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地灭亡。
  • 2:2 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
  • 2:3 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原文是也不打盹)。

在前章内,作者已埋下伏笔,要驳斥在读者中将要发生或已经发生的异端;在本章内,就正式讨论这异端邪说和传布这异端邪说的假教师。本书信内有许多字句与犹大书完全相同,尤以本章内论及传布异端的人所用的字句更多相同之处。为容易明了本章的意义,更好与犹大书参照对读。

1-3三节,可视为本章的小引,提纲挈领说明这异端的性质和它的必然结果。作者谓在旧约时代,以色列民中曾出现过不少的假先知(耶利米书7:8,14:14,27:16;以西结书13:9;撒迦利亚书13:4等),他们只图一己的私利,妖言惑众,陷人民于不义;同样在新约时代,新以色列民——信友中,也要出现一些假先知,如耶稣以前所预言的(马太福音18:7,24:11等)。作者说“必有假师傅”,仿佛这些假教师当时尚未出现,可是由12-14、18等节看来,他们已在活动,再由15节看来,他们早已开始传布了他们的谬论。作者使用“将来时态”,无疑是对在选民中曾有过假先知而言,同时亦愿仿效耶稣预言式的说法提出他的警告(马太福音24:11)。按“假师傅”一名,在全部圣经中只见于此处,作者所以用这名称,是为使读者能立时辨别他们与那些当时在教会内负责传道,称为“教师”,获得上帝恩赐的人不同(使徒行传13:1;哥林多前书12:28;以弗所书4:11等)。真教师教人认识救赎世人的基督,因而获得永远的生命;假教师却师心自用,自趋灭亡,且引人陷于灭亡。他们既否认基督为他们的救主,不承认耶稣以自己的宝血在他们身上所获得的主权(彼得前书2:9),哪有不沉沦之理?再者,他们既摒弃了光明(约翰福音8:12),自然生活黑暗,荒淫无度。这在下面作者还有更详尽的描述,此处他所叹息的,是竟有许多人随从了他们的邪说,以致使“真道”,耶稣所立的教会,受到了诽谤。为此圣彼得断定他们的结局是极可怕的:上帝的判决和他们的沉沦常跟从在后,随时随地都要处决他们。参考犹大书4、5两节。

上图:主前530年的希腊双耳瓶,上面的图案是冥后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监督西西弗斯(Sisyphus)在冥界受罚。冥界(Τάρταρος, Tartaros)是希腊神话中「地狱」的代名词,是关押、惩罚恶人的监狱,用冥河与人间世界连通。在希腊神话中,主神宙斯取得了天、地、海和地狱的统治权之后,把克洛诺斯等泰坦巨神丢到冥界。
上图:主前530年的希腊双耳瓶,上面的图案是冥后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监督西西弗斯(Sisyphus)在冥界受罚。冥界(Τάρταρος, Tartaros)是希腊神话中「地狱」的代名词,是关押、惩罚恶人的监狱,用冥河与人间世界连通。在希腊神话中,主神宙斯取得了天、地、海和地狱的统治权之后,把克洛诺斯等泰坦巨神丢到冥界。

  • 2:4 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
  • 2:5 上帝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
  • 2:6 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
  • 2:7 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
  • 2:8 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
  • 2:9 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
  • 2:10 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

