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 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

由本章1b到11:18为本书第一部之第二段:论教会传于犹太、撒马利亚和巴勒斯坦其他地方;这一段约有三、四年的时间,但对每个事迹的年代不能确知。路加在本段中没有完全按照编年的顺序,就如在1b-3论教友受迫害的简述之后,本来应该记述扫罗去大马士革,并他归化事迹(9:1-21),反而记述了腓利执事的事(8:4-40)。再如9:31-11:18所记的彼得的事迹,本来应放在9:23-30论保罗的事迹之前,这大概是因为路加在记述一个人的事迹时,愿意先把他的事迹交代清楚的原故。所以我们于注释每段时,常设法将每段事迹的年代,在可能范围内,弄个清楚。1b及3记述教会在司提反死后受大迫害的事,作为下段记事的引子。

作者所最注重的是信友的“分散”(见4节与11:19),因为由于信友的分散,教会出乎迫害者预料之外,不但冲破了耶路撒冷城狭小的范围,而且也冲破了全巴勒斯坦的范围(11:19)。这次严厉的迫害是什么人发动的?此处没有说明。虽然由本书各处可以得知幕后的发动人多是大祭司或公会(22:5,26:10),但此次大约不是由于他们。大概开始时是由希腊化的犹太人发动的,是因为他们对司提反极端仇恨的原故。属于利百地拿会堂的扫罗(6:9)纵然没有由开始立即参加了行动,但是开始后不久,就成了这次“大遭逼迫”的领导者(3)。公会定然也赞同了他这种行动。路加对分散的人只称为“门徒”,似乎不是所有信友都逃走了,而是仅指希腊化的犹太信友,他们先暂且分散到犹太和撒马利亚乡间,然后分散到巴勒斯坦以外(11:19)。十二使徒和犹太本地的信友尚留在耶路撒冷,为他们当时似乎还没有什么大危险。日后亚基帕一世迫害使徒时,就不同了,彼得也离开了圣城(12:17)。

  • 8:2 有虔诚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为他捶胸大哭。

埋葬圣司提反的遗体是在迫害教会发生以后。所谓“虔诚的人”,很可能不是基督信友,如果是信友的话,路加定用“兄弟”一词。这些“虔诚的人”大概是犹太归侨,虽没有圣司提反同样的信德,却是他的朋友。也是敬畏上主的人。“为他捶胸大哭”,这虽是犹太殡葬时必行之礼,但这些殡葬他的人都是他的友人,不仅是外面的应酬,却也是出于诚心,因此并不顾及他的仇人的愤怒和报复而安葬了他。

  • 8:3 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在论殡葬司提反的插曲之后,接着记述扫罗迫害教会之事。扫罗既是便雅敏支派之后(腓立比书3:5),的确是“撕掠的狼”(创世记49:27),“残害教会”,保罗曾多次提过他这样的企图(加拉太书1:13;使徒行传22:4,26:9-10)。他不仅在教友聚集的地方迫害教会,而且也到私人家庭中,不分男女都拉出,解送到监狱中。我们以后要看,他不但在耶路撒冷,且也到巴勒斯坦以外,去迫害教友(9:1、2)。

  • 8:4 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4节与1b所述之事相连贯,做下边述事的引子。迫害分散了耶路撒冷的信友,但他们所到之处,无处不宣扬上帝的圣道,即福音,并也实在发生了神效。

  • 8:5 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
  • 8:6 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 8:7 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
  • 8:8 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路加由许多传播福音的例子中,举出了腓利执事传播福音的事来作代表。此腓利不是使徒腓利,而是腓利执事,因为1b已说使徒们当时都还留在耶路撒冷。此腓利在6:5被选为执事时,列在司提反之后;21:8、9称他为“传福音的”。他由耶路撒冷下到撒马利亚城,大概即是撒马利亚省的都城,当时此城本名叫巴斯特(Sebaste),路加大概避免用这名称。因为这名称为犹太人包含偶像崇拜地意味。按巴斯特城为大希律王于公元前27年建于撒马利亚古城旧址,为荣耀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按奥古斯都为拉丁文,希腊文作Sebastos,意即“神圣、当尊崇者”)以此名称之,并在此城中又给神圣的奥古斯都建筑了一座庙宇。我们由福音已知道当时此城的宗教并与犹太人敌对的情形(约翰福音4:4-42;路加福音9:52-56)。由此时(公元37年)前大约9年耶稣已经在撒马利亚人传播了福音的种子。腓利在此城中讲道,十分成功,不仅因为人都倾听他的道理,而且也是由于他所行的奇迹,驱魔治病等。

