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本文由缘怀弟兄,根据 Dmitry Lapa 发表在 http://www.pravoslavie.ru上的一系列文章编译而成。译文发表在其博客“述而不作”,网址为http://www.fidesantiqua.net/soa.html。文章部分人名地名修订为基督教翻译。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爱尔兰伟大的光照者的生平,几乎没有任何历史证据存留于世,尽管他的名字被无数的传统和传说所包围。唯一可以追溯到圣帕特里克生活时代的历史证据是他自己的著作,即:《忏悔录》(他的自传)和《致科若提科的士兵书》(科若提科是来到爱尔兰、绑架并杀害了许多皈依者的不列颠暴君)。除了这些极好的资料外,还有现存的由七世纪的圣穆依尔库所编撰的圣帕特里克的生平传记(他还写了圣布里吉德的传记),以及稍后写成的其它的圣帕特里克的传记,以及数不清的有着不同程度权威性的传统。生活在主后八世纪的历史学家奈尼也在他的名著《不列颠人的历史》中叙述了圣帕特里克的生平事迹。

根据这些资料,圣帕特里克,未来全爱尔兰的宗徒与显灵迹者,是一个罗马-不列颠人。就如在他的《忏悔录》中所提及的,他出生在爱尔兰海海岸附近(现不列颠西北部)的巴纳文•塔布尔尼埃定居点(我们无法确定它的具体位置,可能它位于现在的坎布里亚郡)。我们知道他的父亲卡尔颇尼是一位执事,他的祖父颇提特是一位司铎。他的父亲来自罗马,参与该城的行政管理。圣人名叫帕特里克,在拉丁语中,意为“高尚”。

这位未来的圣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是,他并不对基督教的教导感兴趣。在他十六岁时,爱尔兰的海盗袭击并抢劫了他父亲的乡间别墅(这在当时是司空见惯的事)。年青的帕特里克被俘掳,被卖为奴隶,来到了爱尔兰北部(现安特里姆郡)。他做了六年的奴隶,在离巴利米纳不远的斯莱米什山为他的主人米尔库(当地的酋长)放羊。正如帕特里克本人所证明的那样,在爱尔兰,这位年青的圣人生活在基督徒中间,这表明基督教信仰在他传教之前就已经被带到了这片土地上了。在被掳期间,圣人几乎完全被剥夺了衣食与自由,日夜劳累。但是,与他在基督内的弟兄的交流,加上临于他身上的忧愁,使这位未来圣人的信德得以加强。

帕特里克做了很多祈祷,求上帝把他从苦难中解救出来。有一天,当他如同往常那样地牧放羊群时,有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这个陌生人对他说:“帕特里克,不要怕。你的祈祷已蒙上帝俯允。我是维克特里基天使,我前来帮助你逃离异教徒之手。到崖下面去,你会看到一条小船。”说完这些话后,天使就消失不见了。帕特里克向崖下看去,心里思忖着此事,但却不知要如何下去。突然,他看到一条狭窄的小路直通岸边,又看到下面有一条空着的小船。帕特里克迅速走了下去,上了船,划船离去。最后,他来到一个无人居住的地区──可能是在布列塔尼。圣人在那里几乎饥死。几年后,克服了种艰难险阻,他终于回到了故乡不列颠。

回家后,圣帕特里克为成为司铎而学习了一段时间。但是,那位天使再次显现给他说,上帝的旨意是要他(圣帕特里克)返回曾在那里为奴数年的爱尔兰岛,成为那里的光照者与属灵领袖。受到这一神视的启示后,帕特里克下定决心用自己的余生事奉上帝,他决定先前往高卢接受进一步的教育,为传教工作做准备。在那里,他极有可能在欧塞尔受教于著名的司教革尔曼门下,也可能是在由圣马丁所创建的图尔教会学习。他行奇迹的能力就是在那里最初被人发现的。根据圣传,帕特里克还参访了高卢南部的莱林斯修道院,该院深受埃及旷野教父的影响,它是当时西欧正教的灵修中心之一。除了高卢,帕特里克也许还在罗马求学过,432年,在起程前往爱尔兰之前,他在欧塞尔由圣革尔曼祝圣为主教(按另一传统,他在此之前就已由欧塞尔的圣阿玛托尔祝圣为主教了)。

