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1 非斯都既然定规了,叫我们坐船往意大利去,便将保罗和别的囚犯交给御营里的一个百夫长,名叫犹流。

27、28两章。描叙被囚的保罗从凯撒利亚到罗马的路程,时间是从60年秋到61年春。其中大部份是用复数第一人称“我们”叙事的(“我们”段落这是最后而最长的一段,27:1-28:16),因此至少从此时起到罗马为止的时间内,在保罗的旅伴中当有路加;再说,叙述的生动详尽,非亲历其境的目证人,不能致此。全部叙述中专门术语甚多(全部新约中仅见一次的术语,此处就有三十多个。这些术语有的是指航海的用具,有的是指风向气候或海中风暴说的),内行家以及驰名的历史家认为此篇为希腊与罗马航海术的重要文献之一。即现代的著名航海家,从历史及航海学观点来研读这篇记事文,也认为所叙之事既奇妙而又正确。巡抚非斯都,终于决定了保罗一行人赴罗马的日期,于是就将保罗及一些别的囚犯交给“一个百夫长,名叫犹流”。这些囚犯一共有多少人,犯了什么罪,无从得知,但为数定然不少,从42节看来,他们大概是些刑事犯。这位百夫长隶属“御营”,为了押送这批囚犯必须带着营中一部份兵士,兵士数字不详,从31、32、42三节看来,为数亦当不少。这“御营”驻扎何处?是否是驻守巴勒斯坦军队的一部份(参见25:23)?或是为护送新任巡抚而新近来自意大利的?可能如此,但未能确定。

  • 27:2 有一只亚大米田的船,要沿着亚细亚一带地方的海边走,我们就上了那船开行;有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我们同去。

同保罗一起上船的。除路加外(见注一),还有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路加与亚里达古之所以能上船随同保罗,可能是以私人旅行的资格,也可能是得到温良的百夫长准许,以便途中照料被囚的罗马公民保罗(按罗马法律许可罗马公民囚犯由其二仆随侍)。所乘的船是“亚大米田”的船(Adramyttena拉丁通行本作Adrumetina)。亚大米田是小亚细亚每西亚的一个港口,距特罗亚不远,因这船通常以此港口为基地,故称“亚大米田的船”。这船的航线是顺议院省亚细亚的“沿岸一带地方”,可能还经过以弗所;百夫长犹流可能希望以后由此大港找到另只大船,开往罗马。

  • 27:3 第二天,到了西顿;犹流宽待保罗,准他往朋友那里去,受他们的照应。

船从凯撒利亚起碇后,没有直向议院省亚细亚驶去,却去了腓尼基,第二天在“西顿”靠了岸。因百夫长的优待,保罗得以在西顿拜访“朋友”:此处被犹流视作保罗朋友的人,必定是基督徒。原来在推罗已有基督徒(见21:3-7),在推罗北约30公里的西顿也有基督徒,也不是难以理解的事。

  • 27:4 从那里又开船,因为风不顺,就贴着塞浦路斯背风岸行去。
  • 27:5 过了基利家、旁非利亚前面的海,就到了吕家的每拉。

船从西顿开行,“因为风不顺”,没有朝西北驶去。尤其是在秋天,风正从西北朝腓尼基吹来,不能顶着风向亚细亚航行。“就贴着塞浦路斯背风岸行去”,就是从塞浦路斯岛东岸避着风驰过。这样航线自然较长,倒也行的快一些。过了塞浦路斯岛。船“过了基利家、旁非利亚前面的海”,便在吕家的省城每拉靠了岸。每拉城距离港口约四公里,城与海有运河相连。在冬季,由于直航,危险极多,故船只,尤其是从埃及亚历山大运粮到罗马的船只,都在这个很理想的避风港内停泊过冬。

