来固然发显了他的光荣,但并不完全;第二次再降来人世时,必要完全发显自己的光荣,总结他的救赎工程,所以基督必须再度降来完成他的使命。

  • 1:19 我们并有先知更确的预言,如同灯照在暗处。你们在这预言上留意,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才是好的。
  • 1:20 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
  • 1:21 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

在19-21节内,作者又提出旧约里的预言来证明主必再来。彼得的意思不外是说:旧约的先知论耶稣所预言的事,一部分已实现了,使徒们即为此作证,前段所提出的显圣容的事即是一例。一部分既已实现了,另一部分必也要实现。为当时的信友,有使徒作证,但为后代的信友呢?彼得答说:“我们并有先知更确的预言。”这话不是以私人的意见来解释的(3:15、16),而是由永不错的圣教会(提摩太前书3:16)依据“信心的尺度”(罗马书12:3)来解释的。由以上所述,19节的意思不外是:显圣容一事证实了旧约里所有的预言,同时也因着这一证实。迫使我们相信主必再来,因为这同是旧约所预言的事(彼得前书1:7-12;使徒行传3:18-21)。所谓“经上所有的预言”是指全部旧约,因为全部旧约是因圣灵默感而为基督作证明所写成的(彼得前书1:12-15;约翰福音5:39)。圣经的话就是在黑暗中引我们认识基督的明灯(诗篇119:105;加拉太书3:24、25)。“直等到天发亮,晨星在你们心里出现的时候”一句,暗示耶稣第二次光荣的降临(启示录2:28)。20、21两节及3:15、16两节,以及彼得前书1:10-12;提摩太后书3:14-17,是新约内为明了圣经的性质最主要的经文,依据这几处的经文圣教会说明了默感的意义,立定了解经的原则。在20节内,彼得给后人指定了一解释圣经的原则:圣经是上帝的话,“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只有使徒(路加福音24:44-49;使徒行传1:1,2,8:31-40)及为“真理的柱石与根基”(提摩太前书3:15)的圣教会能按“信心的尺度”(罗马书12:3)正确无误地解释圣经。21节可说是默感的界说(参阅提摩太后书3:14-17并注)。“被圣灵感动”:感动也被翻译为“推动”,这一词是航海的术语:说明船帆受风吹动,由舵工驾驶前行之意;同样圣经是受圣灵感发,由作者执笔行文,所以圣经的话即是上帝藉作者所发表的话。作者的个性虽不同,抒写的体裁虽互异,但所写的都是上帝的话。因为为首的作者是上帝,抒写的作者只不过是上帝的工具,是上帝的喉舌,所以一切圣经作者都只是上帝的“代言人”。正因为他们是上帝的“代言人”,所以他们当用尽自己的才能,将上帝所要说的话,尽量表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