432年,圣帕特里克带着十二位同伴起程航海来到这座“翡翠之岛”──由于爱尔兰岛上绿树茂盛,故有此名。在爱尔兰,帕特里克在现今唐郡的扫尔登岸。他建议同伴在远离人们视线之外的森林里休息,他自己则迅速前去查访那里是什么地方。与此同时,当地酋长的两个女儿──埃塞奈与斐德尔玛──来到河边洗澡。圣人用他所记得的爱尔兰语向她们说话。起初,两个女孩很害怕,但是,当她们看到圣人的友善的面容上放射着光芒时,就坐下听他讲话。

帕特里克给她们讲述了基督的福音,年长的公主说,与她们的异教信仰相比,她们更喜欢这一信仰,并让他为她们施洗。圣帕特里克就在那条河里为他们施了洗,并把他的同伴从森林里叫了回来,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她们父亲的宫殿。过了一段时间,国王也皈依了基督,和他的朝臣一起接受了洗礼,他的两个女儿死后被尊为圣人。然而,这一皈依一定是在圣帕特里克抵达爱尔兰,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生的,因为劳格海尔是康纳赫特国王,那里离北方的扫尔很远。

应该指出的是,爱尔兰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入侵,因此,它并不依赖于罗马人或其他任何人。爱尔兰的大多数人都信奉异教,甚至向异教的神明杀人献祭,自然崇拜的影响也强大。在那时,爱尔兰人被划分为不同“等级”:国王(酋长)、德鲁伊(司祭)、诗人、医生、布伦(法律的守护者)和奴隶。这意味着传教士必须分别向每个“等级”的人传福音。爱尔兰社会有三个主要的阶级:其顶端是国王、贵族和地主;中间是德鲁伊、工匠、医生、音乐家和有不同技能的人;底层则是被认为自由的平民和农民。爱尔兰由许多小王国(公国)组成,它们相互之间几乎一直处于不休不止的战争之中,最终形成了五个主要的王国,即蒙斯特、康纳赫特、米斯、伦斯特和阿尔斯特。

在爱尔兰土地上的第一座教堂是帕特里克于433年在扫尔建造的。根据圣传,圣人与他的同伴在斯兰尼河口登岸时,遇到了一位名叫迪丘的当地酋长。帕特里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相信了基督,将自己的谷仓给了他,当作教堂。那里成了帕特里克传教活动的第一个基地,这位神圣的主教正是从那里,前往各地宣讲基督。那一年的3月26日,圣周星期六,圣帕特里克在塔拉谷附近的斯兰尼山顶点燃了复活节圣火。许多新教友参加了复活节的守夜礼,充满了复活节的喜乐与基督信仰战胜异教的气氛。与此同时,异教的司祭受到他们的“神”(即魔鬼)的警告,他们最大的敌人已经来到了爱尔兰的土地上,他将消灭旧宗教,并在全岛建立起对“被钉十字架者”的崇拜。

圣帕特里克的余生都致力于在爱尔兰各地旅行,特别是在他在北部的基地,宣讲,施教,施洗,建造教堂,建立修道院,皈化每一个──从部落酋长到普通人──驱逐恶魔,治病,行各种奇迹,训练他的神职人员和未来的圣人。异教王子和德鲁伊以极端的敌意对待圣帕特里克的传教。圣人不得不忍受异教徒对他的迫害和许多忧伤。上帝和祂的圣天使总是拯救他和他的弟子免于即将发生的死亡。有一次,一些德鲁伊伏击圣帕特里克和他的同伴,但是因着圣帕特里克的祈祷,敌人没有发现他们,只看到一群鹿经过。另一次,一群英国人在爱尔兰海岸登陆,想要征服这个国家。圣帕特里克凭藉他的雄辩与谦卑说服了英国士兵,使他们和平地返航回家。