  • 27:6 在那里,百夫长遇见一只亚历山大的船,要往意大利去,便叫我们上了那船。

百夫长犹流在每拉城,找到了一艘载着麦子(见38节)“一只亚历山大的船,要往意大利去”,这船也搭乘客,于是百夫长下令,叫众人上这只船。由37节可知船上的人数共有二七六人,其中有许多是从那地方搭船的人,与百夫长率领的兵士及囚犯毫无关系。

  • 27:7 一连多日,船行得慢,仅仅来到革尼土的对面。因为被风拦阻,就贴着克里特背风岸,从撒摩尼对面行过。
  • 27:8 我们沿岸行走,仅仅来到一个地方,名叫佳澳;离那里不远,有拉西亚城。

他们改乘的这艘船,因为是货船,本已“缓慢航行”,再加上逆风,行的更慢了。船向西行,虽在小亚细亚陆地掩护下,进行得还是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一连多日”,才终于来到米辣西约二百公里的“革尼土的对面”。革尼土是小亚细亚的一个城市,在洛多岛的对面。到了这里,海面广阔,风阻止船向西行,只好朝南行,沿撒耳摩讷对面的克里特岛背风的一面航行,就是先从克里特岛西部的海岬撒摩尼经过,然后在克里特岛南部背着风的海面航行,这还不成,还得“沿岸行走”,很困难地才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佳澳;离那里不远,有拉西亚城。”佳澳约位于克里特岛南岸中部,今仍称Kalus Liminiones,显然与昔名Kaloi Limenes同。拉西亚(Lasaia一名,在抄卷中异文颇多,有一抄卷作Alassa,拉丁通行本却改作Thalassa)是座小城,今已无存;在佳澳附近曾发现一些残砖烂瓦,大概是该城的遗址。

上图:因风向不顺,保罗搭乘的亚历山大运粮船从每拉向西缓慢经过革尼土(徒二十七7),到达克里特岛南岸的佳澳(徒二十七8)。
上图:因风向不顺,保罗搭乘的亚历山大运粮船从每拉向西缓慢经过革尼土(徒二十七7),到达克里特岛南岸的佳澳(徒二十七8)。

  • 27:9 走的日子多了,已经过了禁食的节期,行船又危险,保罗就劝众人说:
  • 27:10 “众位,我看这次行船,不但货物和船要受损伤,大遭破坏,连我们的性命也难保。”

自从上了这船以来,“走的日子多了”,同时“禁食的节期”也已过去(禁食节即赎罪日,在这天犹太人不吃不喝,这节期在九月末十月初之间的一天举行,参阅利未记16:29-31)。因为冬季在地中海广阔的海面航行危险太多,所以从此时起,直到春天,视为停航期。因此身历三次覆舟之险的保罗(参考哥林多前书11:25),就“劝告”他们,说是在这停航的季节里继续航行,为“货物”(即麦子)、“船”以及“我们的性命”实在太危险了。保罗的话事后果真应验了:“麦子”弃于海,“船”为浪涛撞毁,仅人的“性命”因沾使徒一人之光得以幸免(22-24)。

  • 27:11 但百夫长信从掌船的和船主,不信从保罗所说的。
  • 27:12 且因在这海口过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说,不如开船离开这地方,或者能到非尼基过冬。非尼基是克里特的一个海口,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

无如船上大部份人,尤其舵手和船主都反对保罗的劝告而提议开船,到腓尼斯去过冬。提议一出,何去何从由百夫长决定(在此光景中,无疑地百夫长是具有最大的权威者,因为船只须为帝国服务)。在百夫长看来,舵手和船主等的提议较为可取,因为他们富于经验。尤其船主所挂虑的是麦子,在这不大保险的海湾里要停留冬季三个月之久,没有将麦子运出放在干燥地方的可能,为他损失太惨重了。再一说,若在此停留,麦子的损失是必然的,至于尝试去另一港口,虽然不无危险,却也有成功的可能,于是便决定去腓尼斯过冬。腓尼斯港口在克里特岛西部南岸。此地今在何处,已不可考,不过离良港不会太远,至多不过六七十公里。由于腓尼斯港口“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可知腓尼斯为避从东北东南吹来的风,显然是个很理想的港口。因为此时该处常吹东南风,较诸良港好得多了,因而有此决定。

