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 那时,希律王下手苦害教会中几个人,

此处路加所记述的新的殉道的史事,插在上章末节与本章25节之中,似乎这史事是发生在巴拿巴与扫罗从安提阿带救济品来住在耶路撒冷的时间。但事实却不如此,路加最后在此处又没按照编年的次序记事。这次教难发生在亚基帕一世为王时,与11:25、26所述安提阿教会兴盛期同时(公元42年—43年);教难因44年亚基帕的暴毙而终止。携救济品赴耶路撒冷的事即在此次教难之后。——在“那时”与上章27节“那时”同是不确指年代的说法,大约是指公元42—43年之间。此处所称的“希律王”,即希律·亚基帕一世,是大希律的孙子,阿黎斯托步罗的儿子,他在罗马求学时,深得加里古拉和革老丢二青年同学的友爱。加里古拉称帝后,于公元37年派他接管腓力和安提帕两分封侯所辖之地,并封他为“王”。41年革老丢派他为全巴勒斯坦王,废了罗马巡抚驻犹太的制度。亚基帕虽然私生活放荡不羁,但外面表示严守摩西律法,以取得犹太人的欢心。他最初迫害教会的动机,可能是不高兴在犹太人中又有基督徒的宗教上的分裂,他就“苦害”即拘押惩治信徒。他所杀的雅各即是约翰圣史的哥哥大雅各。关于他被捕的地点与被控告的事,我们一点不得而知,因为作者的用意是详述彼得的事迹,对雅各的事略提即过。执行死刑的地点似乎是在耶路撒冷。关于处决犯人的权柄,亚基帕既代替了罗马巡抚,也就有了这权柄。大雅各在使徒中是首先殉道的,如此应验了耶稣对西庇太的两个儿子“苦杯”的预言(马太福音20:23)

  • 12:2 用刀杀了约翰的哥哥雅各。
  • 12:3 他见犹太人喜欢这事,又去捉拿彼得。那时正是除酵的日子。
  • 12:4 希律拿了彼得,收在监里,交付四班兵丁看守,每班四个人,意思要在逾越节后把他提出来,当着百姓办他。

亚基帕王杀了雅各之后,看见“犹太人喜欢”,遂引起了他进一步迫害教会的意思,就下令拘捕彼得。路加也指出拘捕彼得的时候是“除酵的日子”,所以是在44年除酵节期(阳历三、四月之间)。彼得被拘捕时,大概是在雅各被杀后的几个月,最多不过一年。关于“除酵节”见玛马太福音26章注释。亚基帕命人在无酵节期间严密看守着彼得,交给四班兵丁看守他,每班四人,一夜四更四班,共十六人。按同时的经外文献得知每班的分派如下:两个兵丁在房间内看守带两道锁链的犯人:一道锁链缚着犯人的右臂与一兵丁的左臂,另一道锁链缚着犯人的左臂与一兵丁的右臂;其余两个兵丁站在房间的门口。亚基帕也一定如此监押了彼得,以防止他越狱的可能(他防备如此森严,也许听说了以前使徒们由狱中逃出的事,5:19-23)。他原想过了逾越节把彼得提出来,当由各国各地来耶路撒冷过节的人还未离去之前。当着这些人的面处决他,好更叫犹太人,另外叫公会喜欢。

  • 12:5 于是彼得被囚在监里;教会却为他切切地祷告上帝。
  • 12:6 希律将要提他出来的前一夜,彼得被两条铁链锁着,睡在两个兵丁当中;看守的人也在门外看守。

人的一切警戒防范怎能抵得住祈祷的能力!耶路撒冷的信友原知道彼得怎样森严地被看守在监狱中,但是他们却记得耶稣所说:“祈求就得着”(约翰福音16:24)的话,所以就恳切祈求上帝解救全教会的首领和牧者。上帝怎样垂允了他们热切的祈祷,由下边的记事即刻知道。正是亚基帕王准备好一切要提出彼得来处决的前一夜间,彼得平平安安地睡着了,他为睡舒服些就脱了鞋和外氅,也解了腰带,但还缚着两道锁链,睡在两个兵中间,门前还有两个兵丁把守着。

  • 12:7 忽然,有主的一个使者站在旁边,屋里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说:“快快起来!”那铁链就从他手上脱落下来。
  • 12:8 天使对他说:“束上带子,穿上鞋。”他就那样做。天使又说:“披上外衣,跟着我来。”

“主的一个使者”发着大光,唤醒彼得,叫他快起来。彼得一起来,锁链立刻奇妙地落下了。天使又叫他穿上鞋,束上腰。他遵命行了。天使最后叫他披上外氅,跟着天使所指示的路往外去。此时兵丁如何?他们完全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

  • 12:9 彼得就出来跟着他,不知道天使所做是真的,只当见了异象。
  • 12:10 过了第一层第二层监牢,就来到临街的铁门,那门自己开了。他们出来,走过一条街,天使便离开他去了。