由于圣帕特里克的虔诚生活、充满恩宠的讲道和他所行的无数奇迹,不久,爱尔兰就开始皈依基督教了,并且完全没有发生流血。众所周知,经过七年不停的在爱尔兰的传教旅行与辛勤劳苦之后,帕特里克在现今梅奥县的一座山上祈祷,度过了整个大斋期──如今,这座山被称为帕特里克山,山高764米或2507英尺。圣帕特里克在讲道中谴责异教徒、奴隶制与偶像崇拜(包括崇拜太阳)。这位神圣的传教士为成千上万的爱尔兰人施洗,使他们加入正教,他宣讲福音,将学问带到这个国家。由圣帕特里克及他众多的亲传弟子开始的爱尔兰的基督教化涉及社会各阶层。

圣帕特里克被认为是爱尔兰教会的创建者。阿马城成为教会生活的中心,到了八世纪,它已经成长为爱尔兰的精神首都。根据稍后的传统,他在那里创建了一座修道院,设立了总主教座。爱尔兰修道院的规章与埃及教父的修道规章有很大的共同之处,并且都是以祈祷和修行生活为基础。但也存在着一些特别之处。由于爱尔兰是由大量的小王国所组成,爱尔兰社会是围绕着传统的亲属团体或部落组织起来的,圣帕特里克(及其追随者)会为每个部族建一座修道院;在这些修道院里居住的,是由许多家庭和神职人员(好几个部族的成员)组成的社区,修道院的院长(通常是部族的首领)享有比主教更大的权威。这一制度在爱尔兰一直存在到十七世纪,各部族共有一个共同的姓氏、传统和遗产。

慢慢地,修道生活、长老的传统以及学问在爱尔兰牢固地建立了起来。由于圣帕特里克和他的属灵继承者,爱尔兰被称为“圣人与学者之岛”。根据一些资料,到460年,有多达350位主教在爱尔兰事奉。据说圣帕特里克将所有蛇都从爱尔兰驱逐走了。一些历史学家就字面意义来解释此事,认为这是因为爱尔兰那时仍没有蛇,而一些人则认为这一奇迹应该以属灵的方式来理解,亦即他驱逐了恶魔。

南尼厄斯在他的著作中提到了上面所说的这件事,最后他这样说:“圣帕特里克在异国他乡教授福音四十年。他以宗徒的能力,使瞎子看见,使痳疯病人得洁净,使聋子听见,将魔鬼逐出,使九个死人复活,他自己出资赎回了许多被俘掳的男女,以上帝圣三之名恢复他们的自由。他教导上帝的众仆,撰写了三百六十五部有关教会法及大公信仰的书籍。他建了许多教会,并祝圣了同样数量的主教,以圣神坚固他们。他祝圣了三千司铎,他在康诺特省为一万二千人施洗。他在一天里,为七个国王施洗,他们是康诺特的国王阿玛尔盖德的七个儿子。他在埃利山的山顶守斋四十天、四十夜。”

他为爱尔兰人能接受信仰而向上帝祈求了三件事。爱尔兰人说,第一件事是,他会接纳每一个悔改的罪人,即便是在他们生命的最后关头;第二,他们永远不会被蛮族人灭绝;第三,爱尔兰在主前来审判生者死者之前的七年,被大水所淹没时,人民的罪行会借着他的代祷而被涤除,在末日,他们的灵魂会得洁净【没有一个爱尔兰人会活到审判之日,因为由于圣帕特里克,他们将会七年前被毁灭】。他从山上祝福了民众,又上到更高的境界,好能为他们祈祷;这样,如果这中悦上帝,他就可以看到他劳苦的成果。于是,有数不清的五颜六色的鸟群出现在他前面,代表爱尔兰民族的男女圣民,他们会在审判日来到他──他们的宗徒那里,出现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圣帕特里克积极努力地为了人类的利益度过了一生,健康地活到高龄,由此世回到主的台前,进入了更美好的生活,与诸圣及上帝的选民永远喜乐地同在。”

大约在433年(按另一种传统是在460年),圣帕特里克编写了他的那首优美的赞美诗──“鹿鸣颂”,其全文如下:

吾今兴起,借大能之勇力,
即呼求于圣三,
借于三位者之信德,
借于惟一者之宣认,
朝于诸受造物之造化主。

吾今兴起,借基督降生及彼受浸之力,
借彼受钉圣架及彼被瘗之力,
借彼复活及彼升天之力,
借彼末日降来判世之力。

吾今兴起,借基路伯炽爱之力,
于众天使之听命,
于众总领天使之奉事,
于复活受赏报之冀望,
于众圣祖之祈祷,
于众先知之预言,
于众使徒之宣讲,
于众宣信者之信德,
于众童贞者之洁德,
于众行义者之功德。

吾今兴起,借上天之力:
日之光,
月之明,
火之辉,
电之速,
风之疾,
海之深,
地之固,
石之坚。

吾今兴起,借上帝之力导我:
上帝之神勇扶持我,
上帝之智慧引领我,
上帝之圣目观照我,
上帝之圣聪俯听我,
上帝之圣言训诲我,
上帝之圣手护佑我,
上帝之正途展于我前,
上帝之盾甲为我庇荫,
上帝之军旅保我安泰:
毁坏诸魔之罗网,灭除诸恶之诱感,
调伏自性之意欲,及彼诅魇我病者,
彼或遐或迩,或一或众,祈皆降伏无余。

吾今召请此诸众力,阵列于我及仇雠间:
抵挡伤我身我灵者,一切暴虐不仁之力,
抵挡假先知之蛊惑,
抵挡异教徒之邪律,
抵挡异端者之伪道,
抵挡拜偶像者之诡诈,
抵挡妇人、匠作、巫觋之诅咒,
抵挡一切危及人类身灵之术谋。

基督庇佑我于此日,
免遭毒害,免遭火焚,
免遭水溺,免遭创伤,
惟愿承受丰厚之恩赏。

基督偕我,基督临于我前,基督临于我后,
基督临于我内,基督临于我下,基督临于我上,
基督于我右,基督于我左,
基督偕我卧,基督偕我坐,基督偕我起,
基督临于思及我者之心,
基督临于言及我者之口,
基督临于见我者之目,
基督临于闻我者之耳。

吾今兴起,借大能之勇力,
即呼求于圣三,
借于三位者之信德,
借于惟一者之宣认,
朝于诸受造物之造化主。

救恩惟属乎主。
救恩惟属乎主。
救恩惟属基督。
主欤,愿尔之救恩常偕我众,及于无穷。阿们。

根据圣传,这位爱尔兰的宗徒生前就已被尊为圣人了,他于3月17日在扫尔(他的传教工作就始于这里)安息主内,被葬在唐帕特里克。自古以来,这位神圣的司教一直都被尊为爱尔兰的光照者与主要主保,正教基督徒称他为亚宗徒。他是爱尔兰最受敬礼的圣人。主要正是通过他的努力,在他去世后爱尔兰成为一个和平的正教国度,他的传教事工传到了马恩岛(圣人自己可能到访过马恩岛,在当地,他与圣革尔曼与圣茂格霍尔德一起被敬礼为共同光照者)。除了圣帕特里克,这片土地的宗徒,还有成千上万的其他圣人在这个岛上闪耀。由于爱尔兰产生了众多神圣修士与修行者,它可以与埃及的代巴依德相媲美。许多爱尔兰人以他们的智慧、简朴生活、修行实践、学问及音乐技巧而闻名,他们在六世纪至九世纪期间把所有这些带到了不列颠与欧洲大陆。

爱尔兰的许多圣地都与圣帕特里克有关。其中包括阿马、克罗阿帕特里克、唐帕特里克和扫尔。按照圣传,1185年,圣帕特里克、圣布里吉德与圣高隆巴的圣髑,在唐郡唐帕特里克主教座堂里被发现,这一主教座堂现在位于唐帕特里克小镇不远的贝尔法斯特。圣帕特里克的坟墓就在这一主教座堂附近,保存至今,吸引了大批朝圣者。在这座小镇上还有罗马天主教的圣帕特里克堂及遗产中心。