  • 27:13 这时,微微起了南风,他们以为得意,就起了锚,贴近克里特行去。

其时“南风”正恰巧开始徐徐吹来,为实现去腓尼斯港口的理想,实在最好不过,因此水手们想目的在望,“就起了锚,贴近克里特行去”(“紧”字按希腊文为asson,乃一比较状词,拉丁通行本译作固有名词,Asson);紧沿着克里特航行,即紧靠着克里特岛南岸朝腓尼斯港口航行。

  • 27:14 不多几时,狂风从岛上扑下来;那风名叫“友拉革罗”。
  • 27:15 船被风抓住,敌不住风,我们就任风刮去。

这只船总达不到腓尼斯港口了,因为有一种名叫“友拉革罗”的飓风直向克里特岛冲来,海中起了狂风大浪(14-26),终于遭受了覆舟的惨局(27-44)。这种狂暴的飓风,路加称之为“友拉革罗”(Euroaquilo)(这名词不见于其他古籍是由希腊文euros意即东南风,与拉丁文aquilo意即东北风,二词合成的),是一种方向不定而危及船只的大旋风。保罗所乘的船就被这大旋风“卷去”;船处在这大风中,已无能为力,只好让船“任风飘去”。

  • 27:16 贴着一个小岛的背风岸奔行,那岛名叫高大,在那里仅仅收住了小船。
  • 27:17 既然把小船拉上来,就用缆索捆绑船底,又恐怕在赛耳底沙滩上搁了浅,就落下篷来,任船飘去。

高大小岛(Klauda,有些抄卷及拉丁通行本作Cauda,Klauda及Cauda二名,互见于古籍)位于克里特岛之南,离水手愿去的腓尼斯港口约五十公里。在这背风的海中几经辛苦,才将小艇拉到船上。这小艇大概是在离良港时,就放在水上由船拉着,以便在腓尼斯港作登陆之用。约在此时已发现大船有破裂迹象,水手“就用缆索捆绑船底”,就是用绳索将船身上下四边都绑着了。这时船漫无目标地随风飘流,因此他们怕撞在“赛耳底”浅滩上。赛耳底,非洲北部海岸边之浅海海域,位于义大利的正南方,距克特利岛约 500 公里,西西里岛的西方约 400 公里,距高大岛约 460 公里。分大小两处,东边的叫做大赛耳底 Great Syrtis,在古利奈西方的海湾,现今名叫 Gulf of Aidra 靠近 Cyrenaica。西边的是小赛耳底 Lesser Syrtis,在 Tripolis 以西,名叫 Gulf of Cabes 靠近 Byzacene。这两处水域内,因有急速变动的流沙和浅滩,又有流向不定之激流和巨浪,所以自古就被航海者视成极为险阻的海域。现在当务之急是设法减低船行速度,“就落下篷来”,这样,“任船飘去”,也不像以前行的那么快了。

  • 27:18 我们被风浪逼得甚急,第二天众人就把货物抛在海里。
  • 27:19 到第三天,他们又亲手把船上的器具抛弃了。

“我们被风浪逼得甚急”,所以“第二天众人就把货物抛在海里”,即将船上边和外边所有能动的东西尽行投在海里,使船量减轻,免得船身深入水中有触及浅滩的危险。“第三天”水手亲手又将船上“器具”也抛弃了。“器具”,即指船上所有的一切设备,如帆篷和起重机等。

  • 27:20 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

获救的事已绝望了:“多日”白天看不到“太阳”,黑夜看不见“星辰”。当时航海的人,在茫茫大海中,只有用“太阳”和“星辰”来定方向。可惜现在这一切都不见了。

  • 27:21 众人多日没有吃什么,保罗就出来站在他们中间,说:“众位,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克里特,免得遭这样的伤损破坏。
  • 27:22 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