作者在4-10a一段内,征引旧约里的典故,且按犹太人的传授,也征引创世以前天使犯命受罚的事,来证明上帝必要处罚这些假教师,因为上帝是至公义的。上帝的公义是作者在全书中所特别注重的一点:信友的被召是因上帝的公义(1:1)。“真道”(2:2)亦即“义道”(2:21);在将来要出现的新天新地内,也只有“义”居在其中(3:13)。就因为上帝是公义的,所以他不能不拯救义人,惩罚恶人。根据犹太人的传授,天使在犯罪后,上帝立时将他们投入地狱幽暗的深渊。但他们所犯的是什么罪,颇不易解释。创世纪6:1-4记载上帝的儿子因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娶来为妻。有的人认为这里上帝的儿子指的是天使。圣奥古斯丁及托马斯都一致认为天使所犯的罪,是违抗上帝旨意,不听命,不肯接受上帝给他们所启示的真理,而犯骄傲大罪。这也许是耶稣在约翰福音8:44所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的意义。总之,天使犯罪以后,没有得到上帝的宽恕,立时被上帝投入了地狱。“丢在地狱”,原文为由“Tartaros”名词变成的动词。“Tartaros”为希腊神话时的一名词,指神祇的仇敌受苦的地方。“交在黑暗坑中”亦指地狱而言。圣经上一向以光明指幸福,以黑暗指痛苦。“交在”一句是谓魔鬼永被困在地狱里。上帝暂时还给他们有限的权柄,为考验世人(约伯记1:7-12,2:1-8;约翰福音16:11),还能到处害人,如同怒吼的狮子(彼得前书5:8、9;以弗所书6:10-14等);但他们仍是被囚在地狱里的魔鬼,无异被困住的恶犬,只能狂吠,却不能任意伤人。但在主降来施行最后审判以后,他们就一无所能了。犯罪的天使既然受了罚,世人犯罪如何能不受罚呢?作者遂又引创世纪6-8章所记的洪水灭世为证,叙述在挪亚时代,公义的上帝如何惩罚了纵淫的人类,而拯救了义人挪亚一家八口。圣彼得称挪亚为“传义道”者,这或是因为他随从了犹太人的传授以为挪亚曾力劝世人,改正他们犯罪的恶习,或是他以为挪亚既有这样的信德和善表,足以称他为“传义道”者(希伯来书11:7并注)。我们以为后一说更为可取。6、7两节,作者再引火烧所多玛五城之事(创世纪19:23-29),来证明上帝有罪必罚的公义。所多玛五城如此败坏,竟连十个义人也没有(创世纪18:16-33)。由此可见,上帝降火焚烧五城,仍是本着他的公义不得不如此,且为给后世一个鉴戒,使后世见到五城的遭遇,而知警惕。的确,所多玛和蛾摩拉日后成了上帝惩罚世人的象征,圣经上常以所多玛蛾摩拉为上帝罚人的例证(以赛亚书1:7;马太福音11:24;罗马书9:29等)。上帝以洪水灭世时,救出了挪亚一家八口;同样,在火烧五城时,也救出了罗得一家四口,只有罗得的妻子由于好奇回头观望,不大信上帝的话,虽逃出了火烧之祸,仍不免一死,立地变为盐柱(创世纪19:26)。作者明说罗得是一个“义人”,所以上帝救出他一家,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公义。8节是一插句,说罗得怎样是一个义人。所罗门智训对罗得也有同样的评语(所罗门智训10:6)。9节总结以上的意义,谓上帝如何自知从磨难中拯救虔敬的人,而把不义的人留到审判之日受处罚。为此,不要看世上有许多恶人,无忧无虑,万事称心如意,如果他们不回心转意,早晚难逃上帝的处罚:上帝是将他们留到审判之日才处罚的,参见马太福音13:24-30稗子的比喻。作者在第10节,将以前所论,归结到在读者中所出现的假教师身上,谓他们这些沉湎肉欲,鄙视主权的人,更难逃上帝公义的处罚,以引起下段对他们为人的叙述。“主治”一词不是指下句内的“众尊荣者”所指的天使,而是指对人类享有至高无上“主治”的基督。假教师原蔑视基督的“尊位的”,否认他为救赎了人类的主宰(2:1):这无疑是一切罪恶中最大的罪恶。人所以到了这种地步,无非是由于狂傲自大而流于淫荡所致:这即是圣彼得在下段中所要谈论的。