在我们的时代,克罗帕特里克山仍然是一个备受教友欢迎的朝圣目的地。众所周知,圣帕特里克在山顶祈祷了四十天四十夜,并在那里建造了一座教堂。每年都有超过一万五千个朝圣者,在7月的最后一个主日,从爱尔兰、德国、瑞典、丹麦、荷兰、意大利、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和其他地方前来攀登这座圣山。就在100多年前,在山顶建起了一座敬礼圣帕特里克圣堂,在夏季提供定期服务。在朝圣者中,也有一些正教基督徒。

毋庸置疑,主要敬礼圣帕特里克的中心在阿马市。九世纪时,到处抢劫的维京人两次袭击了帕特里克在阿马建立的修道院。也正是在九世纪时,被称为“阿马经卷”的彩绘手稿在这里诞生。它由220页对开本组成,包含了新约圣经以及与圣帕特里克有关的古爱尔兰语和拉丁语的文本。这部精美的无价手稿大部分幸存了下来,保存在都柏林圣三学院的图书馆里。1189年,阿马城被诺曼骑士彻底摧毁,但它作为教育和宗教中心仍继续存在了许多世纪,尽管现在它属于罗马天主教(在盎格鲁-诺曼征服爱尔兰后),而非正教传统。

在阿马有两座主教座堂,都奉献给了圣帕特里克。其中一座是爱尔兰圣公会的教堂。它所在的地方就是在435年左右圣帕特里克建造第一座石制大教堂和修道院的地方。历史上,这座大教堂被毁坏、重建了十七次,最近的一次修缮是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埋葬在这座大教堂里的名人里,我们要提及1002年至1014年在位的爱尔兰国王布赖恩•博鲁。在这座大教堂里,以许多方式描绘了圣帕特里克和其他爱尔兰的圣人。在献给圣帕特里克的纪念物中,我们要提到的是唱诗班中央上方的穹顶,以及“千禧年之窗”,在这一彩色玻璃窗上,绘有布伦丹、帕特里克、布里吉德和高隆巴等圣人,边上有《阿马经卷》的抄写者费尔多穆纳赫;南过道最西边的窗户上有两幅圣帕特里克的圣像;东边的女子小圣堂中的东窗底部也有圣人的圣像。另一座主教座堂是罗马天主教的教堂,建于十九世纪下半叶。它以其两座尖塔而闻名,每座尖塔高六十四米(约210英尺),是阿马最高的建筑。

爱尔兰共和国首都都柏林市的两座主要的主教座堂中的一座奉献给了圣帕特里克。它是爱尔兰最大的教堂,塔楼高四十三米(约140英尺)。

早在1191年,第一座纪念圣帕特里克的教堂就建在这里。不久,教堂的地位被提升为学院教堂,从1212年起,它成为天主教的主教座堂(爱尔兰宗教改革后,它成为圣公会的主教座堂)。值得注意的是,从1713年到1745年,该教堂的主任牧师是爱尔兰著名的讽刺作家、诗人和神职人员乔纳森•斯威夫特,他以其著作《格列佛游记》而闻名。大教堂周围有许多圣帕特里克的圣像,包括彩色玻璃和雕像。其中两个例子是位于南侧过道里的圣帕特里克的古代雕像和爱尔兰艺术家梅兰妮•勒•布罗凯(Melanie Le Brocquy,1919-2018)所制作的圣人的现代塑像。

根据传统,大约在450年,圣帕特里克亲自在这里为异教徒施洗。有意思的是,第一个提到这个地方上的教堂的,是“岛上的圣帕特里克堂”。在主教座堂正对面,如今的圣帕特里克公园里,有一口中非常古老的圣帕特里克圣井。然而,现在,这口圣井已被隐藏在地下数英尺的地方。在毗邻主教座堂的公园里,只有一块小牌匾标示着这个地方。这口井,连同一些凯尔特墓碑,是1901年在主教座堂的地下被意外发现的。与这座主教堂相关的另一奇事是:主教座堂的唱诗班学校建于1432年,至今仍然存在,是爱尔兰最古老的此类学校。