船上众人因为“多日没有吃什么”,都已筋疲力尽。保罗见此情形,便起来鼓舞振作他们说:要是诸位肯听我的劝告(见10节),现在我们便不至于“免得遭这样的伤损破坏”。现在事既如此,“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

  • 27:23 因我所属所侍奉的上帝,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边,说:
  • 27:24 ‘保罗,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上帝都赐给你了。’
  • 27:25 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上帝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
  • 27:26 只是我们必要撞在一个岛上。”

使徒续称:因为我所归属和所侍奉的上帝的“使者”今夜曾显现给我,请听他向我说了些什么:“保罗,不要害怕……”不仅我要到罗马站在凯撒前,而且你们诸位也将获救,因为上帝将这个恩赐赏给了我,也赏给了你们:“与你同船的人,上帝都赐给你了”,就是说,因了我一人之故,上帝将救命之恩也赏给了你们众人。因此请你们放心好了!事情必要像我说的这样实现,不过我们必须撞在一个岛上(这是否是预言?参阅28:1)。此处保罗所表现的,不仅是个深蒙奇恩的人(由使徒行传16:6-10,18:9、10,20:23,22:17-21,23:11,尤其由哥林多后书12:2-4,我们知道,他往往获得启示),而且也是个很实际的人,在这种绝境中,还想到众人应当吃饭(参见34节)。

  • 27:27 到了第十四天夜间,船在亚得里亚海飘来飘去。约到半夜,水手以为渐近旱地,
  • 27:28 就探深浅,探得有十二丈;稍往前行,又探深浅,探得有九丈。

此处开始叙述覆舟经过。船在亚得利亚海里,在狂风大浪中飘荡,现在已十四天了。此处所说的在亚得里亚海,即爱奥尼亚海,古人以为这海是在亚得里亚海的外延。

Yadeliyahai-ditu-zh
Yadeliyahai-ditu-zh

“约到半夜”,水手们什么也看不见,仅凭多年经验的一些迹象,“猜想”已离陆地近了;“探深浅”测量,首次“探得有十二丈”,隔了一会,又抛下测锤,“探得有九丈”,显然当时船朝陆地行驶;但在这黑漆一片的海洋里,水越来越浅的这种现象,是陆地已近的喜讯?抑或是浅滩或其他危险地方?却不易分辨。

  • 27:29 恐怕撞在石头上,就从船尾抛下四个锚,盼望天亮。

与其让船夜间盲目前行,被暴风吹袭,撞在“石头上”(即海中的明石或暗礁),还不如在这里把船停住。为此水手们“就从船尾抛下四个锚”,同时“盼望天亮”,以便在天亮时,再定行止:这才是明智的抉择。

  • 27:30 水手想要逃出船去,把小船放在海里,假作要从船头抛锚的样子。
  • 27:31 保罗对百夫长和兵丁说:“这些人若不等在船上,你们必不能得救。”
  • 27:32 于是兵丁砍断小船的绳子,由它飘去。

船后部已放下“四个锚”,可说是停住了,可是水手蓄意“逃走”,遂将“小船”(参阅16节)放在海里,装出要从船头抛锚的样子,以便将船停得更稳;就是说,他们将小艇放在海中后,假装要在小艇上先将船头的锚及绳索放下,然后再从小艇上尽可能地将锚抛向远处,这样船因首尾有锚控制着,虽能转动,但不能他去。保罗心明眼亮,立即看出他们这样作的另一用意——“逃走”,就给百夫长犹流和兵士说:若水手逃了,“你们必不能得救!”兵士遂用自己的刀剑“割断小艇的缆索”,让小艇浮沉,水手逃走之计乃告失败。

  • 27:33 天渐亮的时候,保罗劝众人都吃饭,说:“你们悬望忍饿不吃什么,已经十四天了。
  • 27:34 所以我劝你们吃饭,这是关乎你们救命的事;因为你们各人连一根头发也不至于损坏。”
  • 27:35 保罗说了这话,就拿着饼,在众人面前祝谢了上帝,擘开吃。
  • 27:36 于是他们都放下心,也就吃了。