  • 2:11 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在主面前告他们。

由10b到19节,作者才正式说到这些假教师的本来面目:开头就点出他们是狂妄任性,不怕亵渎“众尊荣者”的人。“众尊荣者”一词究何所指,学者问意见颇不一致:有人以为是指教会内有权威的人士,如主教等;有人以为是指社会上有地位的人士,如政府官员等;但就上下文,尤其依11节和犹看来,“众尊荣者”一词似乎是指天使,而且是犯罪的天使——魔鬼,因11节末的“他们”当指前节末的“众尊荣者”:又按犹9节,明说天使弥额尔所反对的即是犯了罪的天使——魔鬼,详见犹注四。圣彼得为什么以“众尊荣者”一词来指称魔鬼,岂不是抬高了魔鬼的身价?但不要忘了魔鬼原是天使,虽犯了罪,仍保有他超人的才能;作者以“众尊荣者”指称魔鬼,该是指他原有的“尊荣”而言。再者,保禄在他的书信内,也多次以高尚的字眼来指称魔鬼,如弗6:12;哥2:15(格前15:24也似乎是指魔鬼)。此外作者在这里所注意的,是这些假教师的狂妄骄傲,他们竟敢作连天使所不敢作的事。

  • 2:12 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
  • 2:13 行的不义,就得了不义的工价。这些人喜爱白昼宴乐,他们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与你们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诡诈为快乐。

12节作者将这些假教师比作无理的畜类。畜类只知赖本能生活,遇有不适合的环境,就苦叫怒号。这些假教师原是有理智的人,本应按理智生活,但他们竟如禽兽一样,不按理智,只按本性的冲动生活;遇有不能明了的事,便恣意漫骂,嘲弄讽刺。作者此处又以畜类被宰割的命运比假教师必沉沦的命运,因为假教师所倡导的是“陷害人的异端”(1节),做的是自取沉沦的事(3节),所以是他们给自己注定了“沉沦”的罪案(3:7)。为此作者说“沉沦”即是他们行不义的报应。

  • 2:14 他们满眼是淫色(原文是淫妇),止不住犯罪,引诱那心不坚固的人,心中习惯了贪婪,正是被咒诅的种类。

从13节下半节作者开始描写这些假教师所度的荒淫无度的生活。“一日的享受”是说能享受的期限甚为短促;从本节和下节看来,所享受的亦无非是声色口腹之乐。他们既然醉心于尘世的娱乐,沉湎酒色,自然无暇思及来生,为此我们明了他们为什么否认基督的再度来临(3:4):因为基督再度来临的思想叫人缅怀来日的审判和永生,以轻视唾弃尘世的福乐:这与他们的生活思想水火不相容,所以他们只有干脆否认。“淫色”原文本作“淫妇”或“娼妓”,即言他们常目不转睛地凝视妖冶的妇女,今按意泽作“淫色”。他们既纵情宴乐,贪恋女色,自然犯罪不厌。自己犯罪还算罢了,却要罪上加罪,勾引意志薄弱的人,使之与他们同流合污,藉以壮大他们的声势。此外他们还有一种恶习,即贪吝爱财。无怪乎使徒严词斥责,称他们是“被咒诅的种类”。不要以为作者这句话太过,他嫉恶如仇,就如耶稣对于法利赛人一样,参见马太福音23:13-16。这些假教师,其为害较诸法利赛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在是可诅咒的人。

  • 2:15 他们离弃正路,就走差了,随从比珥之子巴兰的路。巴兰就是那贪爱不义之工价的先知,
  • 2:16 他却为自己的过犯受了责备;那不能说话的驴以人言拦阻先知的狂妄。