扫尔是唐郡的唐帕特里克附近的一个小镇。这个地方是圣帕特里克作为传教士登陆的地方,几十年后,他在这里安逝,许多人认为这里是圣地。在圣帕特里克最初用来举行礼仪的谷仓上建起了一座现代的教堂,以纪念圣帕特里克。还有一座圆形塔楼的复制品。附近有一尊巨大的圣帕特里克塑像,连同描述他的生平事迹的铜画。

在多尼戈尔郡德格湖上有一个叫作圣站的小岛。自五世纪以来,它一直被视为圣地,特别是罪人、痛悔者和朝圣者的圣地。根据十二世纪末的罗马天主教的说法,救主在圣帕特里克访问这个岛时,显现给他,将那个据说是通往“炼狱”之门的洞穴指示给他。来自爱尔兰各地的忏悔者,后来,连同来自西欧各地的忏悔者,每年都会涌向这个地方,进行忏悔、祈祷、灵性治疗和各种修行实践,其中包括在山洞里独自呆上二十四小时。天主教的朝圣活动至今仍在继续。从五世纪开始,岛上就有一座凯尔特修道院,十二世纪时它被奥斯定会的修道院所取代。在圣站岛上还保存着一座教堂、忏悔床(最初是隐士们所住的如同蜂巢状的修行小室)、一座钟楼和其它遗迹,圣帕特里克的雕像就在附近。在爱尔兰各地有好几十座天主教、圣公会的教堂和圣井是奉献给圣帕特里克的。

在圣像上,圣帕特里克经常被描绘成身穿主教圣衣,脚下踩着蛇,作祝福状,或是手持三叶草。三叶草是一种小草,茎上有三片叶子──三片叶子合在一起。按照后来的传说,圣帕特里克用三叶草给新受洗的爱尔兰人讲解圣三的合一。今天,三叶草成了爱尔兰的的国徽。

在现存的与圣帕特里克密切相关的遗物中,我们要提到他的牙齿与他个人所用的钟,它们被保存在都柏林的爱尔兰国家博物馆里。俄国域外教会编撰了英文的圣帕特里克的正教礼典,包括守夜礼文。在爱尔兰,有正教堂区奉献给圣帕特里克(科克的圣帕特里克与圣卡利尼克罗马尼亚正教堂区,沃特福德的苏若日教区的圣帕特里克堂区),在美国,也有正教堂区奉献给他。自2017年以后,这位圣人在俄国正教会中受到正式敬礼,在俄语世界中,对这位普世圣人的敬礼日益增加。

对圣帕特里克的敬礼很早就传到了美国、澳大利亚和其它国家。在英语国家,有许多教堂奉献给他,例如:纽约曼哈顿的罗马天主教主教座堂、墨尔本的罗马天主教主教座堂和大殿。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圣帕特里克大殿)、新西兰(奥克兰的罗马天主教圣帕特里克与圣若瑟主教座堂)、印度(浦那的罗马天主教主教座堂)、巴基斯坦(卡拉奇的罗马天主教主教座堂)、法国、德国、意大利、甚至马达加斯加等国家,都有以圣人的名字命名的教堂或主教座堂。

在英格兰西北沿海和威尔士西南沿海地区,圣帕特里克一直以来都受到特别的敬礼。过去,英格兰至少有八座古老的圣帕特里克教堂。在英格兰西北部的各郡,有一些与我们的圣人有关的古代圣地,据说他曾到过这一地区,有传统的见证。其中最重要的是位于兰开夏郡的希舍姆村,位于爱尔兰的莫克姆湾。这个圣地是正教朝圣者常去的地方,例如在兰开斯特的安提约基雅正教团体。在这个村庄里有两座撒克逊式教堂:已被毁了的圣帕特里克堂,与仍在使用的圣伯多禄堂。传说,圣帕特里克在一次横渡爱尔兰海的旅行中,曾到过希舍姆,并在这里建了一座小圣堂。