从这时起。“天渐亮的时候”,保罗一直劝勉船上众人用饭,这为恢复体力以应付即将到来的险境,是必要的,因为众人没有进食,至少没有按平常的样子进食,到今天已是第十四天了(见27节)。保罗更一再提到他们无人丧命(24、25)的许诺:“因为你们各人连一根头发也不至于损坏”(参阅路21:18),来加强劝告的效力:之后以身作则,拿起饼来,“在众人面前祝谢了上帝”,正如犹太人及基督徒通常行的一样,“擘开吃。”此处看不出是指举行成圣体或领圣体的礼仪,虽然有许多学者人士有此主张;因为当时在场的基督徒只有保罗、路加及亚里达古三人,其余二百七十三名外教人能懂得什么?如果保罗及二位旅伴愿意行此大礼,尽可在私下举行。使徒的榜样,果然生了效果:“他们都放下心”,也都用了饭。

  • 27:37 我们在船上的共有二百七十六个人。
  • 27:38 他们吃饱了,就把船上的麦子抛在海里,为要叫船轻一点。

路加在这里第一次提到船上的人数共有二百七十六人,也第一次说明船上载的是麦子。将麦子抛在海里,当然是为了再度减轻重量,使船高浮水面,免得船底有触及海底或礁石的危险。

  • 27:39 到了天亮,他们不认识那地方,但见一个海湾,有岸可登,就商议能把船拢进去不能。
  • 27:40 于是砍断缆索,弃锚在海里;同时也松开舵绳,拉起头篷,顺着风向岸行去。

“到了天亮”,船上的人看见了陆地,却认不出是什么地方,那里正好有“一个海湾,有岸可登”,水手遂决定,看看是否能将船驶到那里去停泊,于是将“锚”的绳索割断,弃在海里,同时松开“舵绳”(即在暴风期间,为安全计,用来绑舵的绳索。古时船有二舵,分置于船尾部左右),“拉起头篷”,顺着风向岸边前进。

上图:2005年,在马耳他 Salina海湾打捞出一只罗马时代的一吨重铅锚,上面刻有埃及女神ISIS和SARAPI的拉丁文名字,表明这船可能来自埃及的亚历山大,而保罗正是乘坐亚历山大的船来到马耳他的。
上图:2005年,在马耳他 Salina海湾打捞出一只罗马时代的一吨重铅锚,上面刻有埃及女神ISIS和SARAPI的拉丁文名字,表明这船可能来自埃及的亚历山大,而保罗正是乘坐亚历山大的船来到马耳他的。

  • 27:41 但遇着两水夹流的地方,就把船搁了浅;船头胶住不动,船尾被浪的猛力冲坏。

不料却碰到“两水夹流的地方”,即指隐在水中将海水分开的舌形沙滩;“船头”陷在沙里,止住不动,露在外边的船尾,因浪涛的猛力冲击,逐渐冲坏。这便是所说的覆舟。虽然这里离陆地已近,但狂风大浪还没停止。

  • 27:42 兵丁的意思要把囚犯杀了,恐怕有洑水脱逃的。
  • 27:43 但百夫长要救保罗,不准他们任意而行,就吩咐会洑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
  • 27:44 其余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东西上岸。这样,众人都得了救,上了岸。

在此情况下当作什么?每个人都想救命。负有看守之责的兵士们,怕囚犯“洑水”逃走,自己要受极严重的处罚(见12:18,16:27及注),便决定将他们杀掉。百夫长犹流“要救保罗”,就阻止了兵士这种不仁道的主张,遂命那些会洑水的先跳下海里,游到岸上;至于不会洑水的人,有的“用板子”,有的“船上的零碎东西”游上了岸:这样众人都救了命;使徒的预言于是全应验了(参阅22-26、34节)。

返回“使徒行传 概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