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 二人在以哥念同进犹太人的会堂,在那里讲的,叫犹太人和希腊人信的很多。

保罗与巴拿巴由彼西底的安提阿(13:51)行一百三十公里抵达以哥念。当时以哥念城(今名科尼厄Konieh)本属夫黎基雅省,罗马人为了便于管理划归吕高尼省,曾为南迦拉达分封侯之地的首都,商业繁盛,为犹太人云集之处。所以保罗与巴拿巴“照样”进犹太人的会堂(不只一次)讲道,不拘是犹太人和希腊人(是通指归依或同情犹太教的外邦人),入教信主的很多。

  • 14:2 但那不顺从的犹太人耸动外邦人,叫他们心里恼恨弟兄。
  • 14:3 二人在那里住了多日,倚靠主放胆讲道,主藉他们的手施行神迹奇事,证明他的恩道。
  • 14:4 城里的众人就分了党,有附从犹太人的,有附从使徒的。

按上下文意看:3节当在二节之前,但所有各古抄卷都没有倒置者。保罗与巴拿巴在以哥念住了“多日”,大概数月之久(46—47年之间),传教的效果相当大,因为上帝藉他们的手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但并不是没有困难,另外那些顽固不信的犹太人挑拨是非,叫外邦人(没有信教的)愤恨“弟兄”:即指保罗与巴拿巴与新奉教的人。这样城中的人分为两党:一党拥护犹太人,一党拥护“使徒们”,即保罗与巴拿巴。此处“使徒”一词,不仅指十二位使徒团体,初次在《使徒行传》也称保罗和巴拿巴为“使徒”。

  • 14:5 那时,外邦人和犹太人,并他们的官长,一齐拥上来,要凌辱使徒,用石头打他们。
  • 14:6 使徒知道了,就逃往吕高尼的路司得、特庇两个城和周围地方去,
  • 14:7 在那里传福音。

上图:标有拉丁文路司得的石碑,考古学家根据该碑文确定了路司得遗址。现存于Konya考古博物馆。
上图:标有拉丁文路司得的石碑,考古学家根据该碑文确定了路司得遗址。现存于Konya考古博物馆。

由犹太人和外教人发动的仇恨二位使徒之事,是有意鞭打并用石头砸死二人(按叙利亚赫辣客阿卷的西方订正本:二使徒在以哥念实在被石击了。但此记载未必属于原文。因按哥林多后书11:25保罗亲述仅一次被石击。即本章19节在路司得所受的)。保罗和巴拿巴一知道这阴谋。就逃到“吕高尼的路司得和特庇城”。前者离以哥念四十公里,后者九十公里(当知以哥念属夫黎基雅省,此二城属吕高尼省,在以哥念之南)。在此二城与“周围地方”,二位使徒传扬了福音。关于在此二城传教之事,见以下经文(8-20a在路司得,20b-21在特庇)。于此二城传教之时,是在47年上。

  • 14:8 路司得城里坐着一个两脚无力的人,生来是瘸腿的,从来没有走过。
  • 14:9 他听保罗讲道,保罗定睛看他,见他有信心,可得痊愈,
  • 14:10 就大声说:“你起来,两脚站直!”那人就跳起来,而且行走。

在路司得并以后在特庇只向外教人传福音,因为在这两个小城市中,商业并不发达,犹太人很少(16:1-3),大概也没有会堂,所以保罗和巴拿巴是在露天地里或在街道和市场中宣讲。保罗在此城治好瘸子的事与圣彼得在耶路撒冷所行者(3:2-10)有许多相似之点,但不得削弱此事的历史性。路加对此病人所描写的又表示了他医学的智识:“两脚无力的人,生来是瘸腿的,从来没有走过”。保罗向百姓所讲的道理,激发了这位病人的信心,即救灵与救肉身的信心。保罗能由此人的动作或表情上知道了他有这个信心,“定睛看他”以后,毫无迟疑地大声向他说:“你起来,两脚站直!”立刻发现了奇迹,“那人就跳起来,而且行走。”

  • 14:11 众人看见保罗所做的事,就用吕高尼的话大声说:“有 神藉着人形降临在我们中间了。”
  • 14:12 于是称巴拿巴为宙斯,称保罗为希耳米,因为他说话领首。

