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圣经(5)

Ⅱ、次经

“Apocrypha”是一个希腊语单词,意思是“隐藏的东西”或“秘密的东西”,这个观点可能来自《但以理书》12章9-10节。《次经》是由14卷书组成,大部分写于旧约时代和新约时代之间。除《以斯德拉第二书》(II Esdras)以外,《次经》所有的卷目都是希腊语旧约全书“七十士译本”的一部分。以上14卷书均不是希伯来语旧约正典(Kanon)的一部分。(“Kanon”在希腊语中是“测量杆”或“尺子”的意思。一本“正典”(canonical)的书是一本“符合”教会信仰和接受标准的书。“正典”(The canon)是教会列出的官方卷目清单,其中列出了那些真正符合圣经并应载入圣经的内容)

自从特伦托会议(the Council of Trent)以来,罗马天主教会就将这些卷目(同样是《以斯德拉第二书》除外),视为与《旧约》同等的权威。事实上,许多教会的神父经常引用次经,并没有指出它与旧约圣经有任何区别。此外,犹太教的修殿节(即现代的“光明节”)是在我主仍在世时就有的(约翰福音10:22),它是基于次经的诫命(马喀比第一书(I Maccabees)4:59; 马喀比第二书(II Maccabees)10:6),而不是旧约的。

另一方面,许多新教徒,特别是浸信会和长老会,完全不接受次经。他们不无道理地指出,新约从来没有直接引用次经,而是经常引用旧约。

安立甘宗对次经的立场介于罗马天主教和新教(尽管路德宗同意我们的观点)之间。安立甘宗的这一立场载于《三十九条信纲》1的第六条(1928年版美国公祷书第603-604页):(译者注:本条的中文翻译全部引自ACC in China重版的《公祷文》第701页)此外另有别的书,(据耶柔姆云2)教会读它可以作为人生的模范和善行的训诲,但不能用为建设任何道理的根据。这些书的目录如下:以斯德拉第三书(The Third Book of Esdras)、以斯德拉第四书(The Fourth Book of Esdras)、多比传(The Book of Tobias)、犹滴传(The Book of Judith)、以斯帖补编(The rest of the Book of Esther)、所罗门智训(The Book of Wisdom)、西拉之子耶稣(便西拉智训)(Jesus the Son of Sirach)、先知巴录书(Baruch the Prophet)、三童歌(The Song of the Three Children)、苏撒拿传(The Story of Susanna)、彼勒与龙(Of Bel and the Dragon)、玛拿西之祷告(The Prayer of Manasses)、马喀比第一书(The First Book of Maccabees)、马喀比第一书(The Second Book of Maccabees)。

从《三十九条信纲》的这一条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安立甘宗认为次经是圣经的一部分,也认为它的故事很有启发性,它的智慧也是有益的。然而,安立甘宗并不仅仅以次经的权威作为教义,即基本教义(在《三十九条信纲》的官方拉丁文本中将“教义”写为“dogma”)的基础。东正教会对次经的看法不一,但许多卓越的东正教神学家认为它在权威上不如《旧约》或《新约》,这些神学家可能会同意安立甘宗的立场。

《次经》中的经文通常被指定在晨祷和晚祷时诵读,《次经》中的颂歌在晨祷时颂唱(1928年版美国公祷书第11-13页,摘自《三童歌》)。16和17世纪的清教徒对公祷书中这种对次经的使用进行了抨击。

标准的英文版圣经是附有次经的英王钦定版圣经(the Authorised (King James) Version of the Bible)。该版圣经的许多包括了次经的现代译本以及将次经单独装订的英王钦定版圣经,也是可以使用的。

  1. 关于《三十九条信纲》详见本书附录E。

  2. 耶柔姆云(Hierome或St Jerome),一位生活在公元342年至420年间的伟大圣经学者.