彼得所遇的一切,先以为是梦,后想是见了异像,然而竟是事实。他跟天使走,出了房间就有守房间的第一道岗的两个兵,但彼得走过去了;以后就有守监狱的第二道岗的两个兵,彼得也走过去了。以后就是“临街的铁门”,但铁门自动地开了。天使同彼得为安全起见又往前行了一条街,到此天使的任务算完了。遂离开他不见了。在D卷10节于“他们便出去”句后多:“他们下了七级”一句。彼得曾被押在哪个监狱中?是否是在安多尼垒或在希律王宫,不得而知。“他们下了七二级”一句,大概是一个抄书人所增补的,因为他想彼得被押的监狱定是安多尼堡垒,那里实在有石级(21:31、40),可能为七级,但还没有经考古者发现出来。

  • 12:11 彼得醒悟过来,说:“我现在真知道主差遣他的使者,救我脱离希律的手和犹太百姓一切所盼望的。”

现今彼得是孤单一人。他被天使拯救的事实已摆在他目前,遂高兴地说:“我现在真知道……”彼得真实自由了:是事实而不是幻觉!

  • 12:12 想了一想,就往那称呼马可的约翰、他母亲马利亚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祷告。

他现今往那里去呢?他考虑之后,决定到将来的马可圣史的母亲马利亚家中去(12:25,13:5,15:37、39)。在她家中还有许多人正聚集“祷告”,他们一夜不寐祈祷,上帝允准了他们所求的。

  • 12:13 彼得敲外门,有一个使女,名叫罗大,出来探听,
  • 12:14 听得是彼得的声音,就欢喜的顾不得开门,跑进去告诉众人说:“彼得站在门外。”
  • 12:15 他们说:“你是疯了!”使女极力地说:“真是他!”他们说:“必是他的天使!”
  • 12:16 彼得不住地敲门。他们开了门,看见他,就甚惊奇。

路加描写彼得到马利亚家的一幕,其中细节小目,的确刻画人微。信友们因怕迫害者紧闭门户。彼得来到马利亚家必须先敲关闭的大门,有一个名叫罗大(希腊名字,意谓“玫瑰花圃”)的使女来到大门前,立刻听出是彼得的声音,她喜的忘了开门,便进去报告说是彼得在门外敲门。别人都不信,但她再三强调说是彼得。别人说:也许是彼得的天使。由此可知当时的信友已信“护守天使”的道理。他们想:彼得今被押在狱中,可能是他的护守天使藉他的口音来给我们报告他的事。——此时仍在门外的彼得不断地敲门,及至他们给他开了门,才证明不是他的护守天使,而是彼得本人,他们就喜欢的出了神。

  • 12:17 彼得摆手,不要他们作声,就告诉他们主怎样领他出监;又说:“你们把这事告诉雅各和众弟兄。”于是出去,往别处去了。

我们可以想见彼得一进来,聚在那里的信徒是怎样的态度,他们都愿与他淡话,但彼得一方面也很紧张,另一方面也怕夜间的响声为他们有危险,遂“摆手,不要他们作声”,简略地述说了自己获救的经过,就结束说:“你们把这事告诉雅各和众弟兄。”所说的雅各即小雅各,“主的兄弟”(加拉太书1:19)。他现今在哪里,是否在耶路撒冷或巴勒斯坦一处躲藏着,不得而知。“众兄弟”即耶路撒冷教会的其他信友。关于使徒彼得获救的消息,也当通知他们。

使徒彼得随后就离开了耶路撒冷。他从马利亚的家“出去,往别处去了”,彼得往哪里去了?路加没有给我们说明他去的地方。路加如此写不是因为他不知道,也不是因为谨慎的原故,怕说出他去的地方,似乎为彼得有性命的危险。路加写《使徒行传》时,此事已过了二十年,为彼得不能再有什么危险。路加如此写,大概是照他自己的体例,好藉此结束彼得的历史:路加愿意由此开始后编,即保罗事录。若是他说明了彼得去的地方,以后还必须继续记述他所到之地,就如15章还该记彼得的讲演一样。他为避免再去记述彼得的事,就不提他到那里去了。这种解释是否合理,很难分说,但我们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应当承认彼得此次不但离开了耶路撒冷,且也离开了巴勒斯坦,他蒙天使显奇迹从监狱救出之后,若仍隐藏在耶路撒冷或巴勒斯坦的一个地方,不仅是不明智,而且是相反上帝的明显的旨意。上帝时常在照顾使徒彼得,已到了他往世界各地给万民宣讲福音的时候了(马可福音16:15)。他是否去了安提阿?那里已给外邦人开了入教的大门,这是很可能的。且事实上在耶路撒冷会议之后(加拉太书2:11),他一定一个时期在安提阿逗留过。古来也曾有他在那里定宗座的一个传说。但他几时初次到了那里,不得而知。他此次到的地方是否是罗马?也具有可能性,并且他实在也曾居留过罗马,并在那里定了他的最后宗座,也在那里殉教而死,这都是一定的,但确定他初次到罗马的年代,是决不可能的,因为缺少文献以资证明。彼得蒙天使救出后往那里去的问题是不易解决的,此处注意的是自44年到62年间在耶路撒冷教会代替彼得的是次雅各使徒。