现存的小圣堂是重建的,但可以追溯到七世纪中叶。在圣堂旁边有一排在岩石上凿刻而成的墓穴,这些墓穴都是在崖顶的岩石上开凿而成。它们是不列颠最令人感兴趣的早期基督徒的墓地。圣堂旁的一块指示牌上说,最初只有一个具有属灵权威的人的大墓──他可能是一位隐士或圣人,其他的人要求葬在他或她的边上。据推测,这座小圣堂实际上就建在隐士的小屋遗址上。撒克逊墓地与小圣堂的年代相同,甚至稍早一些。圣公会的圣伯多禄宫城比小圣堂要大很多。它在1080年被提到,即使在那个时候,它也被认为是古老的。现在的圣堂建于十四世纪,该堂具有撒克逊式、诺曼式、哥特式和哥特式复兴时期的元素。教堂外有一个撒克逊式的十字架的下半部和一个撒克逊式的砂岩门洞。此地保存了神圣的氛围。两座教堂之间仅相距五十四码。

另一个重要的地点被称作格伦里丁。它位于以圣帕特里克命名的帕特代尔山谷中。它在坎布里亚,靠近风景如画的乌尔斯沃特湖。当地的圣帕特里克洗礼圣井,就在一条主要道路旁,据说在450年,圣帕特里克亲自祝福了它。这口圣井有英格兰最令人惊叹的景色(朝向帕特代尔山)。井的上面仍有一所大石井屋,井水清澈。以前它是用来沐浴的。当地有一个传说,这位爱尔兰的宗徒曾在坎布里亚的巴罗因弗内斯遭遇海难,他登岸向内陆的湖泊走去,皈化了那里的居民──于是在格伦里丁有了洗礼井。不到一英里之外的帕特代尔的当地堂区也是奉献于圣帕特里克的。

还有一口比较重要的圣帕特里克井,位于默西塞德郡的布罗姆堡。它至今仍流淌着涓涓细流。据说,在430年代,这位爱尔兰的宗徒在默西河附近的这口井里为当地人施水。它的水据说可以治疗眼疾。事实上,它的水是白垩质的,汇聚在一个水池子里。它位于俗称圣帕特里克林的公园的一角。

此外,在英格兰,还有在伦敦索霍广场的罗马天主教圣帕特里克大堂,这是英国宗教改革后最早的天主教崇拜场所之一;东苏塞克斯郡霍夫的圣公会圣帕特里克堂;萨福克郡埃尔维登的英国国教的圣安德肋与圣帕特里克堂;坎布里亚郡普雷斯顿的英国国教的圣帕特里克堂;汉普郡伍尔斯顿的罗马天主教圣帕特里克堂。在苏格兰,有位于爱丁堡的十八世的罗马上帝的圣帕特里克堂,和位于因弗克莱德郡格林洛克的罗马天主教圣帕特里克堂。

在威尔士,现存最古老的教堂是安格列西岛的圣帕特里克堂。它位于风景优美的凯迈斯湾的圣帕特里克堂区。根据当地的传说,当圣帕特里克从高卢前往爱尔兰时,他的船在安格列西海岸遭遇了一场暴风雨,在现在被称为尼斯巴德里格(“帕特里克岛”)的安格列西岛外的一个小岛搁浅。这位神圣的主教历经千辛万苦到达安格列西岛,在那里,他住在一个山洞里,喝清澈的泉水(两者至今仍然存在)。帕特里克在崖顶上建起一座小圣堂,以感谢上帝的助祐,使他逃过一劫。最初的教堂很简陋,但是,据说现存的教堂是十二世纪用石头重建的。我们还要提一下位于格兰奇敦(卡迪夫)的罗马天主教圣帕特里克堂和位于梅斯特格(布里真德)的罗马天主教的圣母与圣帕特里克堂。

※※※

最后,为了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圣帕特里克的活动范围,和他在爱尔兰灵修史上的地位,在此,我们提供他的一些弟子的概述,他们也被尊为圣人。他们的名字是按照他们的瞻礼逐一列出,从圣架月,即教会礼仪年的开始,按照他们的瞻礼日期排列:

玛卡尼西,一位备受敬礼的圣人,由圣帕特里克施洗,他很可能被圣人祝圣为康纳主教。他创建了著名的凯尔斯修道院,他总是把福音书背在肩上(而不是装在一个特别的袋子里),并行了许多神迹。