  • 8:9 有一个人,名叫西门,向来在那城里行邪术,妄自尊大,使撒玛利亚的百姓惊奇;
  • 8:10 无论大小都听从他,说:“这人就是那称为上帝的大能者。”
  • 8:11 他们听从他,因他久用邪术,使他们惊奇。

在腓利讲道的城中,有个出名的邪术人已好多时在那里行邪术。关于此人的事迹见于游斯丁,爱任纽及教父并其他教会作家的作品中。由9-11节记述他在撒马利亚城的邪术活动。13节又记他与腓利的关系;18-24又记述他同彼得的事。至于伪革利免和伪圣彼得行传所载的他同圣彼得在叙利亚或罗马的事迹,多出于虚构,不足凭信。当知此处初次记述教会与盛行外教地方的邪术相接触,以下于13:8,16:16,19:19也有关于这种事迹的记述。——西门是“妄自尊大”,类似的说法已见于5:36。他行法术欺骗撒马利亚的百姓。“无论大小”:即言差不多所有的人的意思。那些倾向他的人都称他为“上帝的大能者。”这个头衔见于当时邪术的符文中,似乎是撒马利亚人把符文中的这样头衔贴在西门术士身上了。

  • 8:12 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上帝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
  • 8:13 西门自己也信了;既受了洗,就常与腓利在一处,看见他所行的神迹和大异能,就甚惊奇。

腓利的宣讲,虽在上述的光景中,却收了十分圆满的效果。“连男带女就受了洗”,并且连西门术士也信从了,也领了洗。大概他的信仰不完全出于诚心。而是见了腓利所显的“神迹和大异能”,才随从了腓利。他想腓利是一位比自己本领高的术士,愿意学习他这奇能的秘诀(见18、19)。

  • 8:14 使徒在耶路撒冷听见撒玛利亚人领受了上帝的道,就打发彼得、约翰往他们那里去。

腓利在撒马利亚传教成功的消息传到了留在耶路撒冷的使徒们那里(1:2),使徒们就一同讨论这件事,以为打发两位使徒到撒马利亚去较好,且以为使徒之长亲自去一趟较为更好。彼得也同意了,所以就依耶稣的劝言(路加福音10:1),携带约翰,一同去了。

  • 8:15 两个人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
  • 8:16 因为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洗。
  • 8:17 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就受了圣灵。

二位使徒来到撒马利亚,不仅是为视察,而也是为他们求赐圣灵,并坚固新信友信心。腓利给他们施洗。但彼得和约翰“为他们祷告”(15),“按手在他们头上”,如此,新信友们就“受了圣灵”。此处所记的是否是坚振圣事?似乎毫无疑问,虽然19:5、6有更清楚的记载,在那里施洗与藉按手赋予圣灵的礼仪分的很清楚。

  • 8:18 西门看见使徒按手,便有圣灵赐下,就拿钱给使徒,
  • 8:19 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

术士西门留心观察使徒“按手”的礼仪,他一发觉因着这样的礼仪发生奇异的能力(大概也发生了五旬节日圣灵降临所有的现象(2:4),或者与19:6同样的事),就希望花钱买得这样的法术,好能给人按手,也发生同样的效验。遂向使徒们说:“把这权柄也给我。”按权柄(希腊原文作exousia)一词,在所发掘的古纸草纸片上有行邪术能力的意思。

  • 8:20 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因你想上帝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
  • 8:21 你在这道上无份无关;因为在上帝面前,你的心不正。
  • 8:22 你当懊悔你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
  • 8:23 我看出你正在苦胆之中,被罪恶捆绑。”