作者作15、16两节内,又引用旧约里的一段往事,来说明这些假教师的行径。前面说过,他们最大的毛病,除口腹之乐外,就是贪财和好色。旧约里巴兰即是因这两大罪恶而知名的。按民数记22-24三章所载,他为获利,接受了摩亚王西宏的邀请来诅咒以色列人,但上帝却命令一天使截住了他的去路,使他所骑的驴说话,令他醒悟。过后,他又利用美人计(民数记31:16;启示录2:14),以什亭和摩亚地方的女子,勾引以色列人陷于荒淫,敬拜偶像(民数记25并24章附注一)。为此巴兰在犹太人中就成了贪吝和邪淫的象征人物,同时也是罪人被罚的象征。作者引用巴兰事的意思即在此(犹大也相同)。

  • 2:17 这些人是无水的井,是狂风催逼的雾气,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存留。
  • 2:18 他们说虚妄矜夸的大话,用肉身的情欲和邪淫的事引诱那些刚才脱离妄行的人。
  • 2:19 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

在17-19三节内,作者又取譬设喻,状述这些假教师的虚伪和他们不堪设想的结局。“这些人是无水的井”在旧约里上帝早已将散布异端邪说的假先知比作漏水的水井,将自己比作涌流清水的泉源(耶利米书2:13);在新约里,耶稣亦自比为生命的活水(约翰福音4:10、13);活水即是上帝恩典的象征:这些假教师沉湎淫乐,陷于罪恶,本身无异是一个破烂的蓄水池,不能积蓄上帝的恩典:又无异被热风所吹荡的浮云,不能给人带来上帝恩典的雨露。他们所应得的是“墨黑的幽暗”,即永远不得见上帝——光明——的地狱(犹大书13节)。他们许给人自由,以任性纵欲为饵,勾引人附合他们狂妄的说教:这即是他们令人深恶痛绝之处。并且他们所勾引的,又都是些刚刚由外教回头的信友。他们的信心薄弱,经不起左道的诱惑,这些假教师就利用他们这一弱点,向他们进攻,主张人始终享有行乐的自由,使他们再陷于旧日在黑暗中所过的淫荡生活。从19节可以看出,这些假教师明明曲解了使徒们所宣讲的“福音自由”,竟以“福音自由”为不遵守伦理法律的自由,不以纵情行乐为罪过,并且说这更足以表示人不为罪恶所困。殊不知“福音自由”,是摆脱罪恶的“无罪自由”,而不是他们所谓的不为罪恶所困,生活于罪恶中的“罪恶自由”。罪恶的自由即是陷于罪恶而不能自拔:他们已是罪恶的奴隶,早已死在罪恶中了(罗马书8:13;加拉太书6:7、8)。

  • 2:20 倘若他们因认识主救主耶稣基督,得以脱离世上的污秽,后来又在其中被缠住、制伏,他们末后的景况就比先前更不好了。
  • 2:21 他们晓得义路,竟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倒不如不晓得为妙。
  • 2:22 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适。

20-22三节作者提出背教者的不幸,以警告读者不要随从假教师的说教和色情的引诱,而放弃自己所接受的信仰,重陷于旧日的恶习。教友因认识耶稣而认识上帝,因此摆脱了世俗的沾污,即世界一切不洁不义之事,如果再被这些事制胜了,他们末后的处境,比以前的处境当然更为恶劣。这也是耶稣在先所警告的(马太福音12:45),作者只不过重提,要读者牢记在心,不为假教师所误。信友既因认识耶稣而认识“义道”,就必须履行“义道”,遵守在领洗前所领受的神圣诫命;倘若领洗而不遵守神圣的诫命,不如不领洗好,因为领洗后明知故犯,罪恶更大(彼得前书1:13-17;希伯来书6:1-8,10:26-29)。最后彼得以两句俗语形容背离正道者的可怜的处境和愚蠢:前一句出自箴言26:11,后一句虽不见于旧约,但在犹太人的传授中却有与此相类似的俗语。总之,作者所以引用这两句俗语,无非是为说明背教者的行为是多么不当,无异狗再吃自己所呕吐的东西,又无异猪洗净了后,又再在污泥里打滚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