斐亚克是圣帕特里克的主教、朋友和追随者,他为圣帕特里克写了一首赞美诗。

贝尼纽斯是圣帕特里克最喜爱的弟子和歌唱家,他很可能继承了圣帕特里克,成为爱尔兰的主教,他在凯里的克莱尔传教,在莱特林建立了德鲁姆莱修道院和其他修道院,并为制作卡塞尔圣咏集做出了贡献。

塞贡迪诺是圣帕特里克的弟子,出任爱尔兰邓赛赫纳尔或邓肖林的首任主教,后来任阿马主教。他为纪念圣帕特里克,创作了一首按字母顺序排列的赞美诗,流传至今。

奥克西利、依塞尔尼和塞贡迪诺是圣帕特里克光照爱尔兰的同工。

茂霍尔德由圣帕特里克所皈化,他被派往马恩岛,使岛上的大部份居民接受基督的福音。

夸撒赫特是帕特里克曾在其手下做奴隶的主人的儿子,他由帕特里克克所皈化,并在他的帮助下成为格拉纳德的主教。

辛尼雅是乌尔斯特的公主,由帕特里克把皈化,出家做了修女。

雅尔拉特继圣贝尼纽斯之后成为阿马主教。

梅尔是圣帕特里克的外甥,是帕特里克的姐姐达勒卡的儿子,他陪同帕特里克来到爱尔兰,成为阿达格的首任主教。

穆恩是帕特里克的侄子,他被祝圣为主教,后来他作为隐士住在洛里的一个小岛上。

洛曼是帕特里克的另一个侄子,是特里姆的首任主教。

博尔坎由帕特里克施洗,后来成了北爱尔兰德坎的主教。

谢兰是一位伟大的圣人,在帕特里克的祝福下,他成了奥索里的第一任主教,也是赛义尔修道院的创建者。

奥克西利是帕特里克在传教时的同工,后来成为基洛塞的主教。

达雷卡是圣帕特里克的妹妹(另一个是路彼达),她生了许多儿子,据说有十个儿子成了主教。

特里恩是基肋尔加的传教士与修道院院长。

马卡坦是帕特里克的同伴,圣人使他成为克洛格尔的主教。

辛奇亚尔在奥法利创建了基雷格修道院,该院有理百多位修士。

马凯是帕特里克的弟子,他在苏格兰的克莱德河口的布特岛建立了一座修道院,并成为该院的院长。

塔撒奇师从圣帕特里克,他在拉霍尔普建立了一座教堂,并成为该地区的第一位主教。

阿西科是一位已婚的冶铜工人,也是铸钟人,他为帕特里克建造的教堂制作了圣爵、圣盘和经本金属封面,后来帕特里克使他成为艾尔芬的修道院和教区的负责人。

卡兰塔克是威尔士的王子,曾与帕特里克同工,光照了爱尔兰。

勃朗在斯利戈附近的卡塞尔-伊尔拉任主教。

莫埃莱由帕特里克施洗,被委任为奈恩德荣修道院院长,圣斐尼安与圣科尔曼是他的弟子。

克鲁明受帕特里克的祝福,在莱库因教会事奉,在那里,他成为修道院院长,很可能成为主教。

依杜由帕特里克施洗,后来任莱因斯特的阿尔特法达的主教。

莫维安在唐恩尼斯-库斯里修道院任院长,最终在苏格样的珀斯郡做隐士,度过他的余生。

尼森由帕特里克皈化,并祝圣为神职人员,任韦克斯福德的芒特加雷修道院院长。

里奥奇是圣帕特里克的另一个侄子,他是朗福德著名的因尼斯博芬修道院的院长。

特雷亚由帕特里克皈化,在德瑞的阿尔德翠做隐士,度过了她的余生。

穆尔截格很可能是圣帕特里克的亲戚,他被圣帕特里克祝圣为梅奥的基拉拉的第一任主教,然而,这位圣人在因尼穆瑞岛上以隐士的身份结束了他的一生。

神圣的主教,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请为我们祈求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