术士西门愿得此权柄,就给使徒们银钱。彼得自知有无上神权,对这亵圣的提议,很是愤怒,就严斥他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西门的罪过是想籍钱财获得“上帝的恩典”,此处是要获得上帝圣灵(2:38,10:45,11:17;路加福音11:9、13)。教会后日称买卖圣物的罪为“simonia”,即由此人名而来。彼得既为拯救灵魂的使徒,当然关心西门的灵魂,就给他指出他的罪过如何重大:“在这道上”,即在赋与圣灵或圣灵的神恩的事上,“无份无关”(类似的说法,见申命记12:12,14:27),即“你不当参预”的意思。为你也不能参预此事,“因为在上帝面前,你的心不正”,是说你愿意得到这权柄,具有邪僻不正的目的。不过你虽然罪过重大,但若回心转意,抛去这个恶念,或者上帝可赦免你心中的妄想(22)。23节“你正在苦胆之中”(参阅申命记29:17),是说你邪恶的心术如苦胆一样要毒化许多人,引人作恶;“被罪恶捆绑”(参阅箴5:22),是说你为罪恶和不信所束缚。

  • 8:24 西门说:“愿你们为我求主,叫你们所说的,没有一样临到我身上。”

由24节术士西门回答彼得的话可知,他所留心的是恐吓和惩罚的话,没有接受叫他悔改和祈祷的话。但按西方订正本(D卷)于24节后,有“他(西门)就不停地大哭。”不拘怎样,他似乎没有真心悔改,至于他以后结局怎样,不得而知。

  • 8:25 使徒既证明主道,而且传讲,就回耶路撒冷去,一路在撒玛利亚好些村庄传扬福音。

彼得和约翰二位使徒在撒马利亚城完成了给耶稣作证并宣讲福音的任务之后,就离开了撒马利亚城,但在回耶路撒冷的时候,一路上在撒马利亚人的乡村中不断地宣讲福音。

  • 8:26 有主的一个使者对腓利说:“起来!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那路是旷野。
  • 8:27 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个埃塞俄比亚(就是古实,见以赛亚十八章一节)人,是个有大权的太监,在埃塞俄比亚女王干大基的手下总管银库,他上耶路撒冷礼拜去了。

26-40述腓利执事的另一段事迹。他大概在彼得和约翰去后,仍留在撒马利亚一个时期。此处所述之事大概发生在37—38年之间。有一些经学家把哥尼流归化之事(10章)放在埃塞俄比亚的太监归化之前。他们的理由是:彼得是接受外教人奉教的第一人。不过这理由并不充足,因为这太监大约并不是一个外教人,而是一个归依犹太教的外邦人。——上主的天使命腓利往南行,因为他当时是在耶路撒冷之北的撒马利亚。天使叫他必须向南行,沿着由耶路撒冷到迦萨去的一条路走,这条路是在犹大旷野中。所以“那路是旷野”一句似乎是指路,而不是指迦萨城。往迦萨去本有两条路:一条是由耶路撒冷往北行,再至地中海岸,沿海岸至埃及,这是常行的一条路;另一条是由耶路撒冷至伯利恒经希伯伦沿旷野至迦萨,这是不常走的一条路。腓利大约即是取了这条路。

  • 8:28 现在回来,在车上坐着,念先知以赛亚的书。

我们不知道腓利走到哪里遇见了那个埃塞俄比亚人。这人是从耶路撒冷朝圣回来,往本国走,坐在车上诵念以赛亚先知书。由这些记载可知此人或者是个犹太外侨,或者至少是一个归依犹太教而受过割礼的埃塞俄比亚人。当时埃塞俄比亚一名是泛指尼罗河第一个瀑布以南的广大地区。这地区中有许多国家,此处特云:他“是埃塞俄比亚女王‘干大基’的有权势的太监;”这显然是指的努比亚(Nubia)国(在今苏丹境内,埃及之南),因为由老普林尼的著作中知道当时在努比亚(首都为默洛厄Meroe)有一位号称干大基的(按“干大基”非固有人名,而是如罗马皇帝称“凯撒”,埃及王称“法老”的普通尊号)女王执政。至于此太监称为埃塞俄比亚人不必然指他是那族的人,可能是一个生在那里或迁移到那里的犹太人。至于称呼他为“太监”,也不一定指他受了阉割,因为太监在有的国家中是指官名或品位很高的人(创世记39:1;列王纪下25:19)。此处说他有权势,因为他是女王宝库的总管。