  • 12:18 到了天亮,兵丁扰乱得很,不知道彼得往哪里去了。
  • 12:19 希律找他,找不着,就审问看守的人,吩咐把他们拉去杀了。后来希律离开犹太,下凯撒利亚去,住在那里。

路加此处记述守狱兵丁和希律徒劳的缉拿,作为彼得狱中获救一事的结尾。因为“到了天亮”发觉彼得在末一班,即夜间末一更的时候(晨三点到六点),不知去向,兵丁中大乱。彼得若在末一班以前蒙天使救出,换末一班的兵丁进来时会发觉彼得不在了,一定不等天明才把这事传出。这消息一报告到君王那里,君王一定亲来检查。但是徒然,彼得早已逃走了。现今看守彼得的兵丁(末一班)应负此责,按罗马法,如犯人越狱逃跑,看守犯人的兵丁应受犯人应受的刑罚。希律王审讯了这些守兵之后,就下令将他们处决了。

  • 12:20 希律恼怒推罗、西顿的人。他们那一带地方是从王的地土得粮,因此就托了王的内侍臣伯拉斯都的情,一心来求和。

以后亚基帕王“离开犹太,下凯撒利亚”,此处为以前罗马巡抚驻居之地,他就在那里“住在那里”。我们可以设想这位暴君的心理状态。他审讯了兵丁之后,洞知他们无罪:彼得越狱是由于上天的奇迹;但亚基帕怎样能向百姓交代呢?公会议员要怎样质问他呢?他考虑再三,最好还是暂时离开耶路撒冷,到一个更清静的地方去住一个时期。最理想的地方当然就是凯撒利亚。但此时他的寿数已尽。由20-23节路加记述他凄惨的结局。亚基帕与推罗和西顿二城的人对交易方面发生了问题,大概已经有了一个时期。推罗和西顿是罗马叙利亚省滨地中海的两座城,所产谷类不足二城之用,二城临近巴勒斯坦,必须往巴勒斯坦购买粮食。亚基帕王也许为了粮价,也许为了巴勒斯坦也缺食粮。或者为了其他我们不知的原故就与二城结了仇恨。二城的人愿意和解。遂派了一个使团到凯撒利亚来见君王。按约瑟夫所写,亚基帕王此时为荣耀革老丢皇帝开了一个庆祝会,也许二城的使团为了此二事到了凯撒利亚。二城的使团用铁或别的东西贿赂了管亚基帕王卧室的人,也许是一位掌仓库的官,此人名叫伯拉斯都(关于此人不见于其他史事),藉着他的居间,他们才觐见了君王。

  • 12:21 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对他们讲论一番。
  • 12:22 百姓喊着说:“这是上帝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
  • 12:23 希律不归荣耀给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

他们觐见君王是在开庆祝大会时(按约瑟夫是在一个大戏院内)。亚基帕披戴“朝服”,即“君王的礼服”(按约瑟夫是银线织成的),坐在宝座上讲演,另外是对在场的使团发言。“百姓”定然是外邦人,用谄媚的话向君王喊说:“这是上帝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按约瑟夫所记,谄媚之辞是如此:若直到现今我们拿你当了人,求你原谅我们,你不是人而是神)。亚基帕王无论怎样是一个犹太人,竟喜欢接受这亵渎的谄谀之辞,上帝的愤怒怎能不发泄?路加写说:“希律不归荣耀给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按约瑟夫所说:有一只不祥的猫头鹰出现:这是外教人的解释)。天使的打击是指肚腹猝然患了病。路加医生用了当时的一个病名,即“虫吃”病。亚基帕几天以后(按约瑟夫五天以后)就断了气。安提约古合披反(即,安提阿四世,玛喀比传下卷9:5-9)和大希律二位暴君都是同样惨死的。

  • 12:24 上帝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

路加于此处结束巴勒斯坦教会的历史说:“上帝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参阅6:7,9:31)。与上边暴君的下场正成一个尖锐的对比。——此后在本书中再不记述巴勒斯坦教会的事:或仅偶然提及而已。此后只记述教会在外邦人中发展的历史。路加由此处开始本书后编,即保罗事录。

  • 12:25 巴拿巴和扫罗办完了他们供给的事,就从耶路撒冷回来,带着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

25节可作本书后编的小序。按11:30巴拿巴和扫罗由安提阿携救济品到了耶路撒冷。“完成了任务”以后,大约于44年底或45年初,“带着称呼马可的约翰”回了安提阿。马可即马利亚的儿子,彼得蒙天使救出后曾先到她家敲门。马可是巴拿巴的亲戚(歌罗西书4:10),以后在本书和保罗书信(腓利门书24;提摩太后书4:11)以及彼得前书中(5:13)还不断地提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