站在四周的外教“众人”,一见所发生的奇迹,抑制不住自己的热狂,就用吕高尼话(与希腊话完全不同的东方语言)说:“有 神藉着人形降临在我们中间了!”敬拜偶像的民族见这奇迹不能有别的解释,只好拿他们所敬拜的神来比二位使徒。吕高尼人自古信奉多神教,但三四百年来已受混合宗教的影响,以希腊神的名字来称呼自己古来所敬拜的神。他们看见二位使徒的态度与所敬拜的神相仿佛,见巴拿巴沉默寡言,体格魁梧,就称他为则宙斯;见保罗善于辞令,称他为希耳米,即则宙斯的译者或发言人。事实上常是保罗讲道,而巴拿巴多缄默。保罗和巴拿巴当时对群众的呼喊与称呼一点不懂,因为他们说的是吕高尼话。

  • 14:13 有城外宙斯庙的祭司牵着牛,拿着花圈,来到门前,要同众人向使徒献祭。
  • 14:14 巴拿巴、保罗二使徒听见,就撕开衣裳,跳进众人中间,喊着说:

群众不仅限于说话,即算完事(似乎二位使徒此时已回了住所);但关于二神降来此城的事已传到了则宙斯祭司的耳中。由“有城外宙斯庙的祭司”一语看来,则宙斯庙大概是靠城墙建筑的,则乌斯像则立在庙前。那些事奉则宙斯的祭司一听说所敬的神下降的事,就带公牛(当祭牲)和花圈(装饰牛身用的)来到门前(大概二位使徒寓所的大门),要与群众一同对二徒行祭祀。在寓所内的二位使徒还没有看见,就已听见群众喊叫声或牛叫声,此时二徒为表示义怒,遂“撕开衣裳”(马太福音26:65;马可福音17:63),“跳进众人中间……”,阻止这敬拜邪神偶像的礼仪和群众的狂热。

  • 14:15 “诸君,为什么做这事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 神。

此处说话的当然是保罗,他也代表巴拿巴说话。15-17的讲演,其性质与在雅典所讲的相似(17:22-31)。在雅典文化中心所讲的颇为深奥,此处给未开化的吕高尼人所讲的,仅限于至高至善神明的观念,没有讲先知与基督的事(由此可知是保罗原来所讲,绝不是伪托的人所虚构的)。保罗讲说:

(一)你们众人,不要向我们行祭献,因为我们不是神,我们同你们是有同样性情的人。请你们听我们的劝言:你们当离开虚无的神,而归依真的上帝(参阅帖撒罗尼迦前书1:9)。

(二)请接受我们的讲解:那唯一生活的上帝“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引自诗篇146:6),你们当由受造之物认识造物之主(罗马书1:18-20;诗篇8:2-5;所罗门智训13:1-6)。

  • 14:16 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
  • 14:17 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喜乐。”
  • 14:18 二人说了这些话,仅仅地拦住众人不献祭与他们。

你们要听从我们召你们入真教的劝告:这唯一的真上帝“他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即走离开恭敬真上帝的邪路;但唯一的真上帝,在众民族中“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因为他不断地“从天上”赐给你们恩惠,如雨水,结实的季节,大量的食物和你们心中的喜乐:这一切都证明有一个真美善的上帝存在。所以你们应该感谢他所赐的一切恩惠(耶利米书5:24)。不然你们就是忘恩负义的人。保罗这篇话(也许巴拿巴也讲了别的话),好不容易地才把这些智识未开的外教人对他们行祭献的意念打消了。

  • 14:19 但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
  • 14:20 门徒正围着他,他就起来,走进城去。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