  • 8:29 圣灵对腓利说:“你去!贴近那车走。”
  • 8:30 腓利就跑到太监那里,听见他念先知以赛亚的书,便问他说:“你所念的,你明白吗?”
  • 8:31 他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请腓利上车,与他同坐。

腓利听圣灵的吩咐,就靠近那埃塞俄比亚人所坐的车,也同他谈话,问他:“你所念的,你明白吗?”腓利问他的口气,一定不怀疑他明白经文的字意,而是有关经文的历史和经文的含意。太监就坦白答应说:需要一个指导和讲解的人,遂请腓利上了自己的车。

  • 8:32 他所念的那段经,说:“他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
  • 8:33 他卑微的时候,人不按公义审判他(原文是他的审判被夺去);谁能述说他的世代?因为他的生命从地上夺去。”

太监诵念的经文是以赛亚书53:7-8,引自《七十士译本》。32节与希伯来原文同,33节略异。此经文含有有关基督的预言,是“上主的仆人”四首诗中的一首(以赛亚书42-53章)。大约这太监此次在耶路撒冷听人讲论了耶稣即是“上主的仆人”,如今在车上愿意深思玩味这段经文。

  • 8:34 太监对腓利说:“请问,先知说这话是指着谁?是指着自己呢?是指着别人呢?”
  • 8:35 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

太监就问腓利在这段经文中,先知指的是谁,“是指着自己呢?是指着别人呢?”腓利遂趁此机会,“从这经上起”,把这经文的真意,先给他解释了,又怎样一一实现在耶稣身上了,一路又给他讲了耶稣的行实、教会和圣洗等道理。

  • 8:36 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 8:37 腓利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
  • 8:38 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

太监听了这些道理,就渴望领洗,他在车上看见路旁有水(大概是一个山泉;按上溯至第四世纪的传说,此水泉即是耶路撒冷南二十九公里之狄鲁厄泉AinDirue),就要求腓利给他施洗。37节大概并非原文,因为几乎所有的大写与小写的古抄卷,以及叙利亚,科普特、埃塞俄比亚各译本皆缺此节。但这是一段很古老的经文,是在领洗前宣信德的誓文。

  • 8:39 从水里上来,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太监也不再见他了,就欢欢喜喜地走路。
  • 8:40 后来有人在亚锁都遇见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传福音,直到凯撒利亚。

上图:使徒时代的凯撒利亚城示意图。
上图:使徒时代的凯撒利亚城示意图。

施洗的礼仪行完之后,二人由水中上来。按A卷和几种译本并教父此处加一句:“圣灵降在太监身上,主的天使把……”;但几乎所有的古抄卷与古译本全作:“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主的灵”与“圣灵”并“耶稣的灵”(16、17)同一意义。主的灵把腓利提去的奇迹,路加未记是怎样行的。仅说太监“也不再见”腓利了。而太监领洗之后那么快乐,也没有管腓利所遇到的事,他喜喜欢欢地继续前行。圣爱任妞、尤西比乌和别的教父传述这埃塞俄比亚人回本国后宣传了福音。至于腓利,此处记他出显在亚锁都。按亚锁都即是古代的亚实突城,主要之废墟为Isdud,位于耶路撒冷之西约54公里,希伯崙西北约48公里,今日Ashdod新城南方约6公里,距海岸约4.5公里,Wadi Qubeiba的西岸。以后腓利就从那里沿地中海岸各城市北行,到处传扬福音,一直到了凯撒利亚。二十年后路加与保罗来到凯撒利亚时,曾居住在腓利家中。路加可能于此时由腓利口中取得了本章所记的一切资料(21:8、9)。

亚锁都   地图位置 : G5 即旧约中的非利士大城亚实突。
亚锁都 地图位置 : G5 即旧约中的非利士大城亚实突。

返回“使徒行传 概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