二位使徒在路司得一定还有别的许多传教事迹,但路加未记。20节所提的“门徒”一定是此城的信友,这是二位使徒多时传教的收获。路加二使徒阻止献祭的事以后,即述他们当离开路司得的事,因有仇恨使徒的犹太人从彼西底的安提阿和以哥念(13:50和14:2)来到此城,挑唆人民攻击使徒(此处所述简略,略去的事很多),他们诡诈多端,果然激起了群众,起来攻击保罗(也许巴拿巴此时躲藏了),且在城内“用石头打保”,以后想他死了,暗暗地就“拖到城外”,怕事泄叫地方官长知道。他们以为把保罗的尸体扔到城外,不久就会叫禽兽吃掉了;但“门徒”,即此城新奉教的信友即刻来到保罗的尸体前,为哀悼他葬埋他,但保罗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似的,“起来,走进城去”,也许到了巴拿巴藏身的地方,第二天同他“往特庇去”(离路司得五十公里)。关于保罗被石头打,痊愈逃去,其中不能没有上帝特显的奇迹。保罗似乎一辈子常留下了这次石击的伤痕(加拉太书6:17),在他的书信中一直到死,常纪念这次受的重苦(哥林多后书11:25:提摩太后书3:11)。此处当特别提出提摩太同他的外祖母罗以,并他的母亲友尼基(16:1;提摩太后书1:5),他们大概就是保罗在路司得时皈依了基督。

  • 14:21 对那城里的人传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门徒,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
  • 14:22 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又说:“我们进入 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
  • 14:23 二人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又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

上图:使徒行传第十四章的主要地点:以哥念、路司得、特庇、彼西底、别加、亚大利、安提阿。
上图:使徒行传第十四章的主要地点:以哥念、路司得、特庇、彼西底、别加、亚大利、安提阿。

二位使徒由路司得来到了特庇,这是初次。此城仍在吕高尼省,是到“基里基雅的门户”。路加记二人在此城传教的事十分简略,只说:“使好些人作门徒。”这样的效果一定也需要数月的工夫。二位使徒由此城开始往回走。他们如果愿意回叙利亚的安提阿,能取一条很近的路,即经过“基里基雅门户”,下到保罗的本乡大数,由此处可直达安提阿。但二人的意思是再看望他们所开创的会口,去坚固教友们的信德,劝勉他们忍耐所有的迫害(22),尤其是要“在各教会”中选立“长老”。他们祈祷禁食后,就为各处选立了长老。此处所记的“选立长老”,大概是指的真正授与圣职典礼(是否是司铎职或是主教职。难以断定,大概当时还没有这样的区别)。他们由特庇往回走所经的地方,是路司得,以后是以哥念,然后是彼西底的安提阿(21),正是他们来时的路线,时在公元四八年。

  • 14:24 二人经过彼西底,来到旁非利亚。
  • 14:25 在别加讲了道,就下亚大利去,

二位使徒继续循着来时的路线往回走,即向南行:走遍全彼西底省,来到旁非利亚省的别加城。以前曾经过此地,但没有传福音(13:3),此次在这里稍为停留,“讲了道,”即讲了福音。由别加下到地中海岸的亚大利港口(今之Adalia)。

  • 14:26 从那里坐船,往安提阿去。当初,他们被众人所托、蒙 神之恩、要办现在所做之工,就是在这地方。

二位使徒在亚大利上船赴叙利亚(此次他们未经塞浦路斯岛),一定先到了西流基下船(三年前他们由此处乘船出发,见13:4),从那里到了叙利亚的安提阿,他们由此城被派出传福音,今已完成归来。保罗第一次传教行程可算结束。由公元45—48年,共三年艰巨的传教工作,虽困难重重,但结的果子却十分美满。

  • 14:27 到了那里,聚集了会众,就述说神藉他们所行的一切事,并 神怎样为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

我们可以设想二位传教士返回时,安提阿的教会该是怎样的欢乐。二位在公共集会时,报告了上帝在他们的初次传教中,“就述说神藉他们所行的一切事,”最后。大概也是保罗下结论说:上帝“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哥林多前书16:9;哥林多后书2:12;歌罗西书4:3,也有相同的说法),不必强迫他们行割损和守摩西律法。

  • 14:28 二人就在那里同门徒住了多日。

二位使徒为休息的原故,在安提阿住了“多日”。大概有数月之久(12:18。在这数月内他们并没有空闲着,因为在“门徒”中常有许多当行的事:教训他们,劝勉他们,坚固他们的信心等工作:如此他们善用了公元四九年